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帮内资料没有被人动过或偷窥的迹像?”上官皓以手机与情报室的手下联络,问明前几天武融融在电脑上是否动了手脚。

“是的,那天晚上护印家的终端机使用者只是上网找寻网路上的资料。”

“查得出她经过哪些网站吗?”他沉吟了片刻又问。

得知武融融没做过什么让他松了一口气,也许他错怪了她,只是,他仍然好奇那天她究竟上网干什么?

“这有点困难,我试试看。”

“还有,融融这个名字调查得怎么样了?”

“在旧金山,并没听过叫融融的中国女人。”

“是吗?”’那么,融融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过我们查的是一般性的人民资料,听说有些中国人改以新的英文名字登记,所以并不容易查出原名。”

“那就棘手了,先把重点放在网站的调查,有事随时向我报告。”他沉吟了一下,又道。

“是”

谈话完毕,他把手机放回口袋,若有所思她轻敲着桌面。如果确定融融没有问题,那么该解决的就只剩下她失忆的事了。

他有直觉,那小妮子说不定已经记起什么!偏偏就是不承认。

为什么?她为什么迟迟不说?

又过了五分钟,武融融还没出来,他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于是走出内厅,想去看看她洗好了没有。

“阿皓。”康耀祖从另一端走来,叫住了他。

“耀祖,融融呢?”他站定,侧身看她。

“她大概还没洗好吧,你也知道,有些女人就是特别爱蘑菇…”康耀祖过于单簿的脸上隐含怨恨。

“我去看看她。”他说着举步走向浴室。

“等等,阿皓,我听说总舵主要你去参加金色帝国的招亲…你去不去?”她故意找话题拦住他,并且提出她最担忧的问题。

“我怎么可能会去?那种上百个男人去讨好一个女人的荒谬游戏,想来就索然无味。”他冷哼一声。

“是嘛!我就知道你不会去…”她听得暗暗窃喜,微露笑脸。

“况且.我已经有了融融了了,她大老远跟着我来新加坡,我可不能辜负她。””他本来是玩笑地说说,但是一说完却忽然觉得这一点都不象笑话。

怎么了,他好像真的有点不对劲了,那种非比寻常的在乎,连他自己都难以理解。

康耀祖的微笑也僵在脸上,上官皓不去参加招亲固然可喜,但还有个最碍眼的女人挡在她和他之间,一想到此她就怒火暗烧。

“那个叫融融的女人来历不明,总舵主都说她配不上你了,你何必硬要把她带在身边?”她激动地低喊。

“奇怪,连你也管起我的事来了?”他冷冷瞥她一眼,不太高兴。

“我是为你好,那个融融说不定是故意混进纵横帮捣乱的,你要小心点,别被她装出来的天真给骗了,还傻傻地把那么重要的令牌给她…”她着急地想劝醒他。

“你的意思是我很容易受骗了?”他尖地反问。

“不,我只是”

“我和融融的事不喜欢外人多嘴,她有没有问题我自己清楚,至于你的好意,我。已领了。”不知为何,听她说融融的不是,他竟有点不悦。

“阿皓,你是真的喜欢她吗?”康耀祖不放弃,她只想确定这点。

“你没资格问。”他拉下脸,转头就走。

“等等,我为什么投资格问?我在你身边这么久了,难道还不算是你的伙伴吗?为了你我把自己弄得像个男人,不擦粉、不打扮,更不把别的男人看在眼里,这样你还不懂我的心吗?”她再也无法沉默下去,为了他,她付出了多少时间,为何到头来他仍不正眼看她?为何她比不上一个他在街上巧遇的女人?

“我为什么要懂你的心?我有请你这样做吗?”他的表情深沉而冷酷。

“你…”她呆住了。

“你要做什么是你的自由,但千万别把理由赖给我,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自己的感情由我自己支配,没有任何人能影响、左右,你以为你穿了十多年的男装就能改变什么?别开玩笑了!”他对她的告白不仅没有感动,甚至还嗤之以鼻。

“你…你果然是个冷血无情的人…”她羞恼交错,颤声指控。

“冷血无情?哼,你们从我身上得不到相对的回应就说我冷血无情,无聊!我只是不喜欢照着别人的期待释放我的感觉而已。”他冷笑地瞅着她,俊目闪着讥讽又自负的光芒。

“那你对融融就愿意释放你的感觉吗?”她不甘心地叫道。

他微征,融融的率真与直接总能引发他内心的情绪,那已不是愿不愿释放的问题了,而是他对他人设下的距离对她一点都没有用!

