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有公司的员工开始赌起来了。

打赌大少爷胡挺刚下一次会把什么东西搬进公司里?是五星级饭店的主厨,还是国际连锁的知名咖啡厅?感觉上,好像每一种可能性都会发生!甚至还有人猜测是“健身房”,不过被他本人否认了。

抱歉,大少爷天生丽质吃不胖,不运动的。

“小伟,把我刚拟好的计划书输入电脑列印出来,我等一下要用。”

对于周遭同事们所投射过来的异样眼光,胡挺刚仿佛浑然不觉。

他早就习惯了!从小到大,不管是他的家世背景或是俊美外表,往往都会惹来众人倾注艳羡的目光,所以现在这种只有区区几十人密切关注的场面,他还嫌围观的人数太少呢!

“我马上办,少爷…不,胡先生。”

大家都觉得这个男助理不应该叫小伟。

身高一八0,手臂的肌肉比健美先生还惊人,虽然已经掩藏在那一套黑色西装的外套下,仍然感觉得出那团团隆起的肌肉大概可以和足球媲美,所以众人一致认为这样的狠角色,应该叫他“超级大伟”!

只是这名雄壮威武的大伟先生,这会儿正窝在狭小的助理座里,漠视了桌椅也许会被他压坏的可能性,努力地缩拢子肩膀,用他那十根粗长的手指一宇一键的敲打电脑键盘。

“小雄,泡一杯咖啡给我。还有,把这份文件传真给对方,我晚一点会跟他联系。”

“好的,胡先生。”坐在一旁的雄哥推开椅子站起身。

所有人无不为了他这个举动而当场惊跳起来,甚至还有女同事因此而撞翻了手边的水杯,却连一声都不敢哼。

如果说小伟应该改名成超级大伟,那么眼前这个小雄,理所当然的更应该尊称他为“无敌大雄”。将近一九0的身高,搭配上他魁梧精壮的身形已经颇具气势,俐落的平头与曲线刚毅的五官,猛一看更叫人以为是一尊没有喜怒的石刻雕像。

而这尊充满气魄的石雕,这会儿正穿着浣熊图样的围裙、戴着蓝底小碎花的秀气袖套,捧着托盘端来一杯研磨现煮的浓醇咖啡。“胡先生,您要的咖啡。”接着又恭谨的转身走向传真机。

唔,好诡异的画面,简直诡谲得叫人直打冷颤!

拜这“雄伟二将”所赐,营业部的同仁这几天不断遭受着视觉上的剧烈冲击,而且还不敢有任何的抗议反应,无论在精神上或身体上,莫不饱受水深火热之苦。

“天啊,不会吧?!”

突然地,有人爆出了不敢置信的哀号,而且仔细一听,即使有着一墙之隔,但是其他的部门似乎也有同样悲惨的叫声。

怎么回事?胡挺刚皱眉。

难得他现在多多少少抓住了“业务员”的工作诀窍,这会儿正干得起劲,那些人吼什么呀?扰人思绪嘛!

“电脑主机当机了!”

当机?跟他没关系。他抬头望了望四周,继续埋首处理手边的资料。

“你说什么?不会吧?!”

他嫌恶地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喊出来的吗?耳膜差点被她给震破!

“公司的主系统当了吗?那么我电脑里正在Run的资料呢?该不会也没了吧?天啊,我要哭了!”

躲去旁边哭去!别打搅了本少爷正在体验的“低层白领阶级”的生活。

一旁的雄哥和小伟在这片騒动中迅速对望一眼,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胡挺刚的身上。少爷不动,他们就不动。

营业部经理黎清菲在这时走出了她专属的办公室,“怎么样?很凄惨吗?”

“搞死人啦,经理!”

大伙儿哀鸿遍野,连其他部门的惨叫声也陆续传了过来,可以想见主系统这一次无预警的当机所导致的灾情严重。

黎清菲颦起了柳眉扫视同仁一眼,发现在这片凄惨声中,唯独胡挺刚低垂着俊脸认真书写笔画,一派事不关己的模样。

她忍不住挑了挑美丽秀眉,接着突然想起最近这几天自己观察到,他在事务的处理上,似乎仍然停留在“手工书写”的阶段,并未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演进到电脑科技的操作。

她嗤笑一声。难怪主系统当机对他没有影响,因为看样子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根本不会用电脑!

“经理,黎秘书的电话。”

黎秘书?黎宙堇吗?胡挺刚闻言缓缓抬起头。

黎清菲睇了他的反应一眼,伸手按下扩音键…说话的当口,一双美眸还不时打量他的表情变化。

“黎秘书有什么事?”

“我是想问你营业部的情况如何?”

