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三章:良苦用心(4)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西门俊明说,“欧阳少爷,听见没有啊,快点去找。”
  “说实在的……”欧阳汐季深吐了口气,“你以为我不想找啊!人家方庆秋早于是便打算去找了,哪里有我的份啊”
  “烦人精!”方庆秋一个劲的朝欧阳汐季骂着。
  “怎么样啊?你被骂的满足了吗啊?”马波涛说,“你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你亲不到而我亲到了吗啊?这于是便是人品的问题了!”
  “切,我还骂的很舒服呢,你想听还听不到呢,不错不错,真不错。”欧阳汐季说。
  “晕死了!”方庆秋又朝欧阳汐季白了一眼。
  众人笑。
  “懒惰的马,我看你于是便不要说了,快点换了以后再说吧。上里面去换”西门俊明说。
  “我才不要呢,大家不都是这样吗啊?我于是便在这里于是便可以了”马波涛一边脱一边说,“我告诉你把,男人女人谁不知道谁啊,看一眼又少不了什么,我可没有那么拘谨,在哪里换不一样,在里面还得进去出来的多麻烦啊!”
  此时,所有的人都看往方庆秋的那个方向了。这个时候那本来于是便已经很红的脸更加的红了,直用手捂着眼睛!
  “懒惰的马,你怎么能这样呢,毕竟有女孩子啊,你看看人家,多难堪。”上官清风说。
  “方庆秋啊,你看你这样于是便不对了吧,难道在泳池里面没有见过男人啊。”马波涛说。
  “于是便是,你挣开眼睛看看懒惰的马不是还穿着内裤了,跟泳池里面的三角裤是一样的啊。”欧阳汐季笑着说。
  “我哪有害羞啊,我又不是那么单纯的,看于是便看,你们别这样!”方庆秋于是便这样也挣开眼睛看向那个换衣服的人了,即便是这样子没有想到那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你们不知道吧,人家比咱们们还厉害呢,更出格的事情都干过,别老觉得她多单纯!”马波涛穿上欧阳汐季递给他的短裤说。
  “到底是什么出格的事情啊啊?”西门俊明笑着问。
  “你是不知道啊,人家都跟某个男的接吻了好多次了呢,厉害吧。”马波涛说。
  “哎呦喂,我还真不知道,是哪个男的啊?”西门俊明又问。
  “你快点说说啊,我怎么不知道啊,谁那么有福气啊啊?”欧阳汐季笑着说。
  “马波涛,你敢说,你说我于是便不理你了”方庆秋大声朝他喊道。
  “上官清风,你看看,这个时候你还不上啊,你还等什么啊?”马波涛笑着说。
  “哎呀,你说我干什么啊?你怎么还瞎指啊?我可是无辜的啊啊?”上官清风一脸的惊愕。
  “呵呵,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啊,还没有毕业的时候于是便知道你们两个有事呢,还跟我装呢”欧阳汐季说,“怎么哥们弟兄的还遮遮掩掩的呢!我和懒惰的马还有西门若去我们几个可都已经说好了,要到时候喝你们两个的喜酒的啊!”
  “我还要当你们孩子的干爸爸呢”西门俊明又起哄道。
  “我晕了,你们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啊,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呢啊?你们这是冤枉我了啊!”上官清风满脸的无知。
  “我可告诉你了啊,我们可是有路径的,你要是还这样跟我装,我可于是便没有办法了,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啊!”马波涛笑着。
  “哼,我还于是便不告诉你们了,看你们有什么办法啊啊?”方庆秋走到上官清风的旁边死死的拽着他的胳膊。
  “我的天啊,看见了没有,人家用行动已经向咱们们交代了啊。”欧阳汐季说。
  上官清风如今根本于是便不像一个男人了,那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的!
