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最近台北发生了一件大事哦!”

拿着报纸坐在安洁的病床旁,黎宙堇轻轻地念着头版新闻。

“有一间银行被抢了,有两个行员跟保全人员被枪杀了呢,警方到现在还没有抓到那名嫌犯…”

“你在干什么?”

门口突然冒出的低沉嗓音吓着了她,她回头一看,俏脸倏冷。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斜倚着门边,潇洒不羁的胡挺刚睇着她冷漠的表情,俊飒的脸庞也没有显露太多热情。“公司里的人说你早上突然请假,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会让你丢下重要的会议,就叫雄哥查了一下。”

“他们怎么找得到这里?”

胡挺刚挑了挑飒眉,离开门口走进房里。“你是在质疑我手下的办事能力?”

黎宙堇不再开口。

谤本不需要她质疑了,事实证明他就站在这里不是吗?

“你奶奶为什么会躺在这儿?疗养院说她昏迷很久了。”

“不劳你费心。”

他倚站在床铺旁,厉眼看着她冷漠的态度。

“请你离开。我并没有邀请你来这里,我也不希望我奶奶现在这个样子被不相干的人看见。”

他眯起凌眼,“不相干的人?”

她顿了一下,仰头看他。“你如果想认识我奶奶,就请清菲带你来。”

“为什么要她带我来?”一丝烟硝味悄悄的从他的话语里窜出头,“关黎清菲什么事?”

她瞪着他。

这个男人是在装蒜吗?

是了,胡挺刚肯定以为没有人知道他每天下班都跟清菲同车离去,他不晓得他们两人同居的消息已经在公司里传得沸沸扬扬,更没想到这样的流言不但传进了她的耳里,更让她亲眼撞见了他上车时的画面!

这不叫背叛。

黎宙堇不只一次提醒自己,他这样的行为不能称为背叛。他跟她是什么关系?

他只不过吻了她一次而已。

那个吻能算什么?就算曾经算“什么”,现在也已经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胡挺刚居高临下的睇睨她强作冷静的僵硬神情。

“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他发誓,这真的是自己有史以来对待女人最有耐心的一次,竟然还忍着脾气开口问她原因,她真的应该好好珍惜自己的好运才对。

然而她显然不!

她的反应仿佛大为震怒,“你才有毛病!”

而且是最该死的花心病!在她准备卸下心防接受他的时候,当她终于愿意相信自己可以去接纳一个人的时候…

“我不想再看到你,除非公事上需要,否则我们不要见面,更不要独处,请你出去!”

黎宙堇失控发火,胡大少爷的怒气更是足以掀天。

“别对我下逐客令!这已经是你第几次赶我走了?没有人可以这样对待我,黎宙堇,我容忍你一次,不表示你可以一再地这么做!”

瞪着眼前这一张飙火发怒的绝美容颜,胡挺刚是又爱又恨。

犯贱。

他真是犯贱!

面对眼前这张气煞的俊脸,黎宙堇毫不退缩。“我警告你,不要玩弄清菲。”

盛怒的胡挺刚有些错愕地挑了挑飒眉,不解为什么话题会突然转到这里,更讶异原来这一对堂姐妹的关系,并不如外界所想的那般不合。“我没有!”

她神情淡漠地转开脸下再看他,“你也别想玩弄我。”

“本少爷又不是吃饱了太闲!”妈的,这个女人是在唱哪出戏?他的火气再度窜出头,“我委屈、我牺牲,做尽了这些事情,只是为了玩弄你?!”

“我没有办法相信你!”

他跟着吼,“你没办法相信哪部份?”

“你!”她失控大喊,“我没办法相信你这个人!”

她已经多久没有如此失控了?她也不知道。她一向将情绪控制得很好,她最擅长的不就是保持冷静吗?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就…

他气得快磨牙!

