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季文粤接了通电话, 是她妹妹季觉熙从家里打来的, 说是刘云浪在季家住宅里陪季家爸妈喝早茶, 季文粤左手夹住话筒,视线从左到右,分别路过餐桌上的花瓶与里面无精打采的三支马蹄花。
    花还是刘云浪送的, 那一大束不同的鲜花里面, 被月嫂留下的只剩下这三支,季文粤眼皮抬了抬, 朝着厨房的方向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月嫂的背影在厨房里面若隐若现, 她是位勤劳的工作者,却不适合交谈太多。
    离开屋里的时候, 季文粤把那三支即将凋谢的花也带走了, 月嫂一脸茫然地目送她离开,司机已经在楼下等她, 季文粤下了楼,高调又豪华的玛莎拉蒂停在眼前, 缓慢地坐进去后, 映入眼帘的又是一束包扎漂亮的玫瑰。
    刘云浪的追求来势汹汹, 季文粤想起这花昨晚就忘了扔掉,一时间也有点失神, 司机一言不发地发动车子,车子快速地在市区中心行驶,工作日难免堵车, 好在公司较近,半个小时后,她成功赶上了今天的会议。
    这次会议是昨晚上临时决定的,又是广告部出的乱子,涉及到侵权,法律顾问理所当然地出现在了会议上,季文粤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宁梓仟的一套制服被她穿得保守又刻板,坐在一群化着大浓妆的女同事一起,倒显得格格不入,可能感受到了季文粤的目光,她转头对着季文粤笑了笑,季文粤淡淡收回视线,不再看她。
    因为广告部一个不足三秒的画面,被另外一家公司告上了法庭,说是剽窃了对方公司的创意,要求赔偿上百万,负责这个案子的负责人脸红耳赤地在推卸责任,抵死都不承认自己有抄袭的行为,那个视频,季文粤也看了,确实有相像的地方,但不至于到抄袭的地步,一个会议下来,她也没有说其他,轻描淡写地钦点了这件事的负责人,尔后没有再说一句。
    开完会,刘云浪又出现了,这个男人比季文粤还小两岁,却是对季文粤一见钟情,感情澎湃到无法抑制的程度,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听说了抄袭的事情,挽着自己的袖口,笑容满面地讨好说:“对家公司的负责人我认识,要不,我找机会,让你和他谈谈?”
    季文粤不为所动:“我让他们去处理了。”
    刘云浪“哦”了一声,殷勤没献到,不免有些失望,但很快又恢复了过来,紧贴着季文粤身后往她私人办公室走,刚开完会,沿路都是同事瞩目,许是众人对季文粤的私人感情好奇,不乏有下属在探头偷看,季文粤心里面不喜,但又拿刘云浪没办法,刘云浪是她爸妈朋友的儿子,与他们季家有密不可分的商业往来,之前刘云浪一直在国外读书,谈了个洋女友,结婚不到两年分手了,他妈气不过,把他安排回国,结果巧合着看上了季文粤,两家父母都是高兴的不行,虽说刘云浪这个二婚男身份有些尴尬,但抵不过人家家世好,人品样貌皆佳,季家爸妈虽表面没有开口,但各方面都是默认了这个女婿。
    这才是季文粤头疼的地方,她单身这么多年,身边不乏追求者,但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她爸妈看不上的人,这下这个刘云浪一出现,她这个不婚的表态,便被她爸妈给反驳了好几次。
    刘云浪非常自来熟,自顾自地坐到季文粤对面的办公椅上,随手拿起季文粤办公桌上摆放的相框,看了一眼,表情一怔,说:“咦,这小女孩挺可爱的,我怎么没见过她?”
