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三章:良苦用心(1)

  “怎么不愧疚,比你愧疚好多倍了,你至少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可是我是单亲,我母亲现在于是便一个人过了,你说我看着我母亲我能不难受吗啊?我母亲心情不好,有时候闹厉害了于是便动手打我,根本于是便不怕会把我打死,我知道,其实是她心里难受,在发泄呢,我也知道她打我是一时的冲动,我为了让我母亲发泄,我连吭躲都不躲的,我母亲也是让我去上学,可我说什么也不同意,我于是便是不去,她问我为什么,我于是便说不想上,她说肯定有别的原因,我说于是便算有我也不告诉她,于是便是这样的,结果她还真的于是便打起我来了,那架势是真的不把我打死于是便不罢休的,你于是便说说吧,我要说出自己心底的看法的话,她反而会说我无理取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根本于是便不会去考虑我的感受的,你说我还有哪个必要跟她说嘛啊?我可不想要自讨没趣,如今的家长不于是便是这样的吗啊?没有太大的区别,我告诉你吧,咱们们千万不能继续再那里了,现在玩心那么旺盛,根本于是便学不了习,踏不下心了了,与其这样Lang费光阴还不如不上了,哪怕是给别人去打工也还能有些收入,不用找家里要钱了啊,你不也说自己已经在学校里面呆够了吗啊?你还想进去吗啊?为什么于是便不能为了自己而争取一下吗啊?其实我也真的是呆够了啊,所以,你觉得咱们们那个破学校真的那么好吗啊?咱们们的家长根本于是便不明白里面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知道了,肯定比咱们们还气愤,不过他们根本于是便不信咱们们的话,以为咱们们于是便是为了不上学找借口呢,对了,我前几天看报纸有那么一个新闻,说是一个中学的老师居然强奸了十多个女学生,你看,这是什么老师啊?这简直于是便是一个流氓,如果这个事情没有出,那家长还以为这老师多道德高尚呢,等到自己的女儿被人家老师强奸了,才去骂这个老师不是人,你说家长们是不是很蠢,简直于是便是蠢过头了.我还告诉你一个事情吧!我母亲前几天去找鲁惜金了,居然让她好好的开导我,让我去复读,我想我母亲估计是给她送钱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于是便管这档子事情呢,毕竟我已经毕业了,上学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她这么热心啊!”
  “呵呵,你母亲还停在行道啊,知道求她办事得花钱啊。”
  “唉……”马波涛叹了口气,“我真是心疼我家的钱啊,有那钱给我买两件衣服不行啊,居然送给那个败类去了啊?”
  “呵呵,这个你也赖不着你母亲啊,谁让你不听她的话啊!”欧阳汐季揉了透发红的眼睛,又说,“你现在打算怎么样啊啊?鲁惜金你也了解她,你想怎么找啊?”
  “滚蛋吧,我上学的时候都不怕她,现在我毕业了,我更不怕了!啊?”马波涛怒火重生,“以前我怕她开除我,但是现在如果她惹着我了,我还真于是便动手了。”
  “你呀,别这么激动啊”欧阳汐季使劲的摆着手,“你看你,一点都不理智吧,难道你忘记了吗啊?初中毕业证还在她那里没有发呢,你想惹怒了她啊?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啊!”
  “哼,那要如何啊,难道我打她了她于是便不给我毕业证了啊?谁会因为一个初中毕业证啊?一点用都没有,我才不稀罕呢,现在大学生都多的是,初中毕业证都拿不出手去,要过来有什么用啊?这个对我来说是一点鸭梨都没有,你看你,还想着这个毕业证了,有什么用啊?让你爸给你办个重点大学的研究生,都比这个靠谱啊!”马波涛斜着眼,满脸的不乐意。
  “那都是假的,这个才是真的啊,自己的东西自己拿着都得劲啊。”
  “呵呵,我没有觉得怎么样,你要要于是便要吧,反震跟我是无所谓的!”
  今天两个人简直于是便是喝了太多的酒了,马波涛疯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于是便喝了个满贯,那架势横开比欧阳汐季一开始还玩命。欧阳汐季在一旁看傻了,吓的赶紧夺着马波涛手里的酒瓶子,他怕马波涛要是喝多了,来个脑出血酒精中毒什么的,被他爸知道了可于是便惨了啊!
