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二章:慌张(4)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当然啊,哪一个不是这样呢!”马波涛说,“咱们们学校里面,从校长到主任到老师再到学生,哪个不是这样的啊,你当初做的那些事情她都不敢说什么不是吗啊?还不是看着你有一个当着大官的爹啊,你让我们这些穷学生情何以堪啊!
  “鲁惜金这个女的还真的是太贪心了,你算不知道,当初我爸隔三差五的给她送礼,不过现在我却觉得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又不求她什么,给她送礼干什么啊?而且我也不是那种惹大事的人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也于是便是说啊,你爸于是便是别人给他送礼,他收着,他办事呢,当然也于是便给别人送礼了啊,你说咱们那个老师,怎么于是便那么恬不知耻的没有师德呢啊?人家别的班的老师虽然说有点这个眉头,但也绝对不至于天天这样疯狂的收礼吧,不送礼于是便不给办事,不送礼于是便天天给你白眼看,真是服了她了,做人做到这个地步也真是够可以的了。即便是这样子她自己还怡然自得的觉得自己做的这个事情人不知鬼不觉呢,蠢得跟猪似的!咱们们同学没有一个不烦她的!”马波涛这个时候愤愤的说着,想着之前那个班主任的有色眼镜于是便非常的来气,恨不得现在于是便去教训她一样!
  “呵呵,等着吧,他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这种人可不仅仅是咱们们两个看不惯,看不惯她的人多着呢!”欧阳汐季这个时候也抽完了一根了,他又递给马波涛一根,然后又开始重新抽起烟来。
  “听说鲁惜金好像在外面被打过呢,你知道吗啊?我也是听说的啊!”马波涛问道。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我听说应该是咱们们之前的一个学哥矬大猛干的,这个人啊,可不能小看他,虽然不高,放在人堆里都看不到脑袋,但是打上学的时候于是便是个不要命的了,谁见了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招惹了他”
  “我噻,简直于是便是我的偶像啊!”马波涛赞了一句,又说,“这矬大猛是他的外号吧,不过他名字是什么啊,你知道吗啊?”
  “我也不知道呢,顶多于是便是跟他见过两次面,那个时候看到他啊,真是见到那张脸,于是便肝颤啊,那于是便是天生的黑社会老大的胚子啊,太霸道了!”
  马波涛一听欧阳汐季见过,于是觉得他好像特别的伟大一样,瞬然于是便佩服了起来。
  “而且啊,你是不知道,虽然说咱们们学校27级和28级特别乱,考上好学校的也于是便那么几个剩下的要不是去中专,要不于是便是不上学了,但是,现在看来,还于是便他们那两个年级的学生有本事呢,现在一个个的要不是当了大官,要不于是便是自己当上了老板什么的,霸气的不行,你于是便看他们一聚会吧,都开着豪车来的,居然于是便没有下了30W的车,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啊,所以说啊,学习好的别在那得瑟,有什么用啊!到最后还不是给别人去打工啊!”
  “你这话说的是太在理了,我于是便看不惯那些学习好的,上学的时候,仗着自己学习好,于是便瞧不起咱们们这些爱玩爱闹的,呵呵,没准等过几年还得给咱们们打工呢,到时候摇尾乞怜,你说可笑不可笑啊!他们也于是便跟自己家里有点能耐罢了,其实算个屁啊?”欧阳汐季这个时候不屑的眼神充分的表露了出来,对于这类人简直于是便是腻歪透了,“切,于是便是,他们分数高了有什么用啊?学习不于是便是为了挣钱吗啊?他们学的好挣不着钱那不是白学吗啊?有个蛋用啊?自己还觉得不理不理的,!”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对对,于是便是这么个道理啊!”马波涛非常赞同的点头,“所以说别人瞧不起咱们们这学习不好的,那是他们不了解本质,咱们们不能也认为咱们们这辈子于是便完了,有什么啊?现在比分数算什么,有能耐看看以后谁长出息了啊?到时候他们谁说咱们,咱们于是便把大把的钞票跩到他们脸上,堵上他们的嘴,哼,我于是便觉得这个人不能太看重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毕竟不是活着给别人看的不是吗啊?自己过的好,比什么都强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说的有道理。”欧阳汐季端起酒杯跟马波涛碰了一下,说,“哼,你于是便看那些人虚伪的那个劲,真是让人恶心的受不了!!”
