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眼前这个男人,她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会紧张?

说不清楚此刻的她为何会屏住了呼吸等待他的回应,这是否表示了自己的在乎呢?她发现自己在面对胡挺刚的时候,有很多反应…仿佛连她自己都无法理解,无法控制!

一阵静默中,只见他吐了口气。

“你知不知道你有重大瑕疵?”

黎宙堇直觉皱眉,“请问你是以什么作为标准?”她自诩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她是值得赞美的。

以一个未婚妻的标准!他瞪了她一眼,邃眸扫过她那一双坚定的眼眸,接着落在自己搭放在她肩膀上的双手。他…好像真的无法忍住不碰她!饼去曾经有过哪个女人让他如此不试曝制吗?

快想想!想出越多女人的名字越好,如些来,才能证明眼前的黎宙堇对他而言并不特别!

怎么能让她成为他的“特别”?他甚至还在考虑要不要接受她呢!

就在胡挺刚陷入思索的同时,她也发现了他始终停驻在自己肩头上的大手,犹豫着该不该把他推开。

只是…犹豫?她?!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呢?她从来不轻易让人触碰的啊!不管是同性或异性,她与他人的疏离感硬是比一般人来得强烈。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从他的掌心里传递过来的体温…好舒眼!

宛如一股安定沉稳的力量,温暖地熨烫她心里的每一寸,把那些潜藏在她心底的,名为压抑、不安的绉折一一神奇地消除了。

忍不住仰起螓首凝视眼前这一张俊美无俦的脸,黎宙堇难以克制的失神了。

为什么这样一个男人…在她眼中除了俊美之外几乎找不到什么优点的男人,竟然会对自己产生如此大的魔力?

“你在想什么?”

胡挺刚的嗓音倏地低沉沙哑。

这样痴望迷蒙的眼神,他并不陌生,已经有太多女人拿这种眼光凝视他。

可是唯独她、眼前这个瑕疵品,眨动着这样一双痴迷的眼神,居然对他造成前所未有的影响,幽邃的美丽瞳眸间闪动着迷离的光芒,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诱惑力,吸引着他的视线,蛊惑着他的心…

他捏握在她纤细肩胛上的大手悄悄地收紧,着了魔似的缓缓降下俊脸…

内线电话恰巧在这时响了起来!

两人恍如乍然惊醒,黎宙堇忽地推开他,迅速转身。

老、老天!背对着他,她轻咬着下唇,不敢置信自己竟然悄悄地等待那一个即将落下的吻?!

手…手还隐隐颤抖着,她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努力吸吐气息,维持冷静的伸手接听电话。

胡挺刚皱起了飒眉,聆听着她和别人的对话。

“好的,你请实验室的人稍等一下,我处理好手边的事情马上就过去。”

她冷静而沉稳的声调将他飘离的思绪带回了之前的话题。她刚刚那句话到底算不算解释了她和黎英发的关系?他是否应该相信这句话而忽略那些漫天流传的不伦八卦?

币上了电话转过身,多亏了训练多年的压抑性格,黎宙堇成功的在短时间内掩饰住自己方才的心旌情动,再度端出惯有的冷静态度面对他。

“你究竟要跟我谈什么,请尽快说明好吗?”

他睐了她一眼,虽然觉得不满,却又好像已经渐渐习惯。

反正他也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个女人从初次见面开始,就不曾给他这位大少爷一个好脸色看!

“记得这个吧?”他缓缓从西装内袋掏出那张泛黄的旧照片,马上吸引了黎宙堇所有的注意力。

“我要跟你谈条件。”

她抬眼睇他。

“我需要人手来协助我适应现在的工作。”

她的柳眉微蹙,“你的意思是帮你请助理?”

“大概是这样。”

黎宙堇抿了抿唇。“我并不意外,”尤其是在听了大多数员工对他在工作上的评价之后。“你是个大少爷嘛。”

“你不需要这样称赞我。”

她微怔。胡挺刚认为她是在称赞他?!

“我说了,我是来跟你谈条件的,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这张照片就是你的,所以你不用费心读美我。”

她点头,涩涩开口,“我了解你的意思。”这个男人的逻辑异于常人,多说无益。“把你的条件开出来。”因为知道他正在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所以她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过度急切的目光明显落在那张照片上。

“我要两名助理。”

“什么?!”

“我的要求并不过份。”在英国,围绕在他身边随时等候差遣的可不只有区区两个,而是以倍数来计算!