“你可以因为我骄傲狂妄而不相信我的个性,也可以质疑我说的话不够真实诚恳,你可以不相信的理由太多了,结果你却说你没办法相信我‘这个人’?!”竟然完全涵盖了他“整个人”?!

他胡挺刚从来没有尝过这种屈辱的滋味!

别说众人总是将他捧得高高在上,从没质疑过他这位大少爷,单单就因为今天否定他的是黎宙堇,就让他倍感污辱与伤害!

为什么偏偏是她?!

就在气氛紧绷僵滞之际,小伟拎了两袋重物走进来。“少爷,您吩咐的营养补给品全部买回来了…”

苞随而至的雄哥迅速察觉到气氛不对,抓住他的手,飞快摇头。

“扔掉!”

“嗄?”雄伟二将难掩诧异地看着自己的主子。

胡挺刚谁也不看,宛如一阵狂风似的,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出病房。“全部扔掉!”

小伟茫然无措,“雄哥,这…”

“放在墙边吧。动作快,少爷走了!”雄哥睇了睇黎宙堇强忍情绪的侧脸,低声交代之后,赶紧跟了出去。

病房里再度恢复原先的安静,她不知道自己僵在原地站了多久,直到脚酸了、身体颤抖了,她缓缓地扶着床板颓坐在椅子上,捧起奶奶的手,将脸埋进那充满皱纹而瘦弱的掌心里…

哭泣。

“奶奶…奶奶…”

悲伤的轻泣声中,安洁的眼皮微微地动了动,仿佛想努力睁开双眼,心疼回应孙女的啜泣。

展业企业的员工都在猜,胡挺刚这个大少爷接下来又会有什么惊人之举?

他果然没让众人失望!

因为,他竟然把一整队荷枪实弹的特种攻坚部队带进了公司里。

话说那个令人“津津乐道”的早上…

“外面在吵什么呀?”

一楼服务台的柜台小姐小巧忍不住皱起眉头。

“不知道啊,”坐在她身旁的女同事小岚忍不住好奇地望了望玻璃门外,“大老远的就听到警笛声响个不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谁晓得?该不会是有人抢银行吧…”忽地,小巧咬住了下唇,提醒似的用手时推了推同事。

“干么?”正在看杂志的小岚抬起头,一看见来人,赶紧将杂志扫进抽屉里。

两人马上恭敬有礼的站起来,迎接自外头走进来的人,“黎秘书好。”

黎宙堇点点头,抿了抿唇。“在我外出办事的这段期间,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有没有什么客人来找总经理?”

“报告黎秘书,没有耶。”

“是吗,谢谢,那么我上楼了。”她正想离开,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这儿有一个快递要寄送,我把资料填写好之后,麻烦你们帮我处理一下。”

“好的。”

站在柜台前,黎宙堇拿起钢笔迅速而俐落地在纸张上写下娟秀的字迹。

就在她确认寄送地址的时候,对面的小巧突然压低了声音道:“黎秘书,你知不知道现在公司里最http://

热门的八卦是什么?”

“不知道啊,是什么?”

“你抬起头看一下,就会晓得现在公司炒得最热烈的八卦恋情是什么了!”

“哦?”

她不甚在意地掀动眉睫,在抬起头的瞬间,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胡挺刚一身深蓝色Armani西装,彰显出他时尚雅痞的鲜明格调,双手随性的插放在口袋里,神清气爽的走出电梯外,原本等待着乘坐电梯的人群自动地往两旁退开,让出了一条路让他通行。

对于这样的礼遇,他似乎觉得理所当然且习以为常,仿佛他生来就该享有这种独特而优越的待遇。微扬的俊美下颚、倜傥自若的神采和尾随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雄伟二将,那种自然散发的气势与风采,根本不需要言明就能让人充份的感受到他家世背景的不凡。

黎宙堇抽回了视线,笑得有些僵。“他走路的姿势真嚣张。”

“嗄?”原本有些痴望的小岚怔了一下,将视线转回她身上,“黎秘书,你该注意的不是这个吧?”

