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五章:堕落的人生(2)

  “你说的是真对啊,天有道理了啊!”上官清风乘胜追击,“西门若去那个时候,多厉害啊,谁不崇拜他啊,他说什么于是便没有人敢反抗的,但是怎么着于是便突然不上了呢,你们不知道吧啊?于是便是因为惜金!那简直于是便不是个人,于是便是一个女魔头啊,西门若去那个时候不过于是便是喜欢玩,但是人家有脑子,考试于是便是考得好,但是都那么大小伙子了,她于是便让人上讲台上面听课去,这叫什么啊,这样以后让人家这不是被班里的人嘲笑吗啊?自己的脸往哪里搁啊,然后只要稍微范点错误于是便要喊家长来,这不是成心琢磨人吗啊?叫家长会去不于是便是挨打吗啊?她不于是便是这么个目的吗啊?真是的.她自己不是个人,还不把别人当人看了,简直是太可恶了啊,孩子们还不是在学校里的时间多啊,犯错也是老师的责任,老师没有管教好,喊家长有个蛋用啊,我真的觉得这个人太不是东西了,那个时候于是便烦死她了!这种人简直于是便是人渣,怎么于是便不去死呢啊?省的来危害这个社会,危害咱们们这些新中国的希望啊!”上官清风这个时候也喝多了,说的也有些过了。
  “你于是便说等到咱们们一快要考试的时候,她惜金给急的,那些咱们们能玩的课,全都是她来讲课,生怕咱们们语文的成绩不行,被学校领导说,早干嘛去了,早于是便知道怎么整这些学生,等到这些学生受不了了,于是便开始给她送礼了,这于是便是她的送礼小三步啊!哼,什么东西啊,每天没事于是便自己拿个凳子在后门站着看,你说她矮于是便矮吧,还非得弄个凳子,还有咱们们只要一上体育课,于是便赶紧到班里来看看咱们们书包里面有没有什么违禁物品,看到了于是便一律没收,我于是便被没收过**呢,简直是气死我了,现在想买都买不到了呢!”欧阳汐季这个时候想到那个时候的事情非常的不快。
  “呵呵其实这是犯罪的,但是有什么用呢啊?你有一点想要危害学校利益的举动,没准于是便找个理由让你退学呢,完全不给你这个机会……”马波涛大笑。
  “我还于是便不信了,给她个胆都不敢的!”欧阳汐季瞪着俩眼不服气的说。
  于是几个人于是便一直在讨论着上学的时候那个女人是怎么得罪自己的,都做了哪些过分的事情了,还有什么哪些丑闻,哪些自己看不过去的事情,这么一回忆还真是不少呢,想了那么半天都不明白为什么当初自己于是便那么逆来顺受的呢啊?怎么于是便不知道反抗呢啊?如果跟今天一样的话,想必自己也不会受到这么多不公平的待遇了啊,不于是便是这个样子的吗啊?人们都希望自己能够好好的啊!
  上官清风于是便这样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乐了起来,看着他却是那么的无精打采的!
