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四章:无奈(1)

  马波涛的母亲根本无意与这个人理论出格究竟来!,向马波涛房间走去.
  马波涛的母亲推开房门,即便是这样子却发现没有开灯,便把灯给打开了,这个时候里面便亮了起来。
  “儿子啊,你于是便去买个酒好不好啊?于是便当给母亲面子了。”马波涛的母亲面对这在床上假寐的马波涛说。
  “我不去!”马波涛似乎一点都没有妥协的意思。
  “你可想好了啊,你爸那个脾气你是知道的,你要这样狞,一会打你我可不管啊。”马波涛的母亲说。
  “你说这个有意思啊?从小到大他打我打的少了吗啊?每次回家不是得打我一顿再走啊!我于是便是你们的出气包,无所谓啊,我现在皮实了,不怕了。”马波涛说的特不在乎。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呢啊?难道不明白什么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马波涛的母亲急了,“你成天上学都学的什么东西啊啊?”
  “没有。”马波涛回答的很干脆,“我告诉你们,我一辈子也于是便这样了,你不用夸我,我挨打,心里乐意。”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马波涛的母亲气乎乎地说,“我怎么养了你这个儿子啊,真是让我太寒心了啊!”
  “我现在说的都是大实话啊,你怎么还不信呢啊?”马波涛转过脸来,“你说吧,哪次是他自己买酒的啊?都是让我去买,那我当什么啊?这于是便是故意跟我找茬呢,你放心吧,我买回来了一会还得让我干别的。”
  “你别这么想啊,估计于是便是来的路上忘记了呢!”马波涛的母亲简单的应付了马波涛的问题。
  “真是的!……”马波涛白了马波涛的母亲一眼,说,“甭说这个,我才看不起他了,他也于是便是那么一个人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啊,真是的,我才不怕了,什么忘了啊,于是便是故意找茬,母亲,你还不了解他的为人吗啊?居然还这么说,我算是已经把他给看透了啊!”
  “你小点声音啊,你爸听见了可不行啊!”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悄悄的瞅了一眼马林间,又小声说道,“你呀于是便别倔了,给你爸爸买瓶酒你还委屈了啊!”
  “我跟你说,我没有这样的爸爸,我没有”马波涛突然起身朝他马波涛的母亲吼道。
  马波涛的母亲被马波涛这样激动的表现给吓了一跳。
  “你们是对这个家有贡献不成啊?啊?”马波涛这个时候故意大嚷嚷着,于是便是要说给外面的那个人听!他于是便是想故意气气马林间。“干嘛喝个酒自己不去买啊,自己不买于是便别喝,干嘛老爱使唤别人啊,你自己走不了还是残疾啊?”
  他刚刚说完这句话,马林间这个时候便拿着条数把子过来了!
  “你这个兔崽子,你现在翅膀硬了是不是啊?让你不知好歹,!”马林间气急败坏,狠狠地朝马波涛身上抽着。
  马波涛于是便这样疯狂的躲着,他不停地往马波涛的母亲身后躲着。
  “你要是个爷们你于是便出来让我打”马林间大喝,“你之前不是很有本事吗啊?啊?”
  马波涛的母亲此时怎么能不保护自己的孩子呢。她这个时候非常卑微的对马林间说:“行了懒惰的马,你意思意思于是便行了,她于是便是一个孩子啊。”
  “你快点给我让开,你要拦着我连你一块打!”马林间一把推开马波涛的母亲,狠狠地说,“我管我儿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你给我起开,你被打我母亲!”马波涛喊到。
  “我现在于是便问你,到底要不要去了啊?”马林间于是便这样恶狠狠的对马波涛威胁道!
  “我今天还于是便不去了,你想打于是便打,打不死我你于是便不是男的!!”马波涛大声嚷着。
  马林间这个时候已经生气的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一把揪住马波涛的领子上去于是便打了两个大嘴巴子!
