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发~情期来得比较早, 被徐放晴嫌弃的太阳一到了晚上, 就开始在客厅里面四处叫唤, 萧爱月在书房里面办公,被它吵得心烦意乱,想着难道它在皮利家里待了这么多天也这样吗?就打电话问了一下皮利, 皮利在那么阴森森地笑, 一边说猫随主人,一边建议萧爱月带太阳去绝育。
    徐放晴眉梢一挑, 听完竟然也同意了:“萧爱月,你想象不出来它们要是怀孕会带给你多大的麻烦。”
    萧爱月隐隐约约地有些不乐意, 但她无法反驳徐放晴的话,确实, 要是这两只都怀孕了, 送人不太好,不送更说不过去, 嘴唇抿了又抿,勉强地说:“好吧, 我明天带它去医院看看。”
    太阳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厄运即将来临, 一整晚都烦躁不安地在屋里蹿来窜去, 萧爱月早上给它喂食,它也无精打采地没有胃口, 徐放晴悠悠地看完报纸,好半天才抬头说:“你知道康瑞丽卸任了他们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吗?”
    “报纸说是她主动辞职。”萧爱月在心里默默地腹诽了句康瑞丽的坏话,却没有当面说出来, 带了些许愉悦道:“她正好可以回她的美国了。”
    徐放晴没有做声,抬腕看了眼手表,蹙着眉头说:“萧爱月,我约了人,今天车子给我。”
    不难听出萧爱月的话语中有些疑惑:“谁啊?”
    “不是你的那个人。”徐放晴一语击中她的心思,眸子不悦地眯起,冷哼了一声:“我现在出去也要给你报备吗?萧爱月,你是备忘录吗?嗯?我需要在你身上写满所有的行程吗?”
    萧爱月莫名地脸一红,有些为难地说:“全部写满有点难。”末了又加了一句:“没有,我不是担心你嘛。”
    徐放晴翻了一记好看的白眼:“你多担心你自己和你那蠢女儿,记得带它去医院。”
    萧爱月望进她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在那瞳中见到了自己的影子,瞬间有些恍神,喃喃道:“哦。”
    徐放晴薄唇勾着,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手掌往下圈住了她细软的腰肢,另一只手缓缓滑下,落在了她的臀部上,有意无意地摩挲着她身体的敏~感处:“萧爱月,我去见心理医生,你乖一些。”
    萧爱月脸涨得通红,双手不知所措抬起,一下子似乎是不知道往哪儿放:“好,我会乖的。”
    所以得先给太阳绝育,不过是它绝育要紧?还是萧爱月绝育要紧?萧爱月抱着猫去打出租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徐放晴临走前欲拒还休的神色,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徐放晴随时随地有冲动,萧爱月自问不是一个好~色的人,但每每碰到徐放晴,她都无法控制自己。
    甘宁宁没回来,宠物医院里面的医生很陌生,听萧爱月说要给家猫绝育,他也只是点点头,做了个了解的表情。
    手术台上有只橘色的猫被人绑住了四肢,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隔着一扇玻璃,萧爱月听不到它在房间里面发出的惨叫声,有个胖胖的女人站在它旁边,面露哀伤与激动,想必是它的主人,萧爱月怀揣着一份莫名的心情,一丝不苟地看完了绝育的整个过程,才回过头,面无表情地抱着在地上玩耍的太阳离开了医院。
    没有人有权力剥夺它的生育权,徐放晴也不例外,皮利看到她抱着太阳进了办公室,一副欲言又止地跟了进来:“萧总,孟小姐在会客厅等你。”
    萧爱月一愣,正缓神中,太阳已经从她怀中跑开了,萧爱月也没精力再去管她,急忙忙地进了会客厅,果真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孟念笙。
    相隔几月,孟念笙的气色好多了,脸色红润了不少,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灵气,萧爱月没料到她会回来,结结巴巴道:“咦,宁宁呢?你一个人回来吗?”
    说起甘宁宁,孟念笙的眼神没来由地暗淡了下去:“陪她男朋友在北京。”
    萧爱月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她早知道孟念笙喜欢甘宁宁,可没想到甘宁宁会找什么劳什子的男友,转移话题道:“那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孟念笙站起来,穿着8cm的高跟鞋,比萧爱月还要高上半个头,她本身长得漂亮,以前路线清纯,一下子穿得这么妖艳,气场都跟着霸气了许多:“我在北京的任务完成了,所以回来了。”
    徐放晴当初派她在北京留守,肯定没那么简单,她现在直接来找萧爱月,萧爱月迟疑了下,问:“你有什么任务?”
    孟念笙打开随身带着的皮包,一眨不眨地从里面掏出来了一叠资料:“徐总说过打蛇要打七寸,我在北京这么久,拿到了这些,想必对你们有很大的作用,你看看。”
    萧爱月接过,随意地翻了两页,脸色一变,这,这哪里是什么有用的资料,这是证据!犯罪的证据!医院复印的病历本,传说的人证叙述,还有死者本人的遗言信,秦七绝前夫的死亡真相近在眼前,萧爱月的神情越发凝重,咽了咽口水:“你在哪里拿到的这些?”
