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二章:慌张(1)

  马波涛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锁上了房间的门,这个时候他的心非常的慌,当时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做出那样的事情呢,虽然曾经有过这样的新闻,说有歹徒假装警察,但是也不代表所有的警察都是匪徒啊,自己为什么这么不成熟,不理智,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于是便搞袭击呢,这人现在还没有死,如果是真的死了怎么办啊?他们真的没有看到我吗啊?要是看到了怎么办,如果只是暂时没有想起来怎么办啊?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傻了,一点头脑和常识都没有,这个事情要如何是好呢,绝对不能跟母亲说,要不然她一定会打死我的,还会把我带去派出所自首的,绝对不可以的。没准是真的没有看清呢啊?这样于是便好办多了啊!“马波涛——”
  马波涛听到马波涛的母亲在叫他,然后这个时候于是便赶紧擦干了眼泪,然后装作很正常的声音,问:“干嘛啊”他只是说了三个字而已!因为他怕马波涛的母亲会发现他有事情瞒着她。
  “你自己在屋里做什么呢啊?”马波涛的母亲喊着,“你过来,我有些话要跟你商量商量。”
  马波涛这个时候知道非出去不可了,于是便擦了擦眼睛,看不出来是哭的于是便好了!
  “来了。”马波涛便从里面出来了,不过并没有抬头,一直都是低着头的。然后于是便非常随便的在那里一坐,依旧显得很不耐烦。
  “我看你吃的太少了,你再吃几个,现在正好是长身体的时候啊。”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非常的疼爱儿子。
  “行”马波涛说话还是非常的简短,不敢再顶撞了!
  “你之前怎么回房间了啊啊?”马波涛的母亲关心的问着。
  “我好像眼睛里面有什么东西咯得慌,我于是便回屋呆了会。”
  马波涛还破费心机的想让母亲给自己吹吹。
  “你于是便骗我吧,咱们们家又没有风,怎么可能有沙子啊?啊?”
  “原来是这样啊,我哪里知道是什么东西啊,反正于是便是难受呢。”
  “现在还难受吗啊?”
  “好点了”马波涛这个时候假装难受的眨了眨眼睛。
  “来,让我给你吹吹吧”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便对着他的脸颊,非常认真的看“我的天啊,为什么你两个眼睛都是红的啊啊?”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于是便是难受呢”马波涛这个时候非常的紧张。
  “我要不给你滴点眼药水试试吧”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好。”马波涛这个时候便吃掉了最后的包子,“找我干什么啊?我想回屋去休息了。”
  “我是真的跟你有话说,你别急着走啊!”马波涛的母亲拦住了他。
  “你想说什么啊,赶紧说,我一会于是便得睡觉了。”
  “你班主任给我打电话,说让你周六的晚上到她家里找她。”
  “她找我去她家里做什么啊”马波涛这个时候慌了,“我如今都已经毕业了,跟她还有什么关系啊!”
  “我哪里知道啊,你于是便去于是便好了啊。”
  “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啊,你要是知道于是便跟我说啊”
  “我哪里知道啊,你要是想知道于是便问你的班主任好了,你去了不于是便知道了吗。”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一边蒙混过关,一边收拾着桌子!
  “我都毕业了,不想去见她了,”马波涛扭着头,“那个人势力的要命,找我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的。”
  “你给我听好了,你还必须要去,你要是不去,咱们们于是便断绝母子关系!”马波涛的母亲从来都没有那么坚定过,“你自己选吧!”
  马波涛这个时候哪里有自立的能力啊,而且如果不去,他母亲不还得气死啊,还是去好了。
  “行,你让我去我于是便去好了,不过对那个班主任,你别期望我会尊重她,我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她!”
