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日,旧金山的天气忽然变得阴霾,没有阳光,气温中带有厚重的水气,又冰又寒,如同月光湾城堡内的气氛。

上官皓一走出房间,就对上了李继勇怀疑的眼神。

“昨晚睡得还好吧?”李继勇故意问。

昨夜从监控摄影机中并没有发现任何异状,每个参赛者都安分地睡在自己房内,连武融融也一个人在屋里,没多久就上床就寝,但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很好,一觉到天亮。你呢?”上官皓挑了挑眉,反问他。

“我很忙,忙着到处看看有没有没事跑出来夜游的人。”李继勇意有所指。

“是吗?那真是辛苦你了,又要守备这里,又要参加比赛,这样两头忙难怪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啊!听说你已三十五了,三十五岁想娶个十九岁的女孩,你不觉得年龄很不搭吗?”上官皓挖苦地哼了哼。

“你…”李继勇怒气骤升,总是被他三言两语占上风,他对他真是愈来愈恨。

其他人员在这时都到齐了,李继勇不便发作,强忍下怒火。

他们被带到城堡一间类以书房的大房间,里头准备了六台电脑,当大家各就各位,胡樵与三名由帝国成员选出的裁判也鱼贯地进入,胡樵首先向他们说明决赛的大纲。

“今天的试题内容非常特别,有文有武,文科考完后紧接着就是武科,一共有三关,前两关都在电脑中,最后一关则是‘寻钻戒比赛’,谁最先闯关成功,找出钻戒并拿回大殿的人,就是帝国驸马唯一的人选;不过,我得先声明,最后的决定权仍然在我们小姐身上。”

从胡樵的话中,上官皓听出了大破绽,武立怀立的这个招亲活动根本就是在耍猴戏,如果厮杀了半天,武融融却不愿意下嫁,那大伙不是白忙一场?

这个武立怀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疑惑中,胡樵已命令大家打开终端机开关,说道:“题目都在电脑中,请自行去闯关,愈早解出的人就能愈早去找钻戒。”

语毕,胡樵以眼神向李继勇示意,与其他三名裁判就位坐定。

李继勇是个武夫,对电脑只是一知半解,因此胡樵早就在他的电脑里写好答案,好让他安全过关。

其他四名商场精英,对电脑当然都很熟悉,使用起来也没有问题。

至于上官皓,电脑对他而言就如空气和水一样,他纯熟地开机,很快地找寻进人试题的途径。

武立怀设计了一个迷宫图案的地图来混淆应试者的心,这种简单的考验对他不成问题,他只花了几分钟就到达终点,打开试题。

不过,在迷宫时,他总觉得另一条险恶的路线终点似乎隐藏着什么奇特的东西,他犹豫了一下,决定暂且压下好奇,先解题再说。

那两道试题其实只是考考入选者对投资理财的看法,以及以金色帝国为例,请他们对金色帝国的基金管理方式做个评估。

上官皓以最简单的答案回答了第一道题,第二道题他则以“一个接近独裁的不合理存在”来形容金色帝国的基金制度。

很快地回答完这两题,他应该能马上去找钻戒才对,可是方才的好奇再次涌现,他不顾时间是否会浪费,回到迷宫画面,重新走向那个挂着扑克牌中邪恶杰克鬼脸的大门,用滑鼠在门上一点。

忽然间,画面一下子跳入一个“电玩游戏”中,一个王子打扮的年轻男人摔进一个深长的地下通道,然后荧幕上出现一排英文字。

“能发现这里,证明你的智慧与胆识与众不同,现在,你可以决定是否继续,若你放弃这个游戏,你可以省下许多时间去找钻戒;而此游戏一旦开始,你必须在十分钟之内救出公主,否则你将被淘汰。任君选择,祝你好运。”

上官皓看了看腕表,其他人还在写着冗长的答案,他不如先玩玩这个有趣的game”,看着武立怀在婆什么花样。

在“开始”上点了一下,画面开始动了,他的滑鼠与王子的行动成为一体,即将展开一串惊心动魄的冒险。

这时,李继勇已做做样子,结束答案,第一个站起,朝胡樵说道:“我写完了,可以过第三关了吧?”

