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逃妃难捕 > 第117章 孩子?谁的?!你的?

他缓缓的抬起头,眼眸浮现出嗜血的猩红,血丝浮现在眼里,手紧紧的攥起。

蓦地,他猛然飞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剑直刺向嘉舶皇子的胸膛。

“别……不要!我是皇子!我……”剑锋陡然一转,搭上他的脖颈,直刺入喉咙,再吐不出半个字来。

血从断裂的喉管处喷涌而出,溅在了夜无殇的身上,脸上,他却像是没有知觉似的猛的再将剑锋一横,整个脖颈直接裂开一道血缝。

嘉舶皇子直挺挺的倒地,血在背后晕染开来,眼还睁得大大的没来及合上,甚至,来不及,咽下最后一口气……

夜无殇颓然的倒地。

嘉舶皇子死了,他连最后一点点能支撑下去的信念,也已经没有了……

他的妻,他的儿……

……

百花齐放,姹紫嫣红。

虽然早已是快入冬的季节,这里却依旧温暖如春。

一飘然似谪仙的男子正背着药娄,拿着一把小锄在寻觅各种草药。

似是有些累了,他直起身擦了擦额上的汗。

“唳——”一声鹰叫声让他转移了目光,循着声音望去。

不远处有一红色身影正在从高处落下,像是一个人。

花幕言没有迟疑,忙旋身上前将人接住。

待落到地面上,他才细细打量起刚刚被他救下的人。

原来是一个女子。

她的额上有道看似很严重的伤口,想来是从崖顶坠落的时候撞上了突出的岩石。

呵呵。没想到,这谷里八百年不见回外人,今天倒是让他意外地救下了一个。

不管怎么说,倒是条人命,先带回去再说。

他抱着她走到刚才离开的地方,先撤下一只手将药锄拿起放进身后的背篓里,朝在他头顶盘旋的老鹰打了个呼哨,那老鹰忙扑扇着翅膀向前飞去。

花幕言将那女子放在床上,细瞧着她。

白皙的皮肤嫩的似能掐出水来,让人不由的咂舌,就是有些苍白,怕是受了惊吓,花幕言好奇的伸手捏上她的脸,滑嫩的让他爱不释手。

看这穿戴,倒像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怎么会掉下悬崖呢?

若不是运气好恰好让他接住,怕是要摔得粉身碎骨了。

他的手搭上她的脉搏,细细的听着她的脉象,有些不可思议。

原来,她已经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了。

见她一直蹙着眉,花幕言起身拧了条布巾,替她将额上伤口处的血擦拭干净,后又取来伤药小心的涂抹在她的伤口上,微凉的药膏带着淡淡的清香让她紧蹙的眉头像是如释重负般的松开。

她是谁,怎么会掉下悬崖?

一切,等她清醒了再说吧……

脑袋上像是挨了一棒,一阵一阵的嗡嗡的疼。凌柒柒的指尖微微地动了动,片刻后缓缓的掀起了眼帘。

眼前像是有好多的星星在闪,凌柒柒晕晕乎乎的又将眼睛闭上,大脑中一片空白。

“我……这是在哪儿……”眼睛没有睁开,嘴里倒是已经出了声。

正在门口整理药材的花幕言忙腾下手头的事走了进去。

“姑娘,你醒了。”

声音清明婉扬,带着淡淡的磁性,能轻易的魅惑人的心神。

这声音很好听。让凌柒柒起了兴趣,睁开了眼盯着眼前的男子。

这男子面貌已经不能用俊美二字来形容。修眉斜飞入鬓,一双尾角上挑的凤眼在火光中流光溢彩。明明是很素净的一张脸,却偏偏明艳得让人不敢逼视。表情分明是云淡风轻,却好像有说不出的魔力。乌黑的长发一泻而下,随意的披散在肩头。

两个字:妖魅。

虽是用来形如女子的词,用在这男人的身上却实在不为过。

“姑娘?”花幕言小声唤道。

“啊?哦。”猛然回过了神,凌柒柒这才想起来她还有重要事情要问,“我这是在哪里?!”

“百草谷。”

百草谷?什么地方?长草的地方?

她怎么会在这里?凌柒柒的脑海里一阵混乱,微微的蜷起身子:“头好痛……”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花幕言闻之有些惊奇,复又拉上她的手腕,之后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姑娘别急,你脑中有淤阻的血块,可能压住了一部分的记忆,等血块消散了或许就能恢复了。”他见她茫然的样子,又补了一句,“你的孩子也没事。”

“你说啥!”凌柒柒瞪大眼一把抓上花幕言的胳膊。

“我是说,你的孩子也没事。”

“孩子?谁的?!你的?”

“……姑娘说笑了。”他还未曾娶妻,哪来的孩子。再说,她一个无意中坠落崖底的女子,孩子怎么会是他的。

孩子……孩子……

这是谁的孩子!

凌柒柒看着自己并没有多大起伏的肚子,脸上一片茫然。

她还是个孩子,哪来的孩子!

“靠!哪个王八蛋干的?!居然连未成年人都残害,禽兽!我非切了他JJ不可!”

“……”花幕言咽了咽口水,这女子豪放的毫无遮拦的语言让他脸上浮现出可疑的红云,手不着痕迹的拉了拉衣袍,尴尬的遮住了自己的重点部位。

好可怕的女人……

夜无殇站起身,晃晃悠悠的走向崖边,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深度,本以为早已干涸的泪水又不由的溢出了眼眶,他倏地弯下身,紧抱着头,放声大哭了起来。

柒柒,你给我回来!回来啊!

那挖心掏肺似的哭声滑进他耳朵里,他捣着耳朵,不敢再听。

可那哭声催魂似地钻入他的心里,一点一点地揽着人心,攒得他一颗心都酸了起来。

他这一生的挚爱啊……早已将她融进了骨血里……

夜无殇哭的几近窒息,他绝望的敲打着地面,一双手血迹斑斑几近残废,直到他真的又再也流下出半点眼泪为止。

柒柒,就这样,死了么?

夜无殇突然睁大眼,跌跌撞撞地站起身,开始寻找下去的路。

或许柒柒没死!

或许柒柒只是跌下山崖,等着他去援救啊,嘉舶皇子不是说过这无名崖底其实有一汪寒潭么?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不能这么快便放弃了希望。

终于找到了!

陡峭异常的根本称不上小道,但是好歹是通往崖底的通道!

夜无殇心急,跑得快了,脚步一打滑,整个人便在崖道上连滚了好几圈。

碎石子与利草割破了他的四肢与脸颊,血与汗开始模糊他的视线,可他举起衣袖一拭,完全不浪费时间去为自己抹药。

他不能倒下,因为柒柒还在崖底等着他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