    像是把烫手山芋扔了出去,孟念笙明显轻松了很多,答非所问说:“凶手不一定是她本人,但这些证据一定可以把矛头指向她,要看你怎么操作。”
    确实,这些证据不一定能立案,但绝对可以说明,秦七绝的前夫绝对不会是自然死亡!有个叫汤姆的美国人亲口说了,秦七绝的前夫莫董事长在出事前一天有跟他约好月底见面,那么这样一个有规划的人,怎么会自杀呢?说是病死?更不可能,病历本上龙飞凤舞地写着“无大碍可出院”,这么显而易见的证据,怎么会被警方忽略呢?
    萧爱月还在沉思,孟念笙又道:“当初医院配合警方调查的医生叫林思白,这人跟秦七绝渊源很深,几年前已经移民到美国了,我有调查过她,但查不到她在哪里,只知道她的伴侣在给一个叫卫冬艺的人打工?”
    “卫冬艺?”
    “亚洲十强里面的唯一一个女企业家。”
    萧爱月恍然大悟:“那这条线不断了?”
    能把伪证修饰得天衣无缝,秦七绝肯定做好了一切准备,说不准那个叫林思白的女医生也是为此才移民的,不然按照秦七绝那性子,有心人想查她,谁查不到?但是现在,仿佛都成了定数,先不说她们这些小打小闹的商业人士,一旦牵扯到那“亚洲十强”的卫土豪身上,哪个能坚持下去?
    萧爱月不是笨蛋,在中国能够崛起的富豪,哪个不跟政客有关?所以林思白这条线是肯定断了,即使可以指控她做伪证,也没有能力与她们斗争,深深地叹了口气,萧爱月有些沮丧:“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世界都是这样子的。”
    孟念笙不语,看那表情,也是同意了萧爱月的说法。
    萧爱月把资料收了起来,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住我家吗?反正胖子没回来。”
    孟念笙摇头:“我明天下午六点的飞机去美国,想一个人出去散散心。”
    “好吧。”萧爱月也不强求:“那我明天送你。”
    孟念笙思索了片刻,答应说:“好,谢谢。”
    孟念笙走后,她带来的这份证据犹如石头砸在了萧爱月的心头,萧爱月甚至想给秦七绝打电话,想问问她是否真的杀人了,可,她没有立场,面对秦七绝,萧爱月摆明不了自己的态度,她把她当对手,想与她竞争,想与她斗智斗勇,然而现在,秦七绝变成了一个未知的杀人凶手,萧爱月差点接受不住。
    太阳跳到她的办公桌上,在啃她的鼠标线,萧爱月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心中对它起了股怜爱:“妈妈爱你。”
    徐放晴已经回家了,打电话给萧爱月,让她回家把车子开走,顺便回家做午饭,萧爱月这几天工作也没什么事,正好抱着太阳又原路返回了。
    傻月躺在窝里睡了一上午,与萧爱月走时的姿势一模一样,萧爱月把太阳抱回去,仔细观察了它一会,觉得这胖妞已经胖得不忍直视了。
    可能它的主人是甘宁宁吧,这样想着,萧爱月就想到了孟念笙,她看到徐放晴在阳台摆放多肉,晃悠悠地走过去说:“晴晴,孟念笙回来了。”
    徐放晴也不惊讶,像是早就知道了,把藤椅上的《养殖指南》收了起来,漫不经心地说:“喜欢她送你的礼物?”
    萧爱月没承认也没否认:“太意外了。”
    徐放晴淡淡一笑,定定看着她的脸,眼神中竟是有些讥讽:“不敢相信?萧爱月,秦七绝在你心中的地位看来还真不低。”
    萧爱月连忙摆手:“那可没有。”
    徐放晴冷哼了下:“你以为我信?你每次看她的眼神,都像苍蝇见到了大便。”
    萧爱月一脸木然地吐槽:“你这样形容我,有没有考虑自己的立场?”
    徐放晴顿了顿,大言不惭道:“我是蛋糕,与她能比?”
    萧爱月语塞,又不敢直接当面说她不要脸,酝酿道:“你为什么这么针对她啊?”商业战术是一回事,但置人于死地的杀人案件又是另外一件事。
    徐放晴不回答她,只是用余光暼着她的脸,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让人心惊胆战。
    萧爱月自问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在她那瘆人的眼神攻击下,竟是有许些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这样看我干嘛?”
    “萧爱月。”徐放晴幽幽地喊着她的名字,虽没说什么重话,一字一句间却是让人胆寒不已:“任何人,包括她秦七绝,敢惦记我的人,我秋后算账的一天总会来临。”
    萧爱月心头一抖,颤巍巍地回道:“她就是逢场作戏。”
    徐放晴的目光深邃,透着不怒自威的寒意:“你确定她没有勾~引过你?你现在在帮她开脱?”
    萧爱月心虚了,撇开目光:“好吧,我错了,反正你总不会欺负我。”
    徐放晴转身一笑,摘掉白色的手套,摸了摸她的脑袋:“good girl.”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十一~中秋快乐,作者君回了老家。。。
    网速超不稳定,断断续续码了几天,热气腾腾地送上新章节~咩
    冬瓜君(一脸正经):本章又名妻管严与她霸道妻子的日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