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逃妃难捕 > 第100章 她要亲手杀了这个女人!(求鲜花)

“贱人!居然敢毁了我的脸!我杀了你!”她突然爬了起来抽出早已备在袖中的簪子,朝凌柒柒冲去……

“哼,找死。”这样的速度,在夜无殇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在她还没有靠近柒柒之前,他抓住她握着簪子的那只手,富有技巧的轻轻一捏,“咔嚓”一声,一声惨叫声响起,而后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凌瑾月躺在地上不住的*,脸煞白一片,身上被摔得几近散架,嘴角一丝鲜.血落下。

“你若伤了她,本王让你,生!不!如!死!”

阴冷的语气和满身的杀气让他犹如地狱里的修罗,凌瑾月躺在地上不住的瑟缩:“你……你是魔鬼……魔鬼……”

“是么?”夜无殇踱步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角勾起邪肆的笑,“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

随后脚轻轻的搭在她被折断的手腕处,在她惊恐的目光中猛的用力往下一踩……

“啊——!”惨叫声响彻大殿。

“这是替柒柒上次被折断的手腕报的仇。”

凌瑾月疼的早已连话都说不出,嘴里胡乱咬的鲜.血直流,“你……啊——!”

话音未落,夜无殇脚下再次用力。

“啧啧,还有力气说话,看来还不够狠啊。”

“王爷……求你……放……放过我……”她抓着最后的机会苦苦哀求着。

她还不想死。

她还等着夜傲天来救她。

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怎么会扔下她不管。

什么王妃通通都不重要了,她只是想留一条命,她真的不想死!

“放过你?”夜无殇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声却让人头皮发麻,“今天你让本王放过你?你害柒柒的时候可曾想过放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你哪次下手不是下了想置她于死地?!你是否给过她一点点的活路?!”

他越说越激动,脚下的力道也越来越重,终于,凌瑾月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哧,就这样不中用?”夜无殇用脚踢了踢,全然没有反应。

她的手被扭曲成了不可思议的形状,歪歪斜斜的搭拉着,上面的皮早已被磨掉,一片血肉模糊。

如此血腥的一幕,让凌柒柒胃里有些翻腾,她的脸色煞白了起来。

“柒柒,不舒服么?”夜无殇轻柔的拍着她的背,一脸的焦急,和刚才阴冷嗜血的模样截然不同。

摇了摇头不想让他担心,却敌不过翻江倒海的侵袭,她捂着胸口干呕起来。

“要不你别在这儿了,回屋休息会儿,为夫替你解决了,可好?”心疼她没有血色的脸颊,他作势就要拥她起来。

“我没事,我要亲眼看着她死。”

凌柒柒的眼里满是坚持。

从她被夜无殇刺了那一剑起,她就告诉自己,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女人!

而今天,害得他们差点天人永隔的凶手就在眼前面前,此时不报仇,更待何时?

她的身上难得的流窜着嗜血的因子,凌柒柒站起身准备去拿东西,却被夜无殇拉住。“娘子,你去哪儿?”

“回屋拿东西。”

“我陪你。”他忙跟在她的左右护着她。“看好里面的女人,她若是跑了你们就提脑袋来见。”刚走出殿门,他一脸严肃的冲门外的卫士吩咐道。

“属下遵命!”

从床下熟门熟路的摸出一个盒子,打开一看,正是她防身的那把手枪。

黑色的枪管闪耀着金属的色泽,虽有些时日未用了却依旧如崭新的一般。

今日,她就要用这把手枪,亲手了结了凌瑾月的性命。

“是它……”这不就是凌柒柒当初抵在他头上扬言要毙了他,后来又打穿了皇甫菁头顶苹果的怪东西么?“柒柒,你拿它做什么?”

“杀人啊。”

“……”怎么会有女人把杀戮之事说的如此漫不经心……“不许。”他一口回绝。

“我又没和你征求意见,又没问过你让不让。”

他自己问的问题自己做的主意,她才不要听。

夜无殇叹了口气,握住她拿枪的手。“柒柒,我知道你恨她,想杀了她,交给为夫可好?”

他不想让她的手上沾上鲜.血。

这样的事,还是他来做比较好。

他当初征战多年,早已不知斩杀了多少敌人,不在乎一个凌瑾月。“你不怕吓着肚里的宝宝么?”

宝宝?刚好。凌柒柒得意的一笑,“宝宝,今天娘就教你什么叫有仇必报。”

她凌柒柒的宝宝,怎么着也不能是软柿子。

大殿上,凌柒柒笑得嗜血而勾人。

“把她弄醒。”

“哗——”一大盆水一滴不剩的泼在了凌瑾月的身上。

冷的刺骨的水温和伤口剧烈的疼痛让她瑟缩着醒来。

睁大眼迷茫了片刻,她的眼里恢复了清明。呆呆的看着不远处满眼冰冷的凌柒柒,凌瑾月缄默不语。

明白此刻大势已去,她像死鱼一样呆呆的躺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外,期盼着夜傲天会来救她。

她却不知夜傲天的身份早已被夜无殇发现,如今已是自身难保,更何况,夜傲天本就是兔死狗烹,无情无义之辈,怎么可能会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救她。

瞧她放弃挣扎的样子,凌柒柒不由哧鼻。

这就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憎之处。

多行不义必自毙,今日就是她凌瑾月的报应。

凌柒柒瞧了眼她手上握着的小巧的手枪,微微的思量着,是否应该给她一个痛快。

若将她犯下的错一一列举,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凌瑾月。”她冷然开口,“你若将你当初要害我的理由都说出来,我或许会……”

“你会放了我?呵……怎么可能……”生命的尽头,感情竟是如此的脆弱,她的声音里带上了呜咽,“凌柒柒,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和凌语嫣,恨不得在你刚出生时就掐死你……”

“为何要恨我?我根本就没有招惹过你!”

据她所知,真的柒郡主性情温婉,根本不曾和凌瑾月有什么过节,她如此深的恨意又是从何而来。从她刚见到她的那刻起,她的眼里就带着极为不善的目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