    “我干女儿。”季文粤半起身,伸手把徐初心的照片拿了回来,摆正,擦了擦,放回了原来的位置,态度不咸不淡:“你没见过。”
    刘云浪听她介绍说是干女儿,先是一喜,后又看她这么宝贵这张照片,心里面酸酸的,总有点不是滋味:“这,很少看你这么那个…”
    怎么说呢,她的举动是一种极为外露的袒护,跟她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淡漠形象一点都不符合,刘云浪禁不住自己联想太多,刚想试探她是不是她前男友的孩子,就听到门外传来了几声敲门。
    进来的人,是个样貌很普通的女人,刘云浪转头看了那女人几眼,见到她的目光直接投向了季文粤的方向,分明是越过了自己,刘云浪一时间哭笑不得,他一贯自命不凡,优越感爆棚,毕竟身份显赫,又长相帅气,怎么着,都是别人投怀送抱的画面,偏偏这个普通的女人看都不看他一眼,姿势老土地夹了一个公文包进房,声音沙哑地道:“季总,关于这个案子,我有几点想和您确认。”
    刘云浪被她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这女人声音沙哑的程度不同于季文粤,季文粤的沙哑很挠人,是性感又蛊惑的那种,但这个女人的声音,却像是嗓子坏掉了,有些烧坏了的干扁。
    季文粤点点头,把脸转向刘云浪:“有机会下次再聊吧。”
    刘云浪虽说对这两个女人都有些好奇,但也知道自己继续留下没什么意思,很识趣地站起来,不忘预约晚上的饭局,才乖乖地离开了屋里。
    “坐,宁律师。”利索地按下公司座机内线,季文粤点了两杯咖啡后,才起身走到宁梓仟的身边,看她身体僵硬地站在门口,也没有准备坐下,淡淡地觑了她一眼说:“先坐下吧。”
    宁梓仟略微弯了下背,姿势谦卑,像即将面试结束的大学应届生:“谢谢。”
    她身材很好,即使穿着老土的平底鞋,跟季文粤并排站在一起,也没有丝毫的逊色,那身材玲珑有致,皮肤吹弹可破,一切都很美丽,可她好像生错了一张脸,整个人的气质因为这张脸而拉低了分数,太普通了,站在人群中也发现不了的普通。
    季文粤心里有些惋惜,不知怎么,宁梓仟埋首跟她画重点的时候,她忽然生出了一种错觉,有种想伸手触摸对方脸蛋的冲动,那么一两秒间,她甚至觉得宁梓仟戴了一副面具在与自己交谈,她的眼睛在宁梓仟的耳际处定格了几秒,浅浅的耳洞有些发红,像是发炎的征兆,宁梓仟的声音与她们第一次时见面时相比,似乎变了很多,季文粤突然想不起来了。
    “就按张总的意见处理吧。”
    默然听完所有的意见后,季文粤的回答没有任何闪光点,宁梓仟缓缓抬起头,脸上有股固执的倔强:“我还有几项没提。”
    季文粤摊起手,神色显得无奈:“是这样的,宁律师,这事我已经交给张总负责了,后续问题,我会和他讨论。”
    “但是他提的想法不太合理。”宁梓仟似是察觉到了她的逐客倾向,收起姿势,自说自话地道:“我倾向于跟您讨论。”
    季文粤还真没时间和她谈这些,但也保持着很好的态度,闲适地说:“抱歉,宁律师,我可能没那么多的时间。”
    “您忙着约会吗?”宁梓仟笨拙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略偏了偏头:“最多二十分钟,我不耽误您的晚饭。”
    刚刚刘云浪的话,她一字不漏地听进了,季文粤很少碰到这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把着她的认真与木讷尽收眼底,季文粤确实有些不耐烦:“宁律师,我想我的时间安排没必要跟您交代吧?”
    宁梓仟顿了几秒,突兀地站起,看着季文粤温和的脸蛋,嘴角确实露出那么一抹诚恳:“如此说来,是我打扰了。”
    季文粤看着她那双静谧的眸子,心脏忽地一下提了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宁梓仟的这双眼睛,其实宁梓仟长的不丑,她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若是能找个化妆师好打扮一番,想必会比现在更加迷人,都说长有桃花眼的人异性缘不错,看她也没戴戒指,难道是因为性格问题才没有结婚?所以对季文粤要去约会的事这么咄咄逼人吗?
    季文粤心底微微一叹,语气不自觉地又软了:“我没有约会。”
    “我想也是,您应该不会结婚。”
    季文粤霎时愣了一下,对方的话语让她听出来了一股戏谑,她的性取向从来没公布于众,宁梓仟这样说,使她从心头遽然陡起一丝诧异,仿佛宁梓仟对她的私事了如指掌,这种感觉特别不好,季文粤压抑住内心里那股不舒服的悸动,低低调侃道:“原来宁律师还会看相。”
    “不。”宁梓仟摇头否认的很快,她半阖着眼,依然板着脸,却隐隐约约地透着一股不动声色的冷静:“因为季总您,是我们这些单身女人的楷模与骄傲,我们以你为荣。”
    整个谈话过程,季文粤的情绪都在被她左右,这是过去很少会发生的事情,反应过来后,季文粤斟酌了下,还是开口解释说:“今天真没时间,我朋友今天生日。”
    今天是孟念笙的生日,白天没人提过,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季觉熙来了,这位小姐姐又留长了头发,辞去了医院的工作后,她找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咖啡店,前两年亏本了不少,导致她辞掉了店里的师傅,自己下海学会了做甜点,她把小车子卖了后,每天背个小破包,骑着电瓶车上下班,今天特意过来接孟念笙下班,还把摩托车头盔给带上了。
    孟念笙平日里一个叱咤商场的女强人,穿着整洁精致的西装裙坐上了她的电瓶车,一切就绪后,季觉熙不忘把她的包放进了自己电瓶车的后箱里,一路上孟念笙都没有怎么说话,季觉熙自己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大堆,提到季文粤有可能要结婚的时候,孟念笙抓住她腰间的手紧了紧,季觉熙就当没注意到,依然一个人乐滋滋地说个不停。
    来参加生日会的人不多,徐放晴一家三口还没到,季文粤也没到,屋里还有没有吹好的气球零散在铺在地板上,季觉熙风风火火地跑过去,把几个偷懒的小伙伴教训了一顿后,一扭头,看到了站在窗户旁边的甘宁宁。
    孟念笙还没留意到甘宁宁也在,毕竟眼前这个瘦成了一根电杆的女人,跟印象中的甘宁宁一点都不相同,直到甘宁宁自己主动过来打招呼,孟念笙才意识到了什么。
    季觉熙看着她俩一起去了楼上,想跟过去,忍了忍,最后还是克制住了,帮忙布置现场的人里面,有她的朋友,一直默认为孟念笙是季觉熙的女友,看她这么默不吭声,打趣道:“喂,二小姐,你女友跟别人跑了。”
    季觉熙叹了一声又憋了回去,有点委屈地继续吹着气球,才刚吹好两只,就看到孟念笙和甘宁宁在下楼了,孟念笙匆匆打了一声招呼,说是临时有事,她先离开一会。
    一群人面面相觑,主角都跑了,干活的热情也没了,不开眼的朋友又想去逗季觉熙,才刚说一个字,惊觉到她眼圈变红了,心想不好,她女友可能真跑了。
    等徐放晴三人到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孟念笙还没回来,季家姐妹俩孤零零地坐在客厅里喝茶,徐初心一来就去找季文粤了,季文粤放下手里的酒杯去抱她,萧爱月盯着她杯子里的酒欲言又止道:“粤姐,医生不是让你戒酒吗?”