  “给我也尝尝啊!。”欧阳汐季朝上官清风伸出手要着。
  上官清风便拿出了两只来,分别递给马波涛和欧阳汐季。
  “你猜惜金又说什么话了啊啊?”马波涛朝欧阳汐季吐了口烟说。
  “什么啊?你还没有说完啊?快点别吊胃口了”欧阳汐季弹了弹烟灰问。
  马波涛清了清嗓门,学着鲁惜金的腔调说:“‘像欧阳汐季那种人啊,以后于是便不要交往了啊,他只能吧你给变坏的啊,要是想学习好于是便得多和那些好学生一起才行的。’”
  “我真晕,你比我强的了多少似的!真是服了那个老女人了!”欧阳汐季这个时候非常无奈的说着,还有些不服气的。
  “你倒是听我把话给说完了行不行,着什么急啊,人家惜金还说了,‘你之所以这样于是便是跟欧阳汐季一起闹的’,简直是笑死我了啊。”马波涛说。
  “滚吧,是你把我给教坏的好不好啊?怎么还分不清主动和被动呢”欧阳汐季大声反驳。
  “欧阳少爷,你倒是反省反省惜金为什么会这么评价你啊啊?究竟你是做了什么事情了啊啊?”上官清风歪着脑袋问。
  “有什么啊,于是便是没事的时候去扎她的车带,有的时候还不去上课吗啊?这是多大点事情啊真是的!……”欧阳汐季极不情愿地说着。
  “切,我才不信呢,你这于是便是在说谎,不老实交代于是便得重罚!”上官清风批评道。
  “我哪里说谎了啊,我可没有什么可以说谎的啊!”欧阳汐季为自己狡辩。
  “难道你没有带着女生上咱们们办那个吗啊?”马波涛沾沾自喜道,“于是便记得那次你刚要开始,惜金给逮着了,不错不错,真不错……”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上官清风这个时候开心的笑着,非常的激动!
  “去去去……”欧阳汐季不耐烦地说,“你这个人也真够呛啊,人家于是便这么点隐私,你于是便老是提,你让我情何以堪啊?是不是想找事啊啊?”欧阳汐季边说边用拳头捶着马波涛的胸脯。
  “哎,欧阳少爷,你应该跟懒惰的马学习,你瞅人家懒惰的马,于是便算是再坏,再无可救药,惜金却觉得这个人还能够挽回,但是你,于是便没有任何机会了啊”上官清风吐了口烟说。
  “主要是欧阳少爷实在是太实在了,根本于是便不会伪装啊,你们还记得谁是最会装的一个啊?啊?”马波涛问。
  “不会是你吧啊?啊?”上官清风忙问。
  “西门若去啊!”马波涛干脆利落的说,“西门若去可真的是让我唯一佩服的一个人呢,惜金一批评他,却根本一点也不顶嘴,于是便装作很可怜的样子,说自己年少无知,一定改邪归正重新做人,每次都是这样的桥段。”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我还真的是记得啊,她惊颤故事这样的,惜金也于是便是刚说完没几天,又犯了同样的错误被呆住了还不是人家成绩优秀吗啊?所以如果不是那么大的错的话!惜金于是便睁一眼闭一眼了!”
  “我还真的觉得,他实在是太厉害了,心眼多,学习好,脑筋还灵光。”马波涛长吐了一口烟说。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我也深有感受啊”欧阳汐季说,“每天也不学习,也不听课,还老是跟咱们们出去玩,根本没有见过人家学过习,但是每次考试都是第一,我算服气了!”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或许于是便是传说中的天才吧。”上官清风吐了口烟道。
  “我告诉你们把,这样的人才有出息了,不然的话,你看咱们们几个还都没有着落了,人家都有一个生意了,虽然是卖菜,对于咱们们来说也很厉害了啊”欧阳汐季说。
  “唉……”马波涛长叹了一口气,“呵呵,我也多么想有这样的一个生活啊……”
  “得得,懒惰的马你现在想这么多有什么用啊,不还是得慢慢的来吗啊?你说是不是啊?”欧阳汐季举杯道。
  马波涛这个时候于是便愁眉苦脸的端起酒杯跟上官清风、欧阳汐季相互碰了碰即便是这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这酒喝下去之后却非常的难受,居然有东西往上面返。
  他于是便想办法想要压住那往上面返的压力,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好像是告诉他于是便这样安心的接受命运吧,即便是这样子却依然倔强的不想要屈服,还是紧紧的闭着嘴,想要让它下去,不要丢了自己的面子,可是这样的做法却使得那东西来的更加的猛烈了,居然喷到了桌子上面,溅的四处都是!让人简直是恶心的受不了了,怎么会有这么样的人呢啊?以后喝酒也得找对人啊,不然喝酒的乐趣没有了,以后喝酒的乐趣也没有了于是便糟糕了啊!
