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双云扣 > 宇文初曦番外

  我们宇文家,几代贤相,天赋异禀,谋略过人,为天下人景仰。这些是源于一枚上古神物,双云扣。双云扣是天地封神时遗留下来的圣物,至贤至情,佑出宇文府几代贤相,牵来几世家主挚爱之人,却,惹尽情伤肠断。
  宇文家与东方家素来纠葛,终于,在我这一辈偿尽了欠他们的债,却让我,付出了如此的代价,让我,生不如死。
  双云扣在我挚爱的人身上焚化成灰,也生生地将我肺腑碾碎,我知道,从此我便要失去她了,因那句谶语,现则封候拜相,没则天下称臣。
  十年了,拖着这残败的身心,我竟熬过了十年。君临天下又如何,坐拥江山又如何,我要的不过是她深深浅浅的一声呼唤,柔柔软软的一个拥抱,而她,是想也不会想我一想的了。是我负了她,这一切,是我自作自受。
  我封了东方问晴为后,将她的孩子立为太子,要还,就让我还得干干净净,莫要再牵扯到我的孩儿身上,我的孩儿啊……我的眼前又是一片模糊的白,这些年来,只要一想她,一想我们的孩儿,我的眼睛就如瞎了一般,什么都看不清。这是她不知道的,她不知道,她不知道我有多爱她,她不知道我夜夜握着断了的钟情,在太炎殿里,神伤疼痛……
  她一直误会我对东方问晴没有断情,她怎么能误会我呢,她是我最挚爱的月儿啊,是这世间最聪慧最聪慧的女子,她怎么能看不清我对她的爱也多深。我是气恼的,气恼她不信我早已将一颗心挖出来放在了她手里,所以,我迟迟不向她解释,直到她凄然决绝离开,我才知道,我对问晴的一次次自认为光明磊落的关照,伤她有多深……
  月儿她不知道,我即便是少年时对孤苦倔强的问晴动了些怜惜关爱之情,那朦胧的情愫,自遇见她之后,在她一声声温馨动人的“大哥”里,在她比春光灿烂令百花失色的笑容里,在望进她眸中心悸时,早已消失殆尽。月儿她不知道,驻云亭初见时,她一句“我能看看你的腿么”的诚挚和心痛在我心里引起的震动,她不知道,当她还是个小小少年时,我就想好好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地亲,好好地爱,她不知道,我应了东方问晴的请求,去醉醒石救司徒藏锋时,心中想的是如何解开司徒藏锋的心结,将问晴交给他,我心里是高兴的,东方托付有人,我便可以跟月儿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过日子了,当我办好一切,兴匆匆地赶回府时,她竟已离开,她不知我一颗心是怎样的揪得紧。那时,我还不知她是女子。
  后来我推知,月儿她定是因为我与东方的那三年之月才离家出走的,我心里是何等的甜蜜呵,月儿她,她这是为我吃醋,她定是也想占着我,只跟我一起开开心心地过日子的,她心中,也是有我的,只是她不知道,那三年之约,只不过是我用来试探问晴对司徒藏锋的感觉有多深,我必须为她找个好归宿。
  在醉醒石找回月儿时,知她竟是位女子,我是那般的惊喜,雀跃,感谢老天待我不薄,这一生,一定要好好地拴住她!同时我也推知,阿天,竟也是深深爱着她的,甚至比我更早知道她是个女子,只怕是他装扮成墨影陪月儿去南疆为我取药前就知道了,月儿出走,藏在醉醒石,他定也是知晓的。阿天与我从小相惜相知,情同手足,从来不会瞒我任何事情,却将月儿的事两次三番地隐瞒,可见他对月儿用情之深。他与月儿相识在先,我竟生出了危机感。然,他已是有家室的人,且贵为一国之君,他无法给月儿最专注的幸福,我提醒他这一点,希望他放弃,他却放不下,以帝后之位相邀。我在府中坐立难安,心急如焚,月儿一回府便迫不及待相问,当知道我最独一无二的月儿,一口回绝了他时,我是那般的欣喜欣慰。
  阿天并没有放弃,一直虚着后位,不去碰宫中仅有的几位妃子,我本是知晓月儿对我的感情的,此时却紧张不安起来,屡屡透露自己的心意,她却每每回避,我越发的着急,患得患失。
  那天,我从宫中回府,欣喜地发现月儿等在宫门外,携了她上了马车,自从得知她是女子后,我便再也控制不住,总是情不自禁的想握着她的手,想紧紧地抱着她,想深深地……吻她。马车里,我们痴痴相望,她那最娇美的脸,多少次被我在梦中捧在手心里呵护,此刻,就在我的眼前;她那最灵动的眸儿正定定地望着我,牵动着我的心一悸一悸,我的心跳加快,呼吸紧张,再也抑制不住那股渴望,紧紧地将她搂在了怀里,狠狠地将脸贴在她光洁的额上,这触碰,这亲密,我可渴望了多久,渴望了多久,月儿啊,我的月儿……然而,这是不够的,远远不够的,我按捺不住的想深深地亲近这个深深烙进我灵魂里的可人儿,我想吻她,我想要拥有她的味道,想要她拥有我的味道,我爱她……
  然而,月儿,我的月儿,却侧头避开了我,推开我,跳下了马车,她那一避,就如在我的胸口上刺了一剑,而她从人奔驰着的马车上往下一跳,却是生生地将我的心劈开来,月儿,我的月儿,她是如此讨厌我的么?
