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五章:堕落的人生(3)

  这个问题彻底把马波涛给问住了,即便是这样子想了好久也不知道那个时候到底要怎么办啊!于是便问:“你说我要怎么办呢啊?”
  “当然是想办法要回来了啊.”上官清风这样急切的说,好像是他自己的事情一样的。
  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正要回家呢,便在家门口的附近遇到了马林间。他如今表现的很失落,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一般的。
  这是马波涛的母亲最害怕发生的事情了,毕竟两个人都已经离婚了,但是不明白他既然都有了别的女人了,干嘛还总是来找自己呢啊?不论自己说多么伤人的话也是没有用的,真的不知道现在的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了,总是看着碗里的,瞅着锅里的,忙都忙不过来了!而且如今自己这样的身份,会让别人说闲话的,说自己离婚了还跟前任丈夫在一起什么的,肯定是会以讹传讹,最后还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了呢!
  马波涛的母亲即便自己曾经告诉过自己,离婚了于是便不再结婚了,但是自己又怎么能够于是便这样释然了,而且这个年纪的女人是最需要爱情的了,所以,每天晚上的时候,自己的心情都不是很好,而且还经常会哭着哭着睡着了,而这些却是包括自己的儿子在内,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的,而且自己一个人,经历了这些事情,难免变得脆弱,难免变得沧桑了,所以,自己也非常的没有精神气了,而自己的儿子也是那么的不争气,考试考了这么点的分数,还成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让我这个母亲都没有办法管了。
  马林间一点囊器都没有,根本于是便不会去争取什么事情,而是经常都是让女人养着自己的,他跟牛欢亭是一路货色,但牛欢亭却不想他这样,没有本事还那么哼,他还是会做一些家务的,即便是这样子,可马林间却一直是那么的恬不知耻的,经常于是便是靠着女人养着自己,还让女人伺候着自己,而自己于是便是玩于是便够了。
  年轻时,马林间和牛欢亭那个时候还是特别好的朋友呢那会儿二人都刚刚成家,而两个人因为好,所以两家人也特别的好了,那个时候他们都特别的亲密,即便是这样子后来,马林间这个人简直于是便是恬不知耻,记得有一会,他跟牛欢亭借钱可是人家手头也紧巴巴的,没有给他,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于是便打了对方,于是两个人的关系于是便不好了。
  马林间这个人从来都没有那种自己干活养活自己的思想,只是想着,混一天是一天的,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满足,至少不累,也不用着急什么的,所以还没有离婚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是老婆的事情,自己于是便跟个孩子一样画着老婆挣的钱,而不管家里到底够不够吃饭的,到底有没有钱生活什么的,只要他自己有钱于是便已经足够了,而孩子什么的也是从来都没有管过,也没有疼过的,只是知道找家里要钱,不给的话于是便大发脾气,而且有的时候还连打带踹的。让人没有办法接受,也没有办法承受这一切。
  马林间虽然这样,但还是很招女人待见,因为这样的人会玩,所以不了解他的人,都觉得这个男的很好,嘴也特别的甜,所以非常多的女人都跟他挺好的,马波涛的母亲年轻时其实于是便是被他的嘴给骗了,即便是这样子如今的这个时候,却是这样的一个状态了,马林间彻底对马波涛的母亲没有了任何的感觉,也于是便不想要去遵守哪些陈国了,马波涛的母亲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是被骗了,心里非常的难受,幸好那会儿把马波涛生了下来,于是也于是便这样将于是便着过吧,即便是这样子,那痛苦的日子,马波涛的母亲还是没有办法忘记的。
  “你干嘛到这里来啊啊?”马波涛的母亲停了下来问还在蹲着的马林间说。
  “我来这里于是便是想要探望你啊,怎么了”马林间这个时候恬不知耻的说。
  “难道你忘记我的话了,那个时候开始,我们于是便不要这样见面了,这样不好,既然离婚了于是便彻底一点,如果你要是想要见见马波涛也不要通过我,你于是便直接去看他于是便可以了,跟我也没有关系。”马波涛的母亲说。
  “哎呦,宝贝,你可别这么绝情啊,我会伤心的啊!”马林间一向都是这样的。
  “你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你的脸于是便不红啊?我告诉你,你要是在这样我可要喊警察了啊!”马波涛的母亲于是便气哼哼的要回家了!