  “呸!”马波涛也吐着。
  他们于是便这样诉说着中考以来他们所遭受的厄运,他们对这个社会极度的厌恶着,觉得这些总是以成绩论胜负的人实在是太肤浅了,看不到这事情的本质是什么,如今他们虚伪的不行,带着外套过日子,难道于是便一点都不累吗啊?真是不理解那些人为什么要假装成这个样子,而且还不是少部分,而他们这些不虚伪的人如今却被当成了败类一样的看待,真是冤死了啊!
  即便是这样子于是便这样,那房间突然亮了起来了,即便是这样子两个人的心情都是那么的怨恨,怨恨这个社会的虚伪和假象,怨恨人们不公平的对待,怨恨那种以成绩分胜负的人类,自己为什么于是便不能活的自自在在的呢啊?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呢啊?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自己也是非常的迷茫了。
  欧阳汐季这个时候开始打嗝了,那里面混着菜和酒的味道非常的难闻,马波涛这个时候不禁躲到了另一边的座位上面了!
  “哎,欧阳少爷,怎么样啊?你真的希望上学啊啊?”欧阳汐季这个时候点点头,显然已经处于迷糊的状态了。
  “你还没有受够那学校里面的气氛啊啊?”马波涛这个时候还没有醉,愤愤的说,“如今毕业了,你又想回到学校,有意思吗啊?啊?”
  “有什么意思啊?上学的时候我都觉得没有意思了!”欧阳汐季当然是否定的啊,又说,“我可受够那里面的乌烟瘴气了!”
  “于是便是。”马波涛说,“其实我对以前做的事情觉得特别后悔呢,你倒是想想,咱们们两个跟西门若去那帮人在学校里面都做了点什么事情啊?结果是什么都没做,整天于是便这样过着,还让别人数落着啊?”马波涛叫嚣着。
  马波涛不停地问着欧阳汐季,这个时候突然间心情于是便变得特别不好了,然后后悔的看着欧阳汐季。
  “哎,对啊,真是有点后悔了啊…”欧阳汐季于是便在那边也非常的后悔的说“我于是便实话跟你说吧,我是真的后悔当初了!”
  “唉……”马波涛叹着气,“其实要说我自己,这四年哪里学过什么东西啊,这段时间我哪里学过什么东西啊!除了玩还是玩,即便是这样子大家抽烟喝酒逃课什么的我都做了一个遍了,我现在是真的很后悔怎么那个时候于是便那样玩了呢啊?怎么于是便没有办点正事呢,对了,我记得咱们们学校有一帮子人年纪轻轻的于是便搞起了对象来了,搞于是便搞吧,还没有过青春期了于是便他母亲的上床了,你说傻逼不啊?”马波涛用手拍着脑门仔细想着,“我想起来了,于是便是一个叫陈青霄的,还没有成年于是便怀孕了,怀孕于是便怀呗,你做掉了不完了吗啊?结果还不行,自己不知道,被家长发现以后还跟学校说了,即便是这样子那个时候她还楚楚可怜的说自己是不懂的,是那个男的逼着自己弄的,呵呵,咱们们学校里的人有哪个人不知道她那个时候已经是个有名的破鞋了啊,于是便跟公共汽车一样,只要投币,谁都可以上,你说说这么小于是便恬不知耻的,长大了不做妓女我估计她都受不了。”
  马波涛想起这些于是便非常的生气,大口大口的喝着酒,仿佛是想要浇灭心中的怒火。
  “可不是嘛。”欧阳汐季这时也骂,“呵呵,家里有点钱于是便到处勾引男的,让男的上她,然后她给男的买这个买那个,呵呵,真是够贱的,怎么那个欲望于是便那么强呢,估计是天生的贱种吧。”
  “呵呵,不过后来于是便见不着她了吧,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应该是被学校给开除了呢。”马波涛说。
  “听西门若去那个时候说看到她了,,好像是在一个叫爱巢迪厅’看过她,应该是在那里上班,好几次去她都在那里呢,还真是各有所需啊!”
  “呵呵,这女的还真豪爽啊!”马波涛说,“这回可算真是能满足欲望了,想要多少于是便有多少了啊!”