  马波涛回到家里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安生,一直都在往外吐,因为实在是喝的太多了,一觉醒来,整个人于是便难受的不行,头在这个时候还是疼的不行,即便是这样子用手揉揉太阳穴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要如何是好呢啊?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不头疼呢,于是去洗了把脸,这个时候一照镜子吓一跳整个身上脖子上全都是昨天吃的那些咀嚼过的菜和胃液,还有酒的味道,恶心死了,赶紧把衣服给脱了!
  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先是将屋子里面的东西都给收拾了一边遍,然后有用凉水冲了一个澡,这个时候才觉得舒服了很多,感觉很好的样子。今天这一觉醒来虽然头有些疼,但是好像自己的心情欢畅了很多,不再那么压抑了,即便是这样子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即便是这样子于是便仔细的回忆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才想起来原来那个袭警的案子已经结了,这下自己于是便不用在家里躲着不出去见人了,既然已经都认定公安局长的小舅子是凶手的话,那肯定是不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的。
  马波涛这个时候却看到那桌子上面有一张纸,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母亲昨天回来的时候写给自己的,大致的意思于是便是晚上有事情于是便不回来了,给他留下饭前了额,让自己解决吃饭的问题,然后于是便是一个大大的句号,为什么不说她为什么不会来了呢,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要晚上去做呢啊?想了好久却也想不清楚到底能有什么事情呢,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又想起好像这些日子自己总是惹母亲生气,难道母亲是不想要见到我,眼不见心不烦才故意不回家的吗啊?那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她会去什么地方呢啊?会不会也去什么地方去喝了很多的酒,是自己去的还是跟别人去的呢啊?如果她喝醉了,不省人事了,是不是要睡在酒吧里面,或者是路边呢,想到这里他于是便特别的歉疚,为什么每次跟母亲吵架都那么的不理智呢啊?为什么总是那么倔强,惹她生气啊?其实她也是很不容易的啊?怎么自己于是便那么不懂事呢啊?难道不应该考虑母亲的感受吗啊?不应该去迁于是便一下她,跟她好好的解释吗啊?马波涛这个时候将纸条团城了一个球,揣着马波涛的母亲给他留下的饭钱出门了。
  牛欢亭这个时候还在沙发上面做着白日梦,居然梦到自己成了百万富翁了。他这个时候贪婪的笑着,那感觉于是便好像是真实的一样,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变成有钱人啊!即便是这样子却只能是通过做梦来体会一下而已,醒来之后于是便什么都没有了!
  马波涛也不知道怎么的于是便进了牛欢亭的家,房间里只有牛欢亭自己在沙发上面糊糊的睡着了。马波涛觉得这个男人肯定是做了什么美梦了,居然做梦都笑得那么的yin贱!蹲在牛欢亭的旁边的他拔了跟头发于是便往他的鼻孔里面深,刺激他的鼻子。
  “哈啾……”牛欢亭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也没有醒,依然享受着那个百万富翁的美梦。
  马波涛看到这样的情景,笑得更疯狂了!
  然后又开始起来继续逗乐牛欢亭。
  “哈啾……哈啾……”牛欢亭这个时候于是便不自觉的用手去擤鼻涕,然后还把鼻涕于是便直接抹在了上衣的口袋附近,那动作非常的熟练。马波涛看到牛欢亭的这个东子,恶心的不行。想到自己之前还穿他的衣服呢。
  这期间,马波涛于是便这样乐不疲的弄了牛欢亭好几次。牛欢亭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睡的那么深,打了那么多的喷嚏都醒不过来,还是继续睡着。马波涛这下有点着急了,于是便直接用手插进了他的两个鼻孔里面去了。
  “我操!”牛欢亭一个立身,大声骂道,“是谁不要命了啊,居然打扰大爷的清梦”
  马波涛吓了一跳,可看到牛欢亭那样儿,觉得特别好笑于是便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笑了起来。
  牛欢亭睁眼一看,原来是马波涛,然后于是便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闭眼看着。
  “哎,大牛叔叔,今天是吃了镇定剂了吧啊?”马波涛说,“如果要是以前的话,那拐子早于是便上来了啊。”
  牛欢亭背对着马波涛,根本于是便没有想要理他的意思。
  “你以后再这样,我可于是便怒了啊,于是便好像我是你爷爷一样,老是您啊您的!”
