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逃妃难捕 > 第126章 花幕言真可爱!

“啧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这个疯女人的。不过幸好,你的眼光不像那个王爷,没看上那个疯女人。”

“……”他尴尬的笑了笑,“师兄,好不容易见一次,就先别走了,等这场战打完了我们好好聚聚。”

“待在这儿?” 花幕言撇了撇嘴,“我可受不了那个聒噪的女人。”

“师兄,柒柒她其实挺……”

“挺什么的?”

“挺……挺可爱的。”

“呵,那叫可爱?有人会说猪可爱吗?”花幕言高声奚落道。

“师兄,你别……”

“有啊。”话未说完,凌柒柒已经走出了营帐。“怎么没人说猪可爱了?花幕言多可爱啊!”

“死女人你……!”花幕言脸憋的通红。

可恶!这女人真可恶!可恶至极!

“师兄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凤影天适时的劝架道。

和柒柒吵架,还鲜少有能赢的。

“哼,我才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凌柒柒接着凤影天的话答道。

“柒柒,外面风大,快进帐篷。”夜无殇出现在她的身后,手上带着一件墨绿色的披风。

“相公,在外面走走也好。”一见夜无殇,凌柒柒忙转移了注意力,像无尾熊一样趴在他的身上撒娇。

“那就把披风穿上。”一边说着,夜无殇已扬起手中的披风替她披上。

“夜无殇,管好你家女人!你们王府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

“吼,花幕言你!”“柒柒!”夜无殇严厉的声音响起。“话少说一点,情绪平稳一点,不然连你跑出来的帐一块儿算。”

凤影天看得无奈的摇头。还真没见过谁家孕妇像她一样这么粗枝大叶无法无天的。

见凌柒柒乖乖的噤了声,花幕言才稍稍的解气。

“师兄,还是先留下吧。”

“再说。”花幕言拽拽的丢了一句。

夜无殇心里却在思量着,是否应该想办法把花幕言留下。他懂医术,武功应该也不差。若留在这里,自然可以助他一臂之力。可人家若不愿意,他也绝不会强求。

“花兄,不如留下来,本王自当好好招待,阁下可是我和柒柒的救命恩人。”

“别别别,我不用像你们那样像款待上宾一样。山野村夫一个,别和我摆那些排场。”

“那这么说……”

“我留下就是,不过前提是你得管好你家女人。别来烦我就是。”

“……本姑娘才不稀罕找你!”凌柒柒从夜无殇怀里抬起了头,恶狠狠的回了一句。

“不稀罕最好!”

………………

整个军营为了战事忙碌着,夜无殇命令军厨加餐,好养足士兵们的精力。

凌柒柒正在马厩旁喂马,凤影天来到她身边抓了一把干草递到马嘴边,不咸不淡的问道:“最近夜无殇是怎么了?看起来特别累的样子!”刚刚看见夜无殇进营帐补眠,好像几个晚上没有睡觉似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没有精力的夜无殇,看来这场大战委实厉害。

她思忖了半晌道:“最近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总是很晚才睡觉,路线图他已经了解清楚了,对敌方的实力也有些领略,按理说应该没什么困难才对。”

花幕言掠至他们面前,倚在木柱上道:“这边的粮草先后两次被劫,现在的存粮只能撑到与嘉舶国交锋的时候,到时候我们没有足够的兵粮,空着肚子打仗会削减我军的士气。”现在是特殊时期,每个人不得擅离职守,所以身为主帅的夜无殇,更不可以亲自去接应送粮草的军队。

她不以为然的咧嘴道:“就为了这点小事?”她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呢!不就是粮草被劫嘛?再偷回来就是了。

二人异口同声的问道:“这么说你有办法?”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喽!”他们能偷,他们也能偷,看谁偷得过谁。

凤影天摇首道:“这粮草那么多,怎么可能从敌营偷出来?”

花幕言捏了捏下巴道:“要想不被发现偷些值钱的小东西还差不多,这粮草不可能不引人注目的。”

她继续喂马道:“你们怎么不动动脑子?嘉舶国的国王不是已经把他们的粮草全部备齐了吗?他们偷了我们的粮草,仓库肯定放不下。”

花幕言翻了翻眼道:“谁说粮草一定要放在仓库才行?”军营地积那么大,随便往哪一搁都成。

“这不就是了?带我去偷粮草!”

花幕言不以为意的嗤笑一声:“你是准备去拖后腿么?大着肚子还不安分的待着。”

“我不管,我要去!别忘了主意还是我想出来的!”

“柒柒,你不行,你待在这儿,等我们回来。” 凤影天轻声劝解道。

“呀带上我嘛!我不会添乱!我还能出主意!”

纠缠了两个多时辰,凤影天才勉为其难的点了头。

他到底是不如夜无殇定力强……扛不住她的软磨硬泡。

凌柒柒换上夜行衣,与凤影天以及花幕言一齐跃进夜色之中,凌柒柒被凤影天背在背上,倒也没见速度减慢多少。三人一齐掠向嘉舶国的王宫。

根据地形图指示,他们很快的寻到了嘉舶国王的寝居。悄无声息的落在屋顶上方,轻轻揭开砖瓦查探。

国王此刻正在与他的妃子狂欢,看着眼前一片旖旎的风光,凌柒柒急忙别开眼,遇见这种场面,身边还待着两个男人,感觉真是别扭得紧。

花幕言玩味的调侃道:“怎么?害怕了?再不动手可就天亮了!”

她红着脸撇了撇嘴道:“那还不赶紧动手?!”

凤影天倒挂在屋檐下,国王此刻根本就是*,想要下手并非难事。他轻灵的翻身,潜进里屋,躲在离大床很近的圆柱后面,一阵阵呻.吟传进他的耳朵,听得他浑身不自在。

他仔细环视周身,一块显眼的金牌遗漏在床沿,随时会掉落在地上,他目光紧紧锁定金牌,一个利索的翻滚,进了床底,掀开垂落至地的床单,小心翼翼的伸向那块金牌,眼看着就要拿到了,哪知道那个该死的国王把脚伸了出来,害他一不小心捏住了他的脚趾,吓得他急忙缩进床底里面,屋顶上的两人满脸的苦相,认为凤影天太笨手笨脚了。

国王停顿了一下,看向自己的脚道:“刚刚是谁在摸孤王的脚趾?”

他身下的女人蠕动了几下,娇媚的说道:“大王,这里只有您跟臣妾两个人!”

他坏笑着看向身下的美人,又开始投入那场云雨之中。

凤影天感觉床被他们折腾得吱呀作响,真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探出脑袋来,恨得牙痒痒,那个死国王的猪蹄正压在金牌上面,他换了几种手法都触碰不到金牌,再摸下去肯定会被发现。就在这个时候,国王腿一曲,坐了起来,他趁机摸走了金牌,在床单上擦拭了几下才放进怀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