“与你无关!”一想到融融随随便便就能贴近他的心灵深处,他就觉得不太平衡。

“就算你能接受融融,但她说不定一点都不爱你,她只是正好无依无靠,才会赖在你身边…”康耀祖又接着道。

“够了!我说了,这是我和她的事,你最好别管!”他冷厉地怒斥,可是心中被她的话击中要害。

融融爱不爱他?他没想过这个问题,可是被康耀祖一问,他忽然有点失神。

她是很粘着他,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正发着楞,突然,融融的惊叫声从浴室传了过来,他心中一惊,飞快地奔过去。

来到长廊尽头,他赫然发现一群刚练完武术的弟兄团团围在浴室门外。满脸警戒。

“护印!”他们见到上官皓纷纷让开。

“什么事?”他冷着脸问。

“我们在浴室里抓到一个带着你令牌的女…”

他没等他们说完就冲了进去,看见武融融沾湿的长发被垂而下,满脸惊惶尴尬,一手被一个大汉箝住细腕,只用另一只手紧抓着换下来的那件洋装挡在胸前,那姣美的曲线与嫩白的肌肤几乎全然毕露…

“放开她!”怒火倏她在他心中狂烧,他冲向前,几个拳掌就将那大汉击退,一手将武融融拥进怀中,紧紧地贴住他,用他的身体替她遮住正面。

“阿皓…”武融融将脸埋在他胸口,羞愧和受惊的眼泪终于滑出眼眶,清然落下。

“护印?”那大汉诧异地低呼。

“滚出去!”他阴蛰地下令。

“她是…”围观的人这才恍然大悟,敢情这位误闯男浴的女孩就是上官皓从旧金山带回来,轰动整个纵横帮的“未婚妻!”

“别看!”他扬声厉喝,像在保护着自己的私有物般,一手按住武融融的长发,一手则环绕在她的细腰上,侧脸瞪着他们。

“抱歉…我们不知道…”那大汉连忙抱拳道歉。

“滚!”

仅仅一个字,却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楚看见他身上燃起的怒炮。

“是。”众弟兄马上识相地退出浴室,没有人敢再逗留。

浴室突然变得很安静,上官皓涤抱住轻声吸泣的她,手掌熨贴在她

光滑柔细的雪背上,鼻中闻着她刚洗好澡后的清芬体香,内心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他很生气,而生气的主要原因竟是气她被一大票男人给看光了…真该死!

他甚至还为了她向弟兄们发脾气!

“别哭了!谁教你跑到男人的浴室来洗的?”他的口气很糟糕。

“我…我也不知道…康…康小姐带我来的…”她抽噎地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挂着两条泪痕。

“耀祖?”果然是她搞的鬼!他冷哼一声,又忍不住骂道:“那你不会把门锁上吗?没关门就洗,你是故意要让我那票弟兄看个够吗?”

一想到她当着帮内弟兄面前出糗,他的眉头几乎打结。

“我哪有故意?你…你真可恶…明知道我把这辈子的脸都丢光了,还说这种气人的话!”她气得边喊边掉泪,并且用力推开他。

由于太过使力,她身上仅能遮蔽的衣服随之滑落,她那诱人的胴体顿时在他面前一览无遗,她的脸一下子着了火,呆了几秒,才慌张笨拙地想把衣服捡起来穿上,谁知才蹲下身,就被上官皓一手拉进双臂间。

“你…”她抬头睁大眼睛,在他眼中看见了某种令人窒息的欲望。

“笨蛋!”上官皓啐了一声,俯下头,一点也不温柔地攫住她的双唇。

虽然只有短短一瞥,但她那尖挺饱满的王凤、玲珑有致的腰身,以及令人迷醉的小腹与双腿全都被他着遍,一股连他自己也难以想像的欲火在瞬间被勾动,他满脑子就只想把她压倒,将她吻个彻底…

上午那匆匆一吻的美妙感觉只是个开端,现在这个突发状况才是让他动情的导火线,他并非无欲,亦非冷血,他只是一直没有遇到足以引发他热情的对象。夹带着火气的热吻席卷了武融融的全身,她在惊膛之际,脑中只有一个特大的问号…

上官皓为什么要吻她?他不是讨厌她吗?