“当然,请进入那扇门。”胡樵按下一个枝招,书柜移开,出现一个通往地下的人口。

李继勇得意地瞥了依然坐定在电脑前的其他人,笑道:“我赢定了。”

说完,他的身形便没入黑暗中,人口再次被关上。

不久,其他四人也纷纷完成试题,—·一进入密门,只有上官皓还在与电脑对抗。

胡樵奇怪地看着他,就所得资料显示,这位纵横海运的上官皓正是纵横帮的护印,也是整个纵横帮的电脑与情报头目,按理说,区区两道题应该难不倒他才对,怎么他会在电脑前耽搁这么久?

上官皓不顾自己已落后其他人,依然沉浸在王子救公主的电玩游戏中,他的时间还剩下四分钟,自从王子进入通道,已躲过了无数个陷阱与机关,他随着电脑中的虚拟人物,在黑暗的通道上不断找寻公主的下落,时间便在滑鼠的移动中迅速消逝,他得在预定的时间内找出公主,并救出她才行。

一分钟后,他找到公主了,可是她被一个兽头人身的怪物绑住,他知道他得和这怪物决一死战才能救回公主。

经过一番激战,原本胜利的他却遭到怪物的偷袭,摔入一个深洞中,他以为即将完蛋,随手乱按,竟然找到一个秘道出口,于是沿着出口爬出来,杀了怪物,将公主救离黑暗。

在六分钟倒数结束前,他完成了任务,公主为了谢谢王子,将她皇冠上的一颗钻石送给了他,游戏于是结束。

这时,画面上忽然出现了一张瘦削睿智的中年男人脸孔,上官皓认得他,他就是这招亲的始作源者武立杯。

电脑里头的武立怀生动得就像活生生的本人一样,他精梯的眼睛直盯着上官皓,赞许地笑着,荧幕上出现了一句话:“你过关了,现在,去救真的公主吧!”

之后,电脑电源自动消失,上官皓愕然地站起来,总觉得这场比试似乎有点诡异。

胡樵见他离开座位,于是按下书架开关,说:一你已经比别人慢了,快进去吧!”

上官皓走向入口,一转头,正好瞥见武融融在门外焦急探询的身影,他信心十足地向她高举右手,笑了笑,大步跃入那个未知的战场。

武融融的担忧并未因他的自信而稍减,那个黑暗的地下通道有着谁

也无法预料的危险,她焦急地走进房内,拉住胡樵追问:“那个人口内到底有些什么?那真的是爸爸指定的最后决赛地点吗?”

“这所有的试题都是你父亲亲自拟的,我没有插手,把最终决赛场设在城堡下的暗道也是他,他说只有能从最险恶环境中活着出来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你的丈夫。”胡樵看着她,眼中有不寻常的光芒。

“活着?你这是什么意思?”她脸色刷白。

“通道中全是机关,没有事先看过地图的人绝对出不来。”胡樵露出明狠的微笑。

“什么?你…你们竟然要把其他人都杀…杀死?”她心惊肉跳地

想像着上官皓与那些无辜的年轻人误触机关后的结果。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月光湾下的这条通道是个秘密,绝对不能泄漏出去。”

“快停止这种残忍的游戏!其他人都不在知情,可是你让李继勇知道

一切,这太不公平了!快停止…”她已经忍不住了,当着其他成员的面拆穿他与李继勇勾结的事。

“小姐,少安勿躁,我们一直很公平,因为李铁卫可能永远也出不来了。”另一位裁判冷笑地插嘴道。

武融融瞪大眼睛,惊慑地后退一步。

难道,这些人也有问题?

“李铁卫以为他已掌握了一切,诸不知以他的力量和我们争简直以卵击石,他想作弊,我就帮他,等他进入通道底部就会发现,在那里等着他的不是结婚钻戒,而是死神!”胡樵狡猾地笑了,忍气吞声了好几天,他也够闷的了。

“你们…”她这才发现,胡樵和这几个帝国的成员早就狼狈为奸,他们和李继勇等于黑吃黑!

