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融融带着破碎的心回到金色帝国,在得知父亲陷人昏迷后更让她的心情雪上加霜,她在武立杯床边哭了一夜,仍等不到他清醒,后来胡樵看不下去了,上前劝慰她回房体息。

“别把身子搞坏了,丫头,去睡吧!首脑的病就是这样了,他会撑到你找到丈夫为止的。”胡樵是金色帝国的两代军师,六十岁了,看起来反而比武立杯硬朗,武融融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两人之间一向亲如父女。

“胡军师,爸爸还是坚持要招亲吗?”她趴在床沿,便咽地问。

“是的,四天后,全球侨界的精英新锐都会齐聚一堂,为得你的青睐而互相较劲,总共有一百零八人参加,初选会选出十人,然后再从十人中选出你的丈夫。”胡樵低声回答。

“为什么一定要做这件事?爸爸他究竟在想什么?我不想这么快就嫁啊!”她掩面捶着床被。

“首脑是希望替你找个强有力的保护者,这是他唯一的心愿了。”

“我不需要保护!今后我永不出月光湾大门,还需要什么保护?”

“你太天真了,丫头,金色帝国的财产有多少你还不清楚吗?帝国内只要是人都对这笔庞大的数目垂涎三尺,这是人的劣性,所以,别以为月光海固若金汤,说不定最危险的分子就在你身边。”胡樵面无表情地把情况的险恶告诉她,话中有话。

她抬起头,看着他,心中闪过某种异样的感觉。

胡樵这些话听来怎么好像具有强烈的警告意味?

“去睡吧!趁着还能安心入睡,好好地睡一觉吧!”胡樵又是以怪异的语气说着。

武融融回到寝室,久久仍无法成眠,张着眼,她会想着胡樵说的那些话,闭起眼睛,上官皓的脸孔就不停地在她脑海显像,她翻来复去,被纠烦得始终无法人睡,最后干脆不睡了,起身坐在窗前的平台上,怔怔地对着窗外的月色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月光湾的月色向来很美,头发映着月光,满头青丝泛着油亮的光泽,她无端想起上官皓的手指曾刷遍这长发,心就又痛得喘不过气来。

一回到月光湾,她就差人买了一件类似上官皓在海影餐厅被她弄脏的亚曼尼黑色上衣,将二十元美金及衣服,还有决裂时忘了还他的那条白色令牌一并快递去新加坡,那是她欠他的,还了之后,两人就真的再无牵扯了。

只是,明明知道不该再想他,为什么脑中对他的记忆就是洗不掉呢?

趴在膝间,她怔怔地留下泪来。

终于明白为何没有任何书本教人爱情,这门功课,不去亲自体验,根本就不会懂,那种极乐欢愉,那种痛彻心肺,同时带你邀游天堂与地狱,让你尝遍喜悦与忧伤,一下子生,一下子死,变幻莫测,从不预告结果如何,因此不走到最后,根本不会知道等待着你的是何种结局。

爱情,真是人性中最大的难题啊!

难怪前几代的首脑都不谈爱情,记忆中,爷爷和爸爸全是指定婚姻,他们的对象都是早就排好的,奶奶和妈妈的身世、背景,所有的条件都早被建入档案,时间一到就举办婚礼。

她不知道这样的婚姻章不幸福,直到母亲去世,父母亲都相敬如宾,从未争执,但也没有浓烈的热情…

她的婚姻也将会是这样吧?虽有点淡薄,但起码不会被爱情冲昏脑袋,起码,不用活在情绪大起大落的痛苦中。

为了纤解郁闷,她被起外套,决定再去看看父亲,脚踩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寒气从脚下逼上身体,那份从小就习惯的森冷,让她深刻地了解自己真的已回到了旧金山,新加坡的阳光已远了…行经会议厅,她正困惑着为何以前那些熟悉的仆佣们都换成新人了,就忽然听见有人争执的声音,悄声地靠近厅门,赫然听见李继勇与胡樵的互相攻汗。

“你别以为她会看上你,你只不过是武立怀养的一只狗而已,你的计划不可能得逞的!”胡樵苍劲的冷笑声回荡在整个会议厅。

“我不需要她看上我,反正我会打败其他的对手,到时,我会是第一个把戒指套到她手上的男人,她不选我都不行。等我当上驸马,这金色帝国的一切都归我所有,谁说这计划不可行?”李继勇得意地笑着,不在乎胡樵的挖苦。

“凭你会赢得了一百个对手?少作梦了…”胡樵重重哼一声。

“我会赢的,试题都是你出的,而你一定会告诉我所有的内容。”李继勇慢慢逼近胡樵。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胡樵瞪着他。

“因为,你若不告诉我,我就把你派人狙击武融融的事传出去!”李继勇贼贼地笑了。

厅外的武融融听到这里,惊得全身僵成化石。

他们在说些什么?这两个爸爸最信任的人在说什么?

