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轻了脚步来到病床前,黎宙堇温柔地替躺在床榻上的奶奶拉整身上的棉被,正当她伸手调低了床头灯的亮度时,原本伏趴在床铺一角的年轻男子在此刻醒了过来。

“姐,你来啦?”黎别葵揉着惺忪睡眼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个呵欠。“现在几点了?”

“晚上七点多了。”

将手中的公事包放在椅子上,她细细观察病床旁的生理监控系统,看着仪器上的指数规律地跳动着,这才稍微放下心来。“遇到医生了吗?他有没有说奶奶现在的情况如何?”

“还能如何?不就是老样子嘛!”

黎别葵低着头在自己的外套口袋里东摸西掏的。奇怪,记得还有一条巧克力棒啊!塞到哪儿了?

“医生再怎么说就是那样啊,奶奶随时都有可能会醒过来,也可能就一直这么昏睡下去。醒或不醒,不要问医生,去问老天爷!”耸耸肩,他坐靠在椅背上,一边咬着刚刚找到的巧克力,一边觑睨姐姐打扮严谨的装束。

和黎宙堇一丝不苟、中规中矩的上班族套装截然不同,黎别葵一头洒脱帅气的中长发尽显他轻狂不羁的气质,随性挑染的流金发丝混杂在他那一头柔软滑顺的深棕色发色里格外醒目。左耳耳垂上的亮眼耳钉、脖子上的皮绳骷髅头项链,以及左手中指上的神秘图腾银戒,猛一看大有时下摇宾青年的狂妄态势。

然而他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他一直引以为耻、众人却欣羡不已的白皙肌肤。

那几乎让女人们望尘莫及的雪白剔透,在柔黄灯光的照耀下更加显得吹弹可破,一双天生的浅棕色眼瞳常常让人误以为他戴着有色的隐形眼镜,再搭配上深邃挺拔的五官,那模样简直就和“胡桃钳”里漂亮帅气的士兵人偶没两样!

当初他们的父亲黎凯还在世的时候,常常骄傲地拍着儿子的头,笑说两个小孩里就数他长得最像奶奶…

安洁,一个从俄罗斯远嫁来台的美丽姑娘。

只是此刻的她,却因为半年前不慎从自家楼梯失足跌落,失去了意识,陷入昏迷。

虽然已经年迈,但是病床上的她却依然有着深邃美丽的五官轮廓,只有微白的发丝和眼角周围的细纹,悄悄诉说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你在这里待多久了?”

黎别葵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指尖上的巧克力酱,“我从下午就来啦!你不是交代我今天要来堵那个医生吗?”女暴君一声令下,他哪敢不从啊?

“说什么堵?跟你提过多少次,要你别用这种充满挑衅意味的字眼!”

“是是,对不起,我失言。”啰哩巴唆的,难怪嫁不出去!

黎宙堇眼眸一转,显露担忧。“你出来这么久,那么妈妈呢?不能让她一个人在家啊。”

“你放心,庆堂哥答应要帮我照顾老妈,我是等到他来了之后才出门的。”

“拜托庆堂照顾妈妈,应该没问题吧?”她忍不住担忧。

“还会有什么问题?庆堂哥当咱们的邻居十几年了,对我们家难道还不够了解吗?”推开椅子站起来,黎别葵睨了姐姐一眼,小声嘀咕,“有必要把老妈当成病人吗?只要不在她面前提到爸爸,她也是个正常人啊。”

“黎别葵!你说什么?”

“本来就是嘛!”

他的脾气也被激起来了,虽然这已经是老话题,以前也不只争执过一次了,但仍然是他们姐弟心中永远的痛!

“老妈是因为不能接受爸爸已经去世的事实,所以才会在提到他的时候记忆有些错乱,可是大部份的时候,她是正常的啊!我们为什么要像照顾病人似的紧盯着她?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很累?因为她偶尔的发疯、因为你这样

黎宙堇望着激动握拳的弟弟,按捺情绪的深吸口气。“你小声一点,别吵到奶奶了。”

“如果能够把她吵醒,那么你才应该感激我!”