天!金色帝国的叛乱远比她想像的还要严重。

“小姐,你别担心,因为你也得进去,我们就按照你父亲的原意,让招亲的游戏在地下通道中了结。”那两名裁判好笑着以枪指着她,逼她走进通道。

“你们这些叛徒!趁我父亲病重昏迷,一个个都露出原来面目了…你们会有报应的,我绝不会轻易饶恕你们。”她气愤地大喊。

“你没有机会了,因为明年的今天将会是你这位武家最后子孙的忌日。”那三人哈哈大笑,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你们的计谋不会得逞的,死了这么多人,你们如何向外人交代?”她气冲冲地反斥。

“等警察找到你们的尸体,我们早就瓜分金色帝国的所有资产,逃得远远的了。”胡樵阴笑着,那张脸孔的真面目竞宛如恶魔。

武融融浑身因愤怒而发抖,她苦死了,父亲一定也难逃他们的毒手,偏偏上官皓己身陷险境,而她对整个局势也毫无挽回的能力,她该怎么办?

爸爸,你为什么要举办这个招亲?事情全都乱了啊!爸爸,我该怎么办才好?你快醒来啊,求你快醒过来啊!

武融融在心中痛苦地呐喊着,随即被推进通道,眼前突然从光亮变成一片幽暗,那无底的漆黑,就如同她毫无胜算的未来。

上官皓一进入这个宽敞的地下通道就愣住了。

说真的,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吃惊过,因为这个理应陌生的地方看起来却意外地非常熟悉,因为,此刻展现在他眼前的地形正好和他刚刚玩过的“电玩游戏’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他从旁观者变成了剧中人,而目标从公主变成了钻戒,现在,他成了那位要去救公主的王子,得穿过崎岖又危重重的阻碍,才能取得钻戒,平安回到融融面前。

霎时,他想起武立怀在电脑中意味深长的眼神,隐约感觉得出这次的招亲可能是件策划已久的阴谋。

但,是谁策划?谋的又是什么?

他心不在焉地往前走去,突然脚下一滑,他马上机警地双手撑在墙上,稳住身体,端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虽然玩过相同的game,但身历其境,还是得专心一点才行。”

靠在墙边,他戴上黑色露指皮套,开始全神贯注地展开行动。

走了几分钟,他在昏暗的照明下,看见前方躺着两具人体,他急忙上前观看,是决赛者其中的两名,他们的手脚都受了重伤,不过还活着。

他眉一拢,这通道中的机关可能比电玩游戏中的还要毒辣,他得小心应付。

心思才这么转着,倏地一阵凉意从侧面传来,他向前扑倒,躲开了一把从墙壁上的孔洞疾射出来的钢箭,不再迟疑,往前奔去。

一路上,他又陆续看见另两名决赛者倒地不起,从他们受伤的部位来看,分明是被人故意引到机关处才遭暗算,而能做到这一点的,不用猪,正是李继勇。

他冷哼一声,心想那家伙居然打算在这里把对手一网打尽,真是想得太天真了!

纵身过障碍,他继续往前走去,如果他猜得没错,李继勇现在应该就要拿到钻戒了,他得加快脚步,免得被他捷足先登。

通道像条无底洞,一直婉蜒而下,上官皓闯过许多机关与陷阱,终于来到一处明亮的地方,那是地下通道的底部,一个类似圆形祭坛的空间,只是,在这空无一物的地方,根本没钻戒的踪迹。

他四处搜寻着,正狐疑间,圆弧形的墙上突然射出上百根细针,他迅速卧倒,从腰间抽出软剑,三百六十度地挥舞着,只闻得叮叮叮叮的轻脆撞击声,那些细针已被他—一打落,而他毫发本报。

然而才刚解除危机,从黑暗中忽地又有黑影向地扑来,他一个翻滚,避开了攻击,反手抓住对方的手,过肩将他摔到光源下,一脚踩住。

“李继勇,我就知道是你,钻戒呢?”他轻蔑地哼了一声,又一把扯住李继勇的衣领,将高大的他当小鸡拎起。

“根本没有钻戒,可恶,我们出不去了…”李继勇神情有些狂乱,狰狞的眼神有如一只困兽。

“你说什么?”上官皓一怔,忽地所有的疑问都串连起来,他恍然明白

这场招亲从头到尾都是个陷讲!

