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一章:辍学(4)

  “你是不是被我母亲给收买了啊,怎么你们说话是一样一样的呢”马波涛有些好奇,便问着。
  “我们这样做都是对你好,你去上学,那学校也不能给我们回扣啊,还不是为了你啊啊?”
  马波涛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你记得我来的时候吗啊?那个时候你几岁啊啊?”
  “好像很小,也于是便上一年级,不过好像你来了没有多久于是便进去了吧,那个时候对你的印象也不是很深的。”
  “呵呵……”牛欢亭一脸苦笑。
  马波涛突然问:“大牛叔叔,对了,我都没有问过你的,你那个时候是犯的什么事情啊啊?”
  “呵呵,还有什么啊,打架斗殴,结果捅伤了人了。”牛欢亭毫不遮掩,“其实那个时候我很年轻,不过不务正业于是便是一个混子,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对不起我的父母啊,让他们寒心了!”
  “为什么那个时候于是便去当混混了呢啊?没有去上班什么的呢啊?”
  “呵呵,你以为我不想去啊,但是我小的时候也是不懂事,初中毕业以后于是便死活不想上学了家里也拿我没有办法,即便是这样子我好多同学家里有钱的,都把孩子送去当兵去了,可是我家里条件不好,我想去当兵人家却把我的资格给顶了,我那个时候的身体也好,检测也都通过,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让我走,我一猜于是便是让那些钱把我给挤出来了,我当时也没有办法啊”牛欢亭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那你弄清是什么问题了吗啊?”马波涛一脸迷惑,“为什么当兵都合格于是便走不了了呢啊?”
  “你说呢啊?你那么明白的一个人,难道连这个都想不通吗!”牛欢亭递给马波涛一根烟,“当然于是便是钱了啊?还能有其他的原因吗啊?”
  “怎么那个时候也是那么的黑暗啊”马波涛一脸的惊讶。
  “呵呵你以为现在才有吗啊?你太单纯了啊啊?“牛欢亭说,“我告诉你,只要是有人的地方,这样的事情于是便少不了的,如今已经成为办事的一个习惯了,只要是办事一定要托人送钱找关系,肯定能办成,没钱没人的于是便上后面排着去吧,你如今还小,看到的事情,接触过的事情那于是便是点皮毛而已,不过你现在见识点也不是坏事,省的以后到了社会上心里有落差,告诉你把,这个社会是绝对不公平的,而且你以为都是什么样的人去当兵啊?我于是便告诉你把,跟我以前一起混的几个混混,当时人家有钱,都去当兵了,只剩下我们这种没能耐的,学历又低,也找不到工作,只能是成天游手好闲的。”
  “但是大家不都是觉得去当兵很光荣的吗啊?。”
  “当兵当然是光荣,这个是没说的。”牛欢亭说,“当然也不是说所有的人没有钱于是便当不了兵的,主要还是那种名额少的,去的地方好,所以大家都抢着要去的,而且去那里当然也不是为了保卫祖国,而是有其他的目的的。”
  “其他的目的啊?”
  “你是不是喝醉了啊?你这样的头脑还没能理解我的意思呢啊?啊?”
  “我是真不懂啊,你跟我说说啊!”
  “其实都是希望当兵回来以后能找个好工作,或者是留在那边,提个干部什么的。”牛欢亭说,“呵呵,如今这种事情咱们们说也是说不清楚的啊。”
  “哎呀,怎么那么黑暗啊!”
  “你现在应该懂了吧”牛欢亭问,“你现在啊,于是便不要这么愤世嫉俗了,什么虚伪不虚伪的,等你到了那个份上,能捞钱的时候,你也于是便变得跟他们一样虚伪了啊!”
  “不过我现在还是觉得很不好的,因为觉得现在的这种情况不是很好我还是接受不了呢!”
  “哎呀,你难道不知道吗啊?古代的贪官少吗啊?每一个朝代,每一个皇帝的旁边不都是至少有一个贪官的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我知道,和珅于是便是最大的贪官啊!”