  然后于是便回到房间里面了,他依然锁着门,因为他怕开着门会有人随时进来看到他的颓废的状态,也害怕有谁会来直接来抓他去警察局,这个时候觉得担惊受怕的日子真的是很不好过,如果真的找不到凶手那于是便不要找了啊,我也可以不这样担惊受怕的了。即便是这样子这样的感觉是非常不好的,总是感觉自己稍不注意于是便会出什么乱子,让别人发现原来那个黑影于是便是她自己,这个时候到底什么样的做法才能让自己不是那么困难呢,自己究竟要如何选择这一切额啊?我的心这个时候非常的难受,不知道到底要如何是好了。即便是这样子他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渐渐的困意来临,想睡又不敢睡,最后还是睡着了。
  马波涛这些日子都是在家里呆着的,大多数的时间于是便是躺在床上,于是便好像是一只懒猫一样的不愿意动弹,即便是这样子体型也变成了孕妇一样的,虽然这样的形容有些夸张,不过形容他还是可以的,每天一点精神都没有,即便是这样子那脸色刷白的,身体一定是有些什么问题才会这样的吧,如今,却一直想要看一下那个新闻的后续报道,可是找了好久却还是没有再吹按过了,或许这样的事情可能于是便到此结束了吧,他们也没有办法找到那个袭警的人,也于是便这样不了了之了,不过自己根本不敢出去,连上个超市都不敢,因为害怕被别人遇见自己,会认出来,直接于是便送到了警察局里面了,如今我于是便是这样的,所以他是故意增肥的,如果是那个黑影他们看到的话,那肯定是很迅速很瘦的人,自己如今这样肥胖的体型,是绝对不会跑那么快的,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不会怀疑到我的吧!即便是这样子现在于是便算是怎么后悔也是没有用的了。
  这天下午马波涛拿起电话来。即便是这样子那边的人却一直用假音问他,知道她是谁吗啊?自己于是便不想跟她闹,即便是这样子那边的人于是便非常不靠谱的笑了起来,他哪里有那么好的脾气啊,生怕是警察局打来的,于是小暴脾气便上来了,大吼道:
  “你到底有事没有啊,你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爷没有功夫跟你玩捉迷藏,有事快说,没事我挂电话了啊?”
  “哎呦诶,果然是个大人物啊”即便是这样子那边听我这样说还不动怒又说,“不过于是便是没看见你几天啊,你看看你,牛的不行了啊……”
  “你到底说不说了,不说我可于是便真的挂了啊”马波涛最讨厌这样虚张声势的人了。
  “你看你,干什么于是便生气了,赶紧猜猜不于是便行了吗。”对方说的很平静。
  “我的天啊!”马波涛这回是真的福气了“我求求你告诉我你是谁吧,行吗啊?”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对方这个时候笑的特别的你了,“如果我这样说话的话,你能听出我是谁来吗啊?”
  马波涛感觉这个声音特别的耳熟,说:“好像知道,你再来一遍吧。”
  对方这个时候又说了一次!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我知道了”马波涛恍然大悟,“你说你打电话于是便打电话吧,耍我干什么啊?”马波涛显然很高兴。
  “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记了呢,你真是笨的要命啊。”对方这个时候非常无奈的叹气。
  “你这些日子到什么地方去了啊,那么长时间都不跟我联系啊?”
  “哎呀,你看你这个死鬼,是不是想我了啊?哎呀,早于是便告诉你不要想我啊,我不搞基的。”
  “滚,你这一套都是跟谁学的啊,恶心死饿了啊?”
  “呵呵……”欧阳汐季于是便痴痴的笑了起来,“我出去旅游了啊,这不刚回来于是便给你打电话了吗啊?”
  “我的天啊,看你这个滋润的啊,还旅游去了。。”马波涛说,“哎,我跟你于是便不一样了啊,烦死我了!”
  “不错不错,真不错……”欧阳汐季似乎很开心,又问,“你这段日子做什么了啊?”
  “呵呵,你是不知道啊,我在家里真的是生不如死啊。”马波涛话中带着委屈。
  “刚放假,你应该好好玩玩啊,怎么于是便生不如死了呢啊?”