  我心惊胆颤的追上她,表明了我的心意,她却不愿接受我,说我们都需要时间,我突然恼恨起自己以前的那份不明不白的情愫来,它竟这般阻在我跟月儿之间!
  第二日月儿便去了她的小医馆,不再回来,我穿着单裳,在寒风中冻了一夜,把自己冻病了,我最心软的月儿,她最不能见我生病,她一定会回来的。
  我这一辈子,长年在病痛中度过,只有那一场病,病的那般的幸福,那般的幸福。月儿终于接受我了,我们是那般的甜蜜,这些年来,我靠着那些甜蜜的回忆才撑了过来……
  是我不会珍惜,是我一次次让她误会,一次次让她受伤,只是月儿她不知道,问晴于我,早已是我作为兄长不得不付出的关爱,是不能逃脱的责任,是爹娘临去前沉重的托付,早已与情爱,无关。我只是想尽量地将宇文府亏欠东方府的几辈的债偿还于她,莫要再牵累到我们的孩儿身上。当得知问晴已有了藏锋的孩子时,我心中好不庆幸翻腾,这是宇文与东方家族的第一个孩子,寻思着以后若设法将双云扣传承给他,这几辈的纠葛便可彻底解了。然而,因我极力要保住这个孩子,却让我最心爱的人因此涉险。因我调开了千寻,月儿被劫至狼羯,受了那些苦,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我心甘情愿地挨了阿天一掌,却在他强行抛下几十万大军,化身墨影深入狼羯搭救月儿时,酸楚难耐。我活埋了乌兰厥十万大军,敢动我的月儿,我让他拿天下陪葬!
  月儿为阿天救回时,与我生了些间隙,我是何等的伤心,然我也是何等的有幸,月儿的心,终还是在我身上的,甚至为了我,为了能开启双云阵,而……我的月儿啊,我最圣洁的月儿,我深爱的月儿……
  当年,为了保护问晴,爹娘将问晴阁设为整个宇文府防护阵的中心,而其关键,是燃着的那支紫述香,而月儿似是不喜欢那香味的,为了宇文府的安全,我却不得不每日都去点燃一支。直到那日,问晴阁夷为平地,双云扣与玲珑索化为灰烬,千寻替我死了,却让我,生不如死!
  傻月儿,她以为我毫不犹豫地选择让她灰飞烟灭,却不知,我连让她涉险都心痛,如何会舍得让她死。当她摔出两截断了的钟情时,我一时悲恸,耗尽了最好一口真气,喷血扑地,晕厥过去,因而,没有留住她,让她带着悲愤绝望走进了暴雨,坠入了寒江……
  我该死……
  阿天赶来时,月儿已经失踪,我们发疯地寻找,我的心越来越冰凉,越来越绝望,预感这一次是真的要失去她了,我亦没了存活下去的半丝念想!但是,阿天不给我死的机会,他又赶在我之前找到了月儿,还将皇位扔了过来,我痛不欲生,却再也没有力争的理由,我们有约定,他好好地做皇帝,造福天下百姓,我载着两人的爱好好给月儿幸福,我若负了月儿,这个皇帝就得我来做。换上皇袍的那一刻,我惨笑着吐血,月儿,她最厌恶的便是那后宫。
  阿天没有守住月儿,枉费我们俩不将天下人的阴谋放在眼里,却没发现那不起眼的婢女青萍竟是容妃按插的月儿身边的一条毒蛇!她杀了守护月儿的侍卫,烧了月儿落脚的平家凹,让我们,再一次失去了月儿的踪迹。
  四个月后,终于再找到了月儿,她为了躲避我,竟然成了段云开的妃子,接受了她最厌恶的身份!我也始知她已有了我的孩儿。我明了,千寻一死,即便是我解释清楚,月儿亦不会再接受我,如今事实摆在面前,仍是万蚁噬心。
  阿天是个冷情的人,一旦动了情,就专注热烈,我承认,他对月儿的爱不比我对月儿的爱少半分,有他爱着月儿,守着月儿,我原可放心,只是,那是我的爱人啊,我的幸福,这一生,我永远心痛……
  月儿她已将我淡忘,过得宁静幸福,我又是心碎又是欣慰,日日拖着这破败的身躯,撑在太炎殿里。她心软,心忧天下百姓疾苦,我就为她缔造出一个家家安康的盛世;她一心希望程珞幸福,我就设计将阿珉的两个侍妾另嫁他人,让他们夫妻芥蒂冰释,重归于好;她心疼华阳,我就华阳许配给朝中最能干可靠的方于斯,并命他永不得出墙,永不得纳妾……
  这些是我唯一能替她做的,这些是唯一让我还能存活在这个世上的动力。
  十年了,那一次强行扭转双云阵,已伤透了我的肺腑心脉,身心俱裂,能拖过十年,不易。月儿,我要走了,如何能舍得你啊,如何能舍的你……
  “这么病恹恹的,一点都比不上我家老爹呀!”
  清越的孩童的声音,竟是这般熟悉亲切,我沉滞的血脉轻轻地抖动起来,模糊的意识又慢慢地清明,睁开眼,这个孩子,这个孩子……
  “欢儿——”
  “哇,我还没动手医治你就活过来啦!不愧是同我长得一摸一样帅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