“惨。”

胡挺刚皱了皱眉,觉得自己方才好像听见黎宙堇在电话另一头的叹气声。

“我问过资讯部,听说是一个新进入员不小心出错,造成了这次主系统无预警的当机。”

“你告诉我这些似乎于事无补。黎秘书你觉得呢?”

情况真的这么严重?他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此刻电话里黎宙堇的声音似乎不若往常的娴定沉稳。

她…是不是真的慌了?

“资讯部经理答应我会尽快补救。”

黎清菲虽然讲着电话,一双美眸却专注地凝视着胡挺刚,“这是空话,各个部门的损失已经造成。黎秘书,你现在应该给予我们更有建设性的东西。”

胡挺刚突然站了起来,雄哥和小伟马上跟着起身。

黎清菲微抿嫣唇,一双媚眼兴味的看着那抹高大颀俊的身形,大跨步的走出了营业部…

“黎秘书。”

“嗯?”

“我想或许等一下会有什么意外惊喜也不一定。”

鲍司走廊上,雄哥和小伟亦步亦趋的紧跟在胡挺刚的身后。

“小雄。”

“是,少爷。”

“资讯部在哪里?带我去。”

“好的,少爷,请往这儿走。”早已事先将公司大楼的全部动线牢记脑中的雄哥迈前一步,领头带路。

胡挺刚俊脸沉肃地踏进了电梯,看着楼层数字持续往上跳升,他低敛着鹰眼,缓缓拉下了原本挽起的衣袖,好整以暇地伸手扣好钮扣。

竟然会让黎宙堇慌了心神…他有必要过去瞧一瞧!

哒、哒、哒…

密集的键盘敲击声传进众人的耳里,伴随着各种此起彼落的吼叫声、啜泣声在资讯部的办公室交织响起。

“你是哪个部门的?敢乱碰我们资讯部的电脑?!快住手,你会把公司的主系统给毁掉的!”

资讯部的部长站在同仁所围成的人墙最中央,气急败坏的扬声怒吼。

“胡挺刚,你是个什么东西?!马上给我滚回营业部去,你凭什么管我们资讯部的事情?”

“对啊对啊,别以为你是个大少爷就能在公司里面为所欲为!”

雄哥和小伟在这场騒动中宛如两尊捍卫的雕像,双手交握自然垂下,认真固守在主子和这群人中间。

“请各位别再试图靠近,否则我们不得不采取行动。”

男同仁的喧闹叫嚣,马上因为小伟这句话而稍稍收敛。

可是坐在电脑前头专注盯视荧幕的胡挺刚,还是皱了皱眉头,“真吵。”

雄哥旋即往前一跨,“请各位安静,不要逼我们动手。”

咆哮怒喝声瞬间转为一片死寂,只剩胡挺刚敲击键盘的声响,和一旁缩着肩膀啜泣的小豪。

“我说,你是怎么搞的?”

他看似无心呢喃的嗓音听来格外低沉有磁性,极具魅力。

“我、我也不知道啊。”小豪委屈地吸了吸鼻子。

胡挺刚看也不看他一眼,递了一张面纸给他。“别喷到我身上。”

“谢谢。”擤!“曹哥下午交给我一个程式,叫我把它稍微修改一下再移到系统的测试环境Run一遍,结果跑一跑就…”无意间闯下了这么大的祸事,他不仅慌了手脚,更超过了他所能应付补救的范围,只好…哭了。

“真是令我大开眼界。”胡挺刚低喃着,在键盘上飞快滑动游走的修长手指宛如钢琴家灵巧弹奏的双手,行云流水间流畅至极、尽显优雅。

真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

几名女同事望得痴了,忍不住俏声喟叹。

“让你大开眼界…怎么办?我是不是真的搞砸了?”小豪再度泣不成声,“死定了!造成公司这么大的损失,搞不好我做一辈子白工都赔不完…”

胡挺刚没好气的再抽了一张面纸塞给他,“我说让我大开眼界,是因为我从来没看过系统规模这么简单的公司主机!”

“胡挺刚,你说什么?!”资讯部的部长简直气歪了脸。

小伟马上往前一站。

部长当场消音,只剩那张依然气歪的脸。

“小伟,别这样。”雄哥突然摇头,“不可以这样恫吓少爷的同事!”

小伟点点头,退回了一步。

雄哥又说:“我们可以问对方叫什么名字。”

众人顿时噤声。问名字…想干么?!

“还有他家人的名字。”

连家人都不放过?!所有人当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送水果到对方的家里,表达我们让他感到不悦的歉意。”

见鬼了!