  “你看,我讲礼貌你还骂起我来了,真是不知好歹啊!”马波涛于是便在旁边解释着,“难道你还不让我讲礼貌了啊,我喊你孙子你乐意啊啊?”
  “滚你妹妹的!”牛欢亭这个时候愤怒的站了起来,“你给我滚蛋,净在这里瞎搅和!”
  “我的天啊,”马波涛斜了一眼牛欢亭,“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那么大的脾气啊?我又哪里得罪你了啊!”
  “切你还好意思说说了!”牛欢亭抱怨着,“我刚才做梦,梦见自己中了500W呢,刚将彩票拿出来去领奖,可是彩票给人家了,人家正要给我钱的时候,你于是便把我给弄醒了,你有没有一点道德素质吗啊?”
  “唉……”马波涛叹了口气,“你看你,不于是便是一个梦吗啊?你看你这个在意啊,这样,我有钱了,于是便给你500万,当做孝敬您老人家的好不好啊?”
  “哼,你于是便会胡咧咧,你要是有钱的时候我早于是便死了!”牛欢亭说。
  “不用急,我烧给你不于是便行了吗啊?到时候还不止500W呢。”
  马波涛却没有想到这话激怒了牛欢亭。
  牛欢亭抄起地上的拖鞋于是便朝马波涛身上打去。
  “哎,哎,”马波涛抱着脑袋来回的躲开追击“大牛叔叔,你原谅我把,是我口无遮拦。”
  “你看看你没大没小的,咒我死是不是啊?”
  “不错不错,真不错……”马波涛厚着脸皮说,我早于是便知道你是最疼我的了,怎么忍心打我呢啊?别人要是打我了,你还得给我报仇去抄他们全家呢”
  “你这个小畜生啊,我拿你真是没有办法了!”
  牛欢亭示意马波涛把拖鞋给自己,然后于是便到院里那边去洗脸了!
  马波涛四下看了看,却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
  “哎,大牛叔叔,我大牛婶婶呢啊?”马波涛问。
  牛欢亭对着水搓了把脸,说:“哎,你说这个我于是便不痛快,说她晚上是加班所以不回家睡了,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不错不错,真不错……”马波涛笑着,“我还真佩服你啊,我大牛婶婶晚上不回家睡,你不于是便上床上睡去吗,你之前跟我说睡不了床我都不相信,这次是知道了!原来你不是逗我玩的啊!”
  “看了吧,我多委屈啊啊?”牛欢亭边说边往脸上摸肥皂。
  “行了行了,还真是让你受苦了啊,我现在有点同情你了啊。”马波涛说,“要是你能跟大婶一起睡觉的话,怎么还会出去嫖呢啊?这也不是你乐意的啊,谁也不愿意花钱去做这个事情啊,总觉得特别不值。”
  牛欢亭这个时候已经洗完脸了,拿着毛巾边擦边说:“你这个孩子啊,于是便是懂得多,难道你们学校加了这个课程了啊?我们以前怎么没有呢啊?”
  “你快别逗乐啊?”马波涛很惊讶,“他们敢交这个啊?哼,我这可都是天生于是便会啊……”马波涛又抿着嘴儿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大家都是男人,***一硬于是便知道怎么个意思了啊。”
  “哎呀,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哪里知道这些啊”牛欢亭又擦了擦脖子。
  “我说的你肯定想不到,我们学校有好多人都做过了,而且还有怀孕的了,厉害吧。”
  “我的天啊,没有想到啊,太牛了吧。”牛欢亭赞着,又说,“呵呵你小子是不是也有了啊啊?”
  “滚吧,我是想,不过还没有合适的对象呢。”
  “要不我帮你学磨一个怎么样啊?”
  牛欢亭回到屋给自己倒了杯水。
  “我在这里谢谢你了,大牛叔叔,我看啊,你还是把自己的问题弄好了再管我的事情吧。”
  “你看你,现在也于是便知道一个皮毛,等什么时候大了可于是便明白了!”
  “呵呵,我希望一辈子都不明白于是便好了,看你这个样子我于是便触头了!”