不然应该是什么?她顺着小岚提示的目光望过去,看见了从电梯里跟随而出、妩媚地踩着高跟鞋走在胡挺刚身旁的黎清菲。

她静默了几秒,淡淡地抿唇笑了笑,转头继续书写手上的资料。

“黎秘书你不觉得惊讶吗?”小巧瞥了瞥那一对仍然身处在二十公尺外的俪人,刻意压低嗓音。

她没有抬起头,“不会啊。”

“有传闻说,胡先生常常在下班后乘坐黎经理的车子一起离开耶!”

“哦。”这不是传闻,是事实,她亲眼目睹了。

小岚跟着凑过来,“所以有人打赌他们已经开始同居了!”

黎宙堇振笔书写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两人八卦的对望一眼,马上敏锐地扬起眉梢,难掩语气中的兴奋雀跃,“黎秘书,难道你对胡挺刚也…”

她叹口气,“立可白借我。都是你们在我耳边说话,才害我把拘束的拘写成了同居的居。”

小巧和小岚失望地交换一抹眼神,递出修正液。

黎宙堇低垂着螓首不看她们,“为什么这么在意我对他们的看法?”

“因为有些人认为,胡挺刚好像比较偏爱黎秘书你啊!”

她这会儿可是千真万确的怔住了!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两个年轻女孩拚命的对自己点头。

“虽然只有少部份啦,但是有些人觉得他似乎对你也挺有好感的,所以认为你们搞不好是三角关系呢!”

她没有多做评论,只是淡淡地抿了抿唇。她是否应该对此感到感谢?至少还有荣幸成为他的绯闻嫌疑人。

“下次和别人分享谣言的时候,记得别把我算进去,我对于太复杂的关系没有什么兴趣…”

“黎秘书,难得你今天外出啊?”

黎宙堇忽地住了口,转身微笑回应主动和自己打招呼的堂妹黎清菲。“嗯,代替总经理出去和厂商谈点事情。”

她努力地克制自己视线的范围和方向,小心翼翼的不让目光落向站在黎清菲身旁的高俊身形上。

诚如她方才所说的,自己对于太复杂的关系没有兴趣。

所以杜绝任何麻烦的可能,就从漠视胡挺刚开始!

而他显然也感受到了她将他视若空气的疏远心态,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他朗飒的剑眉仍然不悦地蹙起,微扬的下颚和双手插放在口袋里的狂傲站姿,正在透露出一种危险邪魅的气息…

黎宙堇打定了主意不看他,和黎清菲打过招呼之后,便转身将手中的单据交给小巧,“记得联络快递,尽快将这个东西送出去。”

说完,她转身想走人。

胡挺刚大手一伸,扯住了她的手肘。

她忽地仰头瞪他。放手,大家都在看!

倨傲的大少爷才不甩她警告似的眼神,扯住她的手依然没放。“我只是想要一个礼貌性的招呼。”

她诧异地挑了挑眉,“你要我向你打招呼?”

他知道她指的是两人在职位上的差距,只见他闲散而随性地勾了勾唇。“不,是我这个低级小职员想向你这位高级女秘书打招呼。黎秘书,你不会连这种机会都不给我吧?”

这个人…真无聊!他以为自己这种举动叫做潇洒倜傥吗?!在她看来,根本是个四处放电留情的混蛋!

“我想你已经打过招呼了。”她抬头瞪了他一眼。可以放手了吧?

胡挺刚耸耸肩,大手钳握的力道一松,看似要放开手。

她不再看他,踏开了一步,迫不及待的想离去,却没想到他的手忽然又是一记用力拉扯,让踩着高跟鞋的她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要绊倒!

他当然是等着伸手扶住她,藏笑似的低沉嗓音从她头顶飘下,“你怎么不站好呢,高级女秘书?”

她仰起螓首,狠狠瞪他。“你可以再幼稚一点!”