但紧接着而来的感觉一下子就让她再无心思胡乱猜疑,上官皓的吻变得更加狂野,一向冷峭尖锐的口舌竟有着太阳般的热能,他霸气地攻撂她侨柔温润的唇齿,不停地把他浑身的欲念灌注过她的体内,那直接又狂妄的索求,几乎让她在激情的战傈中粉身碎骨…

她有点害怕这样的上官皓,从不知道冷漠的他也有情狂的一日,这么激烈的吻法一点都不像他的作风!可是…可是尽管畏惧,她又不希望他在此刻停下来,被自己深爱的男人这般拥吻着,初尝情滋味的她几乎没有半点拒绝的力量。

他微微抬起头,粗喘一口气,她也双额微熏地娇喘连连,那令人销魂

的神态,把他最后一点的理智全部消灭。

猛地将她压在磁砖墙上,他再次锁住那两片引人遐思的红唇,手也悄然地覆在她的**,挑逗着那颗含苞的**…

武融融倒抽一口气,他的抚摩启发了她槽懂的感官,她只觉得下腹滚烫,双腿发软,口中不自觉发出轻吟。

上官皓差点被她的模样惹得发疯,他将她的头往后托,更深长缠绵地与她的口舌交融,欲望一节节地上升,手也慢慢探下她的双腿间…

“护印,你在里面吗?我把融融小姐的衣服买回来了。”擎西的声音如同警铃一样,在紧要关头唤醒了他跑到天涯海角去的理智。

他的动作嘎然而止,胸腔的起仍然剧烈,瞪着武融融配红的消脸,他知道若非擎西出现,他很可能就在浴室里要了她!

他该感谢攀西的,然而被打搅用餐的不快却不自主油然而生,他有种被中途打断的恼怒,他不想中止,他想继续,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想要她…

强抑着全身的欲望,他走向浴门,把衣服拿进来,递给武融融,眼睛直盯着她说:“还没结束…穿上衣服,我在车上等你。”

“阿皓…”她也一样还未从激情中恢复,定定地回望着他。

“快穿上。”

她愣愣地点点头。

上官皓走出去,带上门,要擎西留下来等她,先行上车。

他不是没有过女人,可是从未像刚才那么狂热过,以前没有人能点燃他,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引线可供点火,但武融融却不需要什么引线就能让他燃烧,她为什么做得到这点?她的魅力在哪里?

她是美,但不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她有点笨,但在他不了解的另一面似乎又极为聪慧;她来历不明,可是这点该死的神秘却更加搅乱他原有的冷静。

也许,他得承认,她是特别的,特别得让他动了凡心…

看着车外穿好衣服,迎着夕阳向他走来的她,他突然有了个决定,不管她是什么人,他是不会轻易放走她了。

武融融慢慢地走向上官皓的卧室,心中一阵迷乱与紧张,方才一回到上官皓家,他冷冷丢下一句:“到我房里来。”就直接上楼了,她有点害怕他还在为浴室的事生气,因此步伐带着迟疑,在他门口站了许久才敢敲门。

他会不会以为她是个浪荡的女人,才想把她叫来骂一骂?她有点不安地咬着下唇。

门倐地打开,她抬起头,还未开口,上官皓伸手就将她拉进房里,门在她身后呼地关上,锁住。

“阿皓?你想干什么?”她错愕地回头看了一眼。

“继续刚才我们未完的事。”他将她下巴捏住,强迫她看着他。

“刚才…”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他不会是真的想…

他勾起唇角,不让她有时间细想,低头便封住她的小嘴。

在车上时,有擎西在场,他只能忍住吻她的冲动,好不容易回到家中,涨满的欲望再也把持不住,他要她,马上,马上!

武融融有点吃惊,他边吻着她,手已解开她的上衣,迫不及待地让他手掌重温掌握住她两只雪白**的触感,她轻推着他,小声地哝喃:“你…你…”

“我要你。”他拉开她想遮掩的双手,探下头,含住她甜美**,细细品尝着这道人间最美的极品。

“啊…阿皓…我不能…”她想抗拒,可是话到喉咙就变成了**,她将头后仰,招架不住从小腹往上汹涌的情涛,娇躯不住轻颤。

“别说话!”他将她抱上床,狂吻她的颈子,并帮她褪下所有衣物。

“阿皓…我从没…从没和男人这样…过…”她断断续续地把话说完。

“那正好,让我教你第一课!”他低笑一声,顺手脱去自己的衬衫。

“但是…这不是要和最爱的人做才行吗?”她趁他松手,拿起被单遮住自己的身体。

在浴室时她就想过,如果能把自己给他,那么,招亲的荒唐事应该就能停止了吧?不是处女的新娘,谁会要呢?