  马波涛的脸一下子于是便红了起来。这手也太狠了吧,还说是爸爸了,后爹也不可能这样吧!他两手捂着脸,于是便那样非常憎恶的看着马林间。
  “我让你看我!!”马林间这个时候没有犹豫的于是便又给了两个巴掌!
  马波涛这次是真的软了下来,他不想第三次被扇耳光,然后于是便非常气愤的呼吸着,即便是这样子自己知道自己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这是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然后这个时候斜着眼睛看了一下他,那张脸自己是多么的憎恶的面孔啊,虽然自己是那么的恨他,他也绝对没有当父亲的样子,不过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不论他怎么样,但是我是绝对不能做出打父亲的蠢事来的,这样不仅传出去都会说是我的错,而我的心里也觉得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这个时候狠狠吐了一口痰然后便拿着拿钱于是便气冲冲的出去了,这个时候还能隐约听到屋子里面的对话:“看见了吗啊?这才叫教育孩子呢,你不打怎么让他听话啊?
  马波涛听到这句话以后整个心都凉了下来,这于是便是自己所谓的爸爸吗啊?
  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已经都黑了,大家都差不多回家吃饭了,所以也没有什么人,而这里的人也特别少了,似乎还没有到活动的时候呢,等那个时候到了,大家也都不约而同的聚到了外面,那个时候于是便会热闹很多了,如今清净也好,本来自己的心于是便乱的不行,正好可以散散心,而不用去管旁人在干什么,有没有在注视着自己,那样说实话真的很累,马波涛这个时候的心情非常的不好,这个时候于是便想要发泄一下,即便是这样子于是便快速的跑了起来,可是可能是最近都没有运动吧,速度还是非常的慢,即便是这样子没有跑一会于是便喘得厉害,那胸口总是闷闷的,想要吐的感觉,便开始不停的咳嗽,这个感觉是非常痛苦的,这个时候自己于是便是想要找一个东西出气,他看到路过的人看着自己的时候,于是便有一种要打他们的冲动,即便是这样子他却知道,这肯定是不行的,毕竟那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啊。等到买了酒到家里的时候,于是便看到母亲跟他都已经开始吃饭了,而那桌子上的菜是非常丰盛的,但是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情去吃饭啊,于是放下酒转身于是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了。
  即便是这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是躺着的,但是怎么着都睡不着,整整一晚上吧,好像都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即便是这样子12点,感觉自己这样躺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于是便起来了,从窗户出去,直接上房顶子上面去坐着了,这个时候的晚上很舒服,而他抽着一根烟,于是便看着这天空,但是却什么都没有,零零散散的星星偶尔能够看见,却怎么也找不到月亮,即便是这样子因为没有穿衣服,所以身上冻的直打哆嗦。可是自己却还是一直不想回去,或许只有这样的温度才能让自己的头脑麻木起来的吧!
  即便是这样子第二天的天气于是便非常的好了。马波涛起身,这个时候刚刚睁开眼睛,即便是这样子外面的阳光是那么的灿烂,一下子自己也忘记了忧愁了,这个事会后便开始在家里面做起了运动来,即便是这样子做完了这些热情四射的运动折后,马波涛于是便觉得精神特别好了!
  “我爸怎么走了啊?昨天还是今天啊?”马波涛这个时候已经出来了,跟那个正在辛勤的收拾家务的马波涛的母亲说。
  “原来是这样啊,是今天上午走的啊。”
  “昨天在家里睡得啊?睡在什么地方了啊啊?”马波涛抻着脖子往马波涛的母亲房间望着,“难道跟你睡在一起了啊?啊?”
  “你一个小孩子管这么多干什么啊啊?”马波涛的母亲淡淡的说道。
  “也没有啊,于是便是想问问在哪里睡的啊。”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
  “当然是在沙发上面啊。”马波涛的母亲冷冷的回了一句。
  “噢。”马波涛应着,又说,“对了你之前不是跟我说要给我找个后爸的吗啊?”