胡挺刚也不畏惧,丝毫不将众人窥探观望的目光放在眼里,只见他马上俯低了梭脸,贴近她愠怒的脸庞、迎视她愤怒的目光,危险地眯起了凌厉双眼,“而你,可以试着再漠视我一点!”

黎宙堇皱起了眉头。她现在只想在这个无赖的额头上贴一张托运单,让快递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送到天涯海角去!

“我保证,下次我绝不只是这样而已。”

浓醇磁性的嗓音仿佛有种勾人心魄的魅力,她低头看了看那一双握住自己的蒲扇大手,深刻感受到他的掌心里传来几乎可以灼人的温度,和自己此刻雷鸣般的心跳声…

当下她只有一个想法…天涯海角可能还不够远。

胡挺刚俯首注视着她。那丝缎般柔滑的发瀑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只觉得心情大好…

真诡异,现在的他也不知道是吃了这女人什么葯?就算她头顶上开了一朵喇叭花,病不好都能让他大喊哈雷路亚,赞美天主!

“女人,你说如果我在这里吻了你,会怎么样?”

你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我说你们两个…这里可是公司大厅呢!”

黎清菲娇脆的嗓音像是一道闷雷,瞬间打在黎宙堇怦跳沓乱的心口上,她狠狈甩开胡挺刚的手,力持冷静淡漠的表情。

他依然皱着飒眉凝视她疏远的神情,但也没再显露不悦的反应。

“别误会,我们没什么。”黎宙堇淡淡地拨开散落在颈边的长发,意识到自己的手指可能微微地颤抖着,又赶紧放下…

胡挺刚方才说了什么?又想吻她?在黎清菲的面前?!

说笑的吧。

她低敛的双眸不看任何人,“不打搅你们工作,我先上楼了。”

“等等。”

出乎意料的,倒是黎清菲喊住了她。

她转头凝视堂妹。

“听说你昨晚找董事长谈事情?”

董事长?胡挺刚噙起嘴角。原来这个小鲍司还有董事长啊?他还以为和总经理的职务一样,是由黎宙堇兼任哩!

黎清菲刻意压低了嗓音,听在别人耳里反倒有一种呢喃似的妩媚效果。“你说你要辞职,是真的?”

她刚刚说什么?胡挺刚想听清楚,却因为她的音量太小而听得模糊。

黎宙堇迟疑了几秒,抿着唇颔首。

“为什么?”黎清菲追问。

“家庭因素。”

“你家庭有什么因素?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他困惑开口。这件事似乎关系到黎宙堇,让他忍不住必切。

她们两人同时转头看他。

几秒后,黎宙堇淡淡开口,“我想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黎清菲点头同意,“挺刚,我们走吧!”

顶头上司已经率先走向大门口,一旁静候的雄伟二将交叠着双手杵在原地,等待胡挺刚的动作。

他望了黎清菲一眼,并没有追上,反而往另一个方向大步走去,赶上了黎宙堇,精准地攫住她的手。

她叹口气,转过身,“你又想…”

“我陪她拜访客户!”

黎宙堇愣了一下。

“我们只是这样!”

他这是在向她解释吗?正当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何反应之际,大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尖锐惊恐的喊叫。

正想皱眉瞧望的黎宙堇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前的视线已经被一堵精壮的人墙给遮住,她抬头一看,蓦然发现胡挺刚挡在她身前,而雄伟二将则是尽责地护守在他的前方。

他…在保护她吗?

瞅望眼前这抹捍卫似的背影,刹那间,她只觉得胸口一阵激动!

从没有人站在她的前面保护过她,在她的生命里,她向来就是个守护别人的角色,而今天他竟然…

迟疑了几秒,黎宙堇忍不住伸手想触碰他,“胡挺刚,你…”

“通通不准动!任何人敢轻举妄动,我就杀了她!”

