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二章:慌张(3)

  “哎哎呀,又不用你花钱,你着什么急啊.”欧阳汐季又冲小姐笑笑,“好了请你带路吧。”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好的,这边来。”柜台小姐有礼貌地说。
  “难道你们这里有特殊服务啊啊?”马波涛突然来了一句。
  “啊啊?”柜台小姐听到这话立马害羞了起来,“没有的,我们做的都是合法的。”
  “说实在的……”马波涛说,“哎呀看你们怎么取这样的包厢名啊,这不是故意勾引人的吗啊?要是没有特殊服务多亏啊,你们这生意一定很火爆的啊!”马波涛这个时候看到了一个特殊的门,“我的天啊,这个解放区是怎么个意思啊?”
  柜台小姐这个时候微微的笑着,说:“这个其实是卫生间,供客人方便的。”
  “嘿……”马波涛楞了,“呵呵,你们这个名字起的还真是够贴切的啊。”
  马波涛和欧阳汐季被柜台小姐带到了“忘忧池”。即便是这样子这样的名字让人感觉于是便好像是里面都是温泉,即便是这样子一个男人跟众多的女人在里面嬉戏,做着各种暧昧的动作,那是多么诱人的场景啊!
  即便是这样子这里的布置也是很好的,那色彩的搭配好像是有着独特的用意的,使得我们进来这里之后,还真的于是便好像烦恼尽消失了一样,真不愧叫“忘忧池”。
  “哎,小姐,为什么偏偏带我们到这个包厢呢啊?啊?”欧阳汐季问道。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柜台小姐思索了一会儿,说,“因为你们二位是来喝酒的,而且看你们的模样,应该是有心事的,所以希望你们在这里可以讲忧愁忘却,轻轻松松的离开我们饭店,这于是便是我们的目的了!”
  柜台小姐不论我们怎么问,问什么都保持着微笑。
  “哎呀,你们这老板还真的是挺厉害的,来到这里于是便好像进了酒池肉林一般啊。”马波涛笑着。
  柜台小姐这个时候微微的笑着,那脸也红晕了起来。
  “你别在意啊,他于是便是那么一个人,说话没有遮拦。”欧阳汐季解释着,又说,“能给我看下菜单吗啊?我们想点菜了。”
  柜台小姐这个时候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说:“行,我这于是便去,一会来。”
  说完,赶紧去拿菜单了,生怕怠慢了我们。
  “哎哎,”马波涛见柜台小姐走了,于是便又恢复了那原本的形态,“我看这女的真是贼漂亮啊,性格又好,咱们们怎么说都不着急,而且跟咱们们岁数也差不多,交往起来也轻松,你说行不行啊?我看着这妞是很正的,而且好像对我还有意思呢,我这回可真的是动心了啊!”
  “你看看你是不是又不正经的了啊?”欧阳汐季点上一根烟,说,“我刚才都替你丢人你知道吗啊?你于是便看看你说的那些话,你跟人家是头一回见面于是便说些荤段子挑逗人家,你也好意思,我看你是性生活太压抑了是不是,想快点找一个发泄了。”
  “我的天啊,你还得谢谢我了知道吗啊?要不是我,怎么能突显你的优雅,你的正经呢啊?知道咱们俩为什么好吗啊?咱们俩是互补的,我的缺点于是便是你的优点而你的优点还是我的优点,所以的,咱们们两个站在一起于是便是一个完美的男人了,哪个女人见到咱们们不得投怀送抱啊。”
  “不过这个丫头是真的不错的,而且脾气又好,人长得又俊,能跟她搞对象应该也是很幸福的啊。”欧阳汐季高兴地吐着烟圈。
  “切,你这还说我呢,你看看你说话的时候那色迷迷的小眼睛,简直是恶心死我了啊你喜欢于是便喜欢把,还装什么装啊!”马波涛狠狠地挖苦了欧阳汐季一句,“你于是便看看你吧,只要是长得还过的去的女的,你放过一个了吗啊?开放的于是便被你弄上床了,保守的也让你摸了一个遍,你于是便是一个大yin棍啊!”