  “喂,你等等我啊。”马林间这个时候表现的非常的可怜。
  马波涛的母亲特别不希望他这样喊叫的,于是便好像是怕别人听不到他回来了一般,如果邻居们知道了的话,肯定是会说我们的是非的啊!而且现在路上有很多认识的人都正在下班回家呢。而且还碰到了一些马波涛的母亲认识的人,互相打着招呼,马波涛的母亲知道这样做的话更加不好了,于是便这能让他一起回家了。
  “哎呀,好了,不要烦了。”马波涛的母亲不耐烦地说,“你于是便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回来了是不是啊?走,跟我进去,说完了赶紧走!”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我于是便知道你不会那么绝情的,我的小宝贝。”马林间这下算是高兴了,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
  屋里还是那个样子的,马林间觉得自己虽然离开了这么长的时间,却还是没有什么改变的,而且于是便跟自己在家的时候是样的,同样也时不时的往马波涛的母亲的卧室望着。
  即便是这样子这一切虽然自己不在,但是却依然还是那个样子,依然能够回忆起自己曾经在家里的那段时光,这个时候觉得这里还是家啊,这么的熟悉。
  这屋里有一股很大的酒气,这是马波涛今天出去之前的味道,到现在都还没有散去。马林间这个时候突然于是便感觉到有一个特殊的味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那么强烈的味道!!”他非常吃惊的于是便站了起来,紧蹙眉头,然后四处观察了一番朝马波涛的母亲问,“到底是什么地方的味道啊啊?”
  马波涛的母亲也嗅着,问道:“味道啊?有什么味道啊啊?”
  “你别跟我装傻充愣的了”马林间说,“难道你没有闻到啊,酒味啊,你怎么也喝酒了啊。”
  “你难道不知道我不会吗啊?怎么还会这样问我啊。”马波涛的母亲回答。
  “我看你是下面痒痒了,领男人回来了是不是啊…”马林间这个时候奸诈的笑了起来,又说,“不然你不承认你自己喝酒了,又怎么会有酒味呢啊?”
  “马林间你还是人吗啊?你说的这是人话吗啊?我怎么了啊?你怎么于是便把我想的那么龌龊啊,你以为我需要吗啊?我一点都不想!你别把你的花花肠子给我身上安!”马波涛的母亲生气的说。
  “呵呵,我可不敢肯定啊,不都是女人四十如虎的吗。”马林间又讽刺了一句。
  “你于是便行了吧,你要是想知道于是便上你儿子房间得了,别在这里跟我墨迹!”马波涛的母亲非常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大声说道。
  马林间走到马波涛门前,刚推开门,那酒味于是便差点把自己给呛到了。
  “怎么啊?他居然现在于是便喝上酒了啊啊?”马林间扭脸朝马波涛的母亲问道。
  “你那意思呢啊?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啊,现在还会抽烟了呢都是随你,不务正业!于是便知道出去嫖去!”
  “等他回来了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他把!”马林间这个时候非常的生气,然后又辩解说,说,“我跟你说,我可是正经的好人啊,我可没有嫖过啊!你别想歪了啊!”
  “你说这个以为我会信吗啊?你要是不嫖,怎么去外面找的女人啊,你以为我是什么都不知道是吗啊?你于是便别天真了,现在反正也离了你怎么样是你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可都没有,你啊,于是便不要在我这里装了,我也没有这个兴趣也没有这个心情知道吗啊?”
  “你觉得你有意思吗啊?你说这个这不于是便是想要吵架吗啊?我不给你吵架,我得先问问你,你倒是说说啊,我儿子跟了你,你是怎么在家里教育的啊,反正我在家那会他可不会喝,怎么现在于是便喝那么多了”马林间说的十分坚定,然后又大声指责马波涛的母亲道,“你于是便说说吧,你看看你把我儿子给遭禁的啊,什么不好的都学会了,这以后可怎么办啊?”
  “这倒好,现在倒是担心起你的儿子了啊,可是之前你在家里的时候,你于是便管过你的儿子了吗啊?你只是在喝醉酒了之后打我们娘俩儿而已,还有没有别的能耐啊?你除了会打媳妇,欺负比你弱小的人,你是一点出息本事都没有的,现在还有脸说了,这么多年了,你挣过一分钱吗啊?还不是我出去挣钱养你啊,可是你却还不知足,居然出去背着我找女人,行,你找去吧,跟你离婚我也算是解脱了,希望你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了,拜托你,不要打扰我安静的生活!我受够你了!”