忽然间,黎宙堇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换个方式来取得这张照片了。“公司有一定的人员编制,不可能为了你再特地应征两名员工进来…”

“我要用自己的人。”

她倏然瞟眸看他。

胡挺刚飒眉昂扬,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明天我会带两个人陪我一起上班,他们的薪水由我自己支付,跟你或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看着他如此理所当然的模样,她除了无力之外,更有一些恼怒。

这个完全没有常识的男人…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个区区四万元的业务员工作,他需要另外找两个贴身助理来帮忙?而且还由他自己支出薪资?!派头如此之大,他当初何必来跟其他人抢这份工作?

“怎么样?答应我这个要求吗?”

她神经病了才有可能会答应!其他的先别管,公司里的职员要是知道了会怎么说?简直荒谬到极点,亏他敢提出来!

“如果同意了,这张照片就是你的。”胡挺刚将它夹在指间悠哉地荡了荡。

难以克制的,黎宙堇流露渴望的视线随着它的飘荡而移动。

他当然看出了她神情眉宇间的想望,更加明白此刻的自己享有全然的优势。

“严格说起来这个条件并不过份,我另外雇用助理完全没有花费公司半毛钱,再说营业部还有多余的办公桌可以让我的人使用,对你或是对其他人不会造成任何困扰,你只需要点个头而已。如何,答应吗?”

她颦眉看他。

“照片,你到底要不要?”

“…我答应。”

性感嘴角噙起一抹满意飒笑,“Deal!”

“啪”的一声,他将照片拍在桌面上。

黎宙堇望了他一眼,旋即俯首凝视那张泛黄的老照片。

想伸手去取,却又怕自己激动颤抖的手指会被他看见而取笑,于是她低头默默凝望着,吸吐着气息,努力平复情绪。

照片里的爸爸在微笑。

如果别葵看见了,他会多么高兴!

她会把它当成一个惊喜,然后告诉弟弟,站在照片最右边的那个人就是爸爸…

一旁的胡挺刚睇着她低垂的头颅,惊讶得忍不住将手伸出长裤口袋。虽然他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不过…

她晓得自己的肩膀在颤抖吗?

忽然间,一股近乎怜惜的莫名情绪迅速席卷他的心,撼得他的嗓音顿时沙哑轻软,“黎宙堇,你…”

或许是以为他想反悔,她飞快将那张照片收回自己的资料夹,看也不看他一眼的下着逐客令。“你要说的事情已经说完了吧?”

胡挺刚怔了一下…咬牙切齿啊!

他本来觉得自己应该努力挤出几句安慰的话语,这会儿倒庆幸自己动作慢了半拍,否则好意岂不是被当成了驴肝肺?!

“请马上回去上班,你已经浪费了不少工作时间了。”

蚌性严重瑕疵的女人…

不知为何,可能是自己气过头了,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几个字。

瞪着黎宙堇静定淡漠的侧脸,胡挺刚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这个有着重大瑕疵的未婚妻,他该接收吗?

温馨舒适的客厅里弥漫着一股幸福的味道,窗外美丽的黄昏景色已经被黑幕所取代,宣告了夜晚的到来,春末凉爽的氛围伴随着佛手柑淡淡的香气,在喷雾水氧机的传送下,飘散到房子的每个角落…

“恶,这是什么味道?”甫踏进门的胡观涛嫌恶似的皱了皱眉,将手插放在口袋里,好整以暇地环顾屋子内的摆饰,不甚满意的哼了哼。“住的这是什么鸽子笼?我在英国的更衣室都比这间房子还要大上一两倍!”

“总裁,请问您的行李要放哪儿呢?”

苞随在胡观涛身后的随行人员鱼贯踏进大门,每个人手上都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颇有搬家之势。果然,瑞霆国际集团的大总裁出一趟远门的确不同凡响,虽然高龄已经七十三岁,出门携带的行李却比妙龄少女还要多上好几倍!

“就随便放吧!”鸟笼里面难道还分什么起居间或休憩室吗?

“爷爷!”

屋子的男主人胡野望穿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在国际间享有极高声誉的知名服装设计师,这会儿看起来却是个十足居家的好男人。用抹布纸擦了擦手上的水渍,他看见陆续送进门的众多行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哼,怎么,你还知道要出来接客吗?”胡观涛瞪了孙子一眼,“瞧你穿成什么样子?这该不会是你今年设计的最新服装款式吧?”

胡野望不将爷爷的讥讽放在眼里,迳自走到大门口,探头看了看黑衣人员的总数和行李量。

“爷,家里太小,除了你的贴身行李之外,其他的都不能放在这儿。”

“你也知道你家小啊?”