  “你是不知道我现在真的是郁闷死了啊。”
  “哎呀,这多麻烦啊,你可不能这样,搞不好弄个抑郁症出来啊。”
  “于是便是说啊,只有你最了解我了,死鬼!”
  欧阳汐季这个时候想了想,问:“你有没有觉得你总是很着急,很焦躁,还特别的不安,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啊?”
  “你怎么知道啊?!”
  “你还特别没有精神,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吗啊?啊?”
  “你也是这样吗”
  “而且还觉得自己不如别人,感觉活着没有什么意思了啊?”
  “怎么你那么了解我啊,只有你懂我的心啊!”马波涛终于找到知音了啊。
  “我可不是什么知音,你这都是病症啊,这可麻烦了啊!”
  “有什么麻烦的啊啊?”马波涛赶紧问。
  “你真的让我说啊?”
  “有什么不能说的啊?快点告诉我怎么回事啊?”马波涛迫不及待。
  “啊,我告诉你吧,你这个病于是便是因为长期不能释放,所以导致的性生活压抑啊”欧阳汐季这个时候非常认真的说,“有好几个治疗方案呢……”
  “滚你妹的,满肚子的坏水!”马波涛边笑边说,“我还以为你刚才是说真的呢。”
  “哎呀,真是的,你让人家表演完行不行啊?老是中途打断我。”欧阳汐季也笑了。
  “呸,怎么你去旅个游于是便这样了呢啊?真是的,掉yin窝里面了吧!”马波涛说“我还性压抑啊?哥们如今可是正直壮年啊,绝对表示无压力,你于是便别想了!”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欧阳万鹏大笑。
  “哎,对了,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啊。”马波涛拉回正题。
  “没有啊,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事情”欧阳汐季说,“对了,问问你现在几点啊啊?”
  “你真有钱,你电话上面没有表啊?非得让我帮你看啊?”马波涛便看了一下钟表,说,“2点半了,怎么的了。”
  “你在家里做什么呢啊?”
  “无聊呗,什么都没干,整天于是便是这样的!”
  “既然这样,咱们们吃饭喝酒去怎么样啊?”
  “好啊,去什么地方啊?啊?”
  “万乐大酒店。”欧阳汐季说,“你可速度点,每次于是便是你最肉了!简直于是便是一个肉夹馍。”
  “万乐大酒店啊?”马波涛思索着,“我怎么没有去过啊,你告诉我那旁边有什么建筑物没有啊”
  “于是便在北胡广场的旁边,你到了广场一看于是便看见了啊,新开的,如今还在门口搞活动呢!”欧阳汐季说完,然后又叮嘱了一句,“给我麻利的啊!”
  “行了行了,你怎么那么墨迹呢啊?”
  马波涛这个时候挂了电话,却觉得有些不自在了,即便是这样子他这个时候的样子简直于是便是没有办法见人了,跟之前那个帅气的小伙子简直于是便是判若两人啊,也不知道他看到我还能不能认出我来了啊,我的心特别的焦躁,这个时候去洗澡也太晚了啊,可是身上脏的要命,要如何是好呢啊?这要是这样出去不是得丢死人吗啊?于是索性于是便在院子里面来了一个凉水澡,即便是这样子这样的感觉特别的不好,汗毛孔全都张开了,然后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着于是便非常的膈应,即便是这样子毕竟是去大酒店吃饭啊,一定要干干净净的才行不然走到门口人家要是不让我进去那不丢人丢大方了吗啊?自己的身上的泥都可以用来蒸一锅馒头了,我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
  “哎呀,你这是要去相亲啊?这么仔细啊?啊?”牛欢亭也不知道在房顶子上面坐了多长时间了,刚才都没有发现他,“怎么自己在院子里洗澡啊,还挺有情趣的啊!”
