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五章:堕落的人生(1)

  一路上,马波涛根本于是便不想要多么快速的到达,因为对于那样的一个人,自己怎么可能那么急切的去见呢.如果说是美女的话,自己的步伐应该是快一些的,但是这样的人,自己恨不得这辈子都走不到她的额家里呢,确实心里面于是便是这样想的,那个人自己是真的非常讨厌的,也觉得这个人虚伪的可怕,根本于是便没有资格去做一个老师的,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起来,而自己却还在去那个人家里的路上你呢,天是那么的热,虽然那里有空调,但是自己进入那里只能是有一种打冷战的感觉,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啊,于是自己也于是便不这么样了。
  马波涛到达鲁惜金家小区的时候,如今天都已经黑了下来,而这个时候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大多数都是在外面玩或者是做一些事情的,如今于是便在一起非常的而开心,这个地方是专门老师的住宅,所以很有可能于是便碰到认识自己,或者自己认识的老师,自己也不敢说来这里的目的,让别人看笑话,于是表现的很低调,于是便这么缩着脖子,走着,这样的感觉是真的很不好的,于是便好像是到了贼窝一样,生怕别人看到自己的样子,或者将自己痛打,一顿,虽然自己都已经毕业了,但是有什么用呢,该承受的还是要承受的。或许这于是便是自己的命吧,虽然骨子里是叛逆的,但是弱小的身体,却是谁想要欺负于是便能够欺负的啊,有的时候也特别的恨自己的,为什么于是便不能快点长大,为什么于是便不能厉害一点呢,干嘛要这弱小,被被人看不起呢啊?这样的感觉真的是非常不好的啊!
  马波涛来到了她家门前,犹豫再三之后才按下了门铃。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自己的心是非常不好的,自己非常的害怕这样的状态之下,多么想对方今天突然有什么事情而没有在家里呢啊?这样的话,也于是便不用再去面对这些了,即便是这样子这些于是便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假象而已,如今这样的生活又怎么样呢啊?
  本来于是便想希望那门不要开,而如今却还是开了。
  “呵呵,你真的来了啊!欢迎啊,快点进来吧,别在外面站着了!”鲁惜金热情招待着。
  “我……”马波涛如今有些害怕了,为什么以前对自己那么臭的她如今会这样的态度呢啊?自己还真的有些不适应呢、本来自己设想的不是这个样子的啊,怎么会这样呢啊?
  “鲁老师,你的学生来找您了啊啊?”这个有一个老师模样的人过来了,问道。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于是便是这届毕业的学生呢。”鲁惜金这个时候正在为马波涛找着拖鞋。
  马波涛真的有些想不通了,之前都是觉得于是便她一个人于是便已经很害怕了啊,为什么如今又多了一个人呢,这个时候自己也慌了神了,他觉得这次自己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估计自己很没有办法了,估计这次自己肯定是没有什么面子可以谈了吧!
  这个时候什么也不能做于是便只能跟着那人赔笑脸了,即便是这样子这个老师可比自己的班主任要好看的多了,她是那么的文静,而且让人看起来于是便觉得是那种很有内涵的女人,总感觉这个女人有很多的才艺,才会这样的吧!“来换下鞋子吧,这个是给你的”鲁惜金这个时候已经找到了拖鞋了,拿到马波涛面前,“你是吃了饭了吧啊?啊?”鲁惜金又关心的问。
  “没……”马波涛知道自己是不应该这样说的,于是便马上闭嘴,毕竟在某种情况下是不应该这样的啊,或许自己的好朋友这样问自己的时候,可以实话实说,但是这个人问自己的话,于是便不能那么实在了,毕竟跟对方没有多大的交情,仇还挺大的,如今这样劝都是做的面上功夫而已!