还以为这小子鸟窝住边了,完全忘记外头的世界有多大呢!他又望了望周遭。真搞不懂孙子怎么舍得窝在这儿,啧,看样子自己得重新考虑在台湾短期居住的事情了。这种地方他哪能习惯啊?

“爷!你终于来啦?”

一声娇脆的呼喊忽地爆开,怀有七个月身孕的褚妙舞,挺着肚子兴高彩烈的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直奔胡观涛。

他皱紧了眉头,看着她万分亲热的搂着自己的手臂。“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表现出好像我跟你很熟的样子,你也不过就是成了我的孙媳妇,我们只是有点视邙已。”

她才不理他,“爷,叫你从英国帮人家带来的零食呢?你不会忘了吧?”

“我记忆力有这么差吗?我才七十三岁而已!”

真是个没大没小的丫头,从以前到现在一点长进也没有。

“那些垃圾食物都在第七个行李箱里,”胡观涛转头朝随行人员昂了昂下颚,马上有人将一只箱子送上前。“这里头都是你要的,口味至少有七八种,你也没说清楚到底要什么,所以我就全部打包过来了!”

“谢谢爷!”

褚妙舞开心极了,正想蹲下身开行李箱,却被老公大手一伸给捞了起来。

面对老婆的皱眉,胡野望那张俊脸反倒漾着宠溺微笑,大有谄媚讨好的意味。“小的我刚煮了一桌好菜,老婆大人不先尝尝看吗?”

“可是…”

“等你吃饱,我马上把所有零食通通打开装在盘子里,方便让你每一种口味都能尝一点。”

“那好吧!爷,我先进厨房帮你准备碗筷,你快过来!”她俏脸满足的以略微迟缓的步伐缓缓走进屋子里。

胡观涛讥诮的睇了孙子一眼,“怎么过了这么久,你这个下人的地位还是没有变?我以为你把她娶进门之后,就可以换你耀武扬威了呢!”真是门风败坏、夫纲不赈。

穿着围裙的胡野望没好气的横了爷爷一记,“快进来吃饭。还有,如果不是必要的行李箱通通不准进门。”想塞爆他爱的小窝啊?

看着孙子迳自走进厨房里,胡观涛转身对随行人员挥挥手,“去饭店租间总统套房,把这些东西全部搬过去放。”

行李箱睡饭店,大总裁窝小房间?他觉得自己未免纡尊降贵得太严重!看来这一趟来台短暂居住未必如想像中美好,天伦之乐不一定能享受到,苦滋味已经先送上门。尤其当他看到餐桌上的菜色,嘴角更是微微抽搐…

“这是什么?”

胡野望瞅了一眼,继续为老婆忙碌布菜。“豆腐乳煎蛋。”

“爷,很好吃的,野望最拿手的就是这道菜。人家说怀孕之后口味都会改变,我现在只要一天不吃它就会觉得想念呢!”

意思是他住在这里多久,就得啃它多久?

胡观涛突然伸手拿起行动电话。

“你干么?”胡野望睇着爷爷。

“打电话订机票。”老人家的生命是用倒数计时的,他可不能让自己剩下的日子被什么豆腐乳煎蛋给糟蹋了!

就在电话还没接通的时候,门铃突地大响,简直比催魂铃还急促。

“谁这样按门铃?真是没家教。”

胡野望叹口气,“你孙子。”

胡观涛皱眉看他,“你没事干么用遥控器按门铃?”

他翻白眼。没力气跟这个老人家抬杠!起身按下大门的中控锁,没多久,一抹高俊挺拔的身形疾步走了进来。

胡野望指着他,向爷爷重复,“你孙子。”

一身休闲装扮的胡挺刚帅气地挑了挑飒眉,朝老人家点点头算是招呼,迳自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视线扫了餐桌一记之后,开始用他修长的手指点着桌面,“吃饭啊,我看我也委屈一下来一点好了。”

那模样说有多倨傲就有多倨傲!

胡野望原本想叫他回家吃自己,但又想到目前他们堂兄弟俩正在“培养深厚情谊”,只好忍辱负重的送上碗筷,接受另一名食客。

“这是什么?”胡挺刚瞪着筷子上那块黄得不够均匀的蛋。

“豆腐乳煎蛋!”胡观涛终于找到机会发难,“你说这种东西能吞下肚吗?”

他尝了尝,点点头,“还不错。”

胡观涛错愕,褚妙舞却兴奋的将他奉为知音!

老人家皱起的眉头几乎可以夹死三只蚊子,“你不觉得这里太狭小了吗?”

胡挺刚转转头睇了睇四周,“还好啊。”一百多坪的住家空间,不错啦,比他工作的办公室还要宽敞呢!

