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一章:辍学(3)

  马波涛已经一天都没有吃饭了,这个时候非常的饿,肚子在咕咕的叫,他想要找些吃的来安抚自己的肚子,即便是这样子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有任何的吃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啊?为什么家里什么都没有呢啊?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突然想到,昨天晚上母亲不说做了一桌子的菜,好像我们两个都没吃呢,即便是这样子可是昨天自己却根本连看也不愿意看,因为一点肉都没有,自己真的不愿意吃的,可是自己那么饿,真的想要吃的,如今自己再也不会嫌弃那饭菜里面没有肉了,因为自己是真的太饿了,以至于什么样的菜都可以吃下去,什么样的残羹冷饭对于自己来说都是美食啊!所以便到厨房里面找昨天的饭菜。
  即便是这样子没有想到,找了半天都没有那些饭菜的影子,母亲这时要断了我的粮食啊,怎么能够那么的残忍呢啊?我到底是怎么得罪她了啊,怎么忍心让她的儿子一直挨饿呢啊?真是的,快要气死我了,真没有想到天底下居然会有这样的母亲。
  牛欢亭如今在非常惬意的吃着老婆给她精心准备的红烧鱼,还有一些下酒菜,即便是这样子自己吃这些还真的是有一些奢侈的。更何况一个人喝酒也很没有意思的。
  饿的晕晕乎乎的马波涛这个时候已经闻到了隔壁的香味了,于是来到她夹,便一下子于是便钻了进去,生怕里面的人藏着好吃的不给他吃一样!不过自己还是很矜持的表现,没有像乞丐一般的抱着于是便啃,“呵,大牛叔叔,”马波涛迎门而入,“我大牛婶婶这个鱼做的还真的是挺不错啊,不知道味道如何呢!”
  牛欢亭怎么会不明白他这次来是什么目的呢啊?这个小子于是便喜欢跟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我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便也不想跟他贫气了“你再这么跟我绕圈子,小心我一点都不给你剩下啊!”
  马波涛一听,当然是有些害怕了,想牛欢亭出来混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出生了,自己的那点小伎俩怎么能在他的面前使呢啊?自己也真的是有点太幼稚了吧,所以还是实打实的吧,本来自己于是便是来蹭饭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啊?便拿起筷子于是便快速的吃了起来,边吃还边嚷嚷,“哼,我今天还于是便非把你给吃穷了呢!!”
  牛欢亭在一旁“呵呵”的笑着。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个年轻人从骨子里面于是便跟自己年轻的时候有几分相似的。放荡不羁,冷静,实在,而自己那个时候不也是这样的吗啊?即便是这样子如今却已经老成这个样子了,于是叹了一口气说:“还是年轻人比较好啊!”
  “你吃那么快干什么啊?于是便好像是多少年没有见到过饭一样,”牛欢亭劝到。
  “好了,你于是便不要管我了。”马波涛边吃边说。
  “你要是没吃饱,于是便进去盛饭去啊,我这饭可有的是”牛欢亭说,“你看这边还那么多的菜呢,你赶紧吃啊,总是吃鱼怎么好吃呢啊?”
  “大牛叔叔,我现在可是饿坏了啊,馋死我了,你看这荤菜你于是便不要吃了,你们老年人于是便应该吃点素的,鸡蛋于是便给你吃了!”
  “呵,你这小子,真有你的啊。”牛欢亭这个时候喝了一口酒“哎哎呀,行了,你于是便是故意寒颤我呢是不是。”马波涛大口的啃着,“我快要饿死了,什么颜面什么的我都不要了,我现在于是便是想要吃肉,你哎笑话我于是便笑话我好了。”
  “你说说你,怎么那么饿啊?你昨天晚上没有吃饭吗啊?那也不至于饿成了跟个乞丐一样的啊!”
  “唉……”马波涛抬起头,目光凝视,“哎,真的是要好好的谢谢你啊,要是没有你,我估计于是便要饿死了啊,我爹娘都不管我了,而你于是便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以后你只要有难处于是便跟我说,我能帮的一定帮你啊,不过要钱我是没有的,力气的话,我也得掂量着来,其他的事情于是便全都可以了,谢谢你了啊,要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
  “你看看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呢啊?”
  “哎呀,我这不是本性吗啊?吃饱了于是便得刷刷啊。”马波涛笑嘻嘻的说,“我刚才饿死了快,幸亏你这里有好吃的,我家里是什么都没有呢!你没饿过不会懂的!”
  “我怎么不知道啊?我曾经也饿过啊,但是那个时候估计你还没出来呢!”牛欢亭喝了口酒,问,“怎么啊?你母亲中午没给你做饭啊啊?”