  “额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是啊。”马波涛赶忙说道。
  “我这里还有饭呢,你要是还饿的话于是便在这里吃点吧!”鲁惜金说。
  “没事,已经很饱了,不用麻烦了!”马波涛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
  “来,过来这里做吧。”鲁惜金起身对马波涛说,这个时候对着那个颇有气质的老师,“邢老师啊,甜甜如今如何啊?是不是有些晚了啊”
  “呵呵,还好啊!不是很晚啊!”邢老师说。
  “怎么有些孩子,从3岁于是便开始了呢”鲁惜金说。
  “呵呵,这个不是问题的,有的虽然学的早,但是却还不能去理解,这样的话,也于是便只能是靠熏陶了啊,而有一些都成年了才想要学,但是却学的非常快,到现在还参加了比赛了呢!”邢老师说。
  “呵呵,不过啊,我家宝贝做事情很用功呢,我感觉她肯定可以的呢!”鲁惜金信心十足的说,“你不是见过她了吗啊?感觉怎么一样呢啊?啊?”
  “呵呵,你说这个天赋啊……”邢老师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我感觉还可以的,不过也不能说是很好,但是这个还是靠后天的啊!后天肯努力的话,加上我的调教于是便肯定行的。”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这样说我于是便放心了啊。”鲁惜金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要不森马时候咱们们好好的探讨一下好了,对了明天你有时间吗啊?不如明天我找你去,怎么样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行,有时间!。”邢老师点头应着,“那既然你今天有事的话,我们于是便明天再谈了啊!”
  “好吧,你慢些走啊,我有事于是便不送你了啊。”鲁惜金把她送到门口嘱咐道。
  鲁惜金把门轻轻的关上,转过头来对马波涛说:“你干嘛这么拘束啊,坐在沙发上于是便行了啊,来我家里不用这么拘谨!。”
  马波涛尴尬地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朝客厅走去。
  他这个时候却突然觉得特别的好玩,自己于是便好像是一个没有进过大城市的老乡,一样的,所以对于这里的什么都非常的好奇,也觉得有些不自在,即便是这样子他知道,老师是想让自己坐在那个豪华的真皮大沙发上面,但是自己却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坐呢啊?还是干脆于是便这样站着说话呢啊?也不知道如何选择了,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好的沙发,真的想要好好的试一试呢!
  “你这是怎么了啊,还那么拘谨呢啊?跟我还客气什么啊”鲁惜金笑着说,“坐吧。”
  “呵呵,老师我还是习惯站着跟你说话,坐着我挺胆虚的。”马波涛说,“而且您还站着了,我哪里有坐着的道理啊”
  “没有想到毕业了于是便懂事了啊啊?”鲁惜金说,“呵呵,如果上学的时候这样于是便真的不错了。”
  “呵呵……”马波涛轻轻的扬了扬嘴角。
  “来,吃个苹果怎么样啊?”鲁惜金从果盘里拿起一个苹果问。
  “不用客气了,我不吃了。”马波涛赶紧摆手说。
  “你要不吃我于是便自己吃了啊。”鲁惜金坐在马扎上说,“你于是便安心的做吧,在这里咩有那么多的规矩。”
  “那我于是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啊!”马波涛被鲁惜金这话说的还真的没有办法不坐了,于是便听话的做下去了,这样一坐才发现原来这沙发真的是那么的舒服啊,让人坐下了于是便不想要起来了。
  “好像毕业都快两个月了吧,是不是啊?”鲁惜金边削边说,“你这段时间都做什么了啊?”
  “呵呵,也于是便玩吧,也不知道到底是玩的什么于是便是混日子呢!。”马波涛不在乎地说。
  “混日子啊?怎么也不想要做点什么呢啊?觉得这样很好吗啊?”鲁惜金问,“你最近是不是还常常跟欧阳汐季一块鬼混啊啊?”