  牛欢亭这个时候非常无奈的笑着,觉得心里是那么的别扭和彷徨。这个孩子从外面来看是很理智很成熟的,可是交往的时间长了,那骨子里还是那么的幼稚,虽然愤世,但是却还天真的以为世界很美好的,他没有见到过的事情于是便从来都不会相信是丑恶的,不过这个年龄的孩子都会将自己表现的很成熟,但是即便是这样,自己却还是可以从表面看到本质上面的东西的,因为这个时候突然想到,其实自己那个年龄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样样子的呢,虽然自己在人前是那么的刚强,那么的英勇,可是自己的内心却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即便是这样子在每一个刚强的背后都是有着一颗不能被伤害的弱小的心灵的,于是便因为是害怕被伤害,所以才会表现的那么强硬,那么不容小视的,。牛欢亭年轻的时候何尝不跟这个孩子是一样的呢啊?所以说他们两个非常的相似,所以才会那么的投缘的!
  “说来也巧呢,我母亲昨天晚上也都没有回来啊!”马波涛这个时候的表情也非常的失落,“什么都没有说,于是便是写了个字条说晚上不回来了,给我留了两顿饭的钱,于是便拉到了,我心里还是很担心的,我有时候于是便在想,如果我母亲跟我来个离家出走,我还真于是便得慌了呢!”
  “呵呵,这是应该的啊,毕竟你们是母子,是留着一样的血的啊!你不担心才怪了呢!”牛欢亭这个时候颇为有感触的说着。
  “给,”马波涛掏出昨天牛欢亭给他的那崭新的50元,“你看吧,我于是便说没准花不了吧,我那哥们有钱,没让我花。”然后他这个时候又将那个已经脏的不能再脏的衣服给扔了过去“来你看,我说给你还回来,于是便一定给你,昨天是喝醉了,今天一早于是便给你送来了啊。”
  牛欢亭把钱揣进兜里,然后于是便仔细的看着那个白色的衬衣。
  “我的天啊,你这是到什么地方去了啊……”牛欢亭边摇头边叹着,“呵呵,你这个孩子啊,你可真是够可以的了。”
  牛欢亭示意马波涛过来也看看!
  马波涛哪里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啊?于是便好奇的过来了啊?“你让我看什么啊?这上面能有什么啊?不于是便是脏点吗啊?”
  “于是便是这边,你仔细看看啊。”牛欢亭这个时候表现的很严肃,“你怎么还没有看见啊,于是便在这里啊!”牛欢亭于是便这样严肃的指着好多地方。
  “到底有什么东西啊,你倒是说啊,我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呢。”马波涛这个时候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有问题了。
  “怎么anemia明显你于是便看不见啊”牛欢亭说,“你怎么于是便那么厉害呢啊?你看看这个是美国啊,这个于是便是你在的中国啊!”牛欢亭这时又啧吧着嘴说,“马波涛你怎么于是便那么厉害呢啊?我真是小看你了啊,大牛叔叔这次还真的是比不了了啊,居然让你把地图都给我画全了啊,太厉害了啊!”
  马波涛听到这话气愤的不行,原来牛欢亭是说着话损自己呢,这个时候气的不轻。
  “哎,马波涛,你怎么还少了一点呢,那个英国怎么我找不到了呢啊?你怎么还给忘记了啊啊?”牛欢亭又假装认真的继续寻找着,还是没有找到。
  “行了吧,大牛叔叔,我对不起你还不行吗啊?我哪里知道我昨天喝了太多了,吐得稀里哗啦的啊,我这还把我吐得那些脏东西给弄下去了呢,要不然恶心死你啊我给你洗不行啊”马波涛一把夺过牛欢亭手上的那件拥有地图的衣服于是便要出去!
  “你他妹的赶紧给我站住”牛欢亭大喝,即便是这样子这声音是那么的响亮那么的严肃,马波涛这次还真的是有点害怕了,赶紧停住了脚步。
  “谁让你给我洗衣服了啊啊?”牛欢亭这次又将衣服拿回来了,“我跟你生气了吗我啊?”
  “那你想要做什么啊啊?”马波涛说,“我跟你说,别人侮辱我,我受不了!”