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安洁像是陷入了永远的沉睡,对于孙子的低咆毫无反应。

黎别葵望着那一张慈祥安睡的容颜,默默咬牙。

案亲黎凯在他还没上国中的时候,就在自家经营的花圃里暴毙猝死,医生说可能是心肌保塞的关系。

真正的死因究竟是什么,必须要经过解剖才能确定,但是没有人能签署那份同意书,因为他们的母亲在那时已经疯了!与丈夫鹣鲽情深的罗美惠完全无法接受丈夫去世的事实。怎么可能接受他说他只是去巡视一下葵花田,等等就会回来吃午饭,可是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从此之后,罗美惠只要在提及丈夫的时候,记忆与情绪就会变得有些不正常。

黎凯的骤逝不仅让他苦心经营的花卉农场惨澹收场,更让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染上沉重阴霾。

初上高中的黎宙堇被迫一夕长大,精神上的、物质上的压力有如排山倒海似的全往她纤细的身上压去,从此之后,她展颜欢笑的时光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的不苟言笑。

黎凯去世的那几年,罗美惠的神智时好时坏,清醒的时候嚷着要自杀跟随丈夫一起去,迷糊的时候就吵着要去花圃找老公回来,吃那一顿没吃完的饭。

在那段提心吊胆的日子里,同时失去父爱和母爱的黎别葵,全靠奶奶安洁抚慰他幼小心灵的不安与恐惧。

然而,他长久以来的精神支柱此刻却躺在病床上,不言不动。

“我出去透透气。”扔下这句话,他大步跨出了病房。

“别葵!”

“我只是去抽根烟,等一下就回来!”

黎宙堇凝视他离去的背影,扬起疲倦的脸庞仰望天花板,压抑似的闭上眼叹了口气,这才拉开椅子坐在病床旁,轻轻的替奶奶按摩手臂。

“奶奶你知道吗?今天在公司里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来了一个很奇怪的人。”

黎宙堇当然不期望自己这傻瓜似的自言自语能够得到任何回应,但是她仍然非常珍惜这个“交谈”的机会。

因为除了奶奶之外,她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

“那个人说他叫胡挺刚,感觉上是个很骄傲、涸岂妄的男人。一身的名牌却跑来应征小堡作,说起话来逻辑乱七八糟的,在我看来,他根本没有半点值得录用的优点…可是奶奶,我还是录取他了,因为他手上有一张我从来没见过的照片。”

结束了手部的按摩,她改为站起来替奶奶梳理头发。这一头棕褐色的柔软鬈发一直是奶奶的骄傲,她可不希望当奶奶苏醒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鸡皮鹤发的样子,那么她一定会很难过。

“奶奶,你认识姓胡的人吗?你跟爷爷有姓胡的朋友吗?”

因为在那一张旧照片里,他们夫妻俩和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熟稔地并肩而坐,笑得很高兴的样子。

而且…她的父亲黎凯和母亲罗美惠也同样出现在那帧泛黄的照片中!

她已经忘了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见过父亲的照片。

因为母亲的关系,他们不敢保存父亲的照片、手札…任何和他有关的东西,他们都尽量移走,生怕这一丁点的小事物就会引发母亲的强烈反应,那种近似发疯的情绪。

是她亲手将父亲所有的照片烧毁掉的。

虽然那是奶奶的意思,但是没有人知道“亲手毁掉所有关于父亲的痕迹”这件事,在她心里造成了多大的伤痛。

她一向隐藏得很好。

即使当时年幼的弟弟激动地哭喊着说讨厌她,以及在后来的一年内拒绝开口和她说话,她也没有为此掉过一滴泪!

“姐,要不要回去了?”

她抬起头,看见潇洒俊朗的黎别葵就斜倚在门边,双手抱胸瞅着自己。

黎宙堇凝望着那一张越见英姿勃发的俊飒脸庞,笑了笑。

“快点啦,我肚子饿了,回家啦!”

“嗯。”

稍微整理了一下,再仔细的替奶奶盖好棉被,她这才拿着公事包和弟弟并肩走向疗养中心的地下停车场。

“别葵。”

“干么?”睇了身旁的姐姐一眼,他撇撇嘴,“知道了啦,帮你拿包包就是了嘛!”说着,就见他大手一捞,俐落取走姐姐手上沉重的公事包。

“我不是要说这个啦!”