  “呵呵,没有想到你对我还那么的了解呢,真是煞费苦心啊。”马波涛说。
  “我跟你说吧,以前我教育你都是为你好的,如果你听话的话,也不可能这样的下场啊!”鲁惜金苦口婆心地说,“我现在于是便再劝劝你啊,你再不听我可于是便没有话说了啊,以后啊,欧阳汐季什么的,这种人,再跟他们一起的话,你可于是便彻底的变坏了啊,你可不能跟他们在一起了啊,我说你于是便找些好学生一起交流交流,你的思想也不会这样的额,到那个时候也会有一些转变的啊,只有这样的话,你才有可能变得好,变得优秀知道吗啊?而千万不能于是便破罐破摔了啊!那对自己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啊!懂吗啊?“鲁老师,我看你于是便别为我的事情操心了啊,这个事情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如今我都已经变成这样样子了,强扭的瓜可不甜啊,不是吗啊?所以啊,你还是别想要逼我做我不想要做的事情了好不好啊?人家沈绮波虽然学习好,但是其他的地方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啊,而且你让我接近如果我真接近了,你还不得喊我家长,说我影响人家的学习啊?到时候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不是吗啊?”
  “如果你跟她只是单纯的做朋友的话,我怎么又会怀疑呢,我又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啊!”鲁惜金坚定地回答。
  “哎,真是的,难道学习于是便是唯一的标准吗啊?!”马波涛立刻反驳道。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们到学校里面来是做什么的啊?我们当然要以学习为标准了啊!难道这不是为了你们考虑吗啊?”鲁惜金说。
  “切,我怎么听你这话那么的假呢啊?你如果真的是为了我们的话,干嘛还收礼啊?干嘛对待给你送礼的同学态度于是便这么好呢啊?对待没有给你送礼的人于是便那么不好,这于是便是差距啊,还学习呢,我看钱才是唯一的标准了是不是啊?你们还真的是够厉害的啊,当一个老师都能想着法的捞钱呢,我感觉还真是不一般的厉害呢!有的时候我想起来还真的是挺佩服你的呢!”马波涛一边说着,一边翻着白眼。
  鲁惜金如今听到他这样说,简直是要气疯了,这个时候已经按捺不住自己心里的怒火了,于是便狠狠的摔着手里的苹果!大声嚷道:“难道你毕业了我于是便拿你没有办法了是不是啊?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后悔啊!”
  “行了,我懂,你最有办法整我们这些不给你送礼的学生了!”
  鲁惜金死死瞪住马波涛,她压了压火气,重新心平气和地说:“那天你母亲来找我求我一定要好好的开导一下你,我觉得你不是一个不明是非的孩子,怎么会不懂呢,所以啊,你还是不要这样继续了,赶紧不要这样了啊,还是好好的吧!”
  “我跟你说吧,我没有错,我绝对不会妥协的,我会坚持我自己的看法,不会变的。”马波涛说。
  “你难道不明白你如今是个什么文化水平吗啊?啊?”鲁惜金嘲笑的问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啊?不于是便是初中吗啊?”马波涛梗着个脖子满脸不在乎的说。
  “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啊?跟没有上过学你觉得有区别吗啊?还不是一样!!”
  “鲁老师,你这样说我还真的不是很在意的,因为我觉得学历这个东西对于我来说是一点诱惑也没有,而且我还特别看不起那些只注重学历的人,只有那些啥脑筋的人才会一味的读书了,根本于是便是一点能力都没有的,这样下来,毕业了,还是什么都不行,比我多上了那么多年的学,到头来还不是跟我一样的啊?工资还是差不多的,我觉得我挺自豪的啊!所以对于这个我根本于是便是无所谓的,你也不用用这个打击我,没有用的!!”
  “切,你这简直于是便是胡说八道,都是从谁那里听来的歪理啊,你知道这些根本于是便不对,你根本于是便是胡说知道吗啊?”鲁惜金突然激动了起来,“你看看我,难道没有学历吗啊?我可是师范大学毕业的啊,如今挣得少吗啊?”
  “哎呦你看看你,还上劲了呢,你以为我不懂啊,以前那些没有前途的都去上师范了,于是便是想出来有个饭碗不是吗啊?于是便跟现在没前途的都去当兵是一个道理啊,所以说现在老师的素质都不怎么样,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马波涛狠狠地瞪了鲁惜金一眼,“我还真的是受不了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啊?”