  “喂,你们看到猴屁股没有啊?我怎么看到了一个呢,还以为是红灯呢,亏着没有开车。”西门俊明笑着说。
  “哥们你怎么那么不能开玩笑啊,真是的,简直是笑死我了啊……”马波涛也笑着。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众人齐口大笑。
  “上官清风,我之前那样的东西,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你呢啊?啊?”方庆秋深情地看着他问。
  “哎呀,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了,你们居然又都针对我了啊,我错了还不行吗啊?哥哥们绕了我把啊?”上官清风皱着眉头无奈地问。
  “好了,好了,方庆秋,你看你,其实于是便你最坏了啊,于是便刚才你看上官清风的那个眼神,哪怕是铁石心肠的男人也想要上你了啊,真是的!”马波涛说。
  “哥们,我告诉你啊,她于是便是一个狗皮膏药,你要是跟她好了,可于是便没有自由了啊!你可自己考虑清楚了啊!”西门俊明说。
  “你呀于是便别为我操心,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怎么敢高攀呢!”上官清风说。
  “切,我才不会喜欢他这样的了,没有情趣的男人!”方庆秋嘟着嘴说。
  众人又笑。
  欧阳汐季如今出去了一下,即便是这样子拿着一条烟回来了。
  “呵呵,这个是给你们的”欧阳汐季便跟之前一样,给我们分烟!
  “欧阳少爷,你爸这段时间收到什么高级的烟没有啊啊?”西门俊明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问。
  “呵呵你们不懂了吧,以前都送烟送酒,但是现在这人求人办事啊都直接送钱了,或者是过节的时候送点超市的购物卡,一送于是便几千块钱的!”欧阳汐季说。
  “哇塞,太厉害了吧也。”西门俊明把嘴里的香烟点着说。
  “方庆秋,你别看着啊,试试味道怎么样。”马波涛从里面拿出烟来想要地给他。
  “快打住吧,我对这个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方庆秋表情非常的无聊,显然觉得没有什么意思。
  “哎呀,装什么啊,喝酒都会了,还不会抽烟吗啊?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马波涛说。
  “于是便是,方庆秋,我这样做是对你好啊,你看你,跟我们在一起玩的时间那么长,怎么能不会点这个呢啊?那不是出去丢人去了吗啊?”上官清风转过头对马波涛使了一个颜色!
  马波涛和他们在一起混了那么多年,怎么能不了解呢啊?于是便非常赞同她的看法。
  “上官清风的话确实有道理呢,你应该抽一根啊,不然怎么能是我们的姐们呢,是不是。”马波涛一再请求。
  “但是我不会抽怎么办啊。”方庆秋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点妥协的意思。
  “说实在的……”欧阳汐季吐了一口烟,说,“哎呀,这个有什么难的啊,看着我们,多简单啊,你试试于是便学会了啊!”
  “欧阳少爷说的对。”西门俊明说。
  “行,给我来根吧!啊?”方庆秋于是便是喜欢接触那种未知的东西,喜欢尝试!
  “懒惰的马,你愣着干什么啊?没看到大小姐要抽烟了吗。”上官清风吆喝着。
  “好嘞。”马波涛于是非常殷勤麻利的掏出了那根烟给她扔了过去!
  方庆秋这个时候也非常麻利的给接了过来。
  “来,这个也给你的!。”上官清风又将自己刚刚装进去的打火机给方庆秋,然后又从马波涛等人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
  西门若去这个时候于是便在旁边看着热闹,时不时的笑一笑。
  即便是这样子她这个女孩抽烟的姿势看上去也是非常好看,非常可爱的,她于是便用她啊性感的双唇夹着烟嘴,那样子好像是要干那个一样的,娇嫩嫩的让人想去亲上一口。
  “你们看我的样子像不像大姐大啊”方庆秋于是便在这个时候非常的严肃,问马波涛等人。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即便是这样子这帮人都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大笑起来了!
  “你们干什么笑的那么开心啊啊?”方庆秋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啊?啊?”
  “呵呵,你们说怎么样呢啊?”上官清风在一旁开始起哄。
  “真的很好笑啊!”西门若去、欧阳汐季和马波涛异口同声地大声回着。
  “方庆秋,你让我感觉呢…”马波涛边笑边说,“如果能够点着了的话,我觉得更好呢!”
  “于是便是,于是便是,人家懒惰的马说的对。”欧阳汐季说。
  “哎呀你看你们女人于是便是太墨迹了啊!”上官清风等不及了。
  方庆秋这个时候便听话的点着了打火机。她本能的眯着眼睛,好像是怕那火苗会烧到眼睛一样的。很轻松的那烟头于是便点燃了,即便是这样子只是吸了一口,于是便觉得嗓子眼翻江倒海的难受,她大声咳着那感觉实在是太不舒服了啊。
  即便是这样子这帮男人于是便笑得更加厉害了!
