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樵把武融融和上官皓都关进地底下后,就把一些闲杂人等全部遣散,带着一群人走进武立杯的书房,从墙角的保险库中拿出一把钥匙,然后向他身后的几名资深帝国成员展示。

“就是这把钥匙,有了这把钥匙,整个金色帝国就是我们的了。”他激动地说着。

武家绝了后,武立怀又昏迷不醒,他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这笔庞大的产业了!

“你没开玩笑?武立怀真的把所有凭证和文件都放在他自己的床下?”其他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么贵重的东西应该都会放在银行保险箱的啊。

“没错,他的床座是以精钢打造,那等于是个保险箱一样,把这钥匙插入,床就会移开,我经常看他这么做。”胡樵转移阵地,来到武立怀的卧室。

宽大的卧室平时光线明亮,但此刻武立怀陷入昏迷,窗帘都放下来,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支开了看护,他吸了一口气,将钥匙插进床座下的一个孔洞中,可是怎么也插不过去。

“怎么会这样?”他错愕万分。

“怎么了?”其他人都跟着慌。

“打不开…”冷汗开始在手心冒出,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你不是说就是这一把吗?”那几位“德高望重”的帝国成员个个都变了脸。

“这…”他无言以对。

“到底为什么会打不开?”英国华侨界的大老怒问。

“因为,我换了锁。”有人替胡樵回答了这个问题。

众人都被这个细弱如蚊纳的声音吓得僵成石雕,尤其是胡樵,他的脸简直比见了鬼还要可怕,因为,开口的人正是昏迷了整整十天的武立怀。

足足有三分钟没人敢喘气,武立怀张开眼睛,看着一群围在他床边的野心份子,微微地笑了。

“真是有意思,一个鼠饵,竟见引出了所有的猫,我演这场戏还真够本。”武立怀虚弱地伸出手,按了遥控器,床垫自动打直,他也更能将眼前叛徒们的嘴脸看得一清二楚。

“你…”胡樵瞪着他,一张脸顿时老了十岁。

“老胡,你晚节不保啊!”武立杯虽然玩笑地说着,但眼神冰冷慑人。

“原来…招亲只是你的幌子?”胡樵从以前就发现他是个可怕的人。

“不,我真的要为融融找个好丈夫,毕竟,不是任何人都当得了帝国驸马的。”他意味深长地说。

“哼!现在你不仅没有驸马,连女儿也没了,告诉你,想救融融那丫头的话就把所有凭证与文件都交出来!”胡樵慢慢举起枪,指着他的脑袋。

“我一直在想,你从以前就疼融融,应该不会狠心对她,没想到,钱真的可以把人心染成黑色。”武立怀盯着他,毫不畏惧。

“为了得到金色帝国,牺牲一两个人也是值得的,不只是融融丫头,连你的驸马人选最后也都葬身在你自己设计的战场上了。”胡樵哼笑一声,虽然情况有点出乎他意料,但局面仍在他的掌握之中。

“是吗?”武立怀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胡樵有点不安。

“我选中的人应该不会那么不济吧?而且,我已经给了他地图了啊…”武立怀自言自语地说着。

“谁?你选中了谁?你给谁地图了?”昏迷中的人哪还能做选择?胡樵与其他人互看一眼,都不知所云。

“我!”门外,一个沉森然的声音像颗冰弹炸入整间卧房。

所有人都大骇,回头一看,全身湿透的上官皓正姿态闻逸地斜靠在门边,黑发熨贴在俊美的脸上,一身黑衣也因海水的浸润而贴住他瘦削刚毅的线条,他的嘴角挂着冷笑,那模样就像是前来拘提罪犯的死神。

“你…你怎么出来的?”胡樵震惊地瞪着他。所有的出口都已封死,没有人能从地下通道出得来才对啊!

“多亏我未来的岳父指导有方。”上官皓戏德地看了武立怀一眼,说实话,他佩服这个看来病弱又斯文的男人,这个武立怀和倪澈有某些特质非常相似。

“哦,唯一过关的人就是你啊…”武立怀欣赏地打量着他,对他比他想像中还要俊秀清朗的长相有点意外。

“谢谢你的game。”上官皓向他点头一笑。

“我不只是为你准备的,只有兼具细心大胆的人才能看得到那张地图,并且安然过关,这全靠你自己的能力,小伙子!”武立怀不得不为自己的女儿庆幸,她找到了一个值得信赖的男人。

“你们翁婿少在那里互相吹捧,你们能不能活到明天还得问问我手里的枪呢!”胡樵一声怒喝打断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寒暄。

“你以为你的枪能起得了什么作用?”上官皓不屑地笑了。

“什么作用?我能先杀了你再逼武立怀说出所有文件的所在。”胡樵说着就朝他的脑袋射出一枪。

“碰!”

忽地,上官皓的人影消失在门边,房内每个人只觉得一阵风扫过,脸上被喷上几许冰凉的水滴,正惊骇中,就已听见胡樵杀猪般的狂喊声

“啊——我的手指——”

不过是眨眼间的工夫,上官皓已卸掉胡樵的武器,如旋风卷进门内,手持银色长剑,战神般地护卫在武立怀身边。

他的动作竟然比子弹还快!其他人都被这神乎其技吓青了脸,动也不动地站着,背脊上频打哆嗦,甚至没勇气掏枪反击。

“身手不错嘛!”武立怀赞许地笑着。

“好说。”上官皓自负一笑,涮地将软剑收进腰中,一个个从那些人身上搜出所有武器,将他们全都绑住,联络警方。

真是个猖狂的小子!可是,他喜欢他那股狂激之气。武立怀发现他对上官皓的好感不断地在增加。

“融融呢?”他问道。

“我在这里,爸!”换了干净衣裳的武融融在这时冲了进来,含泪直扑向武立怀。

落海后,她和上官皓在崖边发现一处石阶,拾级而上,竟然就是城堡的后花园!

他们回到城堡内,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上官皓心知有异,要她换好衣服后再去见武立怀,由他先去处理一切。

“不,我要先确认爸爸没事。”她当时都决急死了。

“你父亲没事,我保证,你先把湿衣服换了,等你换好,所有的事将会解决。”上官皓一脸保证。

“真的?”

“还不相信我?”他拍拍她的双颊。

“好,我去换衣服,可是你得还给我一个安全无恙的父亲。”她说着就冲回自己的卧室。

“你父亲才没那么容易死去…”他在心里嘀咕。

结果,就如同上官皓的保证,武立怀不仅醒了,连胡樵和一干人也都被制伏,她紧紧抱住父亲,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辛苦你了,丫头。”武立怀轻拍着女儿的背.他相信这个惊险的事件让不解世事的她成熟多了。

“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醒来…”她哭着说。

“我没事,我只是…”他才要解释,就被上官皓打断。

“你父亲只是利用点小伎俩把一些贪心的人全引出来而已。”上官皓双手环胸。他已大概猜出事情的全貌了。

“什么?”武融融还不明白。

“哦?你知道多少?”武立杯笑着问上官皓。

“全都知道了,你名义上为女儿找丈夫,其实只不过要乘机除掉异己,你的深谋远虑让人自叹弗如。”上官皓明为恭维,实则讥讽。

“是吗?”武立怀很有风度地保持微笑。

“什么帝国驸马,看来不过是你计谋中跑跑龙套的小角色而已。”上官皓继续说道。

“不,帝国驸马确实是我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人物,只不过,当初我并没有设定由谁来演,一切都得靠融融,如果她找到一个平凡的男人,那么这一切将不会发生,可是她选中了你…是你让整个事件变得精采的,上官皓。”武立怀直接道出他的名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