  “啊呀!”欧阳汐季这个时候赶紧护住自己的脸。
  “你想死啊,弄我一脸呢!”坐在马波涛对面的上官清风猛一起身大声骂道。
  即便是这样子再一看,自己肚子里面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如今都挂在上官清风的脸上、手上、衣领上。上官清风这个时候于是便快速的擦着,皱着眉头,边擦还边骂马波涛不长眼之类的话。
  即便是这样子那味道也是非常难忍的,欧阳汐季紧紧的捂住鼻子,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看到自己没事,旁边的那个人却遭了殃,非常的高兴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上官清风这个时候非常的生气,非常愤怒仇恨的瞪着欧阳汐季。
  马波涛却表现的非常的善解人意,上官清风刚刚的埋怨,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一点影响都没有的。这个时候他喝醉了,自己于是便在一边缓缓,想要解救,还拼命的喝茶,因为这种喝醉了的感觉是非常不好的。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啊?啊?”上官清风手指着脸对马波涛说。
  “不错不错,真不错嘿……”马波涛呲牙乐了乐。
  “你这个人今天是不是兴奋过度啊?没事找是是不是!啊?”上官清风瞪着眼睛问。
  “对不起啊,我也不是故意的啊。”马波涛这个时候根本于是便没有什么歉意,毕竟自己当时也不是故意的,也在拼命的控制啊,但是却适得其反了啊!
  “你看看你,我能相信你不是故意的啊我以为你偷偷在胃里装了一个呲水枪了,说喷于是便喷啊”上官清风还在擦着脸,虽然东西已经擦干净了,但是还是残留着恶臭,没有办法容忍。
  “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啊,不然我来帮你好了。”马波涛这个时候便还真的要给他擦一擦!
  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吗啊?,大声嚷道:“你快点上边上去于是便行了,熏死我了啊!”
  即便是这样子刚刚说完这话,马波涛便又朝他大了个嗝儿。
  “我的天呢,你是垃圾回收站吗啊?!”上官清风这个时候赶紧捂住鼻子即便是这样子可是没有料到这味道那么的浓烈,直往鼻子里面钻,于是没有办法了,于是便只能是快速离开这个恶心的人,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啊!于是说也没有说于是便跑开了。
  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即便是这样子那牙上也全都是那些从胃里面返上来的东西恶心死了,他却不觉得什么!
  如今都已经很晚了,这个时候是那么的情景啊,周围什么都没有了,好像整个城市都已经沉睡了,偶尔开来一辆车,似乎是在赶路,狂奔着跑向某个方向,咩有丝毫的放慢,而自己于是便这样走着走着,感觉这样也是非常的惬意的,那风让自己也是非常的凉爽的,不再是那么昏昏沉沉的了!
  马波涛却觉得这个时候,自己是那么的无奈,是那么的孤单走在马路边却突然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事情了。他假装与欧阳汐季、上官清风说说笑笑,即便是这样子却丝毫都没有开心,感觉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三人也没有任何目的地的于是便这样走着,也不知道最终到哪里才是一个头。
  于是便这样游荡者,于是便来到了北胡广场。这边因为已经很晚了,所以一个人都没有,几个人于是便在台阶上面发着呆,谁都没有说话,即便是这样子彼此也不知道到底都在思考些什么事情的。甚至也不想要去探讨这些问题的,马波涛于是便总是唉声叹气的,好像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懊恼的吧,欧阳汐季有点坐不住了,说了好几回想要回家了,可是均遭到马波涛和上官清风的强烈反对。
  “你要是想回去于是便回去吧,我们两个在这里待会,散散心,现在回去也没有意思。”马波涛说的很干脆,根本于是便一点面子都没有给欧阳汐季留。
  “你们不走那我也不走了。”欧阳汐季败下阵来,“省的回头你们说我是逃兵不义气!”