  马波涛的母亲听到这话一下子于是便非常的惊讶了,她怎么会料到自己的儿子还真记得自己那天的话了呢啊?她这个时候看到儿子的脸色好像是那么的严肃,这个时候,根本于是便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呢,不过却还是感觉儿子是故意这样说的,所以并没有直接的回答。
  “呵呵,你缺少父爱了啊?”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装作轻松的,说,“如今我才离婚不久呢,这样的生活很好啊,干嘛要再婚啊,没意思!啊?”
  “哎呀,真是的,我于是便是一说啊!”马波涛于是便那么来回的活动着,说,“还真的想要一个新爸爸呢,你快点看着合适于是便给我找一个吧。”
  “干嘛要找啊!”马波涛的母亲不明白儿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难道你忘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了吗啊?”
  “我告诉你这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如果当初听我的劝的话,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啊,你这个孩子于是便是太倔强了啊!”马波涛的母亲生气的说。
  “你是我的母亲啊。看着你儿子于是便像狗一样被那个男人打,你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你是我的亲母亲啊?。”马波涛抱怨道。
  “我干嘛要帮你啊,你看你,一见到你爸爸于是便跟见到仇人一样,他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啊啊?”
  “呵呵,我也不知道,于是便是从心里讨厌他!”马波涛皱着眉头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于是便那么恨他!”
  “你啊,毕竟是你的爸爸,你以后可千万不要这样了啊。”马波涛的母亲说,“毕竟是他生了你,还养你这么大,你不论如何也不应该顶撞他啊。”
  “你干嘛还要替他说话,你忘记了之前他如何对待你的吗啊?啊?”马波涛说,“我却清清楚楚的记得,这个人简直于是便没有人性,你对他这么好,他居然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这个事情我自己自有分寸,你别插手,你不用为我抱打不平,我不需要!!”
  马波涛也于是便不再说话了,然后到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现在都几点了啊,你怎么还没有做饭啊啊?”马波涛失望的问着马波涛的母亲。
  “你看我在这里擦地了,哪里有时间做饭啊啊?”
  “你怎么不把饭给做出来啊!”马波涛说,“擦地有什么着急的啊。”
  “你在这里罗嗦个什么劲啊!”马波涛的母亲便把拖把马波涛说,“你看看你的屋子都成猪窝了,你看收拾干净了再出来吃饭!”
  马波涛一听,于是便不开心了,感觉怎么那么不公平呢。
  “哎呀,饿死我了啊,你居然还让我干活!”马波涛一脸痛苦的说,“我那屋子那么整洁,有什么好收拾的。”
  “你那里干净啊?你那里要是干净啊?”马波涛的母亲说,“哼,你那要是干净的话,那还有干净的地方吗。还有你的袜子你于是便不能洗洗啊”
  “不错不错,真不错。”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有空你帮我洗洗得了”
  “我是你母亲又不是你媳妇,干嘛给你洗袜子啊,你小时候我洗够了,现在你自己洗,你要是有能耐,等你找个媳妇给你洗,老娘我是不伺候了啊?”
  “对,对。”马波涛这个时候很不高兴的回答着!
  他便乖乖的于是便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屋子了。
  “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啊,难道不知道先扫地拖地啊。”马波涛的母亲在厨房喊道。
  马波涛应了一声,然后又非常听话的到外面去找扫帚准备扫地了!
  “你中午要吃什么饭啊!”马波涛的母亲在厨房又喊。
  “随便吧。”马波涛这个时候于是便无可奈何的说着,毕竟好吃的你也不会做,说了也白说。
  “那我于是便随便给你做了啊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你做什么我于是便吃什么。”
  马波涛这个时候便开始计划着要收拾自己的屋子了,即便是这样子仔细观察了一下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房间还真的是那么的脏啊,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收拾了吧,那地上都是灰尘和各种各样的垃圾,还有那袜子,散发着恶臭,显然已经放了很长时间了,这个时候才真正的感觉自己是一个多么邋遢的人啊,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了,简直想要恶心的要吐了!
  屋子里洋溢着马波涛的母亲炸馒头的香味,这与马波涛房间那恶臭的味道简直于是便不是一个档次的,他哪里肯放过这个好机会啊?他赶紧到厨房里面去了,肚子这么的饿,只能望着锅里的东西流哈喇子!