疯狂而粗嘎的咆哮声在大厅响起,原本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已经被惊惶恐惧的低呼给取代,一种诡异的静默马上在四周弥漫开来。

她忍不住好奇的越过他的背望去,想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别动。”

他没有回头看她,只有低沉而精简的嗓音自她头顶飘落。

她咬着唇,默默仰头凝望他出色俊美的背影,不知怎的,在这种状况不明、危机环伺的紧绷气氛下,她竟然有股想微笑的冲动…

“这位先生,拜托你冷静一点。”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是?!

黎宙堇心头一惊,再也不顾胡挺刚的阻止,从他身后站了出来,蓦然发现黎清菲竟然被一个男子持枪挟持住了。

天啊,这…

黎清菲力图镇定的视线在空中和她交会,黎宙堇直觉地踏了出去。

胡挺刚紧紧扣住了她的手腕,“不要。”

“但是…”

“退到我后面!”

不可能!既然清菲在持枪歹徒的手中,她就不可能躲在角落只求自己平安!

七、八辆警车迅速包围门口,不停转动的黥眼红光和尖锐的警笛声,简直催逼得众人无法呼吸。

戴着黑呢毛帽、满脸胡碴的男子情绪也跟着益发紧绷起来,拿枪抵住黎清菲太阳穴的手明显的颤抖晃动。

“你们两个,去把玻璃门锁住,快!”

站在门口不远处的两名男员工迟疑了一下,走上前将两扇偌大的玻璃门上锁。

雄哥和小伟迅速对望一眼,颇有默契的悄悄往后朝主子靠拢,也间接的将胡挺刚护退到更后方,拉开了和持枪歹徒的距离。

“其他人通通退到旁边不准动!”

男子的喝令才刚喊出,外头团团包围的警察已经试图用扩音器和他对话。“陈维,你不要激动,千万别伤及无辜!只要你把枪放下走出来,我们警方绝对不会为难你!”

“闭嘴、闭嘴!我不相信你们的话!”名叫陈维的男子像个被激怒的疯子般失控大吼,手中的短枪狂乱挥舞着,叫人提心吊胆。“都给我退远一点!否则我马上开枪打死她!”

挥动的枪枝最后用力顶住黎清菲的太阳穴,她又惊又痛的咬着唇,闭上了眼。

黎宙堇看到这一幕,再也不迟疑,立即跨了出去。

“不可以!”胡挺刚想抓住她,却被用力挥开,他忽地低头看着自己被挥拒的大手,刹那间有种不敢置信的闪神。

“你干什么?!你没看到我手上有枪吗?退后,马上给我退后!”

胡挺刚看见陈维手中的枪迅速指向了黎宙堇,他只觉得呼吸一窒,直觉地跨步上前想护住她,却被雄哥和小伟挡下。

“让开!我…”

“少爷,别激动,先看看情势再说。”雄哥表情极其严肃的对主子摇了摇头。

在此同时,走上前的黎宙堇已经和歹徒相距不到两公尺。“你放开她吧,我跟她交换,由我来当你的人质。”

不只陈维觉得惊讶,在场所有的人都拿“你疯了吗”的眼神看她。

“这个该死的女人!”和其他人的反应截然不同,胡挺刚握紧了拳头,一字一句咬出他的低咒。

雄哥看了这形势一眼,侧头低声交代小伟,“叫弟兄们过来!”

小伟迟疑着。他不懂,为什么要把大队人马招过来?根本没必要,少爷并没有直接的危险啊!

啰唆,快照办!

被雄哥恶狠狠地一瞪,小伟即使眼中有着困惑,也只能赶紧点头照做。悄悄伸手按下西装内侧的紧急通知装置,将在附近定点待命的人马全部招来。

“我是她的上司。”黎宙堇娇脆但紧绷的嗓音,在大厅里清晰响起,“你放开她,别为难我的属下。再说,你没注意到她的脚扭伤了吗?在这种情况下,你拖着她,只会让你行动起来更不方便。”

“你在打什么主意?!”陈维只觉得她的要求不合常理,更加警戒的拿着枪口对准她。

胡挺刚的脸色僵硬铁青,仿佛他才是那个被持枪威胁的人。

雄哥瞥了主子一眼,马上伸手想将他往后推。

本来他们可以做壁上观的,反正被挟持的人不是他们的少爷。再说,和歹徒的距离又很远,凭他和小伟的能力,将少爷保护周全是绝对没问题的。

但问题就出在黎宙堇身上!

