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等你到三十岁gl > 249、那是我们的私事

    江林琳的电话, 譬如惊天大雷, 惊醒了萧爱月的绵绵美梦, 回去的路上,季文粤打了通电话给她司机,让他自己先回去, 不要等她。
    萧爱月心事重重, 茫茫然间突然想起了孟念笙,奇怪的是季文粤并没有提起这些, 徐放晴和她淡淡聊着秦七绝在上海的蓝图计划,季文粤态度不详, 只是言自己不会插手秦七绝的工作领域,徐放晴直接明了, 换上一副漠然的表情:“我不太想看到她在上海立足。”
    季文粤一头雾水, 分明不知晓她与秦七绝有什么大的牵扯,不解道:“她与你的公司有冲突?”
    徐放晴抿着薄唇, 摇摇头:“她与很多人都有冲突。”
    季文粤一下子就懂了,随即沉默, 她望着萧爱月背影的片刻, 又把脑袋转向徐放晴, 忧心道:“最怕小人多心,路杰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徐放晴“嗯”了一声, 没有再回话。
    萧爱月舔了舔唇,心里盘旋了一会,试图插话道:“粤姐, 你看什么时候,帮我介绍两家大客户呗,现在市场不景气,国内的贸易到了瓶颈,想转行,我也没什么好的路子。”
    “外贸那边,我也没有接触过。”季文粤笑笑,趁着红灯空隙,打开车窗,换了几秒新鲜的空气,又关上,从容地回道:“我爸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这些年经历得多,说是外贸市场接近饱和了,他倒是有计划反其道而行,想再度扩大市场,你要是有兴趣,找个机会,你与我爸见个面,两人坐在一起谈谈。”
    萧爱月眉心直跳,止不住的兴奋:“那就先谢谢粤姐了。”
    徐放晴始终沉默,三人相对不语,季文粤也被这种无言的气氛感染,到了自己的公寓楼下,才欲言又止地看着徐放晴道:“路杰那边,我帮你搞定,你不用担心。”
    “不用麻烦你。”徐放晴异常平静:“目前来说,他只是个小事情。”
    萧爱月知道她在指什么,二人送完季文粤,一前一后回到家,才知道萧妈妈来了,萧孝南往她家门缝里塞了一个地址,叮嘱萧爱月有时间,去那地址上接萧妈妈回来,已经快11点了,萧爱月撇撇嘴,不以为然道:“先睡吧,我明天再去接她。”
    打开手机,果真是没电了,怪不得没看到萧孝南发来的信息,萧爱月打了个哈欠,想与徐放晴说两句贴己的话,却见她面露冷凝,心中暗骂糟糕,这祖宗又开始跟自己闹冷战了。
    果不其然,徐放晴洗完澡倒头就睡,还把萧爱月的枕头给扔到了床尾,萧爱月接受到了她的无言命令,只能与她以“69”式的睡姿睡了一夜,心中暗想着这一次冷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妻妻俩一夜无话,萧爱月早上想给她道歉,却眼巴巴地瞧着徐放晴拿着车钥匙走了,连早饭也没吃,赶紧追了出去:“晴晴,你去哪里啊?先吃早餐吧。”
    徐放晴充耳不闻,径自摔门而出,让萧爱月碰了一鼻子的灰,萧爱月讪讪地收起早餐,打电话给皮利,让她安排好出国参展的名单和计划方案,又叮嘱她去查查昨晚参加秦七绝晚宴的几家势力都有哪些,电话讲了半个小时,就听到玄关那处发来几声沉重的脚步声,萧妈妈的声音瞬间便回荡在了她的耳里:“哎呀,小猫怀孕了啊?敢情好,这是喜兆,说明我们萧家有喜事。”
    萧爱月连忙挂断电话,笑吟吟地迎了出去,她想问徐放晴为什么不跟自己一起出去接人,但是身体却已经先帮她做好了决定,她立刻接过徐放晴手里的行李,一只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再把手掌停在背部,举止无比亲昵:“妈,吃早饭了没有啊?微波炉里还有粥呢。”
    有萧妈妈在,徐放晴不好说什么,三人一起往客厅走去,趁萧妈妈不注意,她转身瞪了萧爱月一眼,表面却温和地道:“阿姨,小月知道你要来,特意准备好了早餐。”
    萧爱月有点想笑,探着脖子做乖巧样:“是啊,妈,这些熬粥的米,可是晴晴大早上起来洗的,还有那鸡蛋,也是她亲手打碎的。”
    明显感觉到徐放晴身上的气焰不对了,萧爱月遂又装作没瞧见,往前一探身,“啪叽”一声亲到了她的脸上:“这是地道的国民好媳妇。”
    徐放晴若有所思看着她,细长葱白的手指在她腰部来回转悠,萧妈妈回头瞥了她们两一眼,又扭头打量客厅里的沙发:“我怎么记得你们之前的沙发是棕色的?”