  “你这个兔崽子给我站起来,气死我了!”鲁惜金大声吼道。因为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挑战自己的忍耐性。
  马波涛这个时候却表现的非常的无所谓,根本于是便没把鲁惜金放在眼里。
  鲁惜金一把揪住马波涛的耳鬓,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自己也这样对待他们的!所以如今也习惯性的施展了出来了,马波涛一开始的时候还会去挣扎一下的,可是慢慢的也于是便不再挣扎了,这个时候疼的已经掉下了眼泪了。
  马波涛如今都已经毕业了,怎么还会这般的忍受呢。他这个时候非常的生气,把鲁惜金的手使劲甩了下来,大声骂道:“你这个死婆娘,你知道多疼吗啊?”他这个时候疼的都流出了眼泪来了,愤恨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你有种于是便再说一遍给我听听啊?”鲁惜金手指着马波涛鼻子大声说,“你居然敢这样说我,我可是你的老师,你真的是好大的胆子啊!啊?”
  “哼,我于是便说了,怎么的吧,我告诉你,你那点事你还以为我不知道呢啊?你这样对我于是便是因为我母亲给你送钱了是不是啊?要不你才懒得管我呢,你别当我不知道,于是便我没毕业的时候班里有多少家长给你送礼送钱的,你看看你,简直于是便是恬不知耻,当老师当的跟你这样,也太厉害了吧,难道你于是便不知道别人都在你背后骂你吗啊?你也是有孩子的人,怎么于是便不知道给你的孩子积德呢啊?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你居然还敢说是我的老师,你真的是一点脸都不要啊!”马波涛这个时候撕心裂肺的说着,非常的激动,非常的亢奋!
  鲁惜金如今也已经是非常的生气了。最后,已经不愿意再跟马波涛生气了,摆了摆手说:“呵呵,我真是没有办法了,我不跟你闹了还不行吗”她这个时候摇着头,拿出了几百块钱,然后走到马波涛面前大声叫道,“你母亲给我的钱,我现在给你,你给我走”
  “你收的谁的钱,于是便给谁送回去,给我算怎么回事啊!”马波涛这个时候愤恨的坐在了那真皮沙发上面,抽起了烟,眼睛时不时的朝鲁惜金瞪着,“哼,现在后悔收钱了啊,我告诉你,来不及了!!”
  “你快点给我滚出去,别让我看见呢!”鲁惜金刚才本来是不想生气的,可是看到这样的情景,是不得不生气了“你一个学生,居然还在我家里抽烟,你看看你那个德行,有救才怪了,你到时候别怪我没有管你!”
  马波涛瞪着鲁惜金,然后愤恨的便朝门口走了过去。
  “把你母亲的钱给我拿走,我不要!”鲁惜金又吼。
  “行,你给我了我于是便拿着了,反正那么多学生了,你想捞,随时都能捞,根本不在乎我这些的!”马波涛一边嘲笑着,一边把钱装进了口袋。
  “马波涛我告诉你,你到时候拿不了毕业证可别来求我,门也没有。你给我记清楚了”鲁惜金威胁道。
  “我他母亲的还真不要了,我告诉你,你不给我正好,我还不想要呢,你这个臭婆娘,别拿这个威胁我。”马波涛决绝的说着,然后于是便离开了。
  他一走出鲁惜金家,于是于是便愤怒的吐着痰,仿佛刚才的那一切让他非常的生气,这个时候里面的动静特别的大,她如今在哭,而且还摔东西了这个时候他却非常的高兴了,这个经常欺负自己的人,如今自己却终于是报仇了,实在是太开心了,这是自己在上学的时候那么长时间都没有体会过的啊,即便是这样子他如今是真的成功的额,之前的那些怨气也都发泄出来了即便是这样子他虽然自己刚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很胆怯的,即便是这样子最后自己还是战胜了自己啊,如今不仅将那个给她的钱给要了回来了,而且还把她给数落了一顿,简直是太高兴了啊!如今这样做,自己不仅高兴的不行,而且还突然间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强大,似乎自己什么都不怕了呢!如今,第一件事于是便是要告诉欧阳汐季等人,他想。
  马波涛从鲁惜金哪里走了出来以后,再也不想之前那样猥琐了,这个时候甚至想要炫耀一下他刚才的丰功伟绩,而且自己如今也可以抬头做人了,如今,于是便好像是突破了一个防线一般的,再也不去考虑这么多的事情了自己也不会觉得自己考这些分数有什么丢人了的,毕竟自己也不是什么崇拜文凭的人,而且对于上学来说自己已经是讨厌极了,如果再继续的话,简直于是便是烦透了呢,这样自己也特别的挣扎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如今她的状态是那么的好,即便是这样子其他人似乎都不放在自己的眼睛里面了!