  “这你知道不于是便行了啊,以后要坦然的接受这些,不要一看到这些事情于是便受不了,那以后还怎么活啊。”牛欢亭说。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别去吗。”
  “呵呵,不去在乎的话,看一眼于是便当是看个热闹,等以后看的多了不于是便可以了吗啊?你习惯了也于是便不足为奇了。”牛欢亭说,“其实现在这个社会好人也难做啊,听说最近发生了这样的案件,一个小孩走失,在街上找了一个人,说自己的家在哪里哪里,那个人看小孩这么可怜,便想要做好事将她送回家,即便是这样子谁知道一按门铃,于是便被电晕了,等到后来警察破案之后发现这个人已经空了,里面的器官都被卖了,你说现在还能做好事吗啊?”牛欢亭直翻白眼。
  “哎,现在已经跟雷锋那个年代不一样了啊。”马波涛赶紧应和一句。
  “所以啊,于是便既来之则安之好了,不要这么勉强自己了,你只是一个成员而已,不要想着去改变环境,而是要试着去适应这个环境的,知道吗”牛欢亭又点上一根烟,“你看如今经常有报道说谁又干什么好事了,然后这个人于是便出名了,如果人人都爱做好事的话,怎么能够突出她一个人呢,这也于是便是现如今人们已经不怎么做好事了吧,于是便连老人摔倒在地上,也还不会立马扶起来,因为之前有人做这样的好事,却被赖上了,现如今于是便是这样的一个社会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没有想到你分析的还挺透彻的。”马波涛吐了口烟。
  “哎,我现在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也于是便这样吧,你以后见多了,于是便能深刻的体会到我今天跟你说的话了,对于你们学校的现象虽然太早了一点,因为你们都应该是平等的,但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也不足为奇,社会是在发展的,有向好的方面发展的,自然也有像不好的方面发展的啊,你于是便不要那么大的心灵波动了,好好的去感受生活吧,还有很多,是你没有见到,而我没有提到的,都等着你在你以后的人生中慢慢的体会了!”
  “哎,大牛叔叔,我突然发现你真的很成熟啊,以前我可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呢,你经验居然这么丰富呢”马波涛偷笑道。
  “呵呵,真是的,你看你没大没小的,也不看我比你大多少,还跟我说这种话,我吃的盐比你多吧,所以我懂得见过的当然也比你多很多了啊。,你现在居然跟我说你厌恶了虚伪,那我呢,我遇到的那些事情结合起来,难不成要去上吊自杀了啊,那样的话,我早于是便死了几百次了!如今啊,咱们们也于是便说说,想要改变是不可能的了。”
  “难道咱们们团结起来于是便不能改变吗”马波涛朝他翻了翻白眼。
  “呵呵,团结啊?你想跟谁团结啊?我告诉你,你要是发出这样的号召,一个人也没有愿意帮你的,这于是便是大家各扫门前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知道吗啊?”
  马波涛想到这里觉得也是这个理,于是于是便不说了。
  “那你诶我总结一下,为什么会对这样的状态不满呢啊?”牛欢亭突然问道,“你说说你是为什么不满呢啊?”
  “我啊?”马波涛说,“我也不知道,我总感觉应该是公平的啊,可是如今却是这样的,于是便看不惯了啊啊?”
  “呵呵,其实我之前深思过这个问题,我于是便告诉你吧,最主要的问题于是便是穷”
  “穷啊?”马波涛一脸疑惑,“为什么这么说啊啊?”
  “呵呵,我于是便这么跟你说吧,那些愤世嫉俗的人全都是穷光蛋,有钱的人过的逍遥自在,根本于是便没有这种感觉的啊?”
  “怎么可能呢啊?我还是不懂”马波涛摇着头。
  “呵呵,你还是经历的太少了啊!你听我给你总结总结于是便明白了!”牛欢亭轻叹一口气。
  “说说。”
  “你看像你这种愤世嫉俗,觉得不公平,虚伪的都是那种三无人员,没钱没权没实力的人,如果你是有钱人的话,人家贿赂,你比人家贿赂的还多,最后好东西于是便是你的,你赢得了自己想要的你还会愤恨这个世界吗啊?再者说来如果你是大官,人家有事于是便来给你送礼送钱,你还会愤世嫉俗吗啊?到时候如果人家不给你送了,你还得找人家的麻烦,逼着给你送呢!对不对啊?所以这种感觉于是便是羡慕嫉妒恨,你没有,你得不到,所以才会觉得不公平,因为是你没有钱,所以对你不公平,但是人家有钱,于是便能够办成事情,不于是便是这样吗啊?这于是便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一个道理的!”
  “你这样说似乎太偏激了吧,怎么可能都是这样的啊。”
  “我还于是便告诉你把,还真是这样的呢”牛欢亭说,“你看你,难道不是愤世嫉俗的那种吗啊?”
  “呵呵,我那些经历算神马啊?称不上是愤世嫉俗啊!”
  “呵呵,你看你又这么说了啊?”牛欢亭说,“你如今有什么呢啊?啊?”
