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宙堇原本以为自己可能需要花一点时间,藉由旁敲侧击的方式来了解胡挺刚这个人…既然决定了要找他谈,那么至少也要对他有一些基本的认识。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才进入公司不到三天的时间,名字已经红透半边天!

简单一句话,男同事对他又妒又骂,女同事却是又赞赏又风靡。

“有没有搞错啊?他每天穿在身上的行头少说都有四、五十万耶!这个胡挺刚简直就是活动的名牌衣柜嘛!般不懂他既然这么有钱,干么还来赚这种一个月四万块的薪水?”

“呿,我看他根本就是个大少爷!你知道吗?听说他从来没喝过即仍僻啡,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影印、什么叫做打卡上班!这家伙一副养尊处优的模样,好像完全没上过班似的。”

“还说呢,我从来不知道我们公司原来有这么多花痴!你不知道,那些女人听说他只喝现煮的咖啡,隔天真的有人扛了一台高级咖啡机到公司来,说是要泡咖啡给他喝,简直气死人!我们这些男同事在那群女人眼里到底算什么?整天在她们面前晃来晃去的怪兽吗?共事这么久,怎么就没见她们如此体贴过”

“还有那个营业部经理黎清菲,原以为她‘身经百战’,不会把胡挺刚放在眼里,没想到她真的明显偏袒那家伙耶!现在营业部的男职员都快气炸了,大家为了业绩劳心劳力的,想不到还不如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公子哥!”墸

以上是男性职员的说法,由于群情激愤到几乎人人都争先恐后的喷着口水大吐怨气,愤慨情节族繁不及备载,所以仅节录部份片段以供参考。墸

“啧,你们看到没有?男人嫉妒的嘴脸真难看。”墸

“可不是嘛!居然把我们说得那么难听,我们哪有偏爱胡挺刚啊?只是念在大家都是同事,看他还没有适应公司的生活,好意帮他一点忙而已啊!”墸

此人正是那位专程扛着咖啡机前来公司“友爱同事”的模范女职员。墸

“但是严格说起来…他好像真的什么都不会耶,而且他这个人感觉挺高傲的,有时候说话太直接,一点也没有顾虑到旁人的感受。”当然也有比较不被俊美外表所迷惑的清醒女郎。墸

“哎呀,大少爷的脾气都是这样的嘛!你看过哪个有钱人事事替别人设想的?他们都很自我啦!”墸

“是啊,这有什么稀奇?说白一点,凭他长得这么帅、这么有型,如果没有一点狂妄自傲的脾气,反而让人觉得很不搭吧?”而这一位应该是受http://

言情小说荼毒已久的梦幻型少女。墸

“告诉你们哦,有传言说,胡挺刚其实每逃诩坐凯迪拉克上下班耶!”墸

“真的吗”顿时间所有女人不管老少,众人的眼睛登时一亮。墸

“好像是真的,因为不只一个人说过,他们曾经在公司附近看到他从一辆凯迪拉克走出来!”墸

众女人的眼睛这会儿不只亮,根本就是闪着无比耀眼的璀璨光芒!骑着白马的王子算什么?这种老土的http://

故事书早就该拿去烧啦!现在这种科技新时代,坐拥千万名车的有钱少爷才能营造出http://

童话故事×倍的经典浪漫。墸

脑海里堆满了关于胡挺刚的蜚短流长,望着卷宗怔忡失神的黎宙堇,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给唤回了神。墸

“喂…好,我知道了,等一下请他进来。”墸

放下话筒,她低头看着整个下午唯一的工作进度…批阅一个财务部门的请款案。微恼地阖上文件夹,她不愿承认向来工作效率极高的自己,竟会为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而平白浪费时间!墸

推开椅子站起来,她轻敲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接着推开门扉走了进去。墸

“宙堇啊,快过来帮我挑看看,这些画作里面哪一幅最有收藏价值?”黎英发坐在办公桌前仔细审阅的不是文件卷宗,而是一本本新锐画家的作品目录。

她瞅着他兴致勃勃的侧脸,巧唇微抿。“叔叔,你别忘了,这个月婶婶拨给你的零用钱额度已经用完喽!”