  如今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凉爽了很多了。马波涛刚拐出一个弯,便与迎面来的三个人撞了个满怀。
  “我的天啊,是谁啊!”马波涛居然不知道是撞到了一堵肉墙上面了,仔细凝神一看,“嘿……欧阳汐季!”然后再定神发现“上官清风,方庆秋!”他们怎么都来了呢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啊!
  “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哪里有热包子免费送还是怎么着啊!”欧阳汐季打趣的说道。
  上官清风,方庆秋于是便偷偷的笑了起来。
  “你给我滚蛋啊。”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问,“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啊”
  “当然是你啊。”方庆秋说。
  “我啊?”马波涛有点摸不着边际。
  “当然于是便是为了你啊,还能为了什么呢,一开始还喊了西门若去呢,不过她说什么也出不来,还是那个生意的事情啊,脱不开身啊!。”上官清风说。
  “不会说的是真的吧啊?”马波涛朝欧阳汐季问道。
  “我们骗你做舍呢么啊。”欧阳汐季一脸认真的说。
  “你们到这里干什么啊?干嘛来这里找我啊?请我吃饭还是怎么的啊?”
  “你们于是便看看这些人吧,于是便知道吃饭,还让别人请,这以后要是当了官,还不得多腐败呢,真是的,太悲哀了啊,亏着现在学习不好,不然的话,这中国又要增加一个腐败分子了啊!所以说啊,老天都是公平的呢!别总是说什么不公平,那都是放屁!”欧阳汐季开玩笑的说。
  上官清风,方庆秋在一旁“简直是笑死我了啊”大笑。
  “哎呀,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马波涛有点不耐烦了,“快点说,我还着急着呢。”
  “哎,懒惰的马,我是问你谈的怎么样啊,我们都是担心你才过来的。”上官清风说完,于是于是便偷偷的蹭到马波涛面前,问道,“鲁惜金是不是把你给搞定了啊啊?”
  “你们这帮损友啊,原来是想要看我笑话,我说怎么回事呢!我算是看错你们了啊啊?”马波涛说。
  “呵呵,你反应的也有点慢吧。”欧阳汐季说。
  “我懒惰的马能让她鲁惜金给解决了呢,我告诉你们吧,其实我把她给搞定了呢!说出来你们都不信!但是是真的,**我了啊!”马波涛大笑。
  “噢——”上官清风和欧阳汐季异口同声。
  “你说说,怎么个感觉啊啊?”欧阳汐季赶紧问道。
  “你们是不知道啊,简直于是便是比那什么还要爽好几倍!”马波涛说。
  “呵呵,我早于是便从你得瑟的表情中领悟了。”上官清风说。
  “你没有做的太过分了吧啊?没有捅什么篓子吗啊?”欧阳汐季又问道。
  “你们是在是太不了解我了吧,我这个人是那样的人吗啊?我是个有分寸的人啊,不于是便是把她给弄哭了吗啊?”马波涛一脸的自豪。
  “我的天啊,你看看你,怎么那么粗暴呢啊?难道于是便不能温柔一点啊。”上官清风假装皱着眉头说。
  马波涛怎么会不明白他再说什么啊?但是却还是非常得意的接着那话题走!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你说她以前那样对我,我哪里能这么温柔的对待她呢,而且她还特别喜欢这种暴力的呢!你们于是便不懂了吧,那嗓门可大的很呢!你们去了肯定震惊了啊!而且有的女的还于是便喜欢这样的虐待呢!这叫SM”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朝方庆秋问道,“你说呢方庆秋啊?”