况且,她想永远和上官皓在一起,成为他的女人,说不定可以一辈子都待在他身边。

只不过,他是用什么心情拥抱她?他喜欢她吗?

“你不喜欢我碰你?”他皱眉问道。很少有女人会拒绝他。

“不…我并不讨厌…可是我要知道…你…喜欢我吗?”她睁大清灵灵的瞳眸,怯怯地问。

“我不会和讨厌的女人上床。”他避重就轻,扯开阻碍在他们之间的那条床被,将她拦腰抱住。

“是吗?可是…”他的意思是他喜欢她了?

“笨蛋,别在这时候讨论这种事,那会让男人疯掉!”他说着便将她推倒,不想再听她提出一些笨问题,手开始在她身上搜寻,从脚前的珠花漫游到小腹,最后,来到她最隐秘的私有地带、解放她十九年来的矜持与羞赧。

“啊…”她从不知道这样的接触有这么惊人的震撼,在他的挑弄下,她不禁娇喊出声。

他适时地堵住她的口.与她的唇辩嬉闹着,知道她也不自觉地贴向他,搂住他。

随看她的投入,他的欲也已到了临界点,他们的身体交缠在一起,他

将她的臀托向他.然后.在她忘情她攀住他时,入侵了她女性最柔软最温暖的中心…

忽地,痉挛的痛楚吓坏了她.她急忙想抽身,他却不肯松手,不停地在她耳边轻语着:“别怕!放轻松…”

“痛…”她动也不敢动,眼泪怔怔地流了下来。

“很快就会过去的。”他心疼地吻去那些泪珠,轻轻退出,吻遍了她的全身,再次用最撩人的方式挑起她的欲火。

她难耐全身扬起的燥热,渐渐地,疼痛已慢慢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股莫名的空虚,她唤着上官皓的名字,只觉得自己就要被激情的漩涡吞噬。

他再次进入了她,密密与她相合,天崩地裂的快感在瞬间将他们淹没,在完美的节奏带领下,他们迷失在高潮所冲激而起的狂啸中,心荡神驰,难以自己——

许久之后,当情潮全部退去,武融融累得依偎在上官皓身边,沉沉地睡着了,上官皓却靠躺在床头,久久无法入眠。

低头看着她天使般的睡容,一阵温柔轻轻滑过心头,他忍不住捞起她一络发丝,凑到嘴边亲吻。

这是他经历过最美好的性经验,虽然还没弄懂他为什么会和她上床,不过那些耳鬓厮磨、徘恻缠绵的情景却深格在他心上,尤其她在忘我的时候脱口说的那句“我爱你…阿皓…不要起我走…”,到现在还在他耳里缭绕着。

她爱他,她说她爱他,这句话他经常从其他女人口里听到,早就麻木了,但从她口中说出来的感觉却重重敲入他的心。

同样的话为何从不同的人口中说出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她喜欢听她这么说,喜欢她用那粉红的唇,带着亢奋嘶哑的语气说出那三个字

放心吧!我不会起你走的。

因为,你已经是我上官皓的女人了!

他将她的发丝拢到耳后,着迷地看着白色令牌偎在她雪白的胸口,在心中对她说。

她的身份来历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她得跟着地,直到他对她厌倦为止。

“嘟嘟!哪嘟!”他的行动电话响了,他蹙眉从床边拿起手机,瞥了一眼时钟,早已过了晚餐却没人叫他们,一定是擎西要大家别来吵他,搞不好他此刻就守在他的门外,禁止他人打搅。

微微一笑,他打开手机接听,倪澈的声音又阴魂不散地出没。

“阿皓,你闹够了吧?你居然还把那个叫融融的女人带进总舵?那里通常是外人止步的,你难道忘了?”倪澈听来似乎非常生气。

“融融不是外人,她是我的女人。”他轻松地反驳。

“你再七天就要去参加金色帝国的招亲了,还有时间和她玩游戏?