“你没凭没据.可别乱造谣。”胡樵死不承认。

“造谣?我已抓到那个跟踪我到新加坡的杀手了,还有,之前在旧金山两次攻击小姐的那两人也都在我手上,你很狠嘛,胡老,为了钱,你连疼了十九年的女孩都舍得杀!”李继勇一把揪住胡樵枯瘦的手臂,嘿嘿阴笑。

武融融的手脚开始发软,她靠在墙上,背脊窜上的寒意比大理石还要冰冷。

胡樵…她敬爱的军师居然就是三番两次要杀她的主谋?

怎么会这样?

而那个李继勇…她与父亲最依赖的左右手,竟也心怀不轨?

为什么?才离开一阵子,一回来就已人事全非?

这两个人原是金色帝国最重要的支柱,他们是父亲掌管事业不可或缺的副手,父亲从未亏待过他们啊!为什么在父亲病危的时候双双叛变了?

难道,钱财的吸引力竟是强过多年的信赖与交情?

忽然间,她仿佛看见自己相信了十九年的世界正逐一崩解!

“看不出你也是个狡猾的家伙,李铁卫,原来你一直在注意我。”胡樵暗暗惊讶,表面看来仍相当冷静。

“当然,因为你是金色帝国的军师,接规定,若金色帝国突然陷入群龙元首的时候,军师有权暂代首脑职务,我才在想,面对这么好的机会,你能忍多久呢,果然,小姐出走没几天,你就开始行动了。”李继勇放开手,渡到长桌对面坐下,一双短靴大刺刺地高挂桌沿晃着。

“当了两代军师,整日看着那么多钱在我面前进进出出,换成别人,早就下手了。”胡樵冷哼着,他为武家尽心尽力了大半辈子,不甘在年老时只能领着一小笔钱余度晚年,才会在武立怀染病时起了歹念。

“是啊,人活着不就为了钱吗?”李继勇抚着下巴的短须,讥讽道。

“你倒比我还阴险,想直接成为武家的女婿,名正言顺地继承金色帝国,你的算盘还拨得真精哪!’湖樵没想到看似忠心的李继勇会是自己的失算。

“我可不想蛮干,如果能用最容易的方式得到我想要的,我为什么又要去拚得你死我活?现在金色帝国的警备都在我手上,而武融融既长得美若天仙又身价上千亿,没有一个男人会不想得到她,武立怀提出的招亲正好让我有人财两得的机会,你说,我能不好好把握吗?”李继勇嘿嘿冷笑。

厅外的武融融愈`愈惊悸,那个雄壮可靠的李继勇到哪里去了?现在这个根本不是她认识了十年的男人!

“你的确很精,不过融融不会选你当丈夫的,你在她心目中,一直只是一群忠狗的头头而已。”胡樵泼他冷水。

他霍地站起,上身模过桌面,一把将胡樵扯近,邪恶地说:“她会的、只要我在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她不敢不选我的,因为她若不听话,武立怀随时会毙命!”

“不!”武融融心中大骇,不经意发出了声音。

“谁?”李继勇抢出会议厅,发现立在门边的她,随即冷笑。

“你都听见了?”他伸手抓住她。

“要不是亲耳听见,我实在难以相信你们…你们竟会做出这和事!”她严肃地瞪着他及他背后的胡樵,气愤填膺。

“人为财死,我亲爱的大小姐,这是人性最经不起考验的一部分。”李继勇用力将她拉进会议厅。

“胡军师!你不要做傻事啊!爸爸已准备了一笔退休金要给你,你为什么还不满足?”她朝胡樵大喊。

“那点钱和整个帝国的资产比起来不过九牛之一毛,丫头,你太不了解人的野心了。”胡樵冷硬的脸上依然毫无表情。

“你…”她心惊地发现,从小到大她所看到的胡樵一直是这付模样,让人看不穿,猜不透。

“不只是我,其实整个帝国的许多成员早就起了异心,就算我不做,也有其他人会采取行动,你以为金色帝国还能维持多久,这种不合理的基金监管方式已经引起许多人的不满了,早晚得面临淘汰的命运。”

“我爸爸也正准备改变啊!他会累出病来不就是为了将这笔庞大的基金公平地分下去吗?这点你是最清楚的,为什么…”她早就听父亲提过改革的方案,而胡樵也有参与整个讨论过程,她不明白为何他还要造反?

