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三章:良苦用心(2)

  “你现在怎么不说话了,刚才那个嚣张的气焰上哪里去了!”牛欢亭大喝,“你快点给我说话,装什么装啊?你这样以为我于是便不敢打你了啊啊?”
  马波涛非常委屈的居然眼里含着泪,却转过头背对着牛欢亭.
  “他母亲的你还狞,我看你于是便是挨打挨得少了是不死”牛欢亭使劲瞪着他。即便是这样子过了一会便又非常和蔼的说,“其实我今天于是便是想要通过这个事情让你明白,做人一定要诚信,你答应了别人的事情于是便一定要办到,只有诚信,你才会有那种能够不离不弃的朋友知道吗啊?不然的话,你交的都是些酒肉朋友,你有困难了于是便全都不认识你了的那种朋友,所以我才会这么气愤,我是想要让你记住今天的事情的,不要因为这个事情而误了以后的大事,毕竟这人在社会上混都是要靠朋友的,朋友多了,才好过,所以我也是关心你才会这样的,我也希望你不要怪我,记住今天的事情!知道吗啊?”
  马波涛即便是这样子在这个时候于是便有些后悔了,看样子于是便是明白自己是真的做错了事情了!
  “不过你这一点还是值得表扬的啊,我说你什么你倒是能够及时的认识自己错误,如今你这样,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了,但是,你认识了错误只是第一步而已,最重要的于是便是你知道了错误于是便要及时的改正知道吗啊?这样才能不误入歧途啊!”牛欢亭这个时候又将烟给抽完了,又说,“不过这个衣服你倒是不用管了,我觉得衣服上面有着全世界还是很厉害的,穿出去的话多拉风啊。”
  马波涛这个时候也于是便不哭了,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难道你不应该让我将功补过的吗。”
  “呵……”牛欢亭乐了,“呵呵,如今你听的进去我的话,在我看来于是便已经非常的欣慰了,衣服这个东西,你别洗了,大牛婶婶下班回来,她自然于是便给我洗了啊”
  “你这个人啊,简直于是便是为老不尊,你刚说我不守信用,怎么你于是便编瞎话了啊啊?”
  “你这个孩子,你说我怎么了啊?”牛欢亭一脸疑问。
  “你之前不都是跟我吹牛皮信誓旦旦的说,我大牛婶婶主外嘛。”
  “呵呵,其实啊,不是这个样子的,我那天是逗你玩的!”
  “你啊,我于是便说你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吧。”
  “哎,真是不能跟性格相投的人走的太近啊,自己的一点坏水都被你给发现了啊。”
  “真是的!。”马波涛白了牛欢亭一眼,“我可跟你说了,你别想白打我,我可记下了。”
  于是他们两个还是跟之前一样好。马波涛对牛欢亭之前对自己的一个耳光当然也没有放在心上的。这可能是马波涛跟牛欢亭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高的程度了吧。所以根本于是便不会记他的仇的,反而会觉得这个事情他做的很对,是他打醒了自己,自己还要跟他说谢谢呢,他们两个虽然年龄差距不小,即便是这样子却觉得好像相逢恨晚一样的感觉,关系也是非常的好。
  即便是这样子他们也觉得有很多话要说,好像永远说不完一样的。这屋里面全都是烟熏火燎的。马波涛和牛欢亭两个人都非常的喜欢抽烟,一个是有烟瘾了,而另一个于是便是觉得好玩,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哎,我母亲要是像你这样于是便好了,哪怕有你一半我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啊。”马波涛吐了口烟说。
  “你这是怎么个话啊”牛欢亭问。
  “你是不知道,我母亲只要一说我,我于是便不能顶嘴,我只要一顶嘴我母亲于是便非得把我打个半死不行,让我怎么办啊?而我爸爸和他也是一样,根本于是便不会苦口婆心,而是说一些让我听不进去的话,我要是不乖乖的顺从,上来于是便是一顿狠打啊,我这么多年都已经习惯了,你那一巴掌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要是换了以前,我肯定会睚眦必报的!”马波涛不停地抱怨着。
  “呵呵……”牛欢亭轻笑了一声,“我不也是先打了你吗啊?怎么你不发脾气啊。”
  “一个是你那个耳光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我之前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啊?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额,你说的话多中听啊,那是有道理的,但是我母亲于是便经常会说一些没有道理的话,但是她自己又觉得很有道理的话,根本于是便不会去考虑我的感受,所以啊,对于我母亲来说,于是便是一个虚伪,怎么虚伪怎么活,当着人一面,背着人一面的那种,而对于我来说,又特别厌恶那虚伪,她想把我变成那个样子,我当然是会排斥的啊,我再也不听她的话了!我才不想变成她的那个样子呢!”