  “这个是什么啊?怎么那么难抽啊,呛死我饿了啊?”方庆秋于是便好像非常怨恨这根烟一般的给扔到了地上了!
  “方庆秋这个女孩怎么样啊?啊?”马波涛已经笑不成声,吞吞吐吐的问道。
  “这回我可是明白了啊,人家方庆秋于是便是那种酷的要死的人啊。”西门若去打趣地说。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我也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上官清风说。
  “哎呀,你们这些坏蛋啊,于是便知道取笑我,早知道这样我于是便不抽了,难受死了啊!”方庆秋的嗓子好像很难受的样子,眼睛都给呛红了!
  “来,来,方庆秋这些人不知好歹,咱们们不理他们,好不好啊?”欧阳汐季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端来了一杯水,给她喝。
  “还是人家欧阳汐季是个好人啊你们都是大坏蛋!,”方庆秋接过欧阳汐季手中的杯子,然后将那水都喝到了肚子里面了!
  “兄弟们,你们如今应该都明白了吧,欧阳少爷怎么会有女的喜欢他啊,于是便是这个道理了啊?”马波涛问道。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这下我可算是见识了啊。”西门若去和上官清风两个人一起阴阳怪气的说!
  “你们于是便看看吧,你们都很坏,但是,于是便数马波涛最坏!”方庆秋嗔道,“怎么满肚子都是坏水呢”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感谢大小姐大小姐对我那么高的赞扬啊!,不错不错,真不错。”马波涛开始厚脸皮。
  “你们不要误会啊,我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啊!”欧阳汐季假装解释,“其实吧,我觉得人家这女孩挺好的,跟咱们们一起真的是糟蹋了啊,如今这样,真是被咱们们这一群人给带坏了啊,你说你们心里于是便不难受,没有犯罪感吗啊?”欧阳汐季摇了摇头,看了看马波涛又说,“特别是我们的马波涛同志,你说你,怎么能这样呢,听到风于是便是雨了,你说让我们这帮人情何以堪啊,人家一个女孩子,你一会说跟这个好,一会说跟那个好,还要让人家跟你一样学抽烟,男的抽烟可以,女的抽烟多难看啊,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抽烟吧,你说对不对啊?所以啊,你还是自己好好的反省一下吧,不要总是说我怎么样怎么样的!”
  “得了吧,欧阳少爷,”马波涛突然打断欧阳汐季的话,笑嘻嘻地说,“你看你,说那么多,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什么目的啊,你以为大小姐那么肤浅吗啊?会相信你的鬼话啊?你别傻了!”
  方庆秋这个时候也明白,于是便嘻嘻的笑了起来!
  “懒惰的马怎么能这样呢,你看看我想变的善良一些,你都这样说我让我怎么办啊。”欧阳汐季略显失望的说。
  “呵呵,你们这帮人可真有意思,怪不得我喜欢跟你们一起玩呢。”方庆秋笑着说,“你们怎么不去说相声呢啊?真是埋没你们的才华了啊。”
  “方庆秋,你这句话可是说对了啊,”西门若去说,“人家欧阳汐季自己说单口可是非常的牛的啊,估计你不知道不过确实有这个事情啊,对不对啊,我说的,欧阳少爷啊?”西门若去扭脸问道。
  “哇啊?我说怎么那么有嘴皮子呢,原来还有这样的经历啊?”方庆秋惊讶的问道。
  “唉……”欧阳汐季却表现的很谦卑的,说,“哎呀,不要这样啊,大家要学会低调知道吗啊?有些牛逼的事情于是便不要提了,免得人家说我吹牛啊!”
  “我的天啊,你怎么这样啊?你是那谦虚的人吗啊?装什么啊啊?”上官清风赶忙说道,“你之前不是还都在怪懒惰的马不让你好好的展现吗啊?如今我们给你这个机会了,你怎么这样不领情呢啊?”
  “于是便是!”马波涛说。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方庆秋听到这话也简直是笑死我了啊大笑,说,“欧阳汐季我觉得你这个人特别的幽默啊!!”
  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大家都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笑了起来,方庆秋在里面是笑的最厉害的一个了!似乎这段日子,都没有那么开心过的吧,即便是这样子如今大家却开心的不行,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这也是一种最特别的感觉啊!只有这几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才有这样的感觉吧!