“一旦钱公平分出去,金色帝国就不值钱了!”李继勇阴恻恻地插入这句话。

“你们…”她猛地一惊,看着默认的胡樵,与冷笑的李继勇,终于恍然,这两人才不愿看见利益被瓜分,他们就是冲着金色帝国本身的总资产而来。

“资产均分是没什么不好,不过这么一来,我就没搞头了,我还想当金色帝国的王呢!”李继勇凑近她,企图再明显不过。

“离我远一点!”她嫌恶地怒斥。

“你最好别用这种口气对你未来的丈夫说话。”李继勇怒眉微扬,低声警告。

“我死都不会选你这叛徒!”她咬牙切齿地说。

“你会的,因为你父亲的生死全掌控在我手中。”他揪住她的长发,逼她仰起头看他。

“你这个混球!你只是个莽夫,空有身手,没有脑袋,决选时的智能测验你绝对通不过的。”她破口大骂。

“放心,这点胡军师会帮我。”他转头瞥了一眼胡樵。

“不!你不会帮他的,胡军师,你不能…”她急红了眼,对着胡樵大喊。

胡樵冷着脸,没有回答,他的把柄在李继勇手上,不帮都不行了。

“他如果想在后半辈子衣食无缺,他就会帮我了,小姐,你别指望任何人了,乖乖地回房里去,等着当我的新娘吧!”李继勇说完以对讲机叫来两名猎大,将武融融押回房去。

一场招亲居然惹出这么大的风波,爸爸,你的这个想法不但没有救到金色帝国,还把它带向毁灭!

怎么办?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谁来帮帮她?谁能救救她和整个金色帝国?

阿皓!阿皓——

当她被反锁进卧室里的刹那,她靠着门板,心中绝望地呼喊着上官皓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

擎西的手包着三角巾,脸色不佳,站在沙滩上远远地守着上官皓,一站就是三个小时。

甫出院的他根本没心情好好休息,自从武融融被带回旧金山之后,上官皓就跑到惊风岛上住了几天,整日不言不笑,一张俊脸阴沉得没人敢靠近,把岛上的驻守弟兄吓得赶紧把他找来,看能不能把这瘟神给清回去。

可是,他来也没用,上官皓看见他的第二句话就是:“滚回去,别来烦我!”

换成其他人早就闪得老远了,但他已经习惯这句老词了,在这种时候,主子愈要地滚,他就愈不能走。

人在心烦意乱的时候通常不够警觉,他是上官皓的保镖,就得更加小心守护着他。

只不过,手受了伤,在阳光下站三个小时,难免有些吃不消。

一直看着大海的上官皓终于动了,他朝擎西走来,双眼凝着怒火,人还没走近,擎西就已感受到那炙人的气息。

“谁叫你来的?看看你那是什么脸色,给我滚回床上去躺着!”他大声喝责。

这句话听来很凶,但擎西只觉得心头一热。

“护印在哪里、我就得跟到哪里。”

“你烦不烦啊?要是我死了呢?”上官皓气得眉都扭在一起。

“那我会比你先死了。”擎西固执地说着。

上官皓脸色微变,被他这句蠢话震得发不出声音,这个忠心过头的

呆子为什么总是忍受得了他的脾气?

他抿紧薄唇,瞪了擎西许久,才举步往听涛楼走去。

擎西紧跟在后,没有吭声。

回到大厅,沁凉的冷气把身上的燥热都赶跑,上官皓在沙发上坐下,颈靠在背上,说:“来根烟吧,擎西。”

“护印?”擎西愕然地看着他,很少抽烟的上官皓只有在心情极为恶

劣的时候才会想抽烟,而且通常会狠狠地一连抽上十几根。“我没有带烟。”他不希望看他用这种方式解闷。

“给我。”上官皓冷冷地盯着他。

“我真的没带…”

“给我!”上官皓一跃而起,手探往他的胸前口袋。

“护印,烟对身体不好,你有什么不痛快?*党隼窗桑彼闪到一边,低声劝?br>

“我哪有什么不痛快?你少罗唆!”上官皓怒骂道。

“你若真的想念融融小姐,就去找她,别这样折腾自己…”擎西大胆地说出他的心结。

“谁允许你在我面前提到她?”他狂暴地将擎西拉近,俊美的五官都在冒火。

“就算我不提,你还不是天天想着她。”反正都已经把他惹火了,不如让他烧个够。擎西已有挨一顿揍的心理准备。

“你说什么?”他气得一拳往他脸上挥去。

擎西不闪不躲,硬是接下他这一拳。

“喜欢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请你好好正视自己的感情,

融融小姐瞒着你固然有错,但她正是因为太喜欢你才会这么做,你不能因为这一点,或是因为她与金色帝国的关系就将你们之间的一切都抹杀,那只会让你们彼此更痛苦而已。”

木楞的擎西居然也能洋洋洒洒地训他一顿?