  “我怎么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呢。”方庆秋本来对于这些于是便是不太懂的,搞笑了马波涛、上官清风和欧阳汐季。
  “懒惰的马,你说你跟我们说不于是便行了吗啊?这种事情怎么还能逗人家女孩子呢啊?太坏了啊啊?”上官清风说。
  “方庆秋,别介意啊,我不是故意的,简直是笑死我了啊”马波涛朝方庆秋“不错不错,真不错”笑了两声,然后又说,“要不咱们们找个地方喝点东西怎么样啊啊?”
  “还喝点,你有没有钱啊啊?”欧阳汐季略带嘲笑的问道。
  “你们这是打心眼里鄙视我是不是啊啊?”马波涛这个时候于是便将刚才的那钱给掏了出来,一边甩着一边说,“来,看看,这叫钱吧啊?够咱们们喝的不啊?”
  “呀,你哪里有这么多的钱啊啊?”上官清风惊讶地问。
  “跟惜金那里要的啊,我说我去喝酒,他于是便给我了啊”马波涛乜了上官清风一眼。
  “哎,我说欧阳少爷,我看不应该啊,有点问题了啊。”上官清风故意朝欧阳汐季使了使眼色。
  “对啊,我也觉得有问题了啊。”欧阳汐季笑着说。
  “什么问题啊,说说,我给你们解答解答啊?”马波涛问道。
  “你和惜金两个究竟是什么个关系啊,你要是跟人家那样了,怎么着也得给人家钱不是吗啊?难道你被人家包了啊?做了小白脸了不成啊?哎呦喂啊,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潜质啊?我的天啊,太厉害了啊!你以后于是便有好日子过了啊,她家多有钱啊!”上官清风说。
  马波涛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一想原来是他把自己给想成鸭子了,这个时候气的不行:“你说你怎么那么色呢,真是的,什么想法都有!”
  方庆秋这个时候没有喝他们一起喝酒,于是便说身体不舒服不想去了,我估计是她刚才对那样的话比较敏感,在一个自己毕竟是女孩子,跟一帮男的喝酒,难免喝醉了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即便是这样子他们几个也于是便顺着她的意思了。吃饭的时候,马波涛于是于是便开始叙述他的那些丰功伟绩给欧阳汐季、上官清风听。即便是这样子一边讲,自己还异常的兴奋和得意!甚至有的时候还手舞足蹈的,简直于是便是想自己扮演两个角色给他们情景再现一次啊。欧阳汐季、上官清风完全被马波涛这样的解说给说的入迷了。简直于是便好像是真的看到了一样的!
  “呵呵,你们现在听也没有看的好,鲁惜金你们是不知道她是什么表情啊!”马波涛重重的说一句,然后于是便干了一杯,说,“简直于是便跟个被拔了牙的老虎一样啊!简直是笑死我了啊……”
  “懒惰的马,我还真的是很高看你的啊,你怎么于是便那么厉害呢啊?一点于是便不害怕啊啊?”欧阳汐季边说边给马波涛斟了一杯酒。
  “我怎么不害怕啊,我告诉你们,一开始啊,我也有点害怕,但是那是因为她一开始对我太好了,我于是便觉得不知道怎么好了,毕竟平时害怕她习惯了啊,后来呢,居然还跟我叫上板了,我怎么肯罢休呢啊?所以我于是便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于是便翻脸了啊,我告诉你吧,要是我不这样,她还不知道要怎么欺负我损我呢,但是我忍够了也受够了,这有什么啊,不于是便是闹吗啊?不于是便是毕业证吗啊?爷根本于是便一点都不稀罕,知道吗啊?我还是有所顾忌的,不然早于是便上手了呢,别总以为自己不理不理的,其实有什么啊?不于是便是一个Lang得慌的臭老娘们吗啊?无所谓啊!这次算是她走运了啊!”马波涛愤恨地说着,然后于是便大口大口的喝着酒,这叫一个痛快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