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逃妃难捕 > 第005章 我原来是郡主?!

不得不说这些侍卫的武功都很不错,带着两个人居然眨眼的工夫就出了树林。
原来这么快就能出来。亏本小姐找了老半天连条正儿八经的路都没找见。
能出去的心情是万分的好。
唯一让她觉得不爽的就是要和这家伙坐一顶轿子。本来挺宽敞的轿子坐两个人就显得有些拥挤,可这臭男人偏偏不懂得避嫌,稳坐在正中间,害得她只好勉为其难的缩在角落里,才能保证和他没有肌肤之亲。
算了,看在你有伤在身的份上,本小姐不跟你计较。
进了城门,凌柒柒揭开轿帘朝外望去。
这就是古代的街道啊,人来人往,叫卖声不断。还挺繁华的。
只可怜她的那双美腿了,这么蜷着,早麻了。
墙上赫然贴着一张告示,被群众围的水泄不通。由于在轿里坐的实在憋屈,某女忍不住跳下轿去一探究竟。
“让一下让一下。”挤开喧嚷的群众,凌柒柒如愿以偿的扑到了告示前。
不看还好,只一眼,她已捂着嘴吃惊地睁大了眼:“这这画上的女人怎么这么像我?!”
一声惊叫,让旁边的群众齐刷刷的朝她身上看去。
片刻的呆滞后,人群中炸开了锅。
“是柒郡主!”
“真的是柒郡主?!哈哈!发财啦!”
“是我先看见的!人是我找到的!”
“郡主明明离我最近!赏金是我的!”
某女还呆愣在那里没有回过神来,人群已一溜烟的往同一方向跑去。
待人基本上走尽后,她才开始细细的读那张告示:
悬赏令:
凌家小女名曰柒柒,
于六月初三遭乱贼劫持,
若能找到柒郡主者赏黄金万两。
这又是什么情况?!她是身穿不是魂穿啊,难不成在这里还有一个和她长得一样并且同名同姓的女人?
坐在轿中的夜无殇揭开轿帘皱眉看着这一切:没想到这女人竟会是凌家的小姐。今日是六月初五,两日前他和她呆在林中。
本以为她是不愿说骗他的,没想到真如她所说遭人劫持。
远处一片喧闹。
一贵妇首当其冲的狂奔了过来,还未等某女反应过来,就已将人拥在了怀里。
“女儿啊!你这两天可把娘急死了!”将凌柒柒从怀里又扯了出来,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着:“这衣服怎么都成这样了?!袖子呢?”这话一出,又将某女一把拽进了怀里,开始嚎啕大哭:“女儿啊,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你受苦了啊!”
这应该就是柒郡主她娘了吧。凌柒柒心里那个汗啊
袖子?
本来就没袖子好不好!
还有她快被憋死了有没有!!
“这位夫人,你先放开我”真的喘不过气了啊!
本还在嚎啕大哭的贵妇突然没了声响:“女儿啊,你叫娘什么?”夫人?!
我不叫你夫人,难道真叫娘不成
凌柒柒开始打自己的小算盘:看样子,这真正的柒郡主也是不见了。她就说她失忆了,这样一来,即使以后真的柒郡主出现了,她也可以推脱说自己不记得以前的事,是凌家硬拿她当郡主的。
如此一来,她就可以将责任推脱的一干二净,还能先捞个郡主当当,不错不错。
嗯,就这么定了。
“娘,我我摔了一跤,把以前的事情给忘了”
又是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哭,吓得凌柒柒的小心肝猛的一颤:不带这么吓人的啊
“我苦命的女儿啊!是娘没保护好你啊!”
别哭了!再哭下去,本小姐的衣服都湿透了!“那个娘咱先回家吧,有什么事慢慢再说。”
“对,对。先回家,娘一高兴一难过都给忘了。”谁不知道整个相府,凌夫人视小女柒柒为掌上明珠。
凌柒柒回头看时,夜无殇已不知何时悄然离去了。
该死的白眼狼!连走都不给救命恩人打声招呼。
丞相府虽规模不容小觑,却朴素有致,毫无金贵浮华之气,一派的古色古香,书气盎然。
没想到,这个古代的“家”还蛮不错的。
呆在前任柒郡主的闺房里,某女乐呵呵的往嘴里丢着葡萄。
从柒郡主的贴身丫鬟绯然口中得知凌家有三女,无子。
长姐凌语嫣,端庄娴雅,才貌双全,性子温婉。于上月被赐婚邻国王子,于本月二十八日完婚。
二姐凌瑾月,非嫡出,为柳姨娘所出,生得倒是极为俊俏,只是听说脾气不好,经常虐待下人。
至于她凌柒柒,相府嫡出小女,生于七月初七,因此得名柒柒。聪明伶俐,乖巧懂事,自小备受疼爱。幼时被相府夫人抱立于门外,一大师路过看其面相直叹不简单。自小与皇帝感情甚好,可自由进出皇宫。但不知近几月是为何,却再未进宫。
唔看来这柒郡主和皇帝的关系还不错~这郡主的身份可真是个宝啊。
正心里乐开了花,绯然通报:“两位小姐来了。”
凌柒柒朝门外看去,两位美女款款走来。
为首的一袭柳叶飘飞淡绿锦纱裙,头上只有简单的玉石饰品,虽朴素但显得婀娜。
旁边一个女子身着樱粉的宫装,上面绣着繁复的芙蓉花。
不过在凌柒柒看来,却是“山水芙蓉多艳丽,随风杨柳最婀娜”。
如果她猜得不错,那位穿绿裙的,应该就是她大姐了。而那个衣着华丽的,就是她传说中的脾气不好的二姐吧。
只不过在家里,还偏要打扮得如此华丽,想来定是庶出的。
不是说:人最在意的,往往就是她最嫉妒的么?因为是庶出,所以不能被封郡主,只好每日顶着相府二小姐的身份,仗势欺人,四处显摆罢了。
又是一个自卑又空虚的女人。凌柒柒好笑的想到。
“原来是两位姐姐,快请进来坐。”
“妹妹,姐姐听说你失忆了,是真的么?”凌语嫣落坐在凌柒柒旁边,拉着她的手关切的问道。
“嗯不过没事,以后慢慢会想起来的。”她会一点一点像绯然问完的。腹黑的某女心里暗暗得意着。
嘴角勾起一弯柔柔的笑,凌语嫣宠溺的摸了摸凌柒柒的脑袋。她自小就疼这个妹妹,在这相府里十七个年头了,她俩关系一直很好。只是瑾月自小不愿与她们一同玩耍,早已习惯了。
凌柒柒能感觉得到,这个长姐是真心对她好。至于那个二姐,从进来就未说过一句话,好像她欠了她多少钱似的。
她和长姐说话时,她也只是冷冷的盯着。不用想都知道,这个所谓的二姐讨厌她。
哼。你讨厌柒郡主就讨厌柒郡主,关我p事!少在本小姐面前拉你那张棺材脸!本小姐不是真的凌柒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