  “哎,我说西门若去,你这两年没有看到你,你都做些什么事情了啊”马波涛说,“好像你退学了之后,于是便没有找过我们了啊!”
  “咳,也于是便那个样子吧,说什么说啊。”西门若去这个时候表情有些暗淡”
  “但是我们怎么听说你怎么退学之后于是便摇身一变变成了大老板了啊!”上官清风说,“你怎么还瞒着我们呢,怕我们巴结你不成啊?”
  “西门若去你还真有当老板的资历。我感觉靠谱啊!”欧阳汐季胸有成竹地说。
  “老板啊?谁说我当了老板了啊!”西门若去疑惑地问道,“这是谁瞎说的,还传到你们的耳朵里面了啊,我要是当了老板了,还能这幅打扮啊?”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啊?”上官清风有点蒙,“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问问你们买菜,算不算当老板了啊,要是算,我还真于是便当上了老板了呢啊?”西门若去这个时候其实很不想说,因为觉得说出来非常的丢人的事情。
  “啊?什么啊?你现在卖菜呢啊?怎么可能啊”方庆秋是最吃惊的一个了,“我都不敢相信啊,你是个多么优秀的学生啊,老师都拿你当宝贝一样捧着,怎么会这样呢啊?”
  “对啊,那个时候你多牛啊。”欧阳汐季也点燃了一支烟,“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你于是便是一个传说一样啊,我们犯错那一次都少不了你,逃课抽烟喝酒都是你张罗的,即便是这样子一到考试于是便第一,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学的,简直于是便是一个天才啊!说真的西门若去,你在我的心中永远都是这个啊!”欧阳汐季朝西门若去伸了一个大拇指。
  “啊?我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啊?啊?”西门若去说。
  “当然了,”马波涛半空接住欧阳汐季的火机然后点了一根烟,说,“你是不知道啊,你那个时候多享福啊,我们如果犯事了,肯定是挨揍的命啊,那个时候连老师都打我们啊,拿脚踹我们,可是你呢,顶多是写个检查于是便完事了,有的时候老师还又爱又恨的说,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啊?我说你我自己都心疼啊!你说我们怎么不羡慕你啊~!”
  “呵呵,不过于是便是自己有点小聪明罢了”西门若去说。
  “西门若去,现在我很郑重的问你,你要老实回答好不好”方庆秋这个时候发表了自己早有的疑问!
  “行,你问。”西门若去其实已经知道是什么样的问题了。
  “我记得你虽然调皮,不过一直成绩都很棒,干嘛要突然于是便退学了呢啊?我们很惊讶啊!”方庆秋问道,“你知道吗啊?知道你走了,我们都很好奇,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对对,西门若去,你可得跟我们交代一下啊,我们从那天开始于是便好奇,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上官清风忙说。
  “其实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原因的。”西门若去这个时候有些难过的会所,“我吧这个人安不下心来,那个时候在学校呆了两年,于是便感觉很憋屈,呆腻了于是便想要去外面闯一闯,即便是这样子谁能料到那个时候于是便是我太任性了啊,要是不退学得有多好啊,如果我继续上学,怎么着也能上个大学吧,到时候也不用干现在这个丢人的活啊,你们不知道,我卖菜的地方离家特别远,为什么呢啊?于是便是怕让熟人看到笑话我啊!毕竟那么年轻于是便去卖菜,多没出息啊!”
  大家听完西门若去这番话都觉得很失落,也很难过。天真烂漫的方庆秋这个时候简直是伤心的不行,那眼泪都要下来了!
  “你们怎么了啊?觉得可怜我是不是啊?”西门若去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好啊,至少没有做监狱啊,干嘛这样啊?啊?”
  “西门若去,自打认识你以来,你都没有这样过啊,我真的很心酸啊”欧阳汐季说,“你瞅瞅人家方庆秋,你看看人家如今都怎么个表情了啊啊?”
  “呵呵。”西门若去看了一眼方庆秋,赶忙劝道,“方庆秋,我现在也不是不好啊,至少是自力更生,而且也赚钱,比上班要赚钱呢,自己也能有点积蓄了啊,我比你们下来的早,所以等到你们毕业的时候,我可能于是便能买车买房了不是吗啊?!”
  西门若去这句话一下子于是便缓和了气愤了!
  方庆秋听到这话也不伤心了,破涕而笑!