“不然是什么?”他警戒地瞪着她,“你休想要我煮晚餐哦!大家早就说好了,照日历排班表,逢三我煮、逢七你煮,剩下的日子看谁不正常谁就去煮,我今天可没有被雷打到哦!”

“知道!今天我煮饭,行了吧?”黎宙堇好气又好笑的敲了弟弟肩头一记。

曾几何时,那个记忆中还流着鼻涕的家伙就像“皆扑的豌豆”似的猛往上抽芽儿,长到了一百八还欲罢不能,好像不把家里的门框撑破不甘心!

“这么爽快就答应煮饭?你今天不正常啊?”

“…是啊。”她可能真的不正常吧?

电梯门甫打开,一脚踩了出去的黎别葵回头凝视还站在电梯里的姐姐,“嗄?你说什么?”

“没什么。”跟着步出电梯的黎宙堇将车钥匙交到他手上,“回程你开车,让我休息一下。”

“可以啊,不过先说好,你别又在我耳朵边叨念我的开车技术!”

“别葵!”

“又干么?”正想打开车门的黎别葵皱着眉头,俊脸不耐。

“你还记得爸爸长什么样子吗?”

虽然很短暂,但是她仍然将弟弟那张俊脸上一闪而逝的苍白僵硬看得清晰仔细。

“神经病,快上车啦!都跟你说我肚子饿了。”

坐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姐弟两人没有再开口交谈,只有收音机里的摇宾乐嘈杂了车厢里沉窒流动的安静。

“想要这张照片吧?”

下午,那个叫胡挺刚的男人在她的耳边这么说着。

“这一次换你来找我!”

找他,那张旧照片就会归她所有吗?

悄悄地瞅了瞅弟弟的侧脸,黎宙堇吸口气,转头望向窗外。

会的,胡挺刚,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如你所愿的!

有没有搞错?

原来他和黎宙堇在公司的地位相差这么多

站在会议室的最角落,照着职称与顺序排列下来,他发现自己差点没被挤到会议室的大门外!

包正,其实以他的资历根本没资格站在这儿,要不是今天总经理要会见新进入员,那抱歉,连门口都不给站!

但是看看她…胡挺刚瞪着会议室最前排的黎宙堇。瞧她一脸严肃的坐在总经理的身旁,随时随地提醒上司会议进行的议题,同时代为质询各部门的进展报告,好像她才是这个例行会议的真正执行者似的…

那模样说有多威风,就有多威风!

而自己,却像个不起眼的小兵杵在这儿罚站这种天差地别的待遇,叫向来心高气傲、养尊处优的他怎么能不呕?

原本赌气的撇开俊脸不想看她,可是耳朵里不断传来她说话的声音…她的嗓音不够清脆嘹亮,那声线和女人特有的软哝轻语也丝毫构不上边,拜托,听她讲话完全勾不起男人暧昧迷乱的想望!

可是再仔细听,她的嗓音里隐隐透着一种坚定柔韧的力量。

好奇怪,听久了竟然让他觉得…很舒服

突然间意会到脑海里浮现的想法,他冷不防的当场倒抽一口凉气!不会吧,自己病了是不是?

“喂,你干么撞我啊?”

站在胡挺刚身旁的实验室新人小豪被他没来由的猛然顶了一下,身形比较矮小的他差点没被弹去撞墙。

“嗄?我…我站得不耐烦,伸个懒腰嘛!你是风铃啊?不小心动你一下就晃得乱七八糟。”

“欸,你恶人先告状耶!要不是你撞我…”

“那边在吵什么?”

财务部长不高兴的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顿时扫向噪音的来源…门口角落处的胡挺刚和小豪。

有些不知所措的他尴尬地扬起视线,正好和黎宙堇投射而来的目光对个正着。

他、他现在应该做出什么表情比较好?

还来不及思考哪一个Pose比较帅,她的视线早已冷淡移开。

他愣了一下,瞅着她那张丝毫不显情绪波动的侧脸,一股恼怒的气愤之情登时油然而生。

妈的!他这回到底是走了什么百年难得一见的大煞运?堂堂的大少爷竟然沦落在此罚站受人奚落,最可恨的,还是让这样一个平凡到极点的女人,教他体会了什么叫做“备受冷落”的滋味!

哼,说她平凡可没冤枉她!