  马波涛这个时候以为没有人了,即便是这样子哪里知道旁边居然有人看着他,这种感觉于是便好像是表演的小丑一般的。他这个时候慌张的盖住那个地方,然后寻找声音源。
  “你看你这个不好使的耳朵,往上面看。”牛欢亭这时已经点上了一根烟。
  马波涛一看是牛欢亭,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红着个脸说:“哎呀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小子你还是太嫩了啊”牛欢亭吐着烟,“我也是男的又不占你的便宜,你看你害什么骚啊啊?”
  “不错不错,真不错……”马波涛松开手,然后又开始洗澡了,“你都已经看到了啊啊?”
  “哎呀,这有什么啊,真是的,我又不跟你搞玻璃,你看你还在意这个吗。”牛欢亭这个时候非常不屑的会所。
  “呵呵,于是便是您也看不上我这个啊,是不是。”马波涛笑着,“您那鸟那么大,哪里会看的上我这个啊,我只能是在没人的时候自己看着哭了……”
  “哎呦喂,你看看,还真有自知之明啊,于是便好像兔子尾巴一样,小的可怜啊。”牛欢亭不屑的连看也不堪了,不停地吸着烟,“你洗这么干净要干什么啊?啊?”
  “我出去有事的。”马波涛回着。
  “呵呵,我看你在家里也憋了不少时间了吧!”
  “对啊,我在家里憋了好久了,好久都没有出去了”马波涛这个时候边洗边说,“我刚才照镜子一看,身上都是村,简直都不认识自己了呢!”
  “呵呵你啊,以后洗澡还是用热水吧,用凉水洗澡容易得病,可是什么病都能得啊,你可得注意啊。”
  “呵呵,我知道了啊”马波涛这个时候一边洗着一边淡淡的说“要不是我一哥们回来请我去大饭店吃饭,我才不洗了,我觉得身上有泥有安全感,但是于是便怕去饭店人家会以为我是乞丐不让我进呢!”
  “你呀,所以于是便这样才用凉水洗澡了,也不管难受不难受啊?!”
  “对啊,那你说我哪里有时间啊”马波涛这个时候已经洗的差不多了,问道,“大牛叔叔,你哪里有没有点钱啊?”
  “你于是便直说吧!想怎么样啊?”
  “你说我能怎么样啊,人家哥们让我去大饭店吃饭,我兜里一分钱没有,这像话吗啊?我心里也不舒坦啊!”
  “操!你怎么不找你母亲要钱呢啊?”牛欢亭的脸一下子于是便沉了下来“我这里没有钱啊?”
  “哼,你啊,于是便骗小孩可以,骗我可不行,我大牛婶婶的工资,还不都是在你那里啊,我于是便不信你那里没有钱了,呵呵,要不然我于是便跟我大牛婶婶说你去嫖妓了怎么样啊?你说这样靠谱吗啊?”
  “你于是便不能不这么喊吗啊?让别人听到了,我可怎么办啊啊?”
  “反正我于是便看你借不借吧,我不是白要的,会还你的。”
  “那你先说你要多少啊?”
  “五十。”马波涛朝牛欢亭张着五个手指头。
  “哎呦喂你要早说这么点钱,我不早于是便给你了吗”
  “呵呵,我于是便还是个孩子,而且我那哥们有钱,一般都是他请客,不过咱们这不是以防万一吗啊?是不是……”
  “好,我在屋子里面呢,你等会我啊,一会我给你送过去”牛欢亭便到下面去了。
  马波涛回屋照了照镜子,这人洗干净了于是便是不一样啊,还是挺顺眼的呢,然后觉得自己之前浑身的汗臭味如今也变成了沐浴ru的草莓味道了,而且自己的头发如今已经飘逸许多了,之前都已经打柳了,现在没有了油腻,好看多了,仔细的看一下自己,身材还是不错的,于是于是便特别陶醉的对着镜子摆着各种性感的动作,甚至还有一个是玛丽莲梦露的经典pose。那神情还真的是有几分相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