  马波涛的母亲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马林间的一种厌恶的感情,即便是这样子自己也开始哭了起来。马林间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这个时候于是便也不说话,只是抽烟,马波涛的母亲这时咳嗽了几声,他便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然后于是便把烟给掐了,这个举动还是有一些良心的!
  “找我来是想要干什么啊”马波涛的母亲冷冷的问了一句。
  “呵呵……”马林间轻轻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问,“我想问问我们当年的结婚照在什么地方了啊?”
  “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来了啊?”马波涛的母亲说,“我离婚的时候于是便扔了,我留着那个干什么!”
  “呵呵,于是便你啊?你以为我会相信啊?我虽然跟你离婚了,但是却把你看得透透的了!”马林间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肯定是当宝给收拾的好好的了啊?”
  “我于是便问你,你还要不要走了啊!我告诉你,我烦死你了啊?没事赶紧走!”马波涛的母亲拽着马林间于是便往外拉。
  “我的宝贝啊,你等等啊,着什么急啊”马林间边反抗边说,“我这次来还真的是有事情的啊”
  “你要真有事于是便赶紧说!”马波涛的母亲不耐烦了。
  “那个……”马林间吞吞吐吐道,“我想跟你过行不行!”
  “你他母亲的快点滚开!”马波涛的母亲扯了一把马林间,气急败坏地说。
  “我外面的那个女人跑了我让人给骗了个精光了,我现在没法过了,咱们们复婚行不行啊?”
  马林间都还没有说完话呢,马波涛的母亲便伸出手去朝他打了过来。
  “滚你的,你还是人吗啊?你当我是什么啊?我于是便那么好欺负啊,你想走于是便走,想来于是便走啊?你要找个女的是不是又走了啊?啊?我才不想这样呢,你快点走吧!啊?”马波涛的母亲大声喊着,泪流满面。
  马林间这个时候才刚刚想要解释一下,即便是这样子那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马波涛的母亲于是便这样痛哭着,马林间便无可奈何的拿起了电话。
  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说是要找马波涛的母亲。
  “喂,别哭了赶紧过来接电话吧。”马林间扔下电话对马波涛的母亲冷冷的说道。
  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也于是便不黏糊了赶紧过去看看是有什么事情吗啊?
  她这个时候刚刚拿起了电话之后,即便是这样子却听到那头居然有女人在哭,马波涛的母亲有些糊涂了,“究竟是谁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还会在电话里面哭啊啊?”
  “是马波涛的母亲吗啊?啊?”
  马波涛的母亲这才听出来,原来是鲁惜金。
  “啊,啊,”马波涛的母亲应着,“对于是便是我,你这是怎么回事啊鲁老师。”
  “你那钱我可不敢收了,你儿子太厉害了,我是招惹不起了,算我傻了吧,你于是便别来找我了!”
  鲁惜金于是便这样马不停蹄的跟马波涛的母亲将那些事情都说了个清楚,而且有好多话还是被夸大了好几倍之后才说的,那个惨状啊,简直于是便是跟强奸案一样的。
  马波涛的母亲听完这些话却还是不太相信,她觉得鲁惜金如今说的,怎么不像是自己了解的儿子呢啊?不可能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自己还不了解吧!
  “您这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吗,鲁老师啊?”马波涛的母亲不确定的问。
  “我怎么可能骗你呢啊?骗你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吗啊?你看看你的好儿子吧,我身为老师,他还居然到我家里来抽烟了,你说怎么能这样呢,我真的很后悔答应你的请求,也为你觉得不值,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儿子呢!我真的是很伤心,怎么会教出这样的一个学生。自己用了那么多年都没有管教好,我心里也是非常难过的!”鲁惜金故意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她于是便是这样的人,既然自己受了冤枉气了,于是便一定要将这气给她母亲受,这些话都像刀子一样在割她的心的,她是能感觉到的。
  马波涛的母亲听到这话觉得非常的脸红,已经没有脸去见人了,于是便赶紧跟老师认错,是自己管教不严,让儿子在外面闯祸了,希望老师不要生气了,以后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马波涛的母亲放下电话一脸泪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