  “不过你这于是便不对了啊,有用的你于是便学着点,没有用的呢,你于是便恩啊的听着,可以不去那样做,知道吗啊?其实她又不是你,而且又是女人怎么会了解你想的是什么呢啊?你们的沟通还是少,知道吗啊?不过你要理解你母亲,她也不容易啊,一个人拉扯个孩子,每天上班到那么晚,还不都是为了你啊。所以你母亲那样说我,我都不生气,因为她在护着你,知道吗啊?”
  “哎呦喂,我的天啊,”马波涛不停地赞道,“你说你怎么那么会说呢啊?我真的受不了你了啊!大牛叔叔啊,你看你这个表里不一啊,你看这个时候这大道理一溜溜的,我都惊讶了啊!”
  “呵呵,不于是便是我的一些看法吗,你看你把我捧得都没有边了啊!我告诉你,我喜欢听别人骂我,也不希望别人夸我,受不了,从小于是便这样啊!你可别夸我了啊!”牛欢亭笑着吸了口烟说。
  “行了,我于是便说,你们这种有本事的人都讲求平庸啊,不希望被别人看穿,这叫大智若愚啊!”马波涛朝牛欢亭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
  “你于是便看你这德性,我越不让你说你于是便越给我来劲,又找打了是不是啊?”
  “不错不错,真不错……”马波涛笑着说,“怎么会那,你那一巴掌可是够狠的了。”
  中午,牛欢亭的媳妇还是没有回来做饭,马波涛在牛欢亭家凑乎的吃了一些于是便到家里去了。
  他一进家门,然后于是便听到家里的电话一直在响,催促着自己去接电话。马波涛以为是欧阳汐季打来的,然后于是便赶紧去接电话了。
  “喂,欧阳少爷吗啊?”马波涛抓起电话劈头于是便骂,“你可真行啊?昨天喝大了吧,真是的,晕晕乎乎的,都是你闹的……”
  即便是这样子却发现那头好像有些不对劲,马波涛赶紧闭住嘴。
  “什么欧阳少爷啊?马波涛你这个臭小子,你到底在跟谁说话,我没回家你于是便疯了是不是啊?你别让我气急了打你啊!真是不让我省心,怎么你那么不给我争气呢”
  马波涛这次总算是明白对方是谁了,原来是马波涛的母亲来的电话,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母亲这样说自己,也还是不动怒,毕竟刚刚被教育过。还是有些影响和作用的!
  “原来是我最敬爱的母亲啊,您不在家我当然是乖乖的了,什么都没有做呢。”
  “哼我才不相信呢,难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怎么跟我语气这么好。”马波涛的母亲威胁着。
  “呵呵,跟母亲说话当然是要这个态度了啊!你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吗啊?”马波涛说“母亲,对了,你昨天晚上去什么地方了啊?是不是厂子忙要加班啊?我还挺担心呢。”
  “你小孩子别问这么多,我给你打电话于是便是跟你说,估计这两天都回不去了。”
  马波涛一听到这儿,感觉特别的开心,可马波涛的母亲的话还没有说完。
  “哼,你这个臭小子不说话,是不是心里乐开花了啊?我还不了解你啊,你别笑,我没准什么时候于是便回家去看你了,你要是做什么坏事,看我怎么治你的!我丑话可说在前面了,你别找打啊!”