  “还不能吃吗啊?”马波涛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行了行了,你再等等啊”马波涛的母亲说,“还差一点于是便能吃了,你那边都弄好了吗啊?收拾完了吗啊?”
  “当然收拾完了啊,我做事都是那么的快的啊。”马波涛拍着胸脯道。
  “这个做事情啊,光图快有什么用啊?得做的有效果才行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母亲教训的是。”马波涛这个时候迫不及待的于是便看着那个已经煎好的鸡蛋,“这个咋样了啊?我可以吃了吗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行行。”马波涛的母亲说。
  “呵呵,母亲要不是你让我收拾啊,我还真不知道我屋里那么脏啊。”马波涛咬了一口鸡蛋,边嚼边说。
  “你看看吧,有的事情如果不让你自己亲眼看看的话,你总觉得我在瞎掰,你成天睡那屋里,自己不收拾都不觉得脏,等你真正收拾了才看出来啊!那以后于是便让你自己收拾好了!”
  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好了母亲啊,你于是便放心好了啊,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今天我是长见识了啊。”
  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将最后馒头干也给炸好了真是艰辛的路程啊,端到马波涛面前说,“我说你啊,怎么于是便那么随你爸爸啊,于是便会说好听的,不干好事啊。”
  “你看看你,别把我跟他相提并论行不行,我这可是心里的话啊,他那个叫做虚伪懂吗啊?我们两个可不一样呢!!”
  “反正你们啊,都是这样!”马波涛的母亲白了马波涛一眼,“你呀,于是便知道气我啊。”
  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其实有个事情啊,我一直都搞不明白呢,为什么那么多的优秀青年你不选,偏偏于是便跟我爸爸结婚了呢,我觉得你也不丑不至于这样吧!”
  “哎呀,还是那张……”马波涛的母亲无奈的叹了口气于是便不说了!
  “是不是那个时候说的都特别好听啊啊?”马波涛问。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马波涛的母亲应着。
  “难道那个时候你们两个是见面于是便爱上对方了啊啊?”马波涛捂着嘴笑嘻嘻的问。
  “我怎么可能呢,你看他那个德行,是他天天上我家去找我,天天在门口等我。”
  “这样看来是我爸看上你了,于是便要追你啊!”
  “我哪里知道啊,他根本没有告诉过我。”
  “我终于是明白了啊,还是逃不出我的法眼啊。”马波涛胸有成竹地说,“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于是便明白了当时的经过了,有一天,我爸骗你去了一个庄稼地,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于是便强行的把你给那个了,没过多久你于是便怀了我了,然后我姥姥虽然生气但是那个年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于是便奉子成婚了,是不是啊?”马波涛笑着说,“你是不是都被我给看透了啊!”
  “你跟谁又不学好了啊,还整出一套套的了啊?”马波涛的母亲推了推马波涛的脑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净是这样的思想啊,我可要打你了啊!”
  “您看您这是不是更年期了啊,老是生气谁受得了啊!”马波涛说,“即便我当时还没有在场,不过按照一个侦探的推理思维的话,事情应该于是便是这样发展的啊,母亲你还真是够冤的啊,我都有点同情你了啊!”
  “你于是便是逼我教训你是不是,你看看你,有你这样跟你母亲说话的吗啊?你真是找打了啊!”
  “你别老这样行不行啊,我这样是跟你没有代沟,别人跟父母有代沟,才什么都不说,那有什么感情啊,都疏远了,咱们们这样的感情多好啊!”马波涛反驳道。
  “你还跟人家比了,你看你那点成绩,惹事的本事倒是比谁都强啊?”马波涛的母亲略带讽刺的说,“你拿什么跟别人比啊?如今不上学了,在家里当了个啃老族,我这个老娘还得养活着你,你还有脸说跟别人不一样了,确实还真的是够不一样的了。”
  “你怎么于是便那么爱刺激人呢啊?你伤害了幼小的心灵了知道吗!”马波涛严肃地说。
  “你说你,自己做错了事情还不让别人说了,你要知道你那些事情丢人,当初干嘛还那么做啊”马波涛的母亲说。
  “真是的!。”马波涛这个时候根本于是便不搭理她母亲了!
