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孟念笙离开上海后一个星期后, 甘宁宁也回来了, 还带了一个有些微胖的男生一起, 那男生姓何,叫何宝宝,特别女气的一个名字, 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萧爱月派皮利去机场接他们,接回到了家里, 甘宁宁第一件事是去找徐放晴聊天,萧爱月见她撇下她那名义上的男友进了卧室, 心里有些奇怪她的行为,刚琢磨了一会, 就看到甘宁宁眼圈通红地跑了回来。
    何宝宝有些不知所措, 摸着脑袋说要请萧爱月她们吃饭,被徐放晴无情地拒绝了, 甘宁宁低着头也不说话,拉着何宝宝的手很快就离开了她们家。
    惹得萧爱月一头雾水, 看着徐放晴把傻月抱去了阳台, 也傻呵呵地跟了过去:“小胖子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呢?感情由来迟钝的人, 总是会错过很多很多美好的人与事,孟念笙性子一贯内向, 哪怕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在面对感情的时候,她还是会保持最单纯的守候, 然而这份守候太过简单,甘宁宁看不见,即便看见了,也早已习以为常。
    孟念笙不是徐放晴,做不到一旦认定,就亲自动手拿下的举动,甘宁宁也不是萧爱月,没有那么多的敏感去感悟对方的柔情。
    萧爱月想感慨,安久久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她感慨,才几天没见,她那边就出问题了,也不知道是酒后乱性还是怎么,她声音委屈地打了电话过来,说她和秦七绝上床了。
    萧爱月有点懵,脑袋一热就问她季文粤知不知道,安久久一听,直接在那头哭了出来,萧爱月被她哭得眼皮直跳,忙安慰道:“没事,逢场作戏,你别哭了。”
    先不说她和秦七绝有没有那么一腿,她与季文粤之间是绝对不会有关系的,但听她这么一说,萧爱月还是觉得有点失望,她当然知道秦七绝的手段有多么厉害,可是这回...
    已经很久没见到季文粤了,打电话给她的时候,才知道她去了国外,萧爱月跟她开了几句玩笑,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季文粤在那边倒是云淡风轻地笑着说:“过两天吧。”
    当然也没有把安久久跟秦七绝的事情告诉她,上次承包福利院的工程接近尾声,萧爱月特意去了一趟安家找安久久,经过上次安久久的跳楼事件,安家上下也算是认识她了。
    刚好安久久不在,萧爱月进了屋,直接给安奶奶送了一件从印度求回来的护身符,老人家迷信这些,安奶奶看得喜欢,把一旁一直臭脸的安爷爷拉了过来一同欣赏,萧爱月嘴甜,没几句就把安奶奶哄得慈眉善目,安爷爷没那么好打发,毕竟是官场出身的人,萧爱月察言观色地待了一会,见到时间差不多了,就要走人。
    临走前,安爷爷才开始放话,说他只有安久久一个孙女,她身边的花花草草,自己也了解得差不多,让萧爱月自己留意,想要在上海立足,就别打他孙女的注意。
    萧爱月赔笑:“您老尽管放心,我与久久是朋友,又承蒙安局长赏识,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心里都有点数。”话语顿了一下,又为难地补充说:“久久最近实在是忙,不然我也不会到这里来找她,还扰了您二位的清净。”
    安奶奶听完有些讶异:“昨天问她,她还说最近在和你合伙搞什么酒吧。”
    萧爱月心念一动,想着正愁没机会把秦七绝拉出来,安久久倒是给了她一个好机会,她不知道安久久在上海朋友极少,能带到家人面前熟知的人更没几个,自从跳楼事件后,安家对她的管教更是严厉,她每每出去都会找个借口,不巧萧爱月正是她的借口之一,眼瞧着安爷爷的脸色猛地沉了下去,萧爱月心脏剧烈一跳,赶紧开口解释说:“开酒吧确实有这事,久久觉得这个事业有发展,我也这么认为。”