“该死的胡樵,他把和我说好的出口封死了!我们都出不去了!”李继勇没想到他会被反咬一口,气得高声咒骂,并使劲推开上官皓,咬牙握拳地喘着气。

“胡樵…我倒忘了要注意他了…糟!融融在他手上…”上官皓开始担心武融融的安危。

“武融融死定了,三番两次要杀她的人就是胡樵,他比我还要阴险毒辣。”李继勇很根地说。

上官皓转身就往来时路冲,他知道这条路是目前离他最近的出口,

他得快点回到融融身边。

但他才走没几步,赫然隐隐听见武融融的呼唤声。

“阿皓…你在哪里?阿皓…”

他心中大骇,没想到她也进到通道中,万一碰上了那些机关或是李继勇可怎么得了?

“啊——”又是一声尖叫传来。

“融融!”上官皓焦急地往她的方向疾行,绕过主通道,盲乱地往支腺

狂奔。

不久,他来到离圆形空间不远的地方。就看见李继勇抓住武融融的手,拚命扯向暗处。

“放开我!李继勇,放手!”武融融惊怒地大喊。

她进入通道后,一路向前摸索,急着想找到上官皓,所幸她前半段经过的地方机关都已被上官皓拆了,并未出事,但后来她迷了路,走进小径,愈走愈怕,忍不住出声,没想到反而被李继勇逮个正着。

“放开她!”上官皓阴沉地喝道。

“不,反正出不去了,我要她用身体赔偿我所有的损失。”李继勇疯狂地抱住她,往她脸上舔去。

“不要!”武融融恶心地撇过头去。

这情景不就活脱脱是电玩中剧情的翻版?

上官皓怒盾一耸,手中的软到倏地飞了出去,直取李继勇的脑袋。

李继勇大惊,推开武融融,躲开软剑,向他开了一枪。

“阿皓!”武融融惊呼一声,吓白了一张俏脸。

上官皓倒落地空翻避开子弹,足往地上一点,疾窜到武融融身边,从墙上拔出软剑,唰唰两声,剑已点向李继勇的门面。

李继勇连忙用枪架开他的剑,可是剑尖却长了眼睛一样,弯了回来,硬是在他脸颊上划出一道血痕。

“咦?”他被这邪门的武器吓了一大跳,迭步后退。

上官皓乘机踢掉他的枪.伸手接住.然后将武融融拥进怀中。没入黑暗之中。

“你的计谋全泡汤了,你就留在这里安享后辈子吧!”上官皓冷冷地说着,将剑收入腰间,扶着武融融就要离开。

“别高兴,你一样也逃不出去,这里的地图我看过了,仅有的两个出口都被堵死了,我们三个将被困死在这里。”李继勇嘿嘿地说着,可是内心的恐惧却几乎让他发狂。

“就算我们出不去,我也有融融陪着,你就一个人死在这里,我们不奉陪了。’上官皓轻松地说着。

“一个人…”想着独自死在这种地方,李继勇的胆量就逐渐消退,声音中已有抖音。

“这或许是你背叛武立怀的报应。”上官皓讥笑道。

“首…首脑…”在这种时候听见武立怀的名字让李继勇心中更惊。

“没错,他也许早已知道你居心不良哦,李扶卫。”上官皓顺势吓他。

“什么?”

“他虽然病了,可是脑袋不糊涂,你的一举一动都难逃他的眼睛,所以,这里是他替你安排的反省净地,你就在这里为你做的事杆梅一辈子吧。”他说着向武融融眨眨眼,武融融则笑着偎进他怀中。

“不!我不要一个人死在这里,我要出去!”李继勇的自尊被恐惧打碎了,他惊悸地呼号着。

“自己去找路吧!”上官皓执起武融融的手就走。

“站住!你们不准离开!”李继勇声嘶力竭地喊着。

“咱们各死各的吧!你别来烦我们。’上官皓不耐地骂道。

李继勇见他们俩恩爱的背影,又气又妒,终于不再顾虑什么,拿出暗藏的刀,大吼着冲向他们,意图同归于尽。

“谁也不能走!我死,也要你们陪葬!”