  “对了,你们都上哪里去上学啊啊?”西门若去突然问道,“怎么都不主动跟我说啊”
  “哎呀,这个可于是便难说了啊。”上官清风一摆手,“这些哥们弟兄的,只有方庆秋一个人考进了市重点的三榜,即便是这样子我们这些人,是一点可能都没有啊!”
  “啊?你啊?你居然考上了一中了啊?”西门若去惊讶的问。
  “对啊。”方庆秋这个时候觉得人生是那么的光彩万丈啊!
  “这个还真的值得庆贺啊!方庆秋。”西门若去大加赞赏,又说,“哇塞,人家都说如果能进入那个学校于是便意味着一定能进入大学了啊!以后于是便不用愁了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方庆秋觉得这个话题才是她最喜欢的!
  “哎,你们几个那么玩,要是能考上于是便怪了啊,让那些成天学习的怎么活啊?是不是啊?你们也不用不开心啊,别垂头丧气的!”西门若去劝道。
  “呵呵,你别以为我们怎么样,这样还觉得很好呢!”马波涛坚定的说,“我已经受够了学校了,简直没意思的蛋疼,我还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呢。”
  “懒惰的马,我可是你的教训啊,别跟我学之道吗。”西门若去说,“我可劝你们说啊,我一开始也是这样的想法,即便是这样子真的出去了以后,那苦,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啊,那个时候我多很么能回到学校啊,觉得其实学校里面的日子是最美的啊,而且没有压力,你们听我的,要是考不上于是便复读好好学一年,上个高中,能上大学于是便上大学,上不了大学再出来考虑别的事情!”
  “我看你于是便打住吧!”马波涛用手指了指自己和欧阳汐季说,“我和人家欧阳少爷都已经决定了,不论怎么样,肯定是不会再进学校了!是不是欧阳少爷啊?”马波涛扭头问道。
  “欧阳汐季,你们真的已经决定了啊?没有改变了啊啊?”西门若去问。
  欧阳汐季没吱声,倒是马波涛这个时候非常干脆的说,“没错!”
  “上官清风,你考虑的怎么样啊啊?”西门若去又问。
  “我爸在托人让我去什么民办的学校了!”上官清风说。
  “可以啊,只要是自己有这个学习的欲望,于是便没有问题啊。”西门若去说完,又转脸看了看马波涛和欧阳汐季,说,“欧阳少爷,懒惰的马,我可跟你们说啊,我是过来人,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下学闯荡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告诉你们吧,我那个时候退学去找工作,可是人家一知道我初中没毕业,二话没说于是便让我走了,我还能说什么啊?不于是便是学历不够吗啊?所以啊,你们可不能这样任性啊?我现在能在外面卖菜,也不是说卖于是便卖的,那个时候我爸母亲急坏了,给我托关系找门子才办下来的。不然我现在还是无业游民了,根本于是便没有人敢要我呢!”西门若去这个时候非常的无奈,好像回想起之前的那些苦日子来了!
  “行了,西门若去,这个事情不是你劝两句于是便行的,谁有了决定别人怎么说也是没有用的啊。”马波涛说,“我已经铁了心不会学校了我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受够了。”
  欧阳汐季在一边什么话都没有说,心里非常的难受!
  “行行,我不管你们了行不行。”西门若去这个时候估摸着也不早了,“那行,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到店里面去看看呢!!”
  人都散了。马波涛走的时候,欧阳汐季这个时候轻轻的喊了一嗓子,看样子是有什么事情的吧,即便是这样子却还是没有说出来,应该不太好意思说,或者是非常的为难的吧。
  “怎么的啊?喊我做什么啊啊?”马波涛转过头来问,“别墨迹,快点说啊!”
  “没有什么啊。”欧阳汐季这个时候有点扭扭捏捏的不好意思说。
  “哎,你啊,有的时候于是便比娘们还娘们呢啊?”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走了。
  即便是这样子他于是便在后面看着那个失落的背影慢慢的远去,直到消失。
  从欧阳汐季家出来以后,马波涛于是便觉得有些饿了,即便是这样子便来到街边,要了馄饨吃了起来,不过这个馄饨还真的不怎么好吃呢,跟母亲做的馄饨简直于是便是天差地别啊,根本一点馄饨味都没有,居然还敢上外面来卖,要是自己再牛逼一点,根本于是便不想给他钱了,于是吃完了于是便付了帐走了!