  “我于是便是你说的三无人员。”
  “所以啊,我说的人里面于是便有你。”牛欢亭说,“现在的人不都是这样的吗啊?你不如别人的时候,于是便嫉妒人家,即便是这样子遇到不如你的,于是便对他们歧视,看不起他们,现如今这样的事情少吗啊?于是便好像市里的人从一开始都会瞧不起农村人,但是你们吃的是什么,你们的父母是不是农村的啊?”
  马波涛觉得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说这种歧视是不应该存在的,以前各个不都是农村人吗啊?你说他们天天吃的是粮食,还看不起种粮食的人,天天吃着猪肉,却瞧不起养猪的人,而且他们往上面三倍算,谁家不是农村的啊,这于是便是等于是自己扇自己的脸!”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对,我觉得这个非常靠谱!”马波涛举起酒杯赞道,“所以农民才是最好的,对社会贡献最大的,如今政府对农村的政策也特别优惠,好多城市的人都想转农村户口呢!”
  “好好,”牛欢亭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呵呵,咱们们已经那么长时间都没有这么放松了啊,这种感觉真好…”
  “大牛叔叔,我现在真的特别佩服你,你怎么这么厉害呢啊?要是在过去的话,你肯定是个头领什么的,分析能力特别的强。”
  “哎哎呀,好了好了,对了你以后别老喊我这个了好不好啊?我听着特别不习惯,觉得自己特别老!”
  “那你说吧,喊你什么呢啊?你决定于是便好啊?”
  “叫我勤劳的牛,其他的也可以,你自己看着办。”
  “你看咱们们两个还是差着辈分的呢这样喊不合适啊。”
  “呵呵骂我于是便喜欢你这样喊我呢”牛欢亭这个时候有些忧郁的说,“你是不知道,以前好多人这样喊我,但是都是假的,根本于是便不真诚,我快厌倦死这样虚伪的生活了啊。”
  “好。”马波涛居然不知道要喊什么了,不过最后还是决定按照他希望的喊吧!,“勤劳的牛,我于是便喊你勤劳的牛了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牛欢亭应着,然后非常满意的看着他,“呵呵,我听你喊这个名啊,亲切的不得了呢,真是高兴啊,心里特别的美呢!!”
  马波涛如今都已经支撑不住,到床上呼呼大睡了。其实他早于是便醉了,只不过是刚才的话题太入迷了,所以一直硬撑着而已!
  “哎,我说勤劳的牛,你看,你让我喊你这个,那以后你于是便喊我懒惰的马怎么样呢啊?”马波涛说,“我也是这个爱好,你一喊我这个我也觉得特别的亲切呢,你说行不行啊!”
  “好好,你这个孩子啊,我于是便喊你懒惰的马了好不好!”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马波涛这个时候也兴奋的笑着,好像是在发泄什么一样。
  “哎,懒惰的马啊,你看你不行了啊,怎么于是便这么一点酒量啊,我看不起你了啊!”
  “我可不行了,一点也喝不了了,已经到头了啊。”马波涛挤着个脸,“你要是还让我喝,我可真的要吐一地了啊!”
  “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千杯不醉啊?这才几杯啊?你被再把你自己的牛皮给吹爆了啊你可真够怂的啊。”
  “我告诉你勤劳的牛,你这样说也没用我于是便是不喝了,我才没有你那么傻了,一用话激你于是便不知道怎么是好了!”马波涛醉乎乎的说,“我可是受不来原来是这样啊了,陪你喝酒了,你自己喝吧。”
  “哎呀,你要睡也别在这睡啊,俺媳妇晚上回来,我们睡哪里啊?你这个小子,赶紧下来,麻利的!”牛欢亭眯着个眼说。
  “哼,我才不呢,你没地睡是你的问题,你要是有本事到哪里都能睡……”
  “你看你这个孩子,拐弯抹角的数落我是不是”
  “呵呵,还真被你说对了,你能拿我怎么样啊!”马波涛使劲瞪着大眼。
  “呵呵,爷现在不混社会了,要是以前,非得拿菜刀来砍了你不可!”
  “哼哼,你要真那么牛,于是便牛给我看看啊,我从来不触头”马波涛这个时候信誓旦旦的说,“我告诉你吧,我于是便爱挑衅老实人!”
  牛欢亭这下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于是便拿着拖拉板于是便扇了过去!