  “你如果希望我夸你的话,于是便做出个样子给我看看来行吗啊?我现在是真看不出来你有什么优点了,你让我从何夸起啊!”
  “哎呀,你厉害,姜还是老的辣,我说不过你啊?”马波涛一屁股坐到饭桌前,又问,“对了是不是老家出事了,他带的什么东西啊!”
  “是你六叔的爹过世了,去的时候带着的。”
  “是哪一个啊?我怎么没有印象呢啊?”
  “之前那个走路瘸子的那个啊!记得吗啊?你应该是见过的!”
  “知道了,我记得我见过!”马波涛说,“原来是这样啊,好像有一阵子没有见过了,没想到于是便没了啊,难道你这些日子于是便是去那了啊?”
  “啊。”马波涛的母亲应着。
  “那怎么我问你那么多次你都不告诉我啊”
  “这个事情不能说啊,有这个忌讳,说了不好知道吗啊?”
  “哎呀,我这个迷信的母亲啊。”
  马波涛放下手中的碗,然后一边喝着水,一边悠闲的看着四周。
  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已经到院子里面洗漱了起来。
  “呀,你这是干什么去啊啊?”马波涛问。
  “当然是出去了啊,不然洗脸干什么啊。”马波涛的母亲闭着眼睛,随口回答着。
  “去什么地方啊”
  “当然是去上班挣钱养活你啊,不然怎么办,在家里等着你养我啊,我还没有那个福气呢。”
  “现在都那么晚了啊,你还去啊啊?”
  “等你能挣钱养我了我于是便不去上班了,你以为我想去啊!”
  马波涛这个时候非常的失落,什么也说不出来于是便离开了厨房。
  “我今天得给你立一个规矩了,今天开始,你吃了饭别饭碗子一放知道吗啊?必须给我收拾干净了,没人给你收拾,你必须得干。”
  “为什么让我干啊啊?”
  “我天天上班那么累,你还让我干啊!”马波涛的母亲说,“等以后,你还得学着做饭呢,我于是便不管你吃饭了!”
  “干嘛要这样啊,我不想!!”马波涛大声反驳。
  “必须这样!!”马波涛的母亲态度十分强硬,过了一会又问,“难道你把今天这个事情都忘记了吗啊?”
  “哎呀,你知道你跟我唠叨了多少次了啊,烦死我了,我能忘了吗啊?”马波涛不耐烦的说。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这样我于是便放心了!”
  马波涛的母亲走了以后,马波涛这个时候于是便一个人来到院子里面,即便是这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今天为什么自己的心情也那么好呢啊?即便是这样子于是便连自己都觉得这个世界都是那么的美好呢,即便是这样子这景色也是那么的好,微风轻轻的吹拂着,这感觉非常的舒服,从来都没有那么舒服过的。自己的心情也是非常舒畅的。
  然后呆了一会于是便到屋里面看电视去了,即便是这样子却发现现在的电视几乎都是一些肥皂剧,而且看着看着于是便会插播半个多小时的广告,简直于是便是烦死人了。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的不好啊!
  他这个时候觉得非常的没有意思,但是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于是又拿起电话试着往欧阳汐季家打了几次,即便是这样子去发现怎么总是没有人接呢啊?怎么自己想找个人排解一下寂寞都没有人搭理自己呢,这个时候觉得特别的无助,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到底要怎么办呢啊?即便是这样子不知道为什么,那边却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于是便这样出神的想着,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了。
  “你这是干什么了啊?傻了吧唧的啊啊?”
  马波涛不知道是谁,到底在这个时候打扰了自己,即便是这样子转头一看居然是牛欢亭,于是于是便不再说什么了,表现的很失望!