身形已然发福的黎英发暗恼地伸手摸了摸微秃的头顶,啧了一声,“你这丫头别扫兴行不行?我只是事先看看而已嘛!你是拿了你婶婶多少好处,管我管得这么严。”老婆如果是警政署长,那么他这个侄女就是分局局长!

她忍不住笑了出来,悄悄地纵容自己享受这淡淡的温馨时刻。

记忆中,过世的爷爷黎东柏曾经不只一次埋怨过奶奶,抱怨她为什么没有替他生个热爱赚钱营生的儿子。老大喜爱植栽,成天跟花花草草为伍;老二爱作画却又没天份,只好退而求其次的改当赏画之人。

没有一样能赚大钱的!

所以常常能听见爷爷摇头低叹,说自己这一辈子注定赢不过好友、富不过对方。印象中,只要提到这个话题,奶奶就会神秘地抿着嘴又嗔又笑的。只是爷爷口中所说的“好友”究竟是谁,黎宙堇一直无缘得见。

其实除了少数几个高级干部之外,没有人晓得这间公司的董事长,事实上是黎英发的妻子、黎宙堇的婶婶…刘琴。

之所以选择不公开,或许是因为顾虑到黎英发的男性尊严吧!不甚明白原因的黎宙堇私下这么猜测,毕竟一个男人的职位屈居在妻子之下,难免会招来一些外人的闲言闲语。

不过事实也证明,刘琴的确比丈夫更有经商头脑。

“不是我爱揽权,放着好好的贵妇生活不去过,而是倘若我放手把公司交给他经营,不出一个月,所有的员工都要回家吃自己,整个公司空荡荡的,只会摆满了他从世界各地买回来的画!”

她衷心的认为婶婶的看法是正确的。

“宙堇,你别在意那些八卦闲话,我对你有百分之一千的信任,我那个老公又秃又肿的,你和他传绯闻真是便宜他了!还有,你也不要因为想报答我们供你和别葵http://

读书才留在这里上班,我知道你有心,只是如果你有想去的地方或是更好的发展就尽避去,当初我们帮助你们,就没想过要你的报答,知道吗?”

对于这样直率坦然的婶婶,黎宙堇是景仰的。

因为她有着自己所没有的坦率!

背负着过重的责任生活太久,久到她已经习惯不表露太多情绪。

即将开学了却没钱注册,她不能展露心慌,因为那会让奶奶和别葵焦躁不安。精神错乱的母亲为了寻找丈夫而奔出家门,她不可以表现出惊惶,因为奶奶跟弟弟早已担忧得六神无主。

常有人说她有着超龄的从容和淡漠。

或许那些人认为这是一种称赞,但是对于黎宙堇来说,这是她付出代价所换来的一种“习惯”。

一种她并不想要,却被迫安在她身上的特质。

“宙堇啊,你过来帮叔叔鉴定一下,我觉得这幅画不错,可是开出的价钱实在有点离谱!”

她抿起了嫣唇笑得恬淡,并没有走上前,因为她的眼角余光瞥见了那抹站在办公室门口的高俊身影。

“总经理,有个营业部的职员想和您讨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想,这种琐事就由我来代您处理好吗?”

“好啊,”黎英发的目光甚至没有从画册中移开。其实总经理的事务一直以来都是由她全权代理,只是这种事不好明讲而已。“你去忙吧!”

站在门口的胡挺刚静静的将手插放在口袋里,隔着远远的距离睇视她。

是因为流言的关系吧!现在的他特别在意黎宙堇和总经理之间的互动。他们真的是大家所谣传的那种关系吗?

她会是那种游走在不正当关系之中的女人吗?

胡挺刚微蹙的飒眉在看见她离开总经理的瞬间稍稍舒缓,注视着她缓缓朝自己走来,他不自觉地舒了口气。

这当然是一种很没有道理的反应!

