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放晴的自恋程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萧爱月懒得打击她, 在她办公室睡了一会, 到了傍晚六点多,甘宁宁打电话过来说季文粤醒了。
萧爱月定睛望去,看到徐放晴还在加班, 她身后的空调开得很低, 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她的西装外套,盖在了萧爱月的身上, 她最近在忙一项类似于“庞氏骗局”类型的融资,萧爱月听皮利提起过, 她觉得徐放晴做的这个决定有点疯狂,可是话到嘴边, 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阻止。
徐放晴跟她的想法截然不同, 二人开车去医院看望季文粤,萧爱月在路上把自己忧心的事说了出来, 结果被徐放晴成功洗脑了:“骗局之所以会败露,不是因为它本身, 而是因为风险, 类似于国家的社会保护费, 为什么老百姓觉得没风险呢?因为它足够强大吗?并不是,任何一样投资, 都会有风险,但国家的保证给了老百姓信心,他们信任的不是政策, 是国家,或者说,是权力强迫下的妥协,因为人的贪心,用钱做的诱惑,也迟早会因为钱而脱身,这是挪用人民的资金去满足自己的私欲,你投资的方向是挣钱,不是想着去弥补空缺,不然你走不远。”
“资本主义太可恨了。”萧爱月吐槽:“我代表广大人民讨厌你们这些资本家。”
徐放晴挑起眉,缓缓吐出八个字:“互利互惠,荣幸之极。”
说起来,萧爱月还是不理解,她觉得徐放晴在剑走偏锋,可是偏偏又拉不回来,到了医院,季文粤又睡着了,孟念笙回去煮了粥过来给她吃,她跟甘宁宁在医院守了一天,也见到了季爸爸。
季爸爸跟甘宁宁想象中的威严形象不同,他彬彬有礼,为人谦和,看到季文粤没醒,也没多留,坐了几分钟后就走了。
徐放晴看上去并不在意她的形容,只是问道说:“秦七绝来了吗?”
秦七绝已经好多天没来上海了,上次萧爱月出事,她也是匆匆忙忙地派人送了一筐果篮过来,甘宁宁听她问起,反应迟钝地道:“她来干吗呀?”
徐放晴端起孟念笙煲的粥,小心抿了口:“小孟,明天你出发去北京吧。”
众人皆是惊讶,孟念笙很快反应过来,点点头:“好。”
甘宁宁不懂,还要问,被孟念笙拉了一把,示意她不要再讲。
孟念笙欠徐放晴的东西不是简单的人情,而是一条人命,现在徐放晴要她还了,她没理由拒绝,甘宁宁也明白了徐放晴的意思,就气呼呼地道:“那我陪她一起去。”
在徐放晴的默许下,二人很快就回去准备行李了,萧爱月帮季文粤洗了一把脸,就着热气腾腾的毛巾散开,季文粤双眼微微睁开,小小咳嗽了一声:“小萧。”
徐放晴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机,她抬头对着季文粤宛然一笑,心神又继续回归了手中的手机上:“麻药过去了吗?”
“嗯。”季文粤恬静地看着她:“你在等人?”
“等秦七绝。”
萧爱月坐到她身边,歪着脑袋靠在她肩膀上:“她不一定会来。”
“她一定会来。”徐放晴似笑非笑:“不来就不是她秦七绝了。”
今晚注定是有人开心,有人愁。
在季文粤的病房里面谈生意,好像有点不太礼貌,但季文粤也没怎么在意,天生注定是商业骄子的她,在商海中沉浮多年,从来都是决绝与果断,她坐在床上看着徐放晴,徐放晴的注意力从头至尾都在手机屏幕上面,季文粤知道她在玩游戏,萧爱月窝在一旁指指点点,被徐放晴瞪了好几眼后,终于怂怂地闭嘴了。
莫名地,就有点羡慕,想要那么一个人,能够陪伴左右,能够陪她到半夜,季文粤是商业圈的佼佼者,可是在此时,她却是孤独的:“小萧,你伤好一点没?”
萧爱月笑靥如花地从徐放晴的怀中扬起头:“好点了,粤姐,你想吃什么吗?要不要喝点水?我们要不要先走啊?会不会打扰你?”
季文粤摇摇头:“不用。”又道:“我一个人也无聊。”
门口有高跟鞋的声音响起,高跟鞋的主人在门外来回走了两趟,似乎在犹豫,不像是查房的医生,已经十点了,这个时候能到这里来的人,身份应该挺特别的吧?徐放晴一点掩饰也没有,有的只是对门外人的不屑:“秦董,进来吧。”
夜凉如水,秦七绝的犹豫,可能是在担心季文粤的作息,可徐放晴没有给她后退的机会,一句话便把她叫了进来,房门缓慢地被推开,来人果真是秦七绝,徐放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蓄着笑调侃道:“今天没提保养品?”
秦七绝空手而来,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连外套都来不及换,她冷淡地看着徐放晴,针锋相对地道:“这么晚,徐总你们还在。”
徐放晴眼里的狡黠一闪而过:“你不也是这么晚?”
秦七绝恍然明白过来,难道她是在等她吗?知道她今天的飞机到上海,所以不顾场合地在医院堵人,秦七绝有点想笑,只觉得心里仿佛被蚂蚁啃咬,有一股被人算计的味道让她郁闷:“等我?徐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体贴了?”
从季文粤面无血色的脸蛋可以知道她此刻有多难受,徐放晴在这里坐了这么久,难道看不出来吗?秦七绝心里埋怨季文粤的纵容,更反感徐放晴的不择手段:“你要见我,直接打电话给我,没有必要来这套。”
有些感情,自己看不清楚,旁观者却能一目了然,萧爱月连忙解释道:“我们是在这里陪粤姐,秦董你别误会。”
秦七绝对季文粤的心疼是真的,但