  “去你的,你还真上手了啊?”马波涛大喊,这个时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便还了回去,于是他们两个于是便不撒手了,非得弄出个结果不行。即便是这样子没有注意到那桌子上的碟子碗啊酒瓶子什么的全都被他们摔得细碎,即便是这样子两个人还真的于是便借着酒劲给打了起来了,他们于是便这样互相抽打着身体,即便是这样子却还都放出狠话要弄死对方!说对方活着简直于是便是个垃圾,不如死了算了什么的。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语也说了出来。
  即便是这样子谁都明白,他们这样做其实都是因为心里有着太多的不公平没有地方去诉说,而在这个时候借着酒劲发泄出来,而清醒的时候却都被压抑在心底,从来不敢暴漏,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他却哭了出来。
  “勤劳的牛,你看我是不是很娘们啊啊?”
  “哼,你看你这眼泪不于是便是娘们吗啊?哼,一点魄力都没有!”
  马波涛还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心里装不了这么大的压力,心里的苦他没有地方去说,只能自己埋着头哭泣了!
  即便是这样子也都休息的差不多了,便都各自来到床上准备要好好的休息了。
  马波涛的母亲想了很久但是一直都没有一个好主意能够解决这个事情,在权衡再三之后还是决定要跟他们班主任商量一下这个事情,人家是老师经验肯定比自己要丰富很多吧,所以先去探探情况吧!
  马波涛的班主任叫鲁惜金,三十几岁的样子。即便是这样子这个人也是那种总是喜欢收礼的人,只要是有事求她于是便一定要备上厚礼,不然的话,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给办的,虽然她只是见过这个老师几次而已,不过也对她的行事作风很了解的。
  马波涛的母亲在去找班主任之前便先去百货商场挑一些东西去送礼的,即便是这样子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送些神马。毕竟太贵的,儿子已经毕业了,也不知道那边会给神马样的答复,不值当得,但是便宜的人家又不放在眼里,更加不给你办事了,倒时候还是一场空,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去掌握这个度,这可难坏了她了。找了半天都没有合适的,于是便走出了百货商场!
  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便觉得女人是爱美的,那于是便去珠宝店看一下,即便是这样子里面的东西都是特别贵的,一般都在两千左右而且自己还有一个特别中意的,有好几次都想让服务员帮自己拿出来试戴一下,不过看到那价格是真的不敢带了,自己哪里有那么多的钱去买这些奢侈品呢,还是做正事要紧吧,即便是这样子这些东西太贵,也是买不起的。
  马波涛的母亲想了又想觉得买东西不如直接送钱好,而且一般人都是希望拿着钱,想买什么于是便去买什么的,于是便接的还是包一个红包给他们的班主任好了,这样应该不会挑出什么理来了吧!想到这里便怀揣着红包骑到老师的家去了。
  鲁惜金她于是便住在儿子初中的那个教师家属楼里面,即便是这样子进到大院以后,我于是便发现,怎么如今的老师都那么有钱了呢,那车都是好几十万的车,那几万块钱的车根本于是便没有脸面停在这里的,我真的感叹,什么时候老师这个职业也这么挣钱了呢啊?突然间对人家的这样的生活也非常的羡慕了!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在外面非常有礼貌的敲鲁惜金老师家的防盗门。
  “是谁啊?”这个时候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声音“鲁老师,是我。”马波涛的母亲轻轻回着。
  “你是谁啊?啊?”鲁惜金又问,“我今天很忙,明天再来吧!”
  “我于是便耽误您一点时间,请您抽空开下门听我说好吗啊?”马波涛的母亲好不容易请假,不想白费力气。
  “你提前联系过了吗啊?”对方又问。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还提前联系呢啊?”马波涛的母亲心里想着,又说,“没有,不好意思,我是马波涛的母亲,这次来是希望能够帮助我一下我是非常有诚意的啊。”马波涛的母亲说的特谦虚。
  鲁惜金这个时候听到了诚意这个词于是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怎么会把钱拒之门外呢啊?
  鲁惜金于是便立马将门给打开了,假装寒暄道:“我的天啊呵呵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没有预约的我不敢放进来所以才这样的。”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马波涛的母亲强装着笑脸说。
  “我这地板是刚擦的,要不你套个鞋套行吗啊?别踩脏了!”
  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心里特别不痛快,心想,“怎么如今的老师都不懂得怎么样去尊重一个学生的家长呢啊?但是这次自己是来求人家办事情的,所以人家让干什么于是便干什么好了!”
  马波涛的母亲便听话的照做了,然后便跟着他走到了沙发这边!
  “坐吧。”鲁惜金说。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好,谢谢。”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四处打量着这个客厅,是那么的奢华的大客厅啊。
  “鲁老师,这个于是便是学校里面给你们分的新房子吧啊?”马波涛的母亲问。
  “是啊,今年开春刚下来的房呢,我也是刚刚住进来的!”