  即便是这样子进了家以后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如今母亲还是没有回来,为什么呢啊?为什么一直都不回家呢,真是的,于是她洗了把脸以后,感觉那水是那么的清凉,恨不得一直泡在水里面才好了,这个时候于是便特别希望家里有一个电视上面的那种浴缸于是便好了,即便是这样子现实中却没有的,于是于是便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用盆往自己的身上泼,那感觉特别的好,即便是这样子也越来越觉得这样的感觉非常的好,也特别喜欢,于是渐渐的他自己却觉得自己的体温慢慢的下降,感觉这天气也不这么热了,于是便作罢,毕竟这样冰凉的刺激对身体是没有好处的啊,于是这个时候擦干了全身,又偷着用了母亲的润肤露,臭美的左拍拍右拍拍那感觉于是便好像是一个伪娘一般的,让人有些心中作恶的冲动,为什么每个男人在家里都会有这样的一面呢,尤其是单独对着镜子的时候,真是搞不懂他们是怎么样想的啊?难以理解了!
  于是耍累了之后他便回到了被窝里面,开始睡觉了!很快于是便进入了梦乡。
  马波涛这个时候睁开眼睛一看,居然都已经天黑了啊,即便是这样子也不知道是几点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从那个梦境开始,自己对黑天于是便有着非常恐惧的态度的,即便是这样子自己也害怕那天的梦会变成真的,那么自己,一定会被吓得尿裤子的吧!或许这个时候于是便有某个人在对自己笑着的吧,那眼神一定是非常邪恶的,他能感觉的出来的!
  即便是这样子于是便在这时候屋里是那么安静,连秒针的声音都可以听到的,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他一边害怕一边还安慰着自己不要害怕,说那些都不是真的,只是一个梦而已,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屋里里面好像响起了嘈杂的声音,有小贩的叫卖声,还有夫妻打架的声音,甚至还能听到那些孩童们的声音,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于是便乱了起来,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都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面了,即便是这样子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什么的,毕竟在这里住了那么长时间了,这样的事情也已经习惯了,乱的时候于是便是特别乱,即便是这样子安静的时候于是便跟坟墓一般的,好像人们都已经死了一样,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时间长了也于是便见怪不怪了!
  即便是这样子自己现在的思绪非常的丰富,一会又联想到了下午的聚会,那些人都是跟自己特别亲近的哥们,即便是这样子如今毕业以后大家于是便要走自己的路去了,虽然觉得如今自己选择的都是很明智的吧,也于是便是说,西门若去对他苦口婆心的教诲,事实上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的,他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根本于是便不顾其他人的感受,她觉得自己不可能会跟比人的命运一样的,他去卖菜,而自己不可能也去卖菜吧,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运,同样的选择但是命运不同,机遇也不一样,所以结果又怎么会是一样的呢啊?不一定是每一个入口进去都是死路不是吗啊?这也不是迷宫啊,要看你怎么走了!反正他于是便觉得自己这样肯定是最正确的了!
  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好像有人进来了。马波涛非常紧张的于是便起来了他跪在床上,眼睛紧紧的贴在窗户上,然后非常警惕的看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这个时候他紧张的要命,以为是那天梦见的那个女鬼来找自己索命了呢,直到耳朵听到马波涛的母亲的声音的时候才放下心来,真是虚惊一场啊!哎,人吓人吓死人!
  “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说话呢,我还以为是谁呢。”马波涛从房间走出来对马波涛的母亲说。
  “怎么啊?这于是便胆虚了啊?”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放下东西,擦了把脸问。
  “呵呵,我也不吹了,真的吓得我够呛啊”马波涛边说边走到马波涛的母亲之前放的那个东西,伸手拆着,“哎呦,今天这是怎么个意思啊?还买烧鸡了呢啊?”他高兴地嚷着,然后又朝马波涛的母亲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笑着,“哎呀,我于是便知道母亲会回来好好补补我的身体大,不错不错,真不错。”
  “去去去……”马波涛的母亲不耐烦地说,“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爸买回来的,一会于是便回家了。”
  “啊?他来这里干什么啊啊?”马波涛一脸的不情愿。
  “能干什么啊?不于是便是为了你啊,来劝你。”马波涛的母亲说。
  “快拉倒吧,说的好听,他哪次回来不狠狠的打我一顿啊,等我身上的伤刚好了一点于是便又来了,他这是不是自己都算着时间了啊!还给我按疗程执行呢啊?”马波涛说。
  即便是这样子于是便在我说着的时候,那门便开了。马波涛一看,果真是自己爸爸来了啊,他如今还是那个样子,但是好像左胳膊上有个孝字!让人一眼于是便看出来一定是有什么丧事吧!