  “不错不错,真不错……”欧阳汐季笑着。
  “切,看你那个样子,猥琐的不行。”马波涛不停地冲他翻着白眼。
  “你觉得这个饭店怎么样啊?啊?”欧阳汐季赶紧转移话题。
  “我于是便觉得吧,这个地方弄的于是便跟皇帝的寝宫一样,你看这个名字,太销魂了啊。”
  “你是不知道啊,这哪里是寝宫啊,顶多是情趣乐园,真正的后宫在三楼呢!”
  “啊?这个酒店还有三层啊?啊?”
  “呵呵,要不是酒店呢,三楼不是吃饭的,是客房,用来睡觉的了。”
  “我的天啊,你说这个能让我不想入飞飞吗”马波涛说完,又小心翼翼地问,“这里难道真的有那个啊?”
  “呵呵,你自己想去吧,你联想一下,看看没有的可能性占0,1%吗啊?啊?”
  “也对啊,如今哪个酒店不带点这样的生意啊。”马波涛小声的说。
  “对啊,现在明面上面都是正规的其实真正的于是便是一个yin窝啊,跟妓院差不多呢,对了你可知道万乐大酒店是谁开的吗啊?”
  “谁啊?”马波涛赶紧把耳朵凑过去。
  “这个人于是便是咱们们公安局长的小舅子啊,你说厉害不厉害。”欧阳汐季抖了抖手中的烟灰。
  “这可等于是公安局自己家里的妓院啊,公家的妓院,肯定不会有人来查,实在是太厉害了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于是便在你家那有一个警察被打了你知道那个事情吗啊?啊?”
  马波涛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提到这个事情,非常的紧张。
  “你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这个可算是很大的新闻了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我从电视上面看了,”马波涛这个时候非常的紧张,说,“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来了啊!”
  “这个凶手不是没有找到吗啊?你猜是谁啊?”
  “我……”马波涛对于这样的哥们,当然会说实话的,“我跟你说其实是我弄的,你相信吗啊?”
  “切,你才没有这个胆子呢。”欧阳汐季骂着,“你说你碾死蚂蚁我信,说你袭警,打死我都不信,我告诉你吧,他们都说是这个饭店的老板干的事情呢!所以到最后才没有追究啊!”欧阳汐季一脸认真地说。
  马波涛这个时候非常的惊奇,问道:“这是谁说的啊?啊?简直于是便是胡闹啊”
  “我没有胡说啊,人家都已经承认了,我能骗你吗啊?而且他们两个的矛盾于是便发生在这个饭店呢,后来于是便这样给了他点颜色看看啊。”
  “那……那个巡警呢啊?现在到什么地方去了啊?”
  “为了堵住他的嘴已经调到其他地方了,而且还给了5000块钱的封口费呢!你说说这个事情还能是假的不成啊?”
  “那你又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啊啊?”
  “我表哥于是便在派出所里面啊,他们都知道,不过你可别传出去啊!”
  “哎呀,你说我说上哪里说去啊。”马波涛这个时候却还是有些担心,他紧接着又问,“那这个事怎么办呢啊?”
  “能怎么办啊?于是便结案了呗,你没看到新闻都不再提这个事情了吗啊?人家官大于是便是能只手遮天啊!!”
  “那于是便是说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了是吗啊?”
  “你还想有什么事情啊?当然是于是便这样结束了,你真是够八卦的啊!”
  欧阳汐季最后的那句话是真的说到他的心里去了,他这个时候于是便觉得这下子自己担心的事情于是便不会再发生了,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又在想着,会不会是自己记错了呢,或者是记错了时间呢啊?怎么会有另外的一个人替自己扛这个黑锅呢,简直是太疯狂了吧,即便是这样子不论到底是怎样的,这个案子如今已经结了,那于是便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这下于是便安心多了!终于可以踏实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柜台小姐于是便在这个时候进来了,手里拿着两本菜谱。
  “二位你们好,来,这是菜单。”柜台小姐分别把菜谱交到马波涛和欧阳汐季的手里。
  欧阳汐季这个时侯动作非常优雅的打开菜单。
  “对了,应该有最低消费的吧啊?”马波涛问道。
  “有啊,最低消费是200元,如果超出一百,则赠送一提啤酒,超……”
  “行了够了够了”马波涛这个时候于是便打住对方的话,说,“你们这个促销计划是不是跟电信公司学的啊,我怎么觉得是如出一辙呢啊?”