“你知道什么?”上官皓又惊又怒。

“我知道你爱她!”

“闭嘴!”

“去救她吧!护印,去把融融小姐从你最不屑的招亲中救出来吧,除

了你,没有任何人能救她。”擎西第一次不理会化的命令。

“我叫你闭嘴!”他厉斥。

“让她去挑一个她不爱的男人当丈夫太可怜了。”擎西喜欢武融融,在他心目中,早已把她当自己人了。

上官皓心一紧,转身一拳砸向沙发,终于肯回头看清令自己痫苦的根源。

两天!才短短两天他就差点被思念淹溺!

他原以为可以志得了武融融,原以为那些与她相处的日子可以轻易丢弃,怎知她轻脆的笑声经常会在他耳中响起,她率真美丽的笑脸时时乘着夜色闯入他寂寞的心房,她就像爱神对他下的一道魔咒,解不开,化不掉,愈是想摆脱,就愈被禁锢…

他是怎么了?

两天来他不停地自问,从遇上她的那天晚上开始,他就已开始失常。

被她打搅用餐,不仅没有痛扁她,还帮她付帐;在她遇难时,他竟然出手相救,甚至还把失忆的她带回来…

如果这是一场老天对他的试炼,那么为何在她离去后一切仍未结束?

他向来自以为冷静无波的心,到现在还为她翻涌不歇,她的笑,她的喷,她的憨,她的泪占满了他所有的思潮,那个他扬言不在乎的女孩,已早一步控制他的所有知觉!

是爱吧!

这种种可笑又难以自拔的感觉,除了爱,没有其他字眼适合形容了。

“护印…”擎西从没看过他失神狂癫至此,但也只能优心已如焚地等着他自己醒悟他早就爱上武融融的事实。

楼外忽然传来一阵轰隆的螺旋引擎声,上官皓眉头拧紧,在这让人烦乱的时候,又有谁来吵他了?

倪澈和擎北步下直升机,走进大厅,一看见他,倪撤就笑着说:“你跑到这里躲了两天,心情有没有变好一点?”

“你来干什么?”他现在最不想看的就是倪澈这张风凉脸。

“我来送包裹,并且提供你一个消息。”倪澈示意擎北把包裹递上去。

“这是什么?”上官皓懒得接,寒着脸问。

“旧金山寄来的,你自己看吧!”倪澈耸耸肩说。

上官皓内心一动,把纸盒拆开,看着里头亚曼尼的黑色体闲衫和二十元美金,还有那条代表他身分的白色护印令牌,脸色变得铁青。

武融融那个笨女人真的把这些还他,她以为这样就算了?

“昨天收到的,是融融寄的吧?想想,她是用什么心情寄这些东西呢?”倪澈盯着他的表情,故意喃喃自语。

“不关你的事。”他把东西往沙发一丢,双手叉腰,莫名地感到生气。

“也许她一回旧金山就认清事实,决定不再和你有任何瓜葛,所以才寄这些东西给你,要你也保重,别太想她…”倪澈随口乱掰。

“你给我往口!”上官皓森冷地吓阻他。

“我听说英国华侨大亨就派了两个儿子去参加这次的招亲,美东的

华商银行财团团员也都替儿子报了名,武融融要从这么多优秀的精英中选出丈夫,想必会非常为难吧?”倪澈可不怕他生气,照样嘀嘀咕咕。

“阿澈!”每听倪激多说一点,他的怒气就愈升高一节。

“像她那种娇美纯真又多金的丽质佳人,该是男人们争破头都想得到的吧?我真怕其中有些人会等不及,就先对她动手动脚…”

“不要再说了!”上官皓听不下去了,狂斥一声,拳头握得劈叭作响。

“怎么?你不高兴了吗?在这里蹲了两天,你肯承认武融融在你心中的分量了吗?”倪澈话锋一转,直接把话挑明。

上官皓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立在一旁。

“阿皓,如果你受不了武融融成为别人的妻子,就去争取她吧!向爱情称臣并不是件丢脸的事。”倪澈心平气和地劝说。

他纹风不动,依然不置一词。

“离招亲初选日还有三天,你自己想想,如果你真的不担心她,那这件事就算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她已经回家了,她的安全没有问题,不会再有人狙击她了。”他终于开口,只是声音冷峭。