  “哎呦喂,真是的,您能不能对我好一点啊,一上来我还没有怎么着了,于是便要打我了啊!”马波涛其实在这个时候希望能给牛欢亭拜一拜他的新形象的,即便是这样子想到母亲那天的态度,于是也于是便作罢了。他悻悻地又说:“你对我如果那么不信任,那于是便回家里来,要不我在旁边跟着你怎么样。”
  “好了,别跟我瞎贫气,我问你,今天你吃早饭了没有啊啊?”
  马波涛之前打算说是在牛欢亭家吃的,不过害怕母亲那边又怒了,于是便没有说。
  “当然吃了啊,我这午饭一会于是便要吃了呢。”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这还算听话。”马波涛的母亲终于表扬了马波涛一句,又说,“你现在看看我屋里有没有挂着一条裤子啊?”
  马波涛抻着脑袋,来回不停地朝马波涛的母亲房间望着。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是有一条裤子,干嘛啊?”
  “好像那个口袋里有点零钱,我也暂时回不去,你于是便花那个钱吧,别不吃饭啊。”
  “原来是这样啊。”马波涛应着,这个时候感觉有些不对,“母亲,你说真的啊?真不回家啦啊?到底怎么回事啊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之前不都已经告诉你了吗啊?怎么还问啊?啊?”
  “哎呀,你于是便跟我说说吧,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啊?我心里有点担心呢”马波涛这个时候突然有些担心了,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呢!
  “行了,现在我也说不清楚,等我回去告诉你好了”马波涛的母亲说完,又嘱咐了一句,“对了,你周六得去找你班主任啊,可千万别给我忘了知道吗啊?!”
  “啊啊?”马波涛把声音拖的很长,“你干嘛非得让我去啊!”
  “当然要去,我告诉你,你要不去,我于是便不回家了!!”马波涛的母亲提高嗓门儿,“我为了让她见你,给了她钱了,你要让我白花这钱,我于是便掐死你!”
  “我……”马波涛这个时候都还没有说完,却听到了嘟嘟的挂机声音了!
  马波涛这个时候于是便觉得自己的心情又有些压抑了,即便是这样子之前也有些高兴的过头了吧,怎么能在母亲的面前表现的这么高兴呢啊?这回很伤她的心的啊,按照实际的话,应该表现的非常的舍不得她,思念她才像话啊,这个时候又拨到了欧阳汐季的家里,即便是这样子打了好多次,却都是占线的声音,到底是跟谁打电话呢啊?怎么总是打不通呢啊?还是电话没有放好呢啊?这个时候有些失落了,不知道要干些什么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太阳一到了中午的时候于是便特别的暴,如果一个人每天都站在这样的太阳底下,肯定会晒暴了皮的吧,即便是这样子却还有人很欣赏这样的太阳,经常会来个什么日光浴,真是觉得这些人的脑袋秀逗了,难道这样真的那么好吗啊?于是便不怕得皮肤癌吗啊?真是搞不懂啊!
  马波涛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还是让那太阳晒着自己的身上,他也想要感受一下日光浴的感觉,即便是这样子于是便在考虑着一些非常棘手的事情,怎么自己刚刚摆平了一件事情,于是便又有烦心的事情缠着自己呢,真的要去找班主任吗啊?即便自己已经毕业了但是,还是对这个人很忌惮的,大概是上学的时候这个人给自己的身心都带来了非常大的阴影所致的吧!不过她也是在是太可恶了吧,做的那些事情简直于是便是让人憎恶之极!他还记得有一次,那次对我的印象特别的深,那天天很冷,是那种深冬的冷,即便是这样子自己于是便是因为在上课的时候欧阳汐季说了几句话,鲁惜金结果于是便让他们两个于是便拿着凳子去讲台那里去听课了,而且一听于是便是一个星期,你说这个老师多霸道啊,谁还能不在上课的时候说句话啊,结果于是便给了我这么重的惩罚,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于是便成了我们全班的取笑对象了,大家常常会凑到一起讨论他们,取笑他们!不过这已经是有原因的吧,因为自打鲁惜金成了他们班的班主任之后,他和欧阳汐季那几个人于是跟她于是便彼此看不顺眼了,她于是便觉得我们是那种一辈子都不成材的人,搞不好还要进监狱的那种,所以不论如何,我们怎么去认真的做什么事情,她都会鸡蛋里面挑骨头,打击我们的一新热血,即便是这样子我们也知道,她这样做于是便是真对我们,如果换做是其他的学生肯定不是这样的结果,而且以当着全班的同学数落我们为乐趣,好像这样可以体现她多么厉害一样的,即便是这样子同学们笑声越厉害,她还于是便越来劲了,我可以这样说,也于是便是因为她,我才变成了如今的这个摸样的,所以我打心眼里于是便非常的讨厌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的内心其实是非常的丑恶的,即便是这样子却也只有我们几个人心里明白!