    “那你怎么说找不到她呢?”安奶奶眼睛一瞪,不满地问道。
    “这...”萧爱月乔装为难:“前几天有个北京的合作商到了上海,说是想投资一些项目,久久之前与她认识,我也不清楚她们关系有多好,我跟那投资商说过我想跟久久投资开酒吧,她就说她认识久久,是很好的朋友,又说对我们的开店有兴趣,今后可以开个连锁,后面她可能直接去找久久了,这不我昨天给久久打电话,还是她接的,我寻思一想,莫不是久久嫌我资金不如人家,把我给踹了?奶奶,您可要给我做主,这虽没签合同,可我也付出了不少努力呀。”
    这话半真半假,掺杂了不少水分,纵然精明如安爷爷一时半会也听不出来哪里不对,他的一门心思全在自家孙女的身上,打听了那北京来的合作商是谁后,很快就把萧爱月抛到一边了。
    萧爱月计划完成,拿着车钥匙就离开了安家,她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力越来越厉害,听着车里面的交通广播,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安久久打个电话通通气。
    却是不敢拿自己的手机打,用了一个异地号码打过去,说了自己去安家“卖友求荣”的行为,希望安久久能配合自己,安久久已经冷静下来了,她也不是小女孩,沉稳干练地答应了萧爱月的要求,但有一个条件,要她为自己和秦七绝上床的事情保密,还要尽量撮合她和季文粤。
    前面一个萧爱月可以答应,后面的话,她有点迟疑了:“我说小安同志,我有那红娘的能耐,至于被徐放晴小姐吃得这么死吗?”
    安久久不依:“你自己看着办吧。”
    嘿,萧爱月一听,心里乐了,说到底,在感情方面季文粤比徐放晴还难搞,安久久不过是急病乱投医,这点大家心里都有数,没必要找个不相干的人来为她承诺未来的感情。
    回到公司,皮利不在,新招的小秘书说会客厅有人在等萧爱月,萧爱月还以为是秦七绝,一推开门,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与jojo的再次见面,没想到会是这样,打掉已经成形的孩子,jojo整个人都仿佛变了,无论是气质还是火焰,她的身材还没恢复好,至今有些臃肿,她身穿着灰色的皮衣,坐在最角落的凳子上在翻看当日的报纸。
    回忆起她一年前的大小姐模样,萧爱月心中有些唏嘘,面上不动声色地坐到了她的对面:“康大小姐大驾光临,找我有事?”
    缓缓地放下手中的报纸,jojo一反平时的暴躁,上下打量了她好几遍,表情平静得让人觉得心疼:“没想到鸡窝里出了个金凤凰。”
    萧爱月笑了笑,也不在意她的讥讽:“好吧,jojo,你找我有什么事?”
    “不是我找你。”jojo双手环抱在胸前,不苟言笑的模样十分严肃:“我们下个礼拜二的飞机回美国,临走前,我妈想请你跟她吃顿饭。”
    若是以前听到这种话,萧爱月必定会嗤之以鼻地予以还击,只是今天听着这个饱受风霜的女人说出这种类似恳求的话,萧爱月没办法拒绝,苦笑说:“我与她商量一下。”
    jojo点点头,若无其事地饮了一口手旁的咖啡:“她应该记得我妈的电话号码。”说完后站了起来,淡淡地道:“等你们消息。”
    萧爱月无法理性地去评价康瑞丽这个人的好坏,比起陈晚升的“恶”,康瑞丽身上更多呈现的是一种“孽”,有时候,“孽”比“恶”更难让人释怀,因为“恶”是份憎恨,而“孽”却要复杂得多。
    康瑞丽要停战了,徐放晴没有不去的理由,于情于理,康瑞丽养了她这么多年,然而这女人永远都不按理出牌,萧爱月与她一说,徐放晴直接拒绝了:“不去。”
    没有说过再见的永别让人遗憾,康瑞丽是真的想与她们永别了,徐放晴的拒绝显得那么不近人情,萧爱月想不通,也不忍心:“晴晴,我今天看到jojo,发现其实所有人都在改变,我陪你一起去,康瑞丽她不会再伤害你,总归,我知道你把她当你的家人,再说上次我也挺对不起她。”
    徐放晴过不去的是心里那道坎,萧爱月安慰她的同时,也在劝慰自己,与过去告别,才能真正地解脱。