    “啊!”身后一声惨叫自萧爱月的口中传出,把萧妈妈吓得浑身一抖,等她回过头,徐放晴遽然间松开了环住萧爱月腰部的手臂,指着卧室,若无其事道:“我换衣服。”
    萧爱月抚着腰部,明明痛得龇牙咧嘴,见到萧妈妈一脸好奇地盯着自己,只能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我没事,我也去换衣服。”
    跟在徐放晴屁股后面跑进去,徐放晴正在往脸上打粉底,萧爱月嘴里“咝”着冷气挪过去,委屈巴巴地抱怨道:“痛死我了。”
    “那是因为你胖。”徐放晴微阖单眼,不急不慢地涂上了一层淡淡眼影,不忘吐槽说:“我年龄再大上十岁,也不会允许有半点赘肉出现在腰部,萧爱月,我第一次在动物园碰见大象的时候,手摸到它的肚子上,和今天掐你的手感一模一样。”
    萧爱月现在不止肉痛,心更痛了,她伸手捶了捶徐放晴的肩膀,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晴晴,我真的在节食。”
    徐放晴嗤了一声,显明不屑:“三碗少吃两碗叫减肥,三碗少吃半碗,那说明你的碗变大了。”
    “嘿嘿。”萧爱月尴尬笑着,听她主动打破了冷战这一回事,自己心情也好了很多:“那以后我和你一样,晚上只吃胡萝卜和青瓜好吗?”
    徐放晴有条不絮地戴上耳环,没把她的承诺当回事:“我出去一趟,萧爱月,你帮我去医院拿检验结果。”
    “行嘞。”萧爱月一口应下:“不过你去干吗啊?”
    “见路杰。”
    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这种状态,明明昨晚才结下梁子,徐放晴今天却主动出击,她没有躲避这件事带给她的影响,也没有让季文粤出面解决,回想起徐放晴以往的骄傲性子,萧爱月也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她,又忍不住不去担心,忧心忡忡地道:“你一个人去,会不会不好?”
    徐放晴习惯了独自默默承受一切,但是现在萧爱月在,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徐放晴的动作有丝毫的迟疑,但也只有半秒:“萧爱月,我是成年人,再难的事情,都会有个过程。”
    萧爱月点头沉思,也不再坚持什么,打电话给了保镖,让她跟着徐放晴一起去会客,萧妈妈还不知道徐放晴出去干嘛,本想多问几句,结果萧爱月把荷包蛋夹到她碗里,意在让她闭嘴:“妈,你就吃饭吧。”
    萧妈妈只好作罢。
    萧爱月上午有时间,答应了徐放晴去医院拿检查,可惜车子被徐放晴开走了,只能和萧妈妈打车去医院,萧妈妈一路絮絮叨叨,好像已经忘了她和萧爱月之间的矛盾,萧爱月也懒得提,心道只要她对徐放晴好一点,其他怎么样,自己都睁只眼闭只眼。
    到了医院,其实是来拿徐放晴的检卵报告,上次徐放晴月经过后到这里查了b超,同比前两个月,本月的卵子并没有太大的改善,萧妈妈一知半解地坐在凳子上,听那医生给萧爱月认真做着说明:“徐女士的排卵情况正常,但还是不够健康,而且她宫寒,卵子成熟度不够,正常受孕的几率偏低,即便怀孕,因为高龄,也有小产的风险,我这里呢,是不建议你们做人工受孕。”
    萧爱月严肃起来,跟要吃人一样,咬了咬牙:“没有别的办法吗?”
    “萧小姐。”医生不假思索地回道:“就算有别的办法,国内也不允许,上次徐女士有和我聊过这方面,说句不恰当的话,我的建议是宫外代孕,可徐女士好像有点不愿意。”
    若有似无的一句话,却无疑给了萧爱月当头一棒,她脸色暗沉地下楼,准备回家,萧妈妈似懂非懂,边走边说:“小月啊,你上次打电话说做好了准备,怎么不行啊?”