突然地,两抹窈窕身影悄然出现,推开了人群走到最前面。

“黎秘书、黎经理,两位好。”雄哥礼貌性的点头招呼。

听见这句话,原本谁也不理、头也不抬的胡挺刚忽然停住了指尖忙碌的工作,扬起俊脸瞧了人群一眼,视线正巧与黎宙堇迎个正着。

“你在闹什么?”她仿佛丝毫不畏惧眼前这两尊剽悍的门神,越过了他们直接走向胡挺刚。

他只是努了努嘴,继续将注意力调回电脑荧幕上,双手持续忙碌的Key进一串串火星文般的电脑指令。

“胡挺刚!”

“你真吵。”

小伟一听见主子这句话,马上直觉的朝黎宙堇走去。

雄哥还来不及拉住这个白目的家伙,胡挺刚鹰隼般凌厉的视线已经扫向下属,用警告而犀利的恶寒眼神钉住了他的脚步。

你敢动她一根寒毛试试看!

有些骇住的小伟僵硬地退回雄哥身边。呜呜…难道是他多事吗?可是是主子自己嫌她吵的嘛!

痹乖乖,不哭不哭,雄哥疼你哦。一边用视线与微笑抚慰部属,雄哥一边暗自摇头。

担任一个贴身保镖,小伟毕竟还太过生涩,看不清整体的情势状况。对于任何事情全然漠不关心的大少爷,今天之所以会移尊就驾的坐在这儿,全是因为这个黎宙堇在电话里的一声叹息啊!结果小伟竟然想动她?啧,十层皮都不够剥!

“挺刚,你在玩什么?”

黎清菲踩着高跟鞋款款走近,她身上极具诱人的妩媚软香,旋即充塞胡挺刚的心肺。只见美艳的她来到了他的身旁,纤细匀称的藕臂状似亲昵地撑搭在他的肩膀上,无声地暗示着他们两人之间的熟稔。

他那一双眼睛紧盯着电脑荧幕,“我在让系统恢复正常。”

黎宙堇隔着几步的距离,看着他们俩俪人般登对的背影。

胡挺刚只愿意回应清菲的问题,他只肯和她对话…这是不是表示在胡挺刚的眼中,只看得见清菲的身影?

既然如此,他那个时候为什么想吻她?!

当时那个几乎要落下的吻,刹那间让她忍不住闭眼沉沦的情动…是不是根本就不算什么?

她不晓得为什么自己的心里会一直重复这些话,她并不在意啊!吸口气转开视线,努力压抑情绪,试图恢复沉稳冷静,黎宙堇不断提醒着自己:这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胡挺刚在键盘上敲击移动的手指,到了最后几乎快速得让人无法定眼看清,哒哒哒的急促声响伴随着电脑系统偶尔传来的指令声,接着就看见他按下Enter键,忙碌而修长的手指倏然静止,宛如钢琴家在弹奏出最后一个音符之后骤然停格…

“Done!”在众人既困惑又错愕的注视下,他滑开椅子站了起来,转过身,视线率先寻找的便是黎宙堇。“可以了,我现在有空听你说话了。”

她瞪着他那一张俊美无俦却又倨傲昂扬的脸庞。

“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到我办公室!”说完,她转身走人。

胡挺刚噙起性感的嘴角,迈开脚步准备追随那一抹端庄娴雅的背影。

“挺刚!”

他停住脚步,转过身。

黎清菲巧笑嫣然的立在他身后几步距离的位置,微侧着螓首,波浪般妩媚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轻柔款摆。“我先回营业部了解情况,你谈完事情马上回来,我有工作要交代你。”

“知道了。”

“还有!”

他再度为她而停下步伐。

她抿唇轻笑,“谢谢你出手帮忙,否则我想宙堇不仅会伤透脑筋,更会担心得不得了。”

“…你是真心的?”为什么她这句话听起来好像很关心黎宙堇似的?这对堂姐妹的感情不是很差吗?

她知道他困惑的是什么,但是她觉得自己并没有澄清的必要。何必呢?她们两人感情好不好、关不关心彼此,并不需要去向谁证明不是吗?

鲍归公、私归私,公事上的理念不合并不代表堂姐妹的情谊绝对会破裂。

“快去吧,黎秘书在等你。不过别忘了你是业务部的职员,记得回来!”

斑俊的身形踏了出去,两名忠心的助理兼保镖一左一右的紧紧跟随。

黎清菲望着那抹背影,轻轻抿起含媚的微笑,拨了拨垂落在颈间的发丝,迈开脚步准备走出资讯部的办公室。

还没踏出门,就听见资讯部的职员不敢置信的大喊,“有没有搞错?系统居然被那个大少爷给修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