  “哎呦喂,你们现在的老师真是吃香啊,这装修,多么气派啊,真是让人太羡慕了啊”马波涛的母亲赶紧趁热打铁。
  “呵呵,你是没有看到他们的装修啊,比我好多了呢,我平时都不敢让他们进来串门的!”鲁老师给马波涛的母亲递了杯水,“不然看到我家这装修肯定得刺激我一顿啊。”
  “不会吧,我觉得这装修已经是顶级的了,国外杂志上面不于是便是这样的吗。”马波涛的母亲知道鲁惜金爱听好话。
  “呵呵……”鲁惜金轻笑着,“好了,您这次来找我是为什么啊啊?”
  “哎呀我一看这房子,于是便忘了我来的目的了呢,”马波涛的母亲故意这么说,“呵呵,今天来主要是因为我儿子马波涛。”
  “噢,马波涛,这次考试成绩太不理想了啊”鲁惜金这个时候表现的非常的为难,“不过初三这一年他的表现于是便很不好,我也找他谈过话,但是却不起作用!”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之前您去过我家,已经跟我反映过这样的问题了,我是心理有数的!”马波涛的母亲说,“如今啊这个孩子不听话,我想问问您有没有好办法管管他啊。”
  “我可算是怕了他了啊,这不好不容易盼到他毕业了我也松了一口气啊。”鲁惜金说,“他每天上课的时候于是便跟叫欧阳汐季的人混,天天上课都不守纪律,不只影响了自己,还影响了身边的同学呢。”
  “鲁老师,真是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啊,以前他挺听话的,也不知道后来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给您惹了那么多的麻烦,请您海涵啊!”马波涛的母亲此时面红耳赤。
  “唉我们做老师的,对待学生当然于是便得像对待自己的子女一样的啊,怎么能够怪他们呢,当然是悉心调教了啊。”鲁惜金装模作样的说。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您还是懂得大道理的人啊,识大体。”马波涛的母亲赶忙应和着,“于是便在中考成绩下来的那天,我一看那分数于是便跟他急了,一个大男子汉,居然考这么点分回来,你说他也不嫌自己寒颤吗啊?”
  “呵呵……”鲁惜金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呵呵,这个成绩是低了一点,我也明白你的心思的,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考第一,摊上这么一个孩子也没有办法啊,您于是便别生气了啊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对,对。”马波涛的母亲说,“所以我昨天于是便觉得总得想出一个办法来啊,现在于是便只有两条路了,一个于是便是复读,另外一个于是便是上中专,可是中专里面的孩子都不是正经的孩子啊,我哪里会放心让他去啊,所以啊,我觉得还是再复读一年,可能会有效果的,但是我怎么劝他于是便是不听,什么招数都用了,软硬都是不吃,那身上都让我们给打的一块青一块紫的了,还是死犟。所以这回我于是便想到了你,希望你能帮我劝劝他啊!”马波涛的母亲虔诚的问道。
  “这个……”鲁惜金这个时候表现的很为难的样子。
  马波涛的母亲怕鲁惜金老师推辞,于是这个时候便拿出了之前准备好的红包塞给了她。
  “哎哎呀模拟这是做什么啊,”鲁惜金假装推辞,“我于是便是有些为难,没有这个意思啊,你不要这样啊。”
  “我这于是便是一点心意而已啊,您于是便收下吧,您那么忙我还来找你,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鲁惜金半推半于是便的接过钱,脸色一下子于是便好了起来了,于是便打包票的说:“行了这个事情你于是便让我来办于是便可以了,你算是找对人了,想必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劝的了他了,你下个星期六晚上让他过来于是便好了!”
  “哎哎呀,听懂啊你这样的话,我真的是太开心了啊!”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非常的开心,听鲁惜金这么一说,觉得这个事情于是便算是办成了!
  “您要真的能劝动他,我今天于是便来的太值了啊!”
  “你大老远的来一趟,我怎么能让你白来呢啊?肯定会替你把这事情给办成的!”
  “好嘞。”马波涛的母亲便觉得既然已经这样了,于是便可以离开了,“鲁老师,这个事情您于是便受累吧,我家里还有其他的事情呢,于是便不打扰你了啊。”
  “哎呀,好不容易来一趟,多做会再走啊。”鲁惜金又假装客气。
  “呵呵,不用的,我确实是有事情的,今天贸然来访真是不好意思啊,您也赶紧忙您的事情吧,我这于是便告辞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