阿皓,别想用她来当挡箭牌,我说过,你不能和她在一起。”倪澈沉声道。

“为什么不能?阿澈,我觉得你有点奇怪,以前你从不干涉大家的私事,可是自从凑成了我老哥和耿沁之后,你就玩上瘾,管起我的婚姻大事来了,你到底是怎么了?”他愈想愈不对劲。

“我是为了大家好,想想,既能与金色帝国联盟,又能帮你娶个美娇娘回来,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我不需要美娇娘,若你有缺,你自己去参加那可笑的招亲吧!”他嘲弄地回绝他。

“可惜,我是已婚男子,第一要件就与金色帝国的条件不符。”倪激轻笑道。

“只要已婚就失去资格吗?那太容易了…”他也冷笑。

“哦?多容易?”倪澈的声音忽然变得难测。

上官皓心中一凛,倪澈那混小子说不定只是要用这种方式逼他结婚而已,他可不能上当。

“你别想使诈,我不会轻易妥协的,现在我对其他女人没兴趣。”他断然地说。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只对融融有兴趣?”倪澈以他的口气反推猜测。

“随你怎么想。”他阴沉地道。

倪澈真是个机伶又难缠的家伙,他为什么会和这么危险的人成为死党呢?

“你查出她是谁了吗?”倪澈又问。

“还没,不过我已经懒得查了,不管她是谁,她的身份都只有一个…我的女人!”他狂妄的本色不改。

“我劝你别太接近她,更别爱上她,否则你会后悔。”倪澈语带玄机地说。

“什么意思?你知道她的来历了?”他敏感地问。

“或许,想知道的话就把她交给我处置。”

“别想!”

“那你到时可别后悔。”

“我从不做后悔的事。”他森然坚定地说。

“那就好。对了,明天晚上七点带融融到富春酒楼来吃个饭吧,我请了一些朋友,还为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你又在耍什么鬼计了?”只要是倪澈口中的惊喜,通常会变成惊吓,他可不愿去当个任他作弄的白痴。

“如果你想知道融融的来历,最好来一趟。”倪激说完没等他回答就挂了电话。

上官皓攒起眉,关掉手机,走出房门,攀西果然就守在门外的阴影处。

“最近阿澈都在做什么?”他劈头就问。

“总舵主这几天看来满悠闲的,不过我听说擎北去了一趟旧余山。”攀西据实以告。

“擎北去旧金山是查融融的事?”

“我不清楚,因为擎北也有去旧金山分舵办事,不太能确定他的目的。”

如果擎北去旧金山是倪澈刻意派去调查融融,那或许他真的弄到什么消息了也说不定。

新上任不久的擎北石刚是个不容小觑的角色,当初倪澈不惜和元老团闹翻,独排众议,坚持要挖他过来当护卫,为此石刚对倪澈死心塌地,交代他的事从未空手而回。

不过,倪澈可别指望卖了个关子就能逼他就范,要查融融,他会自己来。倒是,他还满想去看看倪澈替他安排了什么大惊喜。

“算了,我看我就等着明天去接受阿澈送我惊喜吧!”他冷笑地耸耸肩,又接着说:“回丢休息吧,攀西,别守了。”

“是。”擎西向他点了点头,下楼离开上官家,他的嘴角直到出了大门才敢上扬,上官皓和融融之间果然如他所想的有了进展,然还无法预测结果,但他已经开始期待了。

擎西走后,上官皓将门关上,回到床上,例躺在武融融身边,手指沿着她的手臂划向她的腰间,然后滑向她的臀,轻轻将她拢向自己。

“阿皓…”她半梦半醒他睁开眼睛,满脸惺松。

“你想起来你究竟是谁了吗?”他一个翻身,把她压陷进床垫,低头看着她。

“什么?”

“你记忆早就恢复了,对不对?”他狭长的眼睛闪着精明的星光。

“你…”她被他吓得睡神全跑掉了,瞪着眼看他,张开嘴,却久久说不出半个字。

“其实你早就想起自己的事了,就在你打电脑的那晚,只是不愿意说出来,是吧?”他俯下身,在她唇边吹气。

“我…”现在能说吗?告诉他,她是武融融,金色帝国首脑武立怀的女儿,是那个被他不屑到极点,只能用招亲才找得到丈夫的女人?

“没关系,你不说,我会查清楚的,因为从现在开始,你再也能隐瞒我任何事,要当我的女人就得全部向我坦白…”他说完又热切地吻了她,以更激狂的方式将她全面占领,直到她在他怀中因快乐而抽搐、**为止。

现在,唯一让他好奇的已经不是她的身份,而是她一直不愿意对他承认她记忆早已恢复的事实。

她想隐瞒什么?

他会查出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