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等你到三十岁gl > 236、让她自投罗网

    什么是难过?
    没有突如其来的心脏痛楚, 脑海中一直重复着那些让自己无法逃避的事实, 每一分、每一秒出现在你的生命中, 那种沉沉的压抑,仿佛只要回忆起那样的事,再忙再累, 都能把一个人压垮。
    你提不起任何兴趣去做你爱的事情, 你明明在路上行走着,抬起头, 恍惚间竟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地方,萧爱月从昏睡中醒来, 摸到冰冷的手机,点亮, 关闭, 再起床喝一杯开水,幽幽然地叹了口气。
    有多久没见徐放晴了, 有多久没听到她的消息?自从那天她与康瑞丽大打出手开始,主流财经杂志统一了口径开始踩康瑞丽, 康瑞丽公司的股票再次跌到了谷底, 内部经历了再三的洗牌, 这个时候,乘胜追击是为上策, 萧爱月反而没有出手,出手的人是季文粤的父亲。
    政府的商业调查来得非常地迅速,媒体的宣传也恶化了事态的发展, 其实萧爱月做得没有太过,她只不过是放了几张康瑞丽躺在地上的照片出去,标题名为(上市公司负责人涉嫌非法加入地下黑拳组织),又名为:康氏丑闻。
    康瑞丽公司的负债率本来就高,股票一经下跌,几项融资计划被搁置,甚至有银行开始中止借款,这事越演越热,康瑞丽虽是连开了几场记者招待会,仍旧没有挽救回来她良好的公众形象,直至她一旦没有出现在大众面前,便有媒体称她已经移民潜逃了。
    萧爱月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她身上的绑带才刚被拆除,康瑞丽虽说伤得没她重,但她年龄摆在那里,恢复能力却比萧爱月强,那个女人连续赶场救急,应该做了什么特殊的治疗手段,说到这个,季文粤明白了她的意思,皱眉道:“你怀疑她打了激素?”
    萧爱月不说话,微微笑着,目光中充满了漠然。
    季文粤坐在她的病床前,欲言又止地道:“你在往死里逼她。”
    “她本来不就是一个拳手?借了别人几十年的光阴,事业与女人也享受了这么多年,该还给别人了。”萧爱月嘴角先是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这笑意越来越大,扯出一抹轻佻的弧度,话语中分明还是自负:“我总归只有一条命,也要和她拼一拼。”
    这回季文粤反而没声音了,二人皆是沉默状态,皮利提着一个哈密瓜走进了病房,笑嘻嘻地说:“季总好,萧总好,秦董打电话过来了,问你好点没。”
    季文粤的眼神瞬间就变了,萧爱月受伤的这些天,徐放晴没有回来,倒是秦七绝像个二十四孝女友一样跟着照顾,季文粤不是看不出来秦七绝的态度,但萧爱月却是配合她,没有任何的不适。
    有些事情,说出来没有意义,可不说的话,憋着又难受,纵然是季文粤这样话少聪慧的人,也难保没有自己的小心思,她这隔三差五地来医院看望萧爱月,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徐放晴,有些时候季文粤分不清楚萧爱月的想法,她甚至想问萧爱月,你还记得你有个女友叫徐放晴吗?
    也许是萧爱月忘了吧,她可能早就忘了初衷,她冷静地笑着,精明明亮的眼神中没有一丝一缕的怀念。
    直到出院,直到康瑞丽宣布正式卸任,徐放晴都没有回来,萧爱月抱着太阳去公园晒太阳,皮利跟在她身后,喋喋不休地道:“萧总,要是把徐总千辛万苦做下来的融资计划转手让给别人,徐总回来肯定会抓狂,再说了,你还让给秦七绝!”
    萧爱月把手放在太阳的脑袋上摸了摸,太阳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盯着她,碧蓝色的双眼尽是不解,萧爱月有些乏了,抬头望向天上温暖的太阳,倦意满满地笑道:“她不会回来了。”
    皮利一愣,被她的话说得莫名地难受:“谁说的!徐总一定会回来!”
    “你忙你的订婚吧,不用一直陪着我,我身体老早就好了。”萧爱月回头瞥着她:“你也老大不小了,工作再重要,有家庭重要吗?既然你确定要结婚了,就好好安排吧。”
    皮利嘻嘻地笑道:“我总觉得徐总会回来参加我的订婚宴。”
    萧爱月不置可否:“是吗?”