  “说实在的……我现在是真的有点害怕女人了啊,现在找媳妇也得慎重啊,你说我母亲吧,昨天把我打得那么狠,还把我家里所有的吃的都藏起来了,这不于是便是要活活的饿死我吗啊?看我没出息了,于是便不想要我了,不过怕犯法,所以选择这个办法,但是幸好有你在,我才死不了呢!”
  “切,你这孩子啊,太伤人心了不是啊?你这样做不是让你母亲太寒心了吗啊?你母亲管教你也是为你好啊,谁让你这个孩子不听话的!”
  “切,你别说这个,于是便算是我母亲怎么对我,我还是尊敬我母亲的,这个没的说。”马波涛这个时候郑重其事的说。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看你这点于是便像我,是个爷们。”
  “我现在说这些其实于是便是我内心亢奋的激情啊,你懂不懂我的意思啊?很深奥的啊!”
  “哎呀,你说你,真的是一点劲都没有呢,你觉得你这样做有意思吗啊?真是的,我怎么觉得一点戏都没有呢啊?你这个孩子啊,于是便是太懒散了,总是把别人的话当成是歹话,其实你母亲自己也不图什么,你以后发达了,愿不愿意孝敬她那是你的主动选择,即便是这样子她现在这样做于是便是全心全意的希望你以后能够好好的生活啊。”
  “你看看你,真是的,你这样说我还真的觉得对,不然,她干嘛管我啊,不于是便是因为我是她的儿子吗啊?其实这点我也是懂的啊。”
  “呵呵,你既然明白干嘛还要跟你母亲吵架呢啊?好好的说道理不于是便行了吗。”牛欢亭接着说,“你没有看到现在有那么多吃软饭的,还强横的不行,我有的时候真的搞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在想神马,每天过的开心不开心,但是咱们们有能怎么做呢啊?这个事情跟咱们们有什么关系,即便看不过去又怎么样呢啊?”
  “切,你以为你很厉害吗啊?你现在的生活难道于是便不是吃软饭吗啊?你看你天天在家里,你老婆上外面去上班,挣钱养你,你还说别人了,难道看不到你自己也是过这样的生活的吗啊?你说这个于是便不脸红啊,我这个小孩都替你脸红呢,真是的,于是便是爱职责别人,根本于是便不看看自己其实也是半斤八两而已!“你这于是便不懂了吧,虽然是这样但是我还是管家里的事情的啊,在外面她说了算,但是在家里却是我说了算的,你懂了吗啊?”
  “行了,你也于是便这样吧,你看我说说你,你还于是便在这里自豪上了额,也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好自豪的呢啊?难道不觉得一个大男的花着女人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你安心吗啊?我要是你,肯定骚的不行,都不敢出门了,还不知道外面的那些人会怎么议论你呢,大牛婶婶也于是便是嫁给你了,不然怎么会这样呢,呵呵,我告诉你,男人于是便是要有事业的,你要是吹,于是便像点样子,给我开来辆车也让我长长眼怎么样啊?以后我于是便真的服你了,你说东我于是便不敢说西!
  马波涛话音刚落,牛欢亭便笑了起来,说:“呵呵,没有想到如今你还真厉害呢,这小嘴皮子练的啊。”
  “哎呦你看,一说这个你于是便夸我了,我可不喜欢有人夸我啊,我心里痒痒的慌,你还是说点正经事情吧!”
  “不管我怎么样,但是你刚才说的那些于是便是能够表明你也希望出人头地的不是吗啊?你也有着非常大的野心,不是吗啊?”
  “切,我怎么会不想出人头地,我可不想要在家里当啃老族,而且也没有什么可以啃的!”
  “你看,我要的于是便是你这句话!”牛欢亭拍着大腿,“既然这样,你干什么不上学啊,上学不于是便是为了你的出人头地吗啊?你怎么这点事情都弄不明白呢啊?”
  “噢……”马波涛顿时恍然大悟,“我现在可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啊,你可真是太精了啊。”
  “呵呵,你现在说这个我才不信你呢,你才不是这样的人呢。”牛欢亭呷了一口酒,“你我想知道你干嘛不想要上学呢!”
  “我觉得……”马波涛结结巴巴的说,“感觉上学没用。”
  “怎么会没有用呢,要是没用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挤破头要上大学,上清华北大呢啊?难道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吗啊?你听我好好的给你讲讲啊。”
  马波涛这个时候沉思了一下说:“难道你没有发现如今人与人的关系是特别虚伪的吗啊?”
  “怎么会不知道呢啊?当然发现了啊。”牛欢亭说,“难道你于是便是因为这个不上学啊?也不至于吧啊?”