  柜台小姐这个时候也非常无奈的笑着,说:“没有啊,只是回馈顾客的!呵呵……”
  欧阳汐季却也不知道笑着什么,说:“哎,小姐,这都是哪里来的菜名啊。这‘忍者神龟’是什么呀啊?”欧阳汐季指着其中的一道菜名问。
  “于是便是甲鱼。”柜台小姐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
  “王八啊啊?你们这个菜名起的还真的是有意思啊。”欧阳汐季笑着,又问,“那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是武则天吗啊?”
  “其实于是便是烤鸡”柜台小姐自己也被自己的话给逗笑了。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这菜名还真搞笑啊,有创意。”马波涛听到这样的解释不禁大笑,说,“如果武则天知道后人把她当做是鸡的话,非得气的活过来不可啊……”马波涛大笑。
  “我的天啊!”欧阳汐季这个时候非常的投入,他拍着手说,“咦,你看,这个还挺经典的啊”
  他这个时候看到那首诗,然后于是便有模有样的读了起来: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
  晓来谁染霜林醉啊?
  总是离人泪。
  “这诗还挺有意境的啊,不错不错!”马波涛赞道。
  这时,柜台小姐于是便赶紧过来说,说:“这个是讲述的一个离别的故事的。”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不错不错,有创意啊”欧阳汐季说。
  “你们的这些设计都是你们老板想的吗啊?”马波涛赶紧追问。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对,都是按照我们老板的安排实施的”柜台小姐有礼貌地回答。
  “哎,你看看人家,于是便是不一般啊,再看看咱们们,真是差别太大了啊!现在还真的是有点自卑了呢!”
  马波涛却在这个时候阴阳怪气的吟诵道:
  当它注视人群的时候它于是便不再是水泥是石块甚至是它自己冰雪敞亮的沁凉的指峰翻越怨恨和狼爪的火光俯瞰搁浅脚下的喧嚣密集的血脉纹割黑暗溯人体而上蔚蓝的呼吸撞碎脸壳镀金的深空期待总是不期而至时间幅射柔软的空间阳光沈淀弹性的肌肉积聚丰满的虚无当它朝向它自己的时候它于是便不再是它自己不再是冷冰冰的塑像的衣褶和唾液它只是一种永不两次重复同一轨迹的螺旋形升腾一种电波微颤的方式火炬的指针循环不息星球碰撞的天体位移水汪汪的骚动完美凝脂宁静的影子摇响清脆的哑铃重浊的双翼波Lang合拢自由从逃离它自身中重获自己梦境边缘的焦灼冲击中心平静的一瞬恣肆永恒马波涛用着非常特殊的语气朗诵完了这首诗。他这个时候非常的自豪,又说:“你看这诗是不是很好啊?不比那些大学生的诗差吧!别总是拿着文凭歧视别人,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
  即便是这样子那个柜台小姐这个时候也控制不住,然后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的笑了起来。
  马波涛没有想到自己幽默居然感染了柜台小姐,赶紧趁热打铁问道:“小姐请问你芳姓大名啊?我觉得咱们们应该是差不多大的,交个朋友吧!”
  柜台小姐似乎对于这样的问题有些害羞,显然是没有经历过感情的女孩。
  “你于是便可怜可怜他告诉他吧,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病成什么样子了。”欧阳汐季也帮腔着。
  “唉……”马波涛假装叹道,“哎,我看咱们们还是别问了,人家不愿意说,我们于是便不要逼她了。”
  欧阳汐季知道马波涛这个时候又开始装了,所以不理他,自己看着菜谱。
  “您二位还是赶紧点菜吧好吗,一楼还有很多客人呢。”柜台小姐这个时候是有些没有耐心跟他们两个耗下去了,而对于马波涛刚才的态度也表示了无声的拒绝。
  “哎,欧阳少爷,你麻利点啊,人家都不耐烦了啊。”马波涛这个时候显然是有些不高兴了。
  “你别着急啊,我可喜欢看这个了,很搞笑呢,我得多看会,你们等等啊。”
  “你这么喜欢的话,于是便买下一本不于是便得了吗”
  “不好意思,我们的菜谱是不对外卖的。”柜台小姐虽然心里已经不耐烦了,但是还是逞强着。
  “你别听他瞎说,他没整个的。”欧阳汐季说,“我看我们还是单点些吃的比较好。”欧阳汐季便翻到了单点的页面,说,“给我来个雅芝凤爪,醋溜螃蟹,水晶梨花,一提啤酒,再来两个汤,你看着上吧。”
  柜台小姐便快速的写了下来。
  “请问还有别的什么吗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于是便暂时这些好了,如果还有需要的话我会喊你的,你到时候一块上。”欧阳汐季说。
  “好的,那二位稍等,菜一会儿上齐。”柜台小姐便飞快的离开了这个屋子,我觉得她的心里应该在咒骂这两个人的吧。
  “哼,这女人怎么这样啊?我觉得我够主动,够献殷勤的吧,怎么却连搭理我都不搭理我啊,不于是便是问个名字吗啊?你看那个高傲的样子,真是的!”马波涛抱怨着,“我的长相也还是可以的啊,怎么于是便这样的结果呢啊?真是的!”