    又到年尾,冬天的太阳温暖,萧爱月收拾好家务,把徐放晴没有带走的衣服拿到阳台去晒了,每一件衣物上都还残留着徐放晴身上的味道,萧爱月抱着它们睡觉,久而久之,味道淡了,白天晒了几个小时,晚上收进房里,连最后的味道也不见了,只剩下淡淡的阳光气息。
    人生就是如此,没有太多的惊喜与意外,该走的东西,怎么留都留不住,房间太空了,萧爱月坐着有点难过,赶巧安久久给她打电话,说她爷爷在调查陈晚升的同时,还在调查有没有人教唆她,让萧爱月这些天小心一点。
    萧爱月应了后,安久久又不甘寂寞地道:“出来玩吧,萧姐,我都喊你姐了,你就出来呗,我们跨年去,在酒吧,很多漂亮小姐姐呢。”
    萧爱月直觉想拒绝,摸到徐放晴已经没有温度的衣服,转念一想,还是点头了。
    跨年的地方在市中心的一家les酒吧,安久久跟这些圈子里的人混熟了,什么玩笑都开得起,她开着一辆奥拓来接萧爱月,见到萧爱月迷茫的眼神,就道:“我朋友的车子,先去吃饭,吃完饭再去聚会。”
    les圈子里面鱼龙混杂,说是个圈,其实与这个社会的种种因果关系没有什么区别,男女关系中有渣有爱,les圈中当然也有,不过现在的小年轻总是看不起异性恋,觉得自己身为les高人一等,莫名其妙地,风气就被她们带差了,刚巧这辆奥拓的主人“夜来香”就是其中一位。
    夜来香原名不叫夜来香,听安久久介绍说她的原名太土,不符合她娘t的气质,所以才改名叫了夜来香,在圈子里面是个不折不扣的名人,夜来香身高一米八一,长相清秀,戴着一副眼镜,短发齐耳,远远望去倒像个小帅哥,却不料人家非要说自己是娘t,而且还要找温柔可爱的美p。
    今天来了不少新人,夜来香自己也带了一个女人过来,表面说是聚会跨年,萧爱月四周观望了一番,猜测她们应该是来相亲了,心里也就有了底。
    果不其然,众人围着一个硕大的圆形餐桌开始自我介绍,夜来香带来的女人微胖,说话也有些害羞,一帮颜值控的小t们对她也没什么热情,夜来香脸色挂不住,把脸转向另外一个小t,吵闹着说:“小叮当你金屋藏娇啊,介绍介绍,你身边是谁呢?”
    看她那模样,摆明是看上人家了,小叮当推了一下身边女人的胳膊,笑道:“这位可厉害了,我的培训老师,耶鲁大学的博士后,才女加美女,掌声在哪里?”
    耶鲁大学?与徐放晴一个学校?萧爱月放下酒杯条件反射地看了那女人一眼,但见她身材纤细,长发垂散,衬得一张巴掌脸美丽又耐看,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周围蠢蠢欲动的小t们挤眉弄眼地端酒就说:“小姐姐,我敬你一杯。”
    女人不咸不淡地扯起嘴角:“我酒精过敏。”她表情平常,声音中透着一股不耐烦,连这性情也与徐放晴类似,萧爱月不禁得有些恍惚。
    安久久本不急着把萧爱月推出去,她知道萧爱月没打算相亲,看到那女人完全不给对方面子,赶紧解围道:“我这位更厉害了,也是名牌大学的学生,不但有才还有财呢!”
    萧爱月被她莫名其妙地抛出来挡枪,要不是她知道安久久对季文粤的心思,还真以为她对徐放晴的校友感兴趣,余光瞥到几个小t又准备把枪口对着她,淡淡地道:“我也过敏。”
    她手边还放着喝了一半的红酒杯,这谎话比刚刚那女人还不如,女人的目光在她脸上一闪而过,好似在笑?萧爱月坐得没有了耐心,把手旁的红酒一饮而尽,小声对安久久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也不能临阵脱逃,要真走了,安久久的脸也没了,安久久连忙点头,同样小声回道:“等会去酒吧就不用应付了。”
    萧爱月干脆就待到了聚会结束才出去,原本对她有兴趣的小t们见她这么冷脸,也就乖巧地把视线全放到了徐放晴的校友身上,那女人颇为无奈地瞥了眼萧爱月,好像在怪她不帮自己。
    萧爱月跟她不熟,见她那表情,更是烦躁,到了停车场也没上车,压着安久久的肩膀说:“我先回去了,改天请你吃饭,今天算我对不住你。”
    安久久大大咧咧地挥手:“去吧,去吧。”
    萧爱月转身就走,没想到到了外面,那女人跟了出来,萧爱月回头看着她,不明所以地问道:“你有事吗?”
