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等你到三十岁gl > 243、不说再见的永别

自古成王败寇, 萧爱月纵然油滑得让人讨厌, 康瑞丽依旧无法成功反驳她, 可能也如她自己所说,她老了,没了精力去逞强, 要是年轻二十岁, 哪怕只有短暂的几年时光,她都定要和萧爱月斗争到底。
无关徐放晴, 也无关她个人情感本身,萧爱月是个好对手, 她没有徐放晴的清醒,但她比徐放晴狡诈, 康瑞丽深知徐放晴的底线在哪里, 也正是这份底线,她对徐放晴始终放心, 只是后面万万没想到会杀出来一个萧爱月,从贫民窟里面出来的小孩总是要比别人更会察言观色, 康瑞丽的成功靠得是拳头与人心, 萧爱月却是完完全全靠得装疯卖傻。
或者说她是扮猪吃老虎, 无论康瑞丽对徐放晴的感情如何复杂,在面对萧爱月的时候, 康瑞丽终究是不想承认,不仅仅是因为妒忌,还有不屑, 此时康瑞丽的样子有些令人害怕,当讥讽的笑容出现在她的脸上,萧爱月的嚣张神情终于下去了一些,康瑞丽不说话,就那样死死地盯着她,二人的视线在空气中针锋相对,没人先出口打破这份充满火焰的宁静。
“我说,先吃饭吧,我饿死了。”坐在身边的jojo不知是没意识到她们的诡异,还是不在乎,别有意味地说:“萧爱月,你也别太过分,我妈跟sammi无论如何,还轮不到你插手吧。”
所以说,女儿还是亲生的好,jojo就是个妈控,见不得她妈受一点委屈,她一向不喜欢徐放晴,可是面对这种情况,还是有意无意地撇开徐放晴,把矛头直接对准了萧爱月:“知道你现在厉害了,能坐吗?萧大老板,需要我给你扶凳子吗?sammi,我叫你一声姐姐,姐姐,你给我个面子?”
徐放晴的表情十分奇怪,特别是jojo喊她姐姐的时候,她脸上的冷漠神色瞬间就降温了,也许没想到jojo有一天会变成和事佬,徐放晴回想起当初jojo是如何黏着她,又是如何亲手把她推到了鸟不拉屎的h市,蓦地,只觉得胸口涌起一阵唏嘘,竟是乖乖坐回到了原位置上,嘴上不依不饶地道:“我早已经不是你姐姐了。”
一时间,jojo也有点尴尬,反射性地回道:“我以前不懂事,你就不能原谅我?”
萧爱月紧贴着徐放晴坐下去,冷哼了一声:“说得好像你现在就懂事了。”
听着萧爱月不客气的嘲讽,jojo的脸色微变,一副隐忍不发的模样望向她妈,单见康瑞丽夹起了一个豆沙包到徐放晴的碗里,接着若无其事地放下筷子,又给徐放晴满上了红酒。
jojo有阵恍惚,她过去总觉得徐放晴和她妈妈的关系,是徐放晴主动的,后来想想,又觉得自己想错了,可她性子乖张,哪里会认错,她想着只要把徐放晴赶走,康瑞丽就会把目光投到自己的身上,现在回想起来此事,再联想到在美国时徐放晴的沉默寡言,又觉得其实徐放晴也是个受害者,与自己一样的受害者。
可是康瑞丽总是没错的,她养育了徐放晴多年,即便是侵犯了她,徐放晴又有什么资格反抗,jojo在心里苦笑,她自来对她妈妈言听计从,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康瑞丽的爱护,以前康瑞丽每回出国考察,都要带上徐放晴,那会她是妒忌的,妒忌完后,也没留意到徐放晴渐渐削瘦的身体,那会徐放晴也才十几岁的年龄,瘦到了一阵风都可以被吹跑的时候,康瑞丽终于给她找了个医生,再后来,jojo就不记得了,在她小时候的记忆中,自我强调最多得是徐放晴的可恨,她隐隐约约记得有一晚康瑞丽惊慌失措地从卧室跑了出来,怀里还有一个满身鲜血的徐放晴,她以为那是自己的梦,现在忆起,她还是觉得那是一场恨徐放晴入骨的梦境,不然,这个坚韧如钢般的女人真的会自杀吗?
没人回答她埋藏在心里的疑问,故事的两位主角如今相安无事地坐在一旁吃饭,徐放晴没喝酒,只抬了抬筷子,把那只包子径自递到了萧爱月的碗里,萧爱月没有半分犹豫,一股脑地吃了下去,吃完后讨好般地对着徐放晴笑:“太甜了。”
徐放晴扬扬眉,给她斟满了手头的铁观音茶,似笑非笑道:“你就喜欢这种苦茶吗?”
萧爱月嘻嘻地笑,张嘴慢悠悠地饮了两小口:“我就喜欢你给我夹的,什么味道都喜欢。”说完后,拿手捏了捏徐放晴皓白的手腕,旁若无人地移到了桌子下面,一脸的笑容,也不知道在开心什么。
一下子,仿佛就能明白徐放晴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女人了,jojo用眼角余光瞥了眼她妈,康瑞丽目睹了刚刚那一幕后,果然有点怔神,jojo莫名地就有点可怜她了,徐放晴应该是孤独的吧,她想要的东西无非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家庭,不然当初她不会放弃康瑞丽给她的继承权,从jojo的角度看来,萧爱月不像个好人,她的手段与心机都比徐放晴要狠,但是她身边有徐放晴,不至于被摔得太惨,也正是因为她身边有徐放晴,她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平凡了。
一顿饭,吃得康瑞丽精神涣散,扫光面前的食物后,萧爱月拍拍肚子要走了,她挑衅般地盯了眼康瑞丽,开口道:“我们吃完了,可以走了吧?”