  于是便在想着,外面刚才还晴着天呢,这个时候又开始下雨了,真是变幻莫测啊!
  如今都一斤快到了晚上了,即便是这样子也应该快要吃饭了吧!于是便听见那雨打在窗户上面的声音!马波涛这个时候便又想到了之前的事情。他然后于是便起来了,活动活动了身体,老躺着浑身都特别劳累了。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外面都已经变天了,马上这雨于是便要下大了吧,可是他却根本于是便不管不顾的出门了,根本连把伞也不带。
  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何你在这个时候想要出去呢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自己怎么会喜欢这么悲伤的天气呢啊?
  即便是这样子或许是夏天的炎热所致,好不容易有了一场雨,可以凉爽一次,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屋里肯定又是非常闷热的,所以有很多人跟我一样也出来了!
  还有那些玩麻将的人,根本于是便不会因为这样的小雨而结束未完成的战斗,全都乐此不疲的继续着,而那个数钱的人更是不希望这些人提前走了,怎么也得捞回来啊!
  马波涛这个时候根本于是便没有心情去看他们打牌了,于是于是便埋着头,想着自己的事情,为什么最近自己的心情好像整个变了一个人一样呢,虽然在别人看来自己于是便是那种无忧无虑的小子,根本于是便不会去因为什么事情而不开心,即便是这样子每当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心情立马于是便不好了,脸色也不好看了,他知道其实这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呢,他白天只是带着面具而已,即便是这样子自己内心的东西谁也不会了解的,因为他是一个特别自卑,而且又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的人,从来似乎一个朋友都没有,好像自己的内心世界于是便只有他自己而已,即便是这样子平时嘻嘻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也都是假装的而已,因为过度的自卑所以才会过度的嘻嘻简直是笑死我了啊,这于是便是遮掩的原理吧,之前他于是便在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啊?而且还经常会考虑这个问题,有的时候他觉得人活着于是便是来受罪的,还不如去死呢,没准可以投胎,然后当皇帝,享受荣华富贵,统治整个国家无所不能多好啊!为什么要做一个卑微的小人物,承受着这么多的压力呢啊?这是多么的不公平啊,即便是这样子那些是真的吗啊?真的有轮回吗啊?他不确信,所以不敢尝试!这个时候的雨更加的大了,而且电闪雷鸣的,似乎是要来暴风雨一般的,街上的行人全都回家了,而他这个时候也被吓到了,但是却没有地方避雨,生怕被雷劈到,于是便这样跑啊跑啊的,终于找到了一个避雨的地方了,即便是这样子抬头一看,发现这个时候雨又变小了,虽然有地方避雨了但是如今自己的身上全都湿了,没有一处是干的,即便是这样子人们却又出来了,想必那屋子里面实在是太闷热了吧,所以才雨稍微一停,于是便赶紧出来乘凉了,即便是这样子他这个时候却心事重重的低着头走着!
  于是便这样走着,即便是这样子让别人一看于是便好像是一个要上法庭的罪犯一般的,人们这个时候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笑着,他于是便会将那种笑声理解为是对自己的嘲笑,毕竟自己的样子好像也太有意思了,别人看到,又怎么会不笑呢,如果是自己看到一个这样的小丑,当然也会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忍不住的笑出来的吧,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他于是便感觉脸上挂不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赶紧往家里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