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逃妃难捕 > 第029章 她的不甘与愤恨

“王爷有旨,将这二人暂压王府地牢,择日处置。尚书大人,请。”

看到父女二人吃惊的样子,夜影也有些不明所以。刚才王爷还怒气冲冲不杀纳兰晴誓不罢休,为何现在却改变了主意。难道是王妃的主意?可王妃又为何要这样做?

“哦?夜无殇没杀了纳兰晴?”

“是的,主子。王爷中途被王妃叫出去了,后来就放过了那二人。”

怎么会突然放过她?

难道……凌柒柒发现了什么?

事有蹊跷,凌瑾月坐卧不宁。纳兰晴没死,她总是不安心。难道她们发现什么了?她们知道凶手另有其人?

这样一来,夜无殇定会重新排查,这样一来……可能就会牵扯到她身上……

这可该如何是好……

“再去打探打探消息。”

“是!”

这一晚,凌瑾月睡得极不安稳。不是梦到夜无殇要杀了她,就是梦到凌柒柒要她给她的孩子偿命。

第二日,她精神状态极度不好的起了身,梳洗好后丫鬟来报:“小姐,王爷说……今日是小世子夭折三天的日子,请了法师来府中作法超度,还说……王府的人都必须到场,为小世子祈福。”

祈福?看来夜无殇当真很重视这个孩子。也不枉她的一番苦心。

又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看来自己也要尽早怀上孩子了。这样一来她在王府的地位就会稳固许多。

真没想到那夜无殇居然如此在乎凌柒柒,美色当前不为所动。

人人都只知洞房花烛夜夜无殇扔下程芸儿与她一度春宵,却没人知道他连碰都懒得碰自己。他娶她进门,究竟是为了什么?既然不爱,又何必娶?

可是话又说回来,既然娶了她,那她就要当这王府唯一的女主人。妄想她会一辈子活在别人的脚底下当个侧妃!

凭什么她一出生就是个庶女!娘在相府里一辈子抬不起头,就因为她是个妾,出身又不高。大半辈子横眉顺眼,她看着都嫌窝囊!

到现在她居然又是个侧妃,她发誓,绝对不会走上娘的老路。她一定会一步一步的爬上去,直到坐上王府女人的最高位置!

挡在她前面的女人,都必须除掉!

当初是自己无知,妄想着夜傲天给她一个名分,献出了自己的清白之身。毕竟能做上皇帝的女人,也算是能在相府扬眉吐气。没想到夜傲天只是得了她的身,拿她当暖*床的工具而已。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给她名分的事。

她不是不知道夜傲天喜欢的是凌柒柒,可是她不甘心,皇帝有三宫六院,为何不能多她一个?

她万万没有想到夜傲天给她的理由居然是他绝不会娶她让柒柒难堪。

难堪?呵呵……就因为她们是姐妹么?

害怕她们在皇宫争宠么?

害怕她欺负了凌柒柒么?

后来她就把目光瞄上了夜无殇,那个夜傲天的亲弟弟,长的俊美异常,又手握重权。嫁给这样的男人,才是她凌瑾月的归宿。可是没想到夜傲天居然又一道圣旨将凌柒柒嫁给了他!

看着那姐妹二人一个嫁给了邻国的皇子,一个成为当今的王妃,只有她,守着一具残破之身。那些丫鬟虽都表面上对她毕恭毕敬,可是其实在她们的心里,谁不嫌弃她是个庶出的!估计她们都是不愿意来伺候她的,庶出的小姐有何地位!

她一定要怀上孩子!怀上这夜王府唯一的小世子!只有这样,她才会有出头之日!

“走,去看看。”这种场合不去,未免会招人怀疑。再说,她也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情况。

“王爷,臣妾来迟了。”

“不晚。”依旧是冷冷的态度。可是在凌瑾月看来,这样的气度才能配得上她。

“可怜了王妃腹中的孩子,臣妾还不知道,还不曾过来道喜,就这样没了……”说罢还掏出手绢假意拭了拭眼角的泪。“王爷也不要太悲伤,孩子总会再有的。现在还是帮妹妹养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嗯。这个本王知道,你有心了。”

“哪里,这是臣妾应该做的。”听到夜无殇的夸赞,她的心里划过一丝死的窃喜。

看到夜无殇神色有些变化,她转头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凌柒柒穿着一件素纱锦衣朝这边走来,白皙的脸上血色尽失,原本有些婴儿肥的脸瘦得只剩巴掌大,颈间的锁骨纤小而又突出,愈加显得赢弱不堪。

夜无殇快步上前,将她揽在怀里:“怎么穿得这样单薄?绯然,去拿件披风来。”

环着她的腰肢,细的不盈一握。这几天,她受苦了。

凌柒柒推开他的怀抱,摇了摇头:“我没事。”

见她又像只乌龟想把自己缩到壳里,夜无殇的心里满是心疼,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将她微微有些发凉的手包裹在他的大手了,替她暖着。

还是仲夏时节,她的身子却有些发凉,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这几日她装作不在乎,可是他却知道她有多在乎那个孩子。每逢夜深人静,她总是睡不安稳,有时还呓语连连,喃喃的喊着:“宝宝,娘对不起你……”

他有时都有些恨自己,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好!他还算个什么男人!

“王妃姐姐——!”也不管夜无殇在场,程芸儿上前横在两人中间将凌柒柒抱住,亲热的蹭着。

看着夜无殇不满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凌柒柒不觉得露出微笑,两个酒窝在颊边显现:“芸儿,多日不见,倒像是长高了些。”

“王妃姐姐你都好长时间没来找我了。我来找你可是夜无殇旁边的那个冰块脸说你在静养需要休息,不让我来打扰你……”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委屈。

一旁的夜影额上落下黑线:冰……冰块脸?说他呢?

凌柒柒浅笑着摸上她的头:“王妃姐姐前两天生病了,所以不能来找你。”

“那你现在好了吗?”

“好了,已经没事了。”

夜无殇看着凌柒柒露出的久违的笑容,也不由勾起了嘴角。程芸儿虽老爱无视他,还不懂规矩,但毕竟还是孩子,单纯无心机。

凌瑾月虽面上带着微笑,但心里早已暗波汹涌:这算是把她无视了吗?还有夜无殇那抹温柔的笑,就像刺一样,扎在她的心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