  “真是的!。”欧阳汐季白了马波涛一眼,“我告诉你吧,这个女人啊,其实也于是便这样,只是你不了解而已。”
  “你看你上过的女人比我见过的都多,我怎么跟你比啊。”马波涛说,“你这从小于是便开始谈恋爱,糟蹋的女孩子都快排成一个连了,真是个老手啊!”
  “唉……”欧阳汐季叹了一口气,“行了以前是我太小,不懂事,于是便不要再说了。”欧阳汐季摆了摆手,又说,“我告诉你,女人的自尊心都是特别强的,可是你老是逗乐她,让她脸红了那么多次,你以为是害羞啊,那是脸上挂不住了,人家是看你是客人,忍着火呢,怎么还会跟你交往啊,你也太天真了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有道理的啊,”马波涛使劲点着头,“我还真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个臭毛病呢,以后一定得注意了!”
  “那可不!”欧阳汐季一脸认真地说,“还有于是便是,你怎么可以于是便这样问人家的年龄呢,女人最忌讳的于是便是这个了啊啊?”
  “哎呀,怎么还会有人忌讳这个啊?现在女的不都是很开放的吗啊?”马波涛不情愿地说。
  “你问了,于是便是对她不尊重了知道吗啊?人家干吗要尊重你啊。”
  两人正聊得尽兴,便有几个人端着菜上来了。
  “呵这的菜量还真的是不少呢,够劲儿。”马波涛兴奋地说。
  欧阳汐季等他们将菜摆好后于是便让他们都出去了。
  “来,懒惰的马,咱们们兄弟两个先喝一杯吧。”欧阳汐季便给他斟满了一杯酒。
  “你倒是给我找个喝这杯酒的理由啊,反不能你说让我喝我于是便喝啊。”马波涛假装逗他!
  “切,你少跟我来这个咱们们哥们弟兄,说那个不于是便见外了吗啊?感情全都在这酒里面了!”欧阳汐季非常豪爽的连续喝了三杯酒!
  “你怎么那么带劲啊。”马波涛这个时候也不再纠缠祝词的问题了,便也连忙举杯一饮而尽。
  “我这个人还能挺住,白酒依然能这样痛快呢。”
  “呵,我可告诉你这个要是多了可跟香菜一样是杀精的啊,你可得小心点你的弟弟啊。”
  欧阳汐季笑着说:“呵呵,哥喝了那么多年都没有事,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呢!”
  “哎呀,你于是便吹吧你,这么多年难道还没虚啊?”马波涛呲牙笑着。
  “不错不错,真不错……”欧阳汐季说,“你看我像虚了的吗啊?我看你倒是像肾虚呢。”
  马波涛觉得那个凤爪特别的好吃,然后于是便一个接一个的吃着,那感觉于是便好像是出去做席一样,生怕别人抢了先,即便是这样子等到最后还剩一个的时候,发觉不对劲,好像这一盘子都是自己吃的呢,这样好像有点不好吧!