  “啊?你那意思是说她去哪里卖了啊?”欧阳汐季这个时候还有些不相信,一个初中的孩子居然做那样的事情。
  “我于是便告诉你吧,上学的时候于是便能哄着男人天天在后面顶她,怎么于是便不能下了学去想一个更好的办法啊,这样她不用求别人,于是便有大把大把的男人晚上排着对啊,要知道她这个年龄可是那些老男人最愿意玩的了,她也乐和,那些男人也自在,不过于是便怕满足不了她啊,估计还得在外面养几个野汉子才行,还是那种身材比较强壮的,不然得让她给玩死啊!”
  “是这样啊?要不哪天咱们们有空瞅瞅去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对,要是想知道咱们们于是便看看去,应该没有错啊!”
  马波涛这个时候将最后的酒给喝完又说:“哎呀好了,说这个贱货干什么啊?还是谈谈你好了,欧阳少爷。”
  马波涛像是在乞求,然后又去打开了一瓶啤酒过来了,给欧阳汐季斟满一杯。
  “聊我啊?我有什么好聊的啊啊?”欧阳汐季端起杯子跟马波涛碰了一下。
  “现咱们们都毕业了啊,你想干什么去啊。”马波涛呷了一口。
  “咱们们都是哥们,我才把我的心里话跟你说,我肯定是讨厌学校哪个地方了,呆了那么长时间,看了那么长时间我真的是受够了,那学校于是便是最虚伪的地方了,我在那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不于是便是没事找乐子吗啊?自己哄着自己玩,我觉得,我在那里于是便是纯粹的Lang费时间啊,不过我也不想于是便这样浑浑噩噩的花着爹母亲给的钱,我也想要自己能做点什么,反正别这样于是便行了,做什么都行。我觉得我应该长大了,应该成为一个男人了,不能这样玩了。”
  “呵呵,咱们们俩的想法还真是一样的。”马波涛露出笑意,又问,“你跟你爸说了吗啊?”
  “我哪里敢跟他说啊,我成绩这个事情,他都气得够呛呢,我这才出去旅游去,让他消消气,见到我的时候于是便别那么生气了。”
  “那在你家里谁说的算啊啊?”
  欧阳汐季考虑了好长时间,好像他也不太清楚是谁说了算的。
  “应该是我母亲,不过我也不是太清楚。”
  “不过一般的家庭,在家里面还真是女的做主呢,我估计你家里也是,你听我的,你于是便跟你母亲说吧!!”马波涛拍着胸脯打包票。
  “我看我还是再仔细的考虑考虑这个事情要怎么办吧,必须得仔细的研究研究才行,不然的话,我爸得跟我疯了,我于是便跟你说吧,我之前跟我爸也说过一次,不过我爸还没有等我说完,一听我不想上学了,那脾气立马于是便上来了,说我要是不上了,于是便把我给剁了,我赶紧于是便跑了,哪里还敢说啊!”
  “你啊,还是太稚嫩,你爸不过于是便是吓唬你呢,哪里敢真的剁了你啊,要是别人动你一根毫毛,他还得跟别人去拼命了额,你于是便把你的心放到肚子里面去吧,毕竟他们是你爸母亲啊?你怎么于是便那么不了解他们呢啊?我跟你说吧,我母亲还威胁我说,要是我不上学于是便给我找一个后爸回来,不疼我了,我当时还很高兴的让他多找几个呢,我母亲立马于是便没有脾气了,到今天也没见着我后爸的影子啊,其实于是便是吓唬我呢!”马波涛一脸自豪,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聪明才智。
  “但是我爸到说了一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心里特别想哭。”
  “呵,怎么着啊?你爸还来个苦肉计吗啊?真是当官的啊,什么都会呢啊?”马波涛惊讶着,问,“那你跟我说说啊,他都跟你说什么了啊!”
  “他说,‘儿子,于是便是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一定要让你进重点中学!”欧阳汐季说这个话的时候都哽咽了,那眼睛里都闪着泪光,差点当着马波涛面前掉出泪来。“你不明白我心里的感受,我真的特别不想看到我爸低三下四的为了我去讨好别人,求别人办事,那个时候我于是便觉得自己特别没有出息。”
  “听你这话于是便是要继续上学咯。”马波涛说。
  “你怎么那么不了解我呢啊?我于是便是看着他们觉得特别愧疚,怎么啊?难道你不愧疚吗啊?”欧阳汐季此时眼里已经含着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