上官皓护住武融融,快速转身射出一枪,正中他的心脏,将他庞大的身体打得向后一仰,撞上墙壁。

他瞪着铜铃大眼,手顺着身体下滑,正好压到镶在墙上的机关按扭,突然间,上官皓和武融融站立的地下裂开一道大缝,他们来不及反应,身子已往下坠。

“阿皓——”武融融害怕地狂喊。

上官皓将她紧紧抱住,两人随着一道下倾的管道滑摔进个黑漆漆的洞穴中。

“这是哪里?”武融融揉着撞伤的膝盖,颤声问。

“你家的地底下。”上官皓坐起身,发觉地上已不是刚才的坚硬石地,而是泥土。

“别闹了,我当然知道是我家,但…但我们怎么出去呢?”她忧虑地抓住他的上衣。

“我也不知道了…”他叹了一口气,忽地想起电脑游戏中救公主的那一幕,不禁惊欣地挺直背脊,伸手在墙上探索着,果然发现了一个与游戏中一样的开关,嘴角缓缓扬起。

武立怀,这也在你的算计中吗?

“怎么了?”武融融担忧地问。

“融融,你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忍住兴奋,忽然问道。

“我爸爸?他是个聪明又厉害的人…你问这个干什么?”她不解地握住他的大手。

“我想,你父亲可能隐瞒了什么事…”他将头发往后拨,总认为这次帝国驸马的招亲另有内情。

“他会隐瞒什么事?他都已经昏迷了啊!”她伤心地说。

“你父亲得的是什么病?”他又问。

“癌。

“末期了吗?”

“嗯,听说过不了今年。”她眼眶红了。

黑暗中,他仍听得出她的忧伤,于是将她揽近,吻了吻她的前额。

“别担心,你有我。”他低声道。

“我已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说不定会死在这里,烦恼都变得没意义。”她摇摇头,有种无力的感觉。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我们出得去。”怕没说出他已知道如何出去的方法。

“其实,只要有你在我身边,不管是生是死我都没有遗憾了。”她忽然庆幸有他陪着。

“是吗?”他笑了。有她在,他何尝不满足?

“我爱你,阿皓,如果我先死,你饿了,你可以吃我…”她突然冒出令人喷饭的话。

“笨蛋,我现在就要吃你!‘他忍住大笑的冲动,摸索地将唇覆在她的唇上。

在爱的勇气下,死亡的恐惧似乎已不那么骇人,他们紧紧相搂着,为最心爱的人奉上最热烈的一次狂吻。

良久之后,他抬起头,笑着说:“因为你的吻太美!我决定送你一份礼物。”

“什么礼物?”她一头雾水。

“这个…”他突然用力扳过开关,一个约一人高的圆形门乍然开启,光线一下子涌入山洞内,照亮了他和武融融。

“哇啊!”武融融被光线扎得眯起眼,惊喜得说不出话来。

他们走向洞口,发现洞外是一个断崖的山壁,正下方的湛蓝海水就是旧金山湾!

阳光不知何时穿透了浓云,把海面照得一片绚烂,冰凉的海风迎面吹来,他们俩第一会体会到活着的快乐。

“你怎么知道这个出口?”她太诧异了。

“你父亲告诉我的。”他倒脸看着她,笑了。在电玩游戏中,他正是从海中找到出路。

她呆了呆,一时无法理解。

“会游泳吗?”他又问。

“会,可是…”她惊煌地看着自己与海平面的高度。

“那就跳吧!”他不待她有机会恐惧,抱着她就往下跳。

“啊——”她闭起眼睛,紧攀住他,惊骇声拉得好长好长,直到在海中溅山一朵美丽的水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