    萧爱月有气无力地回道:“我们看好了捐精者,也是位中国人,晴晴觉得对方很适合,已经做好了受孕的准备。”
    萧妈妈疑惑道:“怎么不找你弟弟啊?”
    萧爱月一怔,匪夷所思地转头望向她:“你说什么?”
    “反正也要怀孕,找谁不是一样?”萧妈妈理所当然地说道:“找个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人,总比给别人养小孩好吧?你是不是傻啊,你想啊,孩子生下来,和你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等你老了,不养你,把你赶出门,你都没办法。”
    萧爱月还沉浸在她的前半段话中无法自拔,自言自语道:“我还真没想到这个。”
    也不是不行,就不知道徐放晴怎么想,萧爱月下午上班有些失神,等到保镖打电话给她的时候,说徐放晴已经回去了,她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出现在了哪里,连忙火急火燎地挂断电话,拔腿就往家里跑去,一路生怕萧妈妈把那些话给徐放晴说了。
    可惜到家,还是晚了。
    打开家门,弯腰换鞋的时候就听到萧妈妈的声音,伴随萧孝南时不时的轻笑,萧爱月连想死的心都有。
    “我看就挺好的不是?”萧妈妈声音清脆,暖暖的音调,带着温馨,却是只属于萧家子女的温馨:“你看我家儿子,人高马大,又考试了上海大学,晴晴呐,找什么捐精的人,就找我家儿子,怎么样?”
    客厅里的窗帘拉开了,冬日的太阳光线使人有些晃神,萧爱月跑进去,蹙眉望着,看见徐放晴一动不动地倚着沙发上,她一手拿着牛奶杯,嘴角擒着抹玩味的笑,浑身散发着阴沉的气息,萧爱月看得心里“咯噔”一下,缓缓坐到她身边,开口道:“我觉得不行。”
    顿时,能清晰觉察出来徐放晴身体瞬间的放松,萧爱月微微有些鼻酸,想着徐放晴崩了这么久,却在她出现的时刻松懈了,她心里一定是害怕自己跟萧妈妈做同样的选择吧,萧爱月不禁爱从心来,声音低低的,充满了坚定:“妈,我跟晴晴做好了准备,萧孝南是萧孝南,我是我,你不能让我们的人生重叠。”
    “怎么不行了?”萧妈妈不满地道:“这不刚好吗?”
    萧孝南不说话,看看萧爱月,又看看徐放晴,最后坐正,做放空状态。
    “你告诉我怎么行了?”萧爱月眼睛不自觉地瞟过沉思中的徐放晴,情绪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右臂抱住她的胳膊,身体与她紧紧贴在一块:“你让我的女人,怀我弟弟的孩子?不觉得过分吗?妈,你以后会有孙子,没必要执着于我,人跟人的血缘关系,本来也不怎么可靠,你看我就不孝顺,我们萧家的孩子能好到哪里去?我决定了,等事情忙完了,我在上海的私事解决掉,我就带晴晴出国,无论去美国还是日本,我都希望她能开心,无论你们怎么笑我吧,接盘侠还是绿巨人,我不在乎,我爱徐放晴,也会爱她的一切,她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也许某一天科技发达,两个女人也能有孩子,我都会考虑要不要不惜一切代价要他,答案不一定,因为我已经有全世界最宝贵的东西了,其他一切,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对小猫小狗都有爱心,别提是徐放晴的孩子了,妈,你放下吧,别强求了。”
    徐放晴挑眉一笑,带着漫不经心的愉悦,萧孝南捕捉到了她的这个动作,他看着沙发上优雅坐姿的两个女人,再扭头望着萧妈妈的怔然脸,心中切切实实地明白,他姐这辈子,确实被徐放晴吃得骨头都不剩了,偏偏她还乐在其中,萧孝南站起,耸耸肩:“我觉得吧,因为你们俩财产问题,一人生一个比较好。”
    徐放晴撇头看他,嘴边勾着张扬的笑容,仿佛在嘲笑他们母子俩的自作多情,从一开始,她都没有开过口,好像并没有正视这一场闹剧,只是静悄悄地等着,等着某人为她伸张正义,现在她等到了,带着胜利者般炫耀的姿态,终于展现出来了她的真实态度:“但我认为,那是我和萧爱月的私事。”
    作者有话要说:  软硬兼施。。。
    徐放晴撰写《驯妇术》,一夜之间,全城疯抢,代言人:头牌冬瓜。
    萧孝南:我姐姐已经无药可救了。
    所以作者君想知道,为啥血缘关系对于一部分读者来说,有那么重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