  “哎,喝酒有什么好的啊,我看这个凤爪可好吃了呢。”马波涛这个时候生怕对方会生气。
  “我才不吃呢,”欧阳汐季这个时候又干了一杯,“对这个东西没有兴趣。”
  “那这样的话,我可都吃了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来你吃吧,我不爱吃,你都吃了那么多了,还在乎这一个吗。”欧阳汐季这个时候夹到他的碟子里面,“吃吧,赶紧打扫干净了。”
  欧阳汐季这番话一出口,马波涛当时于是便有些难看了,没有想到自己这样的小心机居然已经被人家给看穿了啊,自己到底要如何呢,如果自己真的把最后一个凤爪也吃了的话,对方肯定会笑话自己,没见过吃的,跟叫花子一样的,于是便打肿脸充胖子说:“我还是不吃了你快点吃了吧,我不爱吃。”“你得了吧,你不爱吃,这一盘子都是你干掉的,我可是一点都没有动啊,你放心,咱们们是哥们,我哪里能跟你计较这么多啊。”欧阳汐季当时非常的镇定。
  马波涛听欧阳汐季的这番话,哪里还敢去吃呢啊?自己简直于是便被对方给寒颤的够呛了,都怪自己没有出息啊,怎么能什么都不管,于是便埋头吃自己喜欢的呢,结果吃的一盘子还剩一个才想起来对方还没有吃过呢!真是太疯狂狂了吧,人家不笑你,那菜不正常呢,想到这里,他便接着说:“我吃够了,也不是很好吃,不吃了”!欧阳汐季见他这样说也于是便不说了,只是一个人喝啤酒,闷闷不乐的。
  “哎,欧阳少爷,我看你是不是装着什么事情了,看着不是很高兴啊”马波涛觉得他情绪有些不对。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还是你了解我啊,我心里还真藏着事情了啊”欧阳汐季这个时候又拿出了烟,一人点上一根“你知道中考成绩了吗啊?”
  “说实在的……”马波涛听到这个话题特别不屑,说,“你居然是为了这个不高兴啊,哎,我200来分,不到三百,我母亲成天数落我…”
  “唉……”欧阳汐季这个时候却有些难过,说,“我还不如你呢,249分,这还不如个250好听了,真是的。郁闷的要死啊!”
  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原来你这次来找我喝酒于是便是为了这个啊?不会吧,这不像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你啊啊?”
  欧阳汐季吐了口烟,说:“呵呵,怎么说呢,那个时候玩的时候没有觉得什么,不过现在吧,于是便觉得特别不自在,老怕碰上熟人问我中考的成绩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啊!”
  “哎呀,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呢。”马波涛喝了口酒,这个时候苦口婆心的说道,“你说咱们们现在还纠结这个问题有什么用啊?难道还能让咱们们重新考一次吗啊?哪怕是让重新考了,难道于是便能考好了吗啊?这和咱们们平时的表现也是挂钩的,于是便不要后悔了,欧阳汐季同志!”
  “滚你妹的吧”欧阳汐季并不喜欢听我的劝说,“你也比我好不了哪去,于是便别装了,你要去什么地方上学啊啊?”
  “什么啊?”马波涛显得很惊讶,“怎么你还要上学啊,之前不是约定好了吗啊?毕业以后咱们们两个于是便一块闯天下了啊”
  “呵呵闯天下啊?你也太天真了吧啊?用什么去闯啊?你有什么资本吗啊?”欧阳汐季这个时候非常不屑的看着马波涛。
  马波涛被欧阳汐季的这些话给问蒙了,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一个人怎么会有一个这么翻天覆地的转变呢。
  “欧阳少爷,为什么你的变化这么大呢啊?啊?”马波涛这个时候想要看清这个人还是以前的那个他吗,“之前你可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啊,那个时候你怕过谁啊,你对那个‘张大畜生’还有印象吗啊?”
  “当然有了,我死也忘不了他的。”欧阳汐季深吸着烟。
  “你说你那个时候,他可是学校的霸王啊,谁敢招惹他啊,而你于是便不一样,偏偏跟他对着干,多么有勇气的你啊!你是不知道我因为这个事情佩服死你了呢!”马波涛喝了一口酒,“那个时候我于是便告诉自己要跟你做一辈子的好哥们,你是值得去付出的人。”
  欧阳汐季却非常无奈的摇头,显然对于以前那些事情好像很后悔似的。不愿意再提起来了,而我却觉得这个事情是非常光荣的。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没有什么勇气,我赶这样做也是因为我爸爸是市政府里面的官,他们肯定是不敢惹我的,所以才会气焰这么嚣张的!”欧阳汐季点了点烟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