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总是渺茫无依, 徐放晴从未放弃。
    徐放晴的梦想写进萧爱月的心中, 无非是开个宠物店, 有个爱她宠她的对象,外加一个懂事听话的孩子,徐放晴对生活从来不贪心, 生活却对她充满恶意, 有些时候想想,即便没有萧爱月, 徐放晴依旧会离开康瑞丽,依旧会安定下来, 也许生活过得会比现在好,也许, 此刻在她身边的人应该是季文粤。
    萧爱月出现的时机太突然了, 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但那又怎么样呢?此刻徐放晴在洗澡, 浴缸内的泡沫弥漫映着她诱人血脉的身体,萧爱月边刷牙边偷看她, 觉得她眯起眼睛假寐的样子, 有点像自己小时候在聊斋志异里面脑补过的狐狸精, 容颜妩媚动人间又不失柔情。
    聊斋志异的故事中多数是悲剧,然而徐放晴的生活不是, 她再美再好,终归是位凡人,有她自己的喜怒哀乐, 也有她自己的爱人萧爱月,萧爱月帮她吹干头发,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摸她的肚子,肚子还是很平坦,很难想象里面孕育着一条小生命,徐放晴这回没有骂她,眼神却瞟向了她的脸,不忘追问她的工作:“萧爱月,你今天有见到李为心吗?”
    李为心是徐放晴融资公司的最高负责人,徐放晴和他一起勾画了一幅欣欣向荣的事业蓝图,却在事业蒸蒸日上的今日,选择离开公司,李为心毕竟不是那种被利益熏心的智障,既不点头同意,也不阻拦,萧爱月与他见面,其实聊不到什么,徐放晴当然也懂,才会决定把秦七绝引荐给他,有秦七绝这个大头在,李为心自然会考虑换个对象合作,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
    再说那对赌协议,用江林琳的钱,去给秦七绝周转,不管输赢,萧爱月都没有任何损失,只会加深秦七绝与江林琳之间的恩怨,秦七绝太贪心了,贪心到即使知道对面危难重重,也要一往直前,萧爱月了解她,也只能静静地看着她沦陷,看着她万劫不复。
    大财主江林琳这几天也许太闲,天天待在萧爱月的公司巡视,她跟孟念笙的互动模式非常奇怪,萧爱月一开始以为她们是金主之类的关系,观察了几天后,发现江林琳对孟念笙的态度并没她以前以为的那么轻蔑,萧爱月与江林琳相处了几天,发现这女人也不是很让人讨厌,嚣张依然嚣张,倒是很讲道理,只要不提秦七绝,她就像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虽然邪恶的要命。
    反观孟念笙的工作能力是真强,对江林琳莫名出现的打扰基本是配合,她的地位在公司始终有点尴尬,像是刚入股的股东,又像是大老板派下来的奸、细,对于同事们的有色眼光,孟念笙从头至尾没有解释过一句,她每天加班到深夜,被皮利在会议上无意提起,也是渐渐地点了个头,脸上化着精致的浓妆,整个人都带着一股不苟言笑的压迫。
    有点像徐放晴在h市时候的气势,虽然没那么咄咄逼人,但很精英范,这个时候萧爱月就想到了甘宁宁,想着孟念笙这么好的女孩子,她怎么就有眼无珠地丢了呢?她明白孟念笙的立场不同,有些时候做的选择也是不同,萧爱月虽然怨过她无情,却做不到去恨她,她懂孟念笙的难处,也懂她的无能为力,到这种左右为难的时候,其实最该陪在孟念笙身边的人,应该是甘宁宁才对。
    甘宁宁在哪里?这么久没联系,孟念笙也没提过,她明明那么喜欢那个胖子,自制力好的女孩子总是能让旁人心疼,萧爱月每次都想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就去看看甘宁宁,可是她又没时间,中午赶着回去给徐放晴做饭,晚上又要陪着带徐放晴出去散步。
    但是家里的猫,还是要送走,傻月怀孕了,又老喜欢往徐放晴的身上跳,根据徐放晴这易流产的体质,还是得提前把它们送走,在萧爱月的朋友当中,甘宁宁无疑是最适合收养猫的人了,赶巧除夕夜快到了,萧爱月给甘宁宁打了个电话,问她今年回家过年不,甘宁宁说要留下看店,今年就不回了,萧爱月大喜,约了她除夕夜一起跨年后,又把孟念笙给叫上了。