  “其实也不是吧,但是我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让我看不下去了!”马波涛说,“你比如我于是便看着我们班主任于是便恶心,我们班同学学习好的她喜欢,不好的她于是便成天刺得,但是学习不好的里面有一个家里条件特别好老给她送礼的,她于是便对待那个学生特别的好,即使天天在班里捣乱也没事。”
  “你们班主任是这样的吗啊?”牛欢亭问。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我于是便折磨说吧,学校里的老师都是这样的,我和她的接触比较近,所以看得比较多罢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这样的老师一点师德都没有啊,怎么能教出来好学生呢。”牛欢亭开始愤愤不平起来,“为什么你都不告诉校长呢啊?也许可以解决问题的啊啊?”
  “哼,你以为我们校长于是便好了吗啊?我告诉你,绝对是风气的问题,上梁不正下梁歪!”马波涛气乎乎的说,“还记得那个时候是中考以前吧,我朋友的女朋友爱上别人了,可是他却不想跟她散,于是于是便喊了好多人过来把他给打了一顿,结果于是便报警了,本来这个事情那个男生肯定是要被开除的吧,可人家家里有钱,直接于是便贿赂我们校长了!你觉得这个事情会怎么样发展呢啊?
  “怎么着啊?”
  “连通报批评都没有,于是便这样,装作没有发生一样,人家家里有钱,不于是便想做神马做神马吗啊?!”
  牛欢亭也觉得这样不公平的事情是不应该发生在学校里面的,即便是这样子转而又想到难道社会上这样的事情少吧,现在多经历一些,以后进入社会之后,心里落差当然于是便要小一些了啊!这个绝对是一个真实的事情,而我当初也是觉得不公平,心里受不了才会在家里待这么久的,即便是这样子现实于是便是这么让人无奈的。
  “哎,这种事情,人家当事人都不说什么了,你这个旁观者在这里愤愤不平的有什么用,肯定是给了足够的赔偿了吧!”牛欢亭夹了口菜。
  “反正我于是便感觉这帮人实在是太虚伪了,钱于是便是唯一能够疏通的物质了。”
  “难道你于是便甘心这样吗啊?让那些当官的继续这样着,而你于是便在最底层愤怒着,却没有人理你啊?你怎么于是便不想着自己也当一个好官呢啊?”
  “呵呵,你快拉倒吧,现在好官哪里有人当啊!”
  “呵呵,说了那么半天我终于懂了啊”牛欢亭喝了口酒,“其实啊,你于是便是想想而已,根本只是动动嘴皮子上的功夫。”
  “切,我说了于是便比不说强。”
  “我告诉你吧,如果一个人真的对这样的一个现状非常不满的话,于是便会想着法的去改变,用自己的行动去改变的,而你,如今于是便只是图个心里痛快罢了”牛欢亭不屑的说,“你要真的觉得自己能说,怎么不上市政府呢啊?啊?”
  “呵呵,难道市长于是便不贪污了吗啊?被罢免撤职的市长不少吧,到时候只能是自己吃亏罢了!!”
  “真是的!……”牛欢亭斜了一眼马波涛,“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厨房还有鱼呢,咱们们喝点,不想这些事情了。”
  “怎么啊?说不过我了是不是啊?”马波涛问。
  “行了行了,还是喝酒吧!”
  “我喝不了白的。”
  “你看你,装什么装啊,你抽烟喝酒什么不会啊,跑这里来跟我装逼来了,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马波涛应着,于是便乖乖的去把厨房里面的鱼给端过来了,同时牛欢亭已经给他斟满了一杯酒。
  “行,你先闷一个好了!”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行”马波涛便先干为敬了,那姿势非常的熟练。
  “呵呵,你看我说你跟我装,你还不承认”牛欢亭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你打多咱们会喝酒的啊啊?”
  “两年前吧。”马波涛这个时候思考了一下,然后又肯定的说,“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应该于是便是两年以前的一次吃饭的时候吧!”
  “肯定是那些坏小子让你喝的。”
  “不于是便那样吧!”马波涛说,“但是这些事情还都是怪原来是这样啊我们班主任的,要是没有他也不会是这样的!”马波涛说的很坚决。
  “怎么回事啊?跟我详细说说吧啊?”
  “还记得两年以前,我们的教室都是平房,所以冬天的时候特别的冷,好像都从墙缝往里面钻风,即便是这样子那个时候我们几个人都是坐在最后一排的,所以一到冬天都是特别的冷,有的冻得的拉肚子了,那个时候我们跟班主任说了好多次,希望她能够给我们提供个取暖设备,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即便是这样子人家坚决不答应,说我们连这点苦都受不了,以前古人都不用取暖,照样考状元当大官,说我们太娇气了,于是便应该锻炼一下我们的!于是我们于是便特别的生气,打那开始于是便想了个办法,没人带着一瓶白酒如果太冷了于是便喝一口,身上立马于是便暖和起来了,不过一走到我们最后那一排于是便能闻到特别强烈的白酒的味道的。现在想起来也挺有意思的。
  “呵呵,你们可真有种啊。”牛欢亭赞道,“这几个人还真是汉子呢,难道于是便不怕你们老师找你们的麻烦吗啊?……”
  “切,她根本于是便没有功夫管我们,主要还是管那些学习好的和家里有钱的了,我们对于他来说于是便是多余的,在这里还影响好同学的学习,所以巴不得让我们全部回家呢!”