少爷有没有遭受直接的危险已经是其次,只要她暴露在威胁之下,少爷就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小伟太迟钝,看不透这个道理,这家伙单纯的以为只要把少爷保护周全就天下太平,却不晓得如今黎宙堇站在歹徒的面前,枪口指着她,实际上瞄准的却是少爷的心脏!

“她的脚刚才被高跟鞋扭伤了,你没发现吗?”

黎宙堇终于成功说服陈维,让他答应交换人质。

“臭女人,你给我等等!”突然爆出怒喝的胡挺刚大手一挥跨步上前,竟将高大强壮的雄哥扫向一边。

雄哥看着主子的背影,急忙转头,“人到了没有?”

“到了,”小伟压低嗓音,“雄哥,他们怎么进来?”

“走天花板垂降,动作快。”

“为什么又冒出一个人?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看见一个高俊挺拔的男人宛如一头怒狮似的冲出来,陈维的神经当场紧绷到最高点,激动颤抖的枪口不断在黎宙堇和胡挺刚之间挥动。

“胡挺刚,你干什么?!”她快被他气死了。

他也是!“你这个死女人,如果你躲过这一劫没被他打死也别太高兴,因为你接下来就会死在我受理!”

受理?她一怔,凝视着不远处那一张俊脸,恍然察觉…他真的很生气啊,这头英国猪竟然气得又开始乱套http://

中文了。

忽地,她抿唇笑了。

这藤花般嫣灿美丽的笑容,却叫胡挺刚看得心惊。

“退回去,如果有事不要救我。”

他心头瞬间涌起既陌生又强烈的惊恐和焦虑,百转千折的情绪在刹那间转为最直接的愤怒。

“你马上给本少爷滚回来!”

“你们唧唧喳喳的在计划什么?!”陷入半疯狂的陈维狂吼一声,一把甩开黎清菲,冲上前改将黎宙堇拽进怀里,拿枪指着她的额际。

她虽然努力压抑着惊恐的吸气声,却依然传进了胡挺刚的耳里。

只见他的俊脸倏地森冷,突然浮现的肃杀之气让她吃惊,更让陈维感到莫名恐慌。

“退后!你马上给我退后,不然我第一个开枪打死你!”

黎宙堇惊叫,“胡挺刚,你走啊!”

“少爷小心!”雄哥和小伟马上冲上前,想护在他身前。

就在这时,陈维上方的轻钢架天花板竟让人在不知不觉中移开了一块,正当气氛紧张之际,忽然闪出数条矫捷的人影。

在场的众人莫不当场骇住,而背对的陈维则是还没发现。

身手俐落的黑衣部队像是占领了一方天花板似的,有的以垂降的方式轻巧降落地面却丝毫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有的则是以倒挂金钩的方式持枪瞄准尚不知情的陈维。

专业的防护设备、冲锋枪、防弹背心,在在显示出这一队人马的训练有素。

就在此时,陈维的头顶正上方突然窜出一个曲线窈窕的黑衣女郎,以翻身倒挂的方式持枪瞄准他。

太安静了。

陈维僵直不动的扫视在场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他们在看哪里?他后面…有什么吗?!

正当他想转回头的时候…

“嗨。”

头顶突然冒出的招呼声吸引了他,他急忙抬头拿枪瞄准。

黑衣女郎的动作比他更快,子弹迅速射出,一时间枪声大作。

“别伤了我老婆!”

胡挺刚那一声撕心裂肺般的低吼几乎被淹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