    这样一来,家里也不算冷清,虽说徐放晴习惯了这种冷清,但过年热闹一些还是好的,萧爱月当然希望她能快快乐乐地过每一天,也就没再约其他人,而且季文粤这种大家族的千金小姐肯定腾不出来时间,其余她们也没什么人要约了,萧爱月当机立断,利索地叫上孟念笙,在除夕前一天晚上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让她第二天早点过来,陪自己一起去菜市场买菜。
    徐放晴从怀孕后,睡眠质量就变得不太好,萧爱月一大早起床,哪敢吵醒她,摸黑去浴室洗脸换衣,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徐放晴醒了,床柜上的台灯没有开太亮,她的长发随意地披到身后,脸上戴着一副红色边框的眼镜,背靠在枕头上,撑着脑袋在发呆,萧爱月在另一侧的床旁坐下,默不作声。
    二人静静地坐了一会,徐放晴手臂动了动,她的手指于萧爱月的手背上滑过,声音缓慢细腻:“看到你在,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萧爱月捕捉到了她嘴角那一闪而过的自嘲,随既一怔,心尖微微颤了下,温声安慰道:“怎么会呢?我们认识快两年了,晴晴,你再睡一下吧?今天过年呢,我去买点菜回来,晚上小孟和宁宁过来吃饭,宁宁还不知道你怀孕呢,到时候好好吓吓那个胖子。”
    她抬手撩拨了一下徐放晴前额垂下的发丝,又用手轻柔地摘下了她的眼镜,声音越发柔和,似乎在哄一个小孩:“躺下吧,晴晴。”
    徐放晴双眸闪烁,充满迷雾,可能她还没清醒过来,对萧爱月的提议竟是乖乖配合,她慢慢地躺进被窝,萧爱月用体温计给她测了测温度,看到她睁大眼睛一言不发,黑色眼珠子圆溜溜地转来转去,就似儿童的那种单纯好奇,一时间又觉得徐放晴可能在梦游,这个样子的徐放晴特别可爱,萧爱月想,她哪里还需要再生一个宝宝啊,徐放晴就是她心中最最最可爱的小宝宝呀。
    再强大无敌的女人都会有自己温柔柔软的一面,两年前,萧爱月绝对想不到自己会遇见一个叫徐放晴的臭脾气女强人,她会和她相爱,会为她遮风挡雨,会为她洗衣做饭,也会成为她的依靠,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是太奇妙了。
    哄到小宝宝徐放晴睡着了,萧爱月这才下楼去和孟念笙汇合,孟念笙早就来了,正在楼下等萧爱月,她今天穿着便装,脚下踩了一双毛茸茸的雪地靴,上身一件米黄色的直筒过膝大衣,搭配着格子的围巾,与她昨天的正装气质截然不同,萧爱月在心中惊叹了几秒,觉得今个这些女人真是有意思,一个个反差萌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萧爱月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着她,走近一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穿这种类型的衣服。”
    “上次逛街看到了,挺喜欢。”孟念笙一下笑开,笑靥如花地回道:“正好今天过年嘛。”
    被她一笑,萧爱月小心脏“彭彭”地直跳,刚要多夸她两句,孟念笙突地收了微笑,转身指着左边的道路:“我有查地图,萧姐,菜市场往那边走对吗?”
    萧爱月忙不迭地点头,二人并肩往菜市场走去,孟念笙一路话不多,听到甘宁宁也要来时,表情也是纹丝不动,倒是主动跟萧爱月提起了徐放晴,说要留意徐放晴的情绪,提防有产前抑郁症,萧爱月挠挠头,无奈地道:“其实我不担心这个,就是你也知道,你晴晴姐,也算是大龄孕妇。”
    欲言又止的背后,有太多的担忧,孟念笙嘴唇翕动了下:“我看你们现在家里养猫确实不太方便,不如先交给我吧,我住的地方离公司近,照顾它们也方便。”
    萧爱月本来是想让甘宁宁照顾,没想到孟念笙主动提起,先不说甘宁宁是兽医,就凭孟念笙这工作狂的态度,萧爱月就有点拿不准:“行,我跟晴晴商量一下。”
    二人买了十几个菜回程,中午准备做个小鸡炖蘑菇,孟念笙包揽了午餐,在厨房里面洗菜切菜,还没开始做饭,甘宁宁来了,萧爱月去开门,见到甘宁宁的一瞬间,整个人都被震惊到了,徐放晴在客厅里面看书,甘宁宁换下鞋子走到她身边,轻轻地唤了她一句:“晴晴姐好。”
    徐放晴敷衍地“嗯”了一声,慢动作地一抬头,禁不住拧了下眉,眉梢眼角上挑,声音提高了一些:“小胖子?”