“我有话要跟sammi谈,你跟jojo出去一下。”康瑞丽无视她话里的轻视,无动于衷地看着徐放晴:“你给我十分钟。”
话是肯定句,却带着些恳求,徐放晴别开目光,冷淡地道:“除非在十分钟里面,你能杀了我,不然没人改变现状,何必?”
jojo用服务员递给她的热毛巾擦了一下手,站起来拉着萧爱月的胳膊:“走吧,就十分钟,你要是没失忆,就应该记得你上次打我妈的事情吧?”
徐放晴皱起眉,转头望向了她俩:“你在威胁我们?”
“我没有威胁你们。”jojo嬉笑:“用这种手段对付我妈,受损失的不止是我妈个人,要不是我妈摆平了,你觉得她还能平安无事地站在这里吗?”
萧爱月一听,就不乐意了:“什么手段,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
“萧爱月,出去。”徐放晴没等她说完,回过头复杂地凝视着康瑞丽,目光幽深:“用十分钟来说你的遗言够吗?”
萧爱月就被jojo拉了出去,二人站在门口,才发现外面与屋里的天差之别,门外面的客人很多,络绎不绝的人流吵得萧爱月拿耳朵贴到门上,都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jojo百无聊赖地站在一旁掰手指,打趣道:“里面有监控器,你还担心她背着你出轨吗?”
萧爱月回头白了她一眼:“狗嘴吐不出象牙。”
“你要是不担心,就不会带她来见我妈了。”jojo胸有成竹地回击道:“你很担心吧,其实你真得感谢我妈,要不是她,也不会有徐放晴,没有徐放晴,也没有你的今日,唯一不同的是,她治不住徐放晴,而徐放晴能治住你。”
这挑拨离间的技术太差了,萧爱月懒得理她,jojo见她不说话了,反而越战越勇:“有一天,我妈跟我说,她现在只剩下我了,那时候我怀着孕,老公彻夜不归,听着我妈说这些,我突然有些释怀,萧爱月,你没见过我妈有多么厉害,你比不上我妈,在徐放晴心里,没人比得上她。”
这十分钟难道就要在这里听jojo胡言乱语吗?萧爱月沉住气,不急不缓地反驳道:“当然没人比得上,一个恋童癖的□□犯,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人渣,你知道我为什么带她来吗?我带她来,是因为你,不管你妈对她做过什么,在晴晴心中,你永远是她的妹妹,你能相信她家里面还有你小时候的照片吗?就跟你们的关系一样,照片藏在角落里,布满了灰尘,可你是她带大的孩子,jojo,你派人弄我,你以为我不想报警吗?她把你当妹妹,请你停止对她的二次伤害,她不爱你妈,即便爱,也只有亲情!被你妈一手毁灭的亲情。”
萧爱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会道了?jojo轻咬住嘴唇,冰冷的心窝里,回荡着萧爱月指责的怒吼,她想反抗,却更显得寂寥萧瑟,有些话,是真的不能再说了。
过了几分钟,紧闭的房门终于开了,徐放晴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手里多了一本牛皮本子,萧爱月早已恢复正常,面露微笑地迎了上去:“晴晴,我们回家吧。”
与jojo擦肩而过,徐放晴没有半秒停顿,仿佛对方就是个陌生人,jojo抬起头,手已经伸了出来,碰到了徐放晴飞扬的衣角,却没有用力,眼睁睁看着她走远,悬在半空中的手臂终是落了下去,徒留一句含在口中无法喊出的问侯。
那本牛皮本子,是徐勇的日记本,萧爱月边开车,边观察徐放晴的表情,徐放晴低着头翻看日记,从她父亲到美国的第一天开始,到了中途,就出现了康瑞丽的名字。
她是自带光环的女人,徐勇在日记本里说,她喜欢我的女儿,晴晴也很喜欢她,我希望我们能组成一个家庭,她会是个好母亲,我爱她。
日记本的这一页纸张最破旧,可能是被翻看的次数多了,徐放晴轻轻一翻,泛黄的纸张便露出来了一个小洞,正好破在了最后面的表白上,冥冥中,好像已经注定了,徐放晴长舒了口气,转头望向天空,徐勇的脸仿佛就在天上挂着,她想问,爸爸,你还爱她吗?
没人可以回答她,萧爱月在超市里放了很多零食到购物车,一面牵着徐放晴的手,一面温柔地说:“长胖一点也没关系,等你胖了、老了,日子就彻底平静了。”
徐放晴有点想哭的冲动,却不能哭,还是要保持着骄傲的模样,拿脚了踹了踹她的腿窝:“萧爱月,你是傻子吗?把薯片放回去,你长胖我就不要你了,快点!”
萧爱月苦着脸把薯片放回到了架子上,徐放晴见状,转身就去称水果,萧爱月跟了几步,鬼鬼祟祟地松开购物车,回头又把薯片拿了回来,埋到了卫生棉的最下面。
徐放晴假装没看到她那副蠢样子,嘴角弯了弯,已经想好了晚上要怎么对付她了。
作者有话要说:  妻妻小日常。。。
康瑞丽彻底下线了。。。
文到这里,其实已经可以结束了。。。众多读者私信我,让我多写写徐放晴与萧爱月的日常,还有老季的后续等等,越写越多,有时候跟自己赌了一口气。。
毕竟,实体书真的完了!!!
徐放晴(吐槽):你是个比萧爱月还蠢的存在。
冬瓜君(委屈):嘤嘤嘤,人家心里苦,人家委屈。
萧爱月(不满):excuse me??
徐放晴(抬目):你有意见?
萧爱月(死皮赖脸):不敢,不敢。(摸手指笑)
冬瓜君(趁机):承让,承让。(顺便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