  “你小子还说你受不了啊?那你说我受得了吗啊?”牛欢亭眼里充满血丝,“你觉得我怎么样啊?我怎么于是便能受得了了啊?我也是人啊啊?”
  马波涛没怎么吭声。
  “你他母亲的说你怎么对我的啊?”牛欢亭抖着手里的衣服,“我打早于是便知道你母亲瞧不起我,看我是从监狱里面出来的,所以不让你跟我说话,不让你上我家里来,你们那天的对话我都听的清清楚楚的,你对我的好我也知道,你那天为我说的好话我是真的谢谢你啊!”牛欢亭给马波涛鞠了一躬。
  “大牛叔叔……”马波涛这个时候简直是要流泪了,“其实,我母亲本来心地不错于是便是有一张刀子嘴,你看我的朋友,她也没有见过,每次吵架她都给我数落一遍,说我的坏毛病都是他们教给我的,让我是一点治都没有了!你于是便不要再责怪她了好不好!”
  马波涛也是非常的悲哀的,希望能为自己的母亲辩解一下。
  “呵呵,我怎么敢怪她啊,她那么厉害,”牛欢亭说,“我可告诉你啊,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可离我远点啊,要是以后跟我时间长了,你也得进去知道吗”
  马波涛听出来了,牛欢亭这是在生马波涛的母亲之前对她的评论的。如今,马波涛根本于是便不会怪他说这些过分的话的,他知道,他其实是在说气话的!
  “我明白,你这样说于是便是生气我母亲跟我说的那些话的。”马波涛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递给牛欢亭并给他点上,说,“我不都是跟您解释了吗她于是便是那么一个人,我的朋友,她没有说过人家是好人的,她因为问我为什么这样,我不告诉她,她可不于是便瞎猜吗啊?这样下来,肯定于是便说我是跟别人学坏的啊,但是我自己清楚我是怎么回事啊,这跟你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对,你母亲这样了,但是呢,却对我怎么样呢啊?对我公平吗啊?我可不希望让自己坠入谷底,而你上了天堂啊,我可不是那么无私的人,你还是不了解我,以后你别来找我了,听懂了吗小子!”牛欢亭说,“说实话,我真正怪的不是你母亲想想她也是不容易的,毕竟没有了男人,自己跟你一起生活,压力肯定是很大的,她一个女人没有本事,没有办法给你找出路,那当然于是便得靠你自己去拼搏了啊,所以才会那么着急的,可是着急也没有用,所以我最生气的是你啊!”
  牛欢亭这个时候叹了一口气,表现的非常的无奈。
  “什么啊?是因为我啊?我又怎么惹你了啊?啊?”马波涛这个时候非常的不解,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想了一会儿,说,“你肯定是因为我把那衣服给弄脏了是不是啊?那衣服值几个钱啊?咱们们那么多年的交情于是便这样毁了啊?你也太小气了吧,你这样的话,我真是错看你了啊,我现在是看错你了。”
  “呵呵,你千万别看对我,我可承受不起”牛欢亭吓的赶紧摆了摆手,“我于是便跟你说吧,从小于是便没有人夸过我,所有的人都是非常的鄙视我,人前人后的说我坏话,我还真都听习惯了,你于是便别说我的好了。”
  “滚你妹的,你看你,还恬不知耻的说这个,我算是给你脸了是不是啊?你别给脸不要脸啊!”
  “滚,我本来于是便这样,于是便是不要了怎么滴吧啊?”牛欢亭突然火了,“你难道忘记你跟我借衣服的时候的承诺了,你现在于是便这样说了啊?啊?”
  “滚吧,说了半天于是便是因为这衣服让我给穿成这样了,你心里不痛快是不是啊?我还真于是便看不起你了!!”
  “你爱看得起看不起,那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于是便那么跟你说吧!”牛欢亭跺着脚,“我现在于是便是得好好的管教管教你了,既然你母亲管不了你,我于是便替她好好的管管你了!!”
  “滚你妹的,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啊!我他母亲的还于是便不听你的了!”
  “啪”的一声,牛欢亭狠狠地给马波涛了一个大嘴巴子,把脸都给扇红了!
  “我不是你爸,我还于是便得管你了,小兔崽子!”
  马波涛被牛欢亭这样的做法给吓住了。这个时候非常害怕的于是便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