    她的语气疑惑,听得甘宁宁登时脸色有些窘迫:“晴晴姐,我现在不胖了。”
    岂止是不胖,她胖的时候不显身高,现在整个人瘦了一圈,站在萧爱月的身边,比萧爱月还高半个脑袋,可能还是不好意思,她一面别开目光,一面嘟囔道:“晴晴姐,我晚上不能陪你和萧姐一起跨年了,我男朋友说想和朋友去打球,让我晚上一起去吃饭,可能过了年,我们就要结婚了。”
    萧爱月默默无语地站在一旁观察她,甘宁宁本身五官就清秀,随便一减肥,整个轮廓变得立体,但服装品味还是不行,她是素颜,跟沙发上半素颜的徐放晴比起来,还是有些差别,但比之前好看了许多,徐放晴听她这样一解释,放下手里的书,淡淡地扫了一眼厨房门口,脸色慢慢地冷了起来,问道:“我上次在医院看到你,你在减肥备孕吗?”
    甘宁宁不自在地撇了撇嘴巴,声音越来越低:“也不是,反正胖了不好看,我有定时去医院抽脂。”
    “所以是为了讨好你男友?”徐放晴一针见血,她转头面向萧爱月,声音冷冰冰地岔开了话题:“萧爱月,你学学人家,人家让减肥就减肥,让不和朋友聚会就不聚会,你呢?每天吃那么多,还经常一身酒味地回家,我发现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
    “没有啊,没有啊。”甘宁宁见势不对,以为是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连忙解围道:“萧姐挺好的呀,一直就很好,不用减肥。”
    “她好在哪里?”徐放晴回头不爽地瞪了她一眼,她盯着甘宁宁的眼睛,用毛骨悚然的语气问她:“她有很多肥肉,她一累就容易打呼,她看到美女就眼神发亮,她做的菜永远都忘放盐,甘宁宁,你看清楚,你的萧姐一点都不好,她唯一的好就是因为有个愿意接纳她缺点的对象。”
    “做什么都不忘夸自己。”萧爱月明白她在借机教育甘宁宁,却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但不能不配合,她悻悻地嗯了一声,装委屈道:“谢谢晴晴原谅我的不堪。”
    “萧爱月,闭嘴。”徐放晴双眼危险一眯,收起了一脸的嫌弃,但还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甘宁宁:“你能为他抽一辈子脂吗?甘宁宁,喜欢瘦子,就让他去找瘦子,喜欢有钱人,就让他去找有钱人,猪都明白的道理,你比猪还蠢吗?”
    话音刚落,厨房门口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咳嗽,萧爱月转身看到孟念笙穿着一条围裙站在那里,条件反射就去看甘宁宁的反应,甘宁宁明显也看到孟念笙了,她的眼睫毛不可察觉地颤了颤,很快又低下头,没有再看孟念笙一眼。
    孟念笙反应淡定,摘到围裙走到众人一起,目光在甘宁宁的身上停顿了几秒,便绕到她那边轻轻拉了下她的胳膊:“宁宁,你不冷吗?”
    谁料甘宁宁竟然往后退了一步,径自躲开了孟念笙的触碰。
    留意到徐放晴环抱双臂于胸前,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姿态,萧爱月也坐到她身边,直视着那二人不再讲话,甘宁宁可能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却一句话没解释,嘴角苦涩一弯,对着孟念笙笑了一下,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孟念笙手落空,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抿了抿唇,缓步走到离她远点的吧台:“宁宁,其实你不用担心,我虽然是同性恋,可也没传染病。”
    声音清白高傲,萧爱月看着她与甘宁宁隔着一个沙发的距离,竟似是隔了一个世纪。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后天起放假。。
    家里老人家病得严重。。过年没时间更新,需要去医院照顾。。。
    接下去几章,可能会不定时发出徐放晴番外。。
    对不起大家。。抱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