但是此刻的他并没有兴趣去探究自己的心情。

看着那抹窈窕娴雅的身形一步一步的走近,他眉心一舒,性感的嘴角微微噙起一抹邪魅得意的飒笑。

黎宙堇睇了他一眼,咬着下唇轻轻撇开视线。

这个男人分明很清楚自己的魅力所在!他甚至不需要开口说话,只要站在那里默默的盯着她,她的呼吸与心跳就会没来由的为他跳乱了节拍。

说真的,她并不惊讶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在女职员间掀起一阵狂热的旋风,因为他确实有吸引女人的条件!她甚至也不感到意外,向来在男人堆里恣意优游如彩蝶的堂妹黎清菲,竟会对他表现出不同以往的热情。

因为胡挺刚真的具有这样的魅力!

只是这样危险的男人,自己却还要主动去接近他

凝视着前方不远处的高俊身影,黎宙堇没来由的僵住了身形、停下了脚步…压抑不了心中那股浓重的迟疑。

她真的要和这个男人有所交集?

对他发出了危险的警讯,是来自她内心属于女人的直觉!

她应该离他远远的才对!

身体的每一根神经分明都这么警告着她,那感觉强烈到让她无法忽视,但是…那一张父亲的照片对她却有着更大的吸引力!

深深吸了口气,她昂起下颚,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

“噢!”忽地,黎英发一声疼痛似的低喊,同时吸引了他们两人的注意。

胡挺刚诧异的皱起了眉头,直觉地往前踏出一步,就看见黎宙堇脚步急切地回身朝总经理奔去,不复平静的神色写满了担忧和焦虑,那是他不可能错认的情绪反应。

他的俊脸上,两道英气逼人的朗飒眉峰倏然蹙紧。

“叔叔你怎么了?”黎宙堇冲到黎英发的身边,努力搀起他伏倒在桌面上的身躯。“是不是心脏突然绞痛了?”

只见他痛苦的频频点头,颤抖的大手紧扣住她的手肘,全然仰赖的模样,宛如她是他唯一的救生浮木。

“快,把葯吞下去!”黎宙堇赶忙拉开抽屉取出一罐葯剂,迅速而熟稔的帮助他将葯丸送进嘴巴里。

渐渐地,黎英发原本急促的呼吸缓缓平稳了下来。

胡挺刚见状,悄悄吁了口气,目光接着落在黎宙堇身上,发现她眼里完全没有他的存在。

可恶,没道理因为这样而生气的。

他为什么要生气她在他心中怎么可能占有任何地位?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具有牵动他的情绪、让他发怒的能力

绝不可能!她没那个资格。

黎宙堇为黎英发送来一杯温开水,他感激的朝侄女望了一眼,伸手拍拍她纤细瘦削的肩膀。“我没事了,让你紧张了。”

“真的没事了吗?”

黎英发虚弱地抿起笑容点点头,“我好多了。”睇了门口处的胡挺刚一眼,他小声的对她交代,“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婶婶,她会担心的。”

“我知道了。叔叔你休息一下,我就在外头,有事喊我一声,我马上进来。”

“快去忙吧!”他点点头,挥手催促。

黎宙堇迟疑了几秒,这才缓缓移动脚步离开他的身边,只是她仍然不放心的频频回头。

胡挺刚的眉心蹙得死紧。她这样的反应是出于担心,是人之常情,这个他能够理解,只是…该死的,她真的有必要表现出这么难分难舍的样子吗

“走吧,我们到外面谈。”她微微侧头低语了一句,却没看他。

他睇着她无心应对的侧脸,不悦地皱起了飒眉,跨步跟上她…无预警地伸手捏扣她的手肘。

她怔了一下,先低头望了望那只温热的大手,再扬首看他。“怎么了?”

黎英发刚才碰过你的手肘。“没什么,我以为你要跌倒了。”

“谢谢,我没事。”

有些不自然的挣开他的触碰,螓首低垂的黎宙堇发现他的手掌不仅大,而且还意外的灼人。

站在他身边,自己的每一根神经是不是都变得异常敏感?她忍不住有些恼火,对于这样陌生的自己。

突然地,胡挺刚又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差点惊跳起来,“又怎么了”

罢刚黎英发摸过你这里。“你知道你有头皮屑吗?”