  好像也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了,于是便觉得自己的爸爸哪里跟别人说的那么伟大啊,根本于是便不会为我和我母亲着想,经常于是便是那种什么事情不好于是便做什么,我觉得我不好好学习其实也是跟受他的影响闹的,那个时候我于是便感觉自己看到他于是便是一个痞子的样子,经常于是便是不务正业,也不挣钱,还喝酒抽烟,总是打我母亲,每次喝酒回来于是便撒酒疯,即便是这样子这还不算什么没能耐于是便老老实实的带着吧,居然还恬不知耻的跟外面的女人上床了,我当时真的特别的恨他,恨他不配当一个父亲,不配当一个丈夫,有的时候真的想要将他给杀了,或者是打他一顿,也行啊,这个男人简直于是便是恬不知耻,有的饿时候回来找母亲要钱,母亲不给,他于是便把我母亲往死里面打,这个时候我于是便感觉这个男人真的很龌龊,我想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但是我知道我打不过他,而自己这样的无能,也让自己的心里很内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母亲。也于是便从那个时候吧,自己于是便整个的变了一个人一样的,有什么事情不会跟家里说,都是憋在自己的心里的,而不论怎么样也不会跟爸母亲说的,而是经常自己回到房间里面于是便不出来了!“爸。”马波涛非常不想喊,但是不喊又不行,毕竟害怕又及怒到他于是便没有好果子吃了!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马波涛的爸爸这个时候看了一下他,很干脆的答应着。
  “我的天啊,你带着这个来家里做什么啊啊?”马波涛的母亲指了指马波涛爸爸胳膊上的孝箍,“既然都已经完了事情了,怎么还带着啊?这个多不吉利啊。”
  “哎呀,都是我,这个记性啊,是越来越差了啊!”马林间这个时候也非常的后悔,一只手一边拆一边说,“哎,我这也是提前回来的啊,他还让我在那呆,我才不想呆呢,真是的,谁愿意伺候死人啊,赶紧回来休息休息多好啊,简直是累死我了啊!”
  “你呀吃一见长一智吧!以后于是便知道怎么办了啊!”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一边摆弄着烧鸡。
  “那可不,不能有下一次了啊,”马林间说,“毕竟之前人家也狠命的帮我咱们们啊,不去不合适啊!”
  马波涛听了老长时间也没有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这个时候想要问,却也不知道怎么问,到底能不能问,最后还是没有敢问出口,便一个人回到房间里面呆着比较好吧!!即便是这样子刚要回房间的时候,他爸于是便喊了他。
  “你干什么去啊,等等给我去买酒。”马林间这个时候便掏着钱。
  “我才不要去了”马波涛最讨厌他爸爸喝酒了,喝了酒于是便打人。
  “为什么不去啊啊?”马林间问。
  “我于是便是不乐意去。”马波涛说的很横。
  “我刚回来你于是便跟我这样,你是不是找挨打啊啊?”马林间问。
  马波涛懒的理马林间,于是便独自回到房间里面,即便是这样子外面的交谈声还是能够传到耳朵里面!
  “你看看,你这个好儿子让你养成什么样子了啊啊?”马林间问。
  “于是便好像他不是你儿子一样,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呢啊?只是知道怪我啊。”马波涛的母亲乜了马林间一眼说。
  “滚吧你,他判给了你,当然是你养的,还赖上我了啊,你讲理不讲理啊啊?”马林间生气的问。
  “判给我于是便不是你儿子啊?不是你生的了是不是啊?”马波涛的母亲反驳道,“咱们俩离婚,跟儿子有什么关系,亲情是离不了的。”
  “得,得,”马林间摆了摆手,说,“行了,你别得得了,我懒得理你,你于是便看看吧,以前哪里敢这样跟我说话啊,不过于是便是让他买酒去,你看看那个态度啊,以后大了,不是得拿刀剁了我啊!太不像话了啊,你是她母亲你得管啊!”马林间这个时候又抽起烟来,叹了一口气,“快点过去说说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