胡观涛震惊地吸口气,不敢相信向来养尊处优、对环境饮食要求苛刻的孙子,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全丕变…简直到了沦丧的地步!

“废话别说了,我要您带来的东西呢?”

“爷,挺刚要你帮忙拿什么东西啊?也是零食吗?”褚妙舞好奇极了。

“你们这些混帐东西,到底把我当什么了?”国际快递吗?胡观涛没好气的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张旧照片。

胡挺刚忽地蹙眉,“就只有这个?”

筹码竟然这么少?太失算了,枉费他列出了大把条件要找黎宙堇谈福利呢!这下可麻烦了…

“爷、挺刚,你们在做什么?”胡野望看了看那张已经陈旧泛黄的照片,思量似的挑了挑飒眉。

胡挺刚横了他一眼,“简单的说,就是我在帮你接收你的未婚妻。”

褚妙舞先是震惊的吸了口气,接着俏脸回复平静,放下手中的碗筷,浅笑盈盈的望向丈夫。“我不知道原来你有未婚妻?”

胡野望很想伸手揉额头。

早知道不该把这个大麻烦留下来吃饭的!让这个坏事精吞下几颗米,自己却有可能连皮都被老婆大人给剥了!

“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帮我解释清楚。老婆,我发誓我跟你一样震惊,而且小的我对您绝对忠诚不二!胡挺刚,你要是把我老婆的菜吃完了,我只好割你的肉来替她加菜!”

你可以再小气一点没关系!胡挺刚不悦地放慢咀嚼的速度。

吃什么?还不快帮我解释?!胡野望瞪了堂弟一眼。

好啦,啰哩巴唆的。“爷说他年轻的时候曾经跟一个好朋友约定过,将来要在彼此的孙子里挑一对出来结婚。”简单的说,应该叫做指孙为婚吧?“还不是因为你手脚快,老婆娶得早,害我只好来接收你的烂摊子了!”

胡野望质疑地看了看沉默的爷爷,再瞟向堂弟。“就我所知,你并不是个任人宰割的人。”

“他当然不是,我是要付出代价的!”胡观涛没好气的吃着饭,谁也不看。“我开出五百万美金外加一架私人飞机的条件,只要这混帐顺利的让女方同意订婚而且婚约维持半年以上,将来不管有没有结成婚,他都可以拎着那些钱把飞机开走。”

胡野望大皱其眉,“你们把一桩婚姻当赌注吗?”

他正想再挤出一些谴责的字眼以捍卫婚姻的神圣,顺便大肆发表一下妻子让他体验到的美好婚姻生活时,褚妙舞突然拐了拐他的手肘。

“效,老公,难得条件这么好,换你上!”

胡野望忽地闭上了嘴。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老婆其实才是最需要再教育的那一个!

胡觐涛不理会对桌那一对夫妻的打情骂俏,迳自瞥了身旁的胡挺刚一眼。“你跟那个黎宙堇相处得如何?”

“啊…”他咽下一口菜,又扒了一口饭。“嗯。”

没了。

胡观涛又开始挤着眉头夹蚊子。就只有这两个字?当他会算命啊?!

“到底是怎么样?”

“有在进行嘛。”胡挺刚看似忙碌用餐,含糊其词。

“那…”胡观涛试探似的扫了孙子一眼,“你见过她奶奶了吗?她过得好不好?是不是老多了?”

拜托!“我跟黎宙堇都还没熟透呢,你想会熟到她奶奶身上吗?”他扒进最后一口饭,潇洒的放下碗筷。

吃饱,走人!

“爷,一张照片实在太少了,你再想办法多弄一点给我!”临走前,他抛下一句。

多弄一点?当他魔术师啊,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这是几十年前的旧照片?胡观涛撇了撇嘴,没好气的看着孙子离去的背影,嘀咕了几声。真不济事,他还以为多少能打听到安洁的消息呢!

他转回头,适巧看见另一个孙子正殷勤地拿着一堆菜,一口一口的喂着自己的亲亲老婆。

“你养猪啊?也不看看她肚子已经多大了!”有没有脑子啊?竟然在他面前上演夫妻亲热秀…不知道老人家禁不起吐吗?!

褚妙舞马上抗议,“爷,你怎么说我是猪啊?”

胡野望抿起假笑,“我老婆的大肚子里塞了两个小宝宝,她一人吃三人补,当然要多吃一点。”

胡观涛惊讶的眨了眨眼,脑海里忽然浮现自己一手各抱一个Baby的画面…

“丫头你要不要喝汤?我盛给你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