黎宙堇今天还是一样,穿着中规中矩的上班族套装,老实说,这种宛如陈年老处女的衣服款式,他已经许久不曾见过。

因为没有女人会穿着这种老土的服饰,来吸引他胡大少爷的注意力啊!

不过比起昨天老气横秋的发髻,今天的她倒是绑了一个公主头,过肩的长直发柔顺的垂落在她的胸前,随着她每个细微的动作柔软起伏…不是嫌她不好看啦,只是她难道就不能够打扮得再青春俏丽一点吗?

好比去烫个鬈发啊!

像黎清菲那样,发尾一卷一卷像贵宾狗似的挂在肩头上,走起路来满头的卷毛一晃一荡的,不是比直发妩媚多了吗?唉!

“你没事叹什么气啊?”小豪好奇的皱眉望着他。

“我叹气还要写报告啊?”他是在叹他居然有个审美观出现严重瑕疵的未婚妻啊!

突地,小豪推了推他的手肘,“欸。”

“干么,我跟你很熟吗?”一直找他讲话。

“不是啦!那个长得很漂亮的女郎一直看着你笑耶!”

“哪里有什么漂亮的女郎?”这只四眼田鸡的眼镜后面装的是玻璃弹珠呀?黎宙堇根本和漂亮构不上边,更别提那个脸皮紧绷的女人会对着他笑了!

“就是那个呀!坐在窗户旁边的那个,我记得她好像是营业部的经理,叫做黎清菲吧?”

“哦,她啊,她是我主管。”

主管?嗟!亏自己还说得这么顺口,长这么大,他胡挺刚唯一没碰过的,就是“管”他的主管。

“你说黎清菲在哪儿啊?”寻着小豪指的方向望过去,他礼貌性的噙起嘴角回应顶头上司的嫣然笑意。

这叫做“人在‘管’内,身不由己”!

黎清菲马上报以更加妩媚动人的盈盈媚笑。

“黎经理,营业部的…”正在查询部门进度的黎宙堇话还没说完,直觉地顺着堂妹的视线望过去,发现他们两人正在…

眉来眼去。

就在这时,胡挺刚充满英气的飒眸忽地落在她脸上。

就这样,他们三人的视线在这一瞬间混乱而诡谲地交会了几秒,然后由黎宙堇率先撇开目光。

胡挺刚气得牙痒痒。

这个可恶的臭女人,多看他几眼是会怎么样?会得病吗?瞧她将头撇得飞快的样子,简直伤人自尊嘛!

小豪困惑地仰头看他,“喂,你在磨牙耶!”

厚,这个矮冬瓜是怎样啦?老是爱管他的闲事。“磨牙是我的休闲嗜好,一天不磨牙,牙齿就会多长三公分!”

“哇,你是啮齿动物吗?啮齿类的动物才会这样耶!”

他真想掐死这只白目的四眼田鸡!

“黎秘书,你刚刚要问我什么?”黎清菲又睇了胡挺刚一眼,这才抿起娇媚浅笑,望向前方的黎宙堇。

原本正在和总经理讨论文件内容的她迅速结束了交谈,抬起头面对黎清菲。“是这样的,黎经理的部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提出这个月的营业目标,能不能请你尽快处理好这件事?”

“不是我不想照你的指示去做,但是黎秘书,你觉得以我们部门这么优秀的办事能力,订定这些不切实际的数字有意义吗?”

会议室的气氛当场冷了下来。

一大群男人就这样安静而缄默的注视着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对于她们偶尔的针锋相对,大家虽然不涉入,但也已经习以为常,再说…

这样的画面,不也挺赏心悦目的吗?

一个http://

娇艳动人,一个端庄严谨,两个类型截然不同的女人,却有着同样白皙美丽的外表,只要让她们的倩影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就算互相泼水怒骂,相信也是别有一番风情吧?

当然啦,这一对堂姐妹EQ都满高的,不至于将场面搞到这种地步,顶多只是让周遭的气氛变得有点僵而已。

小豪悄悄地啧了一声,“哇,看样子传言是真的喽?”