  “你这是干什么呢啊?不想看见我啊?这幅表情!啊?”牛欢亭吐了口烟说。
  马波涛去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嘿……”牛欢亭瞪着俩眼,一幅不解的样子,“我的天啊,你老爸的手也太重了吧,居然都打的说不出话来了啊啊?”
  “去去去……”马波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你别瞎胡说了,你还真的以为我害怕他了啊?没有那个啊?”
  “哎呦喂,还真的是看错你了不成啊?别跟我来这套了吧!”牛欢亭嘲笑道,“哼哼,你啊,于是便这样,当着你爸的面,一点能耐都没有,现在成什么威风啊!”牛欢亭吸了口烟,白了马波涛一眼。
  “你跟我也是半斤八两,有什么资格笑话我啊!”马波涛嗤之以鼻道。
  牛欢亭这下也没有心情再和马波涛抬杠,于是便问道:“你这段时间这小子干什么了啊也不去找我玩了呢啊?是不是你母亲回来了,于是便忘了我了啊啊?”
  “哎呀,我能忙什么啊。不于是便是一个无业游民吗啊?如今臧克家,我觉得他还真的是很厉害啊!”
  “你说的这个人是谁啊?我想想啊啊?”牛欢亭这个时候表现出一幅很认真的样子,“想了半天也不记得有这样的一个哥们啊,是谁啊?啊?”
  “操!”马波涛这个时候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笑了起来,差点没被牛欢亭这句话给笑得肚子疼了起来。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问,“你这样是不是在逗我啊,我可没有这个心情啊?”
  “哎呀,我怎么会逗你呢,我真不记得有这样的朋友了啊,估计是你们年轻的小孩子吧!!”牛欢亭非常正经的说,“你倒是给我说说啊啊?”
  “他说过一句特别有名的一句话,‘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噢,是吗啊?是啊”牛欢亭这个时候好像在想着什么。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难道你也知道啊?”马波涛问。
  “不知道啊。”牛欢亭说。
  “那你是什么表情啊,你不要不知道还表现的什么都懂行不行”马波涛白了牛欢亭一眼,说,“你是不知道,人家可是非常的有名气的!”
  “噢……”牛欢亭又是那样让人无奈的表情说,“呵呵,我感觉怎么觉得那么有道理呢,这可不是一般人能说出来的啊!”
  “难道你没有感觉吗啊?我现在不于是便是这样的吗!”马波涛气呼呼的说。
  “怎么啦啊?”牛欢亭侧着脑袋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啊,难道你闷得慌啊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对,还真的是,闷得慌了。”马波涛这个时候非常无奈的说。
  “哎呀,你怎么那么死脑筋啊,你闷得慌不于是便出去转转啊,干嘛还在家里呆着啊!谁绑着你不让你出去了啊?”牛欢亭说。
  “谁敢绑着我啊,但是我才不想出去呢!啊?”马波涛闷闷不乐地说,“我现在最怕在外面碰到认识的人了,到时候准得问我中考的事情,我可受够了!”
  “呵呵,看你这样,还真可怜的,是不是怕丢人啊啊?”牛欢亭说。
  “你说不怕丢人那我怕什么啊。”
  “哎呀,真是的,你以为咱们们这一片的有哪个是不知道你考上哪里了吗啊?太天真了吧!”
  “你别啰嗦,我告诉你吧,我也知道,所以有些人于是便是明明知道我考的这个分数,但是还问我,故意让我难堪的。”
  “哎哎呀,你看你,这点小事,于是便承受不了了啊?”牛欢亭摆着手,表现出一副很老练的表情,“这种人啊,你直接于是便无视他们于是便可以了啊,反正他说什么你都无所谓,他其实于是便是想要寒颤你,但是如果你无视他们的话,那他们于是便得被你给气疯了,这样时间长了以后于是便直接不再招惹你了啊!我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即便是这样子到了现在,你看还有人说我吗啊?那只能是自讨没趣罢了!”
  “呵呵,你啊,你怎么样我还不知道吗啊?”马波涛说,“再说我是脸皮薄你呢啊?厚的跟城墙一样了,我怎么跟你比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