“如果狙击的人就在金色帝国内呢?”倪澈深沉地说。

“什么!”他抬起头,瞪大眼睛。

“这就是我要提供给你的最新消息。据我所知,金色帝国内部似乎不太和谐,武立怀一病,觊觎金色帝国庞大基金的人都蠢蠢欲动,武立怀一死,武融融便是唯一的继承人,让一个十九岁的女孩统治金色帝国,你认为能服众吗?有多少人想趁着这个机会将她一并除去?或许你可以把武融融三番两次遭人狙杀和这件事联想在一起。”倪澈使出最后一道法宝。

上官皓震惊地杯在当场,如果杀手是金色帝国的人,那武融融这一回去不就…

“她这一回去等于自投罗网。”倪澈精明地看出他的想法,并替他说出结论。

“你怎能肯定一定是他们自己人干的?”上官皓又问。

“很简单,第一,武融融一离开月光湾不久就遭到攻击了,然后她遇到你,失去记忆,又在医院差点被杀。而根据我的了解,武立怀封锁了融融失踪的消息就是为了保护她,若不是自己人,怎么可能得知她只身在外,且认得她的身分?第二,你带融融回新加坡后一直平安无事,但当我通知武立怀融融在这里,马上就有人展开行动,而且还得知他会在富春酒楼出现…”倪澈解说到此故意停顿。

上官皓听到这里就已经明了情况的危险,能对武融融的行踪了如指掌,的确只有自己人做得到。

“你已经得知是什么人干的吗?”他看着优撤,总觉得他还有话没说。

“审过那位保全人员,结果他只是受雇的杀手,越洋接受委托,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那位狙击手呢?”他想起还有一条线索。

“被逃掉了。不过…”倪澈又故意吊人胃口。

“不过什么?”他急急追问。

“听说金色帝国内有两大厉害角色,一个是你见过的‘铁卫’李继勇;另一个则是‘军师’胡樵。武立怀倒下了,对拥有代理权的胡樵最有利;我认为李继勇也有问题,因为我刚才才得知,他也参加了帝国驸马的把亲了…”

“什么?”一阵不安倏地攫住上官皓的心,他没来由地想起李继勇对武融融的过度热切,那完全不像个护卫该有的表现。

“李继勇打着什么主意不难猜出。”

“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他顿时又冒起火来,向前揪住倪澈的衣领。

事关融融的安危,倪澈竟然现在才提起。

早有防备的擎北在他手指微晃时就马上护在倪澈面前,扣住他的手肘,而同一时间,擎西也迅速地勒住擎北的颈子。

霎时,四人全揪扯在一起。

“都放手吧!都是自己人,别闹僵了。阿皓,这件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而且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不想再提金色帝国的事吗?我是怕打搅了你!”倪澈拍拍学北,冲着上官皓皮皮一笑。

“你…”哦!他真想狠狠踹倪澈两下以消心头之恨。

“咦?你的眼神不对,想揍我得先问问我身边的擎北,擎西也不见得会帮你,你一比二,胜算不大哦,阿皓。”倪澈促狭地笑了笑。

把这种人当成朋友真是***他这辈子做过最蠢的事!

上官皓瞪着他,放开了他的衣领,转身走向大门。

“喂,你去哪里?”倪澈唤住他。

“去旧金山。”他没有回头。

“这时候去只会让麻烦扩大,而且你也进不了月光湾的大门,我若是你,我会挑它自动开门迎接我的那天才去。”

“你是说…”

“招亲那天。”倪澈的嘴角露出若有似无的好笑。

上官皓倏地回过身,不是他多心,他突然发现,不管他愿不愿意,有些事一开始就一直照着倪澈的计划在走,而且结果可能也早就在他掌握之中。像参加金色帝国招亲的事,绕了一大圈,他还不是得被赶鸭子上架?

可恶!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也许别去管融融的死活,他就能反将

倪澈一军,但他做得到吗?

不,他不能,一想到武融融周围的人随时会捅她一刀,他的心就拧成

一团,倪澈不就是笃定他对融融的感情才露出那种可恶的微笑?

为什么那天他不开口留下她?他深深地自责,真的因为对她没感觉了?如果对她没感觉,他那天就不会在她冲出大门时觉得心在瞬间塌陷,就不会把所有的愤怒迁移到倪澈头上,就不会过了有生以来最难熬的四十八个小时…

他不能放着她不管,事实再清楚不过,自从她在旧金山赖上他之后,她就已经是他的责任了!

一个麻烦又甜蜜的责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