这只聒噪的四眼田鸡又有话说?胡挺刚皱着飒眉睇了他一眼,希望这一记冷淡的扫视能够让这家伙知道有时候闭嘴才会受欢迎。

不过小豪显然没有接收到这种讯号,不断顶着他的手肘窃窃私语。“听说黎宙堇跟黎清菲是公司里面公认的两大美女…”

“你听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说的呀?”黎宙堇这样也算美女?

“你别打岔嘛!听说她们还是堂姐妹,黎清菲是我们总经理的女儿,而黎宙堇的爸爸则是总经理的哥哥,不过据说几年前去世了。”

“黎宙堇的爸爸已经死了”

“对啊,你不知道吗?”

胡挺刚沉吟了几秒。难怪她看到那张旧照片反应会这么大…“我看起来和每个人都很熟,连跟死人都有交情吗?”

其实仔细想想,他对于黎宙堇的一切好像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她是爷爷很久以前为自己订下的未婚妻,除此之外能确定的事情…抱歉,没有!

“不过我听说还有一个大八卦,这可是我在茶水间不小心听到的!”小豪刻意压低了嗓音,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你知道黎清菲跟黎宙堇这两个堂姐妹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差吗?”

胡挺刚显得意兴阑珊,“我跟你的关系也不太好啊,你觉得有原因吗?”

“你真的很喜欢打岔耶!”

心不在焉的他开始不耐烦的叹气。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站多久?

“你听我把话说完!据说,黎清菲常常找堂姐的麻烦是有原因的。”

“我看,本少爷干脆找机会溜了算了!”真搞不懂这些人在想什么?谁希罕跟什么总经理见面啊!

俗话说:“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这句话还真有道理。堂堂的胡大少爷以前没当过老百姓,今儿个一当才发现,普通老百姓的日子过得真惨!一个月才拿老板多少钱?又要鞠躬卖命又要倒茶听训的,最惨的是,还得摆出一副“你叫我干么,我就摇着尾巴干么”的模样!

老天…希望自己以前对那些伺候他的下人态度还不错,否则现在他就得努力挤出一些愧疚感给他们了。

“大家私下都在说,黎清菲之所以处处和堂姐针锋相对,其实是在替自己的母亲抱不平。据说,总经理秘书和总经理因为职务的关系日久生情,两人发生暧昧的传言在公司流传得沸沸扬扬的!”

原本心绪散漫的胡挺刚忽地转头瞪视小豪,换来对方一记肯定的点头。

“是真的!”

这、这怎么可能

他的脑袋瞬间宛如被狠狠地钉了一记似的,不敢置信的转头望向会议桌最前方的黎宙堇,怔怔地看着她和身旁的总经理凑近了距离低声讨论事情。

他们…讲话就讲话,有必要靠得这么近吗?

“总经理虽然是黎宙堇的叔叔,但是因为她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所以大家都在猜测,她可能有一点恋父情结。”

恋父情结?胡挺刚视若无睹的瞅着他们,依然怔忡的拉不回神。她喜欢像爸爸一样的男人?可是自己和“父亲”的形象相差十万八千里啊!

“不过也有人不认同这种恋父情结的说法。”

他缓缓地转头凝视小豪,怔了几秒,突然用力拍人家的肩膀,“真是的,你早说嘛!”哈哈,原来是误会一场。

“噢,好痛,你不要再打我了啦!”小豪疼得龇牙咧嘴,“因为那些人认为黎秘书是基于感激和报恩的心态才跟总经理在一起的。”

“嗄”俊脸上的笑容倏地僵住。

“听说黎秘书家里的环境不太好,是总经理一直提供他们经济援助,帮助她和她弟弟http://

读书,直到大学毕业。”

环境不好?他震惊的目光又转回黎宙堇那张淡漠娴雅的脸庞上。可是她看起来…没有一点穷酸的样子啊!

说真的,如果这样盯着她瞧,连他这个大少爷也会认定眼前这女人是个不论家世或背景都足以与自己匹敌的大小姐…因为她身上,尽是名门闺秀所应具备的娴静柔韧、气定神闲的从容。

“反正不管是哪一种原因,结论就是大家一致认为,黎秘书和总经理之间关系匪浅啦!”

怔怔地瞪着小豪坚信的模样,胡挺刚刹那间觉得自己像是一支被十字弓射出去的木箭…

“啪”的一声钉在镖靶上,随着那股难以抗拒的强劲力道剧烈地震动摇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