    女人可能是在国外待得太久,耸耸肩,很直接地说:“小丁说今晚看顺眼可以一夜情。”
    在人来人往的街上说这些话,路人好奇的目光没有过来,萧爱月倒是冷笑了:“我对你们都不太顺眼。”
    “你是个坏脾气的女人。”女人不怒反笑地道:“出来玩就不要扫兴,我看你比我小,脾气不小,你在害怕吗?我叫达琳,活好,事后不纠缠,想发展长期也行,开房钱我出。”
    萧爱月连回话的兴致都没有了,直接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后,看到达琳对着她拍了一张照片,萧爱月被闪光灯刺了一下眼睛,刚想问她拍照干吗,还没来得及问出来,出租车司机倒是尽职地发动车子开远了。
    看到被远远甩在身后的模糊身影,萧爱月的脑袋开始痛了。
    却不料这么小的事情,倒是引到了徐放晴的注意,虽是远在海外,萧爱月也没得到徐放晴的半点消息,反而是皮利神经紧张地跑过来找她说:“徐总昨晚给我打电话,问我你最近是不是出去鬼混了!”
    “谁鬼混了!”萧爱月最近一点就炸,脾气唰地一下就上来了:“不是她自己出去鬼混吗?她有脸问我?”想到自己伤成那样她也没回来,萧爱月的心情更糟糕了:“她就不关心别的事?她还有脸问,她要脸吗?”
    皮利两只手揪在一起,小心翼翼地道:“其实徐总半个月前回来了一次。”
    “什么!”萧爱月吃了一惊,心脏猛地一下跳了一下,她刚刚还对徐放晴充满了怨气,听皮利这么一讲,心中又惊又喜,难掩激动的情绪,声音软了下来,咬着下唇傲娇地说:“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是猜的。”察觉到萧爱月脸色一变,皮利立马解释道:“就那天医生说你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在医院楼下,好像看到了徐总的身影,我还以为我看错了,然后上楼想问你,结果发现秦董在,所以,我就猜,徐总,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萧爱月心情复杂,她潜意识地就想相信徐放晴的的确确回来过,她寻思着徐放晴连秦七绝都忍了,为什么忍不了昨晚的那个女人?难不成她们认识?耶鲁大学这么小吗?想到这里,萧爱月给东文江打了一通电话。
    东文江刚与jojo离婚,人在h市,听萧爱月提起达琳,他整个人都沸腾了:“认识啊,怎么不认识,浪得飞起的花蝴蝶,据说是百发百中,从来没失手,以前跟你老婆合作过,是个人才,怎么了?你碰上她了?”
    萧爱月一下子就明白了,既然达琳与徐放晴认识,很有可能她昨晚拍的照片就暴露了自己,难怪徐放晴会打电话暗戳戳地问皮利,原来她还紧张这些?
    想到这里,萧爱月心中有了一个主意,既能把徐放晴给逼回来,又能抓住她的把柄,一举两得,实为妙哉,不过在这之前,她倒想看看徐放晴在日本做什么。
    “皮利,给我订张去日本的机票,越快越好,顺便把她的地址给我,我不做什么,我追了她一次,再追一次也没关系,啧,怎么会失败?这回,我让她自投罗网,你对我有点信心,死女人!我是总攻!闭嘴!”
    作者有话要说:  恼羞成怒的萧受受。。崛起吧。。。把没良心的某徐压下!
    老徐心中委屈,老徐不说。。。嘤嘤嘤,人家就出去冷静几天,萧爱月就有了别的好几个女人、、冬瓜麻麻要给人家做主
    冬瓜(一把抱住):好好好,晴晴乖。
    萧爱月(自信):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
    徐放晴(不屑一顾地冷笑):哦?
    祝大家七夕快乐,单身汪也没什么好送的,送大家新年快乐的祝福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