“我…”她有吗?“总之,请你别随便碰我,你只要告诉我就可以了。”

他淡扫她一眼,帅气而倨傲地将手插放在长裤口袋里。“我以为你至少应该跟我说声谢谢。”

“…谢谢。”

明知自己根本是在得寸进尺,但是他就是忍不住。“英国人在向别人道谢的时候习惯凝视对方,他们认为这是一种礼貌。台湾这边没有吗?”

站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微恼的黎宙堇迟疑了几秒,吸口气,转身仰起螓首,定眼望着他。“谢谢。”这样可以了吧?

她有一双…他所见过,最清澈的眼眸。一瞬间,他瞅着那一双熠熠闪烁的瞳眸,竟有些出神。

她的眼眸让他失神,而他专注的凝视却令她万分不安。

深刻地感受到投射在自己脸上的两道视线,她只觉得整个人变得极不自在,在这一瞬间仿佛连自己的手脚都不晓得该放在哪儿了…

她不自觉地撇开视线,“你说有重要的事要谈,是什么事情?”

他睇着她明显规避自己的侧脸,“我以为是总经理跟我谈。”

“由我代替总经理跟你谈就可以了。”黎宙堇并未看他,转身就想走回自己的座位。“说吧,你要谈什么?”

胡挺刚忽然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拉住她的脚步。

“这次又是什么事?”黎宙堇急着想挣脱,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脸颊上不自然的绯红。

“你真的和总经理关系匪浅?”跟自己的…叔叔

她霍地仰首看他。

惊诧而复杂的情绪在瞬间一闪而过,短暂得几乎让胡挺刚无法分辨她刹那间的表情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然后,只见她的俏脸突然变得冷漠而淡然,疏远的轻轻伸出手,推开他的钳握。

“我说什么难道就能改变你心里的看法吗?”

是呵,怎么可能觉得意外?自己在短短的时间内都听到不少胡挺刚的八卦了,相信他肯定也在同事间听见那些关于她的蜚短流长了吧?

寒着俏脸退离他的身旁,黎宙堇回到自己的座位,佯装低头整理桌面。“说吧,你要谈什么…”

“跟我解释!”

她愣了一下,抬头看他。

胡挺刚俊脸沉肃地跨前一步,直抵在办公桌的另一头,隔着桌子的距离伸出双手,紧扣着她纤细瘦削的臂膀。

自己的手好像永远离不开她似的…只是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他现在没有心情深究。“只要你给我一个解释的理由,我就信你!”

看着她吃惊微讶的脸庞,胡挺刚思绪紊乱。

他中邪了吗?

应该是、可能是、绝对是!对于她漫天飞舞的八卦闲言,几乎所有人都抢着当证人来佐证她与黎英发的不伦暧昧,而且版本之多,简直令他咋舌!他以为自己已经见识过不少男欢女爱、荒谬绝伦的情事,没想到她竟然还有本事让他刮目相看。

即使是这样,他仍然傻到愿意听她说!

“你说啊,”他哑声催促,“你解释呀。”

她再也压抑不了心中的着慌!

他知道…他知道自己的声音具有酥人心骨的魔力吗“你要我说什么?他只是我叔叔。”

胡挺刚绷紧了神经,继续等着,直到令人不安的沉默笼罩了彼此。

“然后呢?”他催促。

“然后…”还要然后?他的目光实在太过专注慑人,催得黎宙堇觉得自己仿佛应该再多说几句话。“我只是把他当叔叔。”

他微微一怔,闭上眼睛吸口气。

请问她刚刚说的那两句话到底有什么差别?是他的http://

中文程度太差,听不出两者的分别,还是她的http://

中文辞汇太贫瘠,挤不出什么新意?

“有没有其他的解释?”他按捺似的闭了闭眼。

黎宙堇摇摇头。

他如果信她,这句话就够了。只要一句话!

只是…他信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