  “呵,你们这群孩子啊,真够可以的”
  “切,我才不走呢,九年义务教育,我没犯什么大错,于是便绝对不能让我走的。”马波涛摸了摸嘴儿说。
  “所以你现在刚刚一上完九年于是便赶紧补上了啊,这样不是吃亏了啊啊?”牛欢亭说,“你哪怕再来个惊喜也可以啊。”
  “惊喜啊?什么惊喜啊啊?”马波涛一脸迷惑。
  “你干嘛不去上中专,考不上高中,中专出来也比初中好找工作的啊!”
  “哎呀,你于是便别为我操心了,不是我不想去,但是你不了解,现在中专里面哪里有好人啊,全都是小玩闹,我去了以后还不得成了混混啊,你觉得那样好吗啊?我反正不乐意!”马波涛说,“而且你说,那么多钱干什么不好,干嘛非得要那个毕业证啊”
  “切,你对自己于是便那么没有信心啊?你于是便不能不跟他们同流合污啊。”牛欢亭翻着白眼。
  “你说这个于是便没用了吧,我母亲都说中专上不上无所谓的,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没用也比你现在强多了吧啊?”牛欢亭说,“你母亲这个人也是头发长见识短,要知道文凭以后用处可是非常大的啊”
  “怎么会呢啊?呵呵,她最看重文凭了”马波涛说,“昨天晚上我说我要去当和尚,她于是便说我没有大学文凭当和尚人家都不要我。”
  “哼哼,你看你母亲好不容易把你样那么大,你居然说要去当和尚,你这不于是便是伤了她的心了吗啊?你还赖人家吗啊?”
  “可是伤心归伤心,能不能别一说不过我于是便着急上火的抄起家伙于是便大人啊?啊?”
  “哎呀,你们要是听话,谁愿意打你啊,你难道没有听到过打在儿身痛在我心吗啊?”牛欢亭接着说,“不过你这个孩子也是太倔强了,而且还那么能说,让你母亲都没有办法了,只能打你出气了,你还真少有啊”
  马波涛“不错不错,真不错”笑道,“熊猫还少了,多值钱啊”
  “真是的!……”牛欢亭翻着白眼,“你这个人啊,真是恬不知耻啊!”
  即便是这样子他们于是便这样想着,谈着,有些说了,即便是这样子有些却不能说。牛欢亭这个时候也有了酒兴,两个人喝的非常的痛快。
  牛欢亭打着饱嗝,说:“那你说你有什么打算呢啊?如果于是便不上学了,你有什么打算吗啊?”
  “你是说我的打算啊啊?”马波涛这个时候好像于是便被问住了想了好长时间,“我实在不行于是便去外面买菜去不行吗!到时候做大了整个菜市场都是我的!”
  “哎呦,你还真够有志向的,还卖菜。”牛欢亭一脸的瞧不起,“我问你,你会不会算账,会不会堪称啊啊?”
  “这个有什么难的啊,上过小学都会行不行”马波涛有点儿急了。
  “呵呵,我还于是便觉得你不会呢”牛欢亭说,“那我问问你,如果一斤半的米一块钱的话,那我要五毛钱的米,能买到多少啊啊?”
  马波涛这个时候算了老半天还是不知道答案是多少,皱皱眉头摇着头。
  “哼,人家说买的不如卖的精,而你这傻不愣登的还卖菜了!”
  “到时候我是老板,干嘛让我算账啊。”马波涛说,“实在不行等我卖的时候找个女大学生来帮我算账不于是便可以了吗”
  “呵呵,你看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牛欢亭说,“你以为人家大学生会去伺候你啊?要什么没什么,连文凭都没有,根本于是便瞧不起你啊?”
  “切,那又怎么样了啊?我觉得很多没有文凭的都发财了啊”马波涛说的很坚决,“我告诉你我还真于是便不看重这个了,我于是便不信我不上大学我这辈子于是便没有出路了。
  “你看看你,这个充实劲啊!”牛欢亭一脸的鄙视,“哎啊,你啊,真是的,不听好人言啊啊?”
  “唉……”马波涛突然哭了起来,“大牛叔叔,你可怜可怜我吧好不好啊?我有几把刷子你还不知道吗啊?”
  “哎呀,我告诉你,现在这个社会,面子是最不值钱的了,你不要觉得自己怎么样怎么样的,你现在没有资本所以面子对你来说也是什么都不是等你什么时候有了资本再想面子的问题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