    季文粤充耳不闻,脸凑过去,一下就亲到了徐初心肥嘟嘟的小脸蛋上,萧爱月被她成功无视,转头委屈巴巴地看了一眼徐放晴,徐放晴牵着她的手坐到沙发上,声音淡淡的,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山山回来。”
    徐初心在季文粤的怀里扬起脑袋,眨眨眼,瓮声瓮气道:“不要~”
    徐放晴抿了抿唇,没有二话:“我数三下,一,二…”
    “妈妈!”徐初心一下跳起,直接往她身上一跃,抱着徐放晴的脖子撒娇道:“妈妈,山山爱你,妈妈,不要嘛。”
    季文粤在一旁无言以对,只能无奈保证道:“好,我从明天开始戒酒,山山过来干妈这里。”
    徐初心怂的要命,看完徐放晴的脸色才敢回去抱她,几人之间的气氛其乐融融,季觉熙却从始至终一脸置身事外的表情,最后还是萧爱月看不过去,给孟念笙打了一通电话,电话接通,说已经在路上了,到了快十点,孟念笙才到家,外头下了一点小雨,她的头发淋湿了,季觉熙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抱着一件浴巾去给她擦头发,擦着擦着,孟念笙忽然就哭了出来。
    萧爱月本来还在跟徐放晴八卦甘宁宁什么时候回来的,突如其来地被孟念笙的哭声吓得半条命都快没了,成年人的眼泪,很不值钱,孟念笙的眼泪,却是价值连城,有谁见过孟念笙哭吗?没有,至少在座的人,没有一个见过。
    季觉熙那么情场一□□,在她面前完全束手无策,笨手笨脚地擦了半天,完全止不住孟念笙的眼泪,季文粤站起,推了她一把,拉着孟念笙的手就往卧室走了,季觉熙骂了一句脏话,也不知道在骂自己,还是在骂她姐,或者在骂出来一下就消失的甘宁宁。
    “我前几天收到甘宁宁的短信,说她要结婚了,今天这个地址,是我告诉她的。”没有预兆,徐放晴是第一个知道此事的人,萧爱月完全不知情,张嘴震惊了片刻,就听徐放晴依然面无表情地说:“她回来好久了,之前她有联系过小孟,让小孟给她一点时间,她考虑要不要跟小孟开始,小孟等了她半生,还是等不到。”
    不是所有的等待都有意义,不是所有的爱情都会开花结果,萧爱月的三十岁,等到了徐放晴,孟念笙的三十岁,等到了一片迟到的雨,人生不长不短,两个人不在一起,好像也没什么多大的关系,可是,红尘辗转不断,不到死的那刻,你也不会知道,你等的那个人,是不是最后陪你到老的人。
    今天,孟念笙只是提早知道了答案,甘宁宁心里也有一个答案,那徐放晴呢?季文粤呢?徐初心困了,她一面念叨着孟念笙的名字,一面半睡半醒地问徐放晴:“妈妈,你会永远爱我吗?”
    徐放晴温柔地抱起她,先是理了理她散落在额前的几缕碎发,又揉了揉萧爱月的脖子:“不管别人的人生怎么样,我永远爱你们。”
    季文粤低下头,给孟念笙拭眼泪的纸巾已经用完了,二人窝在床角,孟念笙的脑袋搭在她的膝盖上睡着了,她觉得心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升起,升在半空中,却没人看见。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章了。。。
    此文不会再更新了。。
    写文这么久,作者君自己的感情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好的坏的,先不谈这些了
    写此文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一些朋友,和一个女友,不管未来怎么样,此刻,我是幸福的
    有读者说想看作者君的新文,新文已经开了,下个星期更新,书名叫《隔墙密友的香水味gl》
    欢迎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