  “你怎么于是便那么想回家呢啊?我觉得回去是一点劲都没有啊,烦死了。”马波涛说完,然后于是便看着上官清风问道,“你回去有意思吗啊?”
  “呵呵,不过比上学还是好多的啊,不用那么被管着了啊。”上官清风说“其实这个人啊,还真的有点不知好歹呢!简直于是便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为什么这么说啊,你又想什么了啊!”马波涛说。
  “你还记得吗啊?咱们们那么多年了,上学的时候天天盼着放假多好啊,这次毕业了吧,但是于是便又觉得上学好了,这老是放假还真的是没意思啊,整天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了呢,每天于是便这样,整天于是便是在混日子,你说这有什么号的啊,我还真的是有点腻歪了呢,你们觉得呢啊?”
  “唉……”欧阳汐季长叹一声,“你说的还真对呢!还真是,觉得真的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呢。上学的时候觉得逃课玩玩是特别刺激幸福的,可是现在不用逃课于是便能玩了,但是却没有那个感觉了。”
  “其实啊,跟这个么有太大的关系,咱们们这个城市一点玩的地方都没有,你说咱们们能干什么啊。”马波涛说。
  “哎呀,懒惰的马你别这样了好不好啊?干什么于是便要这么理性的去考虑问题,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原因的,其实于是便是一个感觉。”欧阳汐季说。
  “呵呵……”马波涛轻笑了两声,“我现在也是感觉一点意思都没有呢,整天这样混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啊。”
  “懒惰的马,我也觉得不是个长事,你难道于是便没有想过要做些什么别的事情的吗啊?”上官清风问。
  “还没有考虑呢,我想暂时这样于是便可以了吧,还没有想这么多的事情呢!”马波涛一脸的漠然。
  “你要是不想上班,要不也上学于是便得了,别那么任性了啊。”上官清风说。
  “难道又继续混到毕业吗啊?”马波涛露出无奈的笑容说,“咱们们谁不了解谁啊,于是便不要说这样的话了可以吗啊?你们也知道,我上学也没有用,于是便是纯粹找一个可以混的地方不是吗啊?
  “哎呀,你看看你这个人,可真是的。”上官清风说,“但是虽然你这样想,你家里肯定不会赞同的吧,家长都希望孩子能拿到文凭的。”
  “我母亲现在已经管不了我了,我无所谓,不在乎的!”马波涛信心十足。
  “对了,懒惰的马,今晚你和惜金那事儿……”
  欧阳汐季如今都还要继续说着,马波涛便紧跟而上,说:“惜金现在肯定是把这个事情跟我母亲说了,而且肯定说的比这个还要严重很多倍,没准还说我强奸她未遂呢,不过这都不算什么了,有什么啊。不于是便是挨打吗啊?我又不是被打的少,身上的肉早于是便结实了,也不在乎这一下两下的了!我根本于是便不是那么在乎的了!”马波涛说的特无所谓。
  “我的天啊,你怎么于是便那么汉子呢啊?我以前怎么于是便没有发现呢啊?”欧阳汐季朝他竖了竖大拇指说。
  “呵呵,这人啊,受压迫时间长了也于是便变得强大了啊!”马波涛骄傲地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又说,“怎么她于是便那么看重毕业证呢啊?惜金今天说我拿不到毕业证别哭着去找她!我还真于是便不想要了呢”
  “那有什么啊?谁要啊?5块钱于是便能办一个呢!”欧阳汐季说,“你要是问我大学毕业证有没有用我还能回答你,这个于是便算了吧!啊?”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马波涛大笑。
  “你看看你,真是的,不要这样啊!”上官清风在一旁劝道,“有总比没有好呢,最低要求也是初中毕业啊,你于是便拿着放心啊!”
  “我看这个啊,既然是初中毕业,于是便说一下于是便行了啊。”马波涛摆着手说道。
  “那人家要是问你为什么老师不给你毕业证你怎么办呢啊?”上官清风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