    约在吃饭的地方在家粤菜馆,徐放晴的喜好,康瑞丽这么多年都没忘,萧爱月一边停车,一边感慨徐放晴现在能听取自己的意见了,心中百感交集,恨不得扑到徐放晴身上好好地亲热一番。
    二人携手进店,房间里充斥着红酒四溢的甜香,令人不自觉地沉溺其中,康瑞丽这回又盘起了头发,一如萧爱月第一次见她时般端庄高贵,只是少了当时的洒脱,经历这阵子血雨腥风的洗刷,这女人一点都不显得疲惫,她静静地坐着,好像等了很久,又仿佛刚到,桌上摆放了那么多的空红酒瓶,已经可以看出她喝得不少了。
    jojo也在,菜还没有上桌,她们母女俩一人在狂饮红酒,一人在低头玩手机,萧爱月等人一进去,jojo抬头看了一眼跟在最后面的徐放晴,见她不假思索地坐到了饭桌前也不吭声,努努嘴说:“先喝杯酒吧。”
    徐放晴抬手不经意地撩了下额头的发丝,皮笑肉不笑地道:“我戒了。”
    jojo蓦地脸色一变,疑惑地转头望向康瑞丽,又扭头说:“你以前可是酒不离手。”
    徐放晴不疾不徐地答道:“备孕,不适合。”
    萧爱月不是傻子,虽然一直没开口,还是捕察到了在康瑞丽对徐放晴的目光里,那一丝丝又转瞬而过的炙热,现在,当徐放晴说到备孕时,她的表情怔住了,微偏了下头,侧脸在灯光下忽近忽远地显得有些昏暗:“sammi,你年纪不小了。”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特意望了一眼萧爱月,不满地道:“你不知道生孩子对女人的身体有多大的改变吗?”
    萧爱月一愣,没料想她会这样问自己,康瑞丽扬起的那抹不屑十分明显,想过她会对自己发难,却不料是因为这个,萧爱月张张嘴,还没来得及回话,徐放晴皱起眉,不耐烦的语调中隐含着贯有的傲慢:“我年龄多少,你自己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能够在年轻的时候结婚生子,你年轻时幸运能碰到良人,不代表我就能。”
    屋里一片鸦雀无声,萧爱月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想着这康瑞丽也是有趣,也不知道她是以什么身份来过问徐放晴的生活,情人?又或者是母亲?徐放晴已经很不耐烦了,往往这种时候,康瑞丽的脾气就会被她激怒,果不其然,康瑞丽缓缓抬头,定定地觑着徐放晴的脸,眼里映射了一抹很明显的愤怒:“你与你父亲一样都是死心眼。”
    听她这样谈起亡父,不知是不是灯光的辅助效果,徐放晴的脸色变得异常地苍白:“你有资格这样说吗?”她站起,无视还在上菜的服务员,目光冷漠,落到萧爱月的身上:“我们回去。”
    “呵呵。”也许是房里酒味太浓,康瑞丽越发有些醉了,面上美丽的妆颜掩藏不住她的失落,她低沉地笑着,展现得是一种旁人从未见过的神情,有些期待,有些迷茫,甚至有些脆弱:“坐下,你不能给我送终,还不能陪我聊聊天了?”
    徐放晴突然不动了,顿了一顿,目光低垂,似是在跟康瑞丽说,又似是自言自语:“你也开始打感情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庸俗?”
    “你一直认为我无敌吗?”康瑞丽闻言怔愣许久,忽然开口,脸上依然带着笑意,目光中不自觉透露出的情绪有点黯淡:“大概,是因为我老了吧。”
    萧爱月静静地揽着徐放晴的手臂,左手横到她的腰肢上,即便现在明明什么都没做,但分明感觉到了徐放晴一瞬间的放松,萧爱月就笑了,温柔道:“也是啊,晴晴,给你继母道个别吧,我还要谢谢她这两年在上海对我的悉心照顾呢。”
    言毕,扭头与一双阴霾的视线交织在一块,片刻都没有退缩:“是吧,妈妈?”
    作者有话要说:  小萧。。哦,不,老萧变得腹黑了。。。
    感觉有点黑化了。。(瑟瑟发抖)
    老季的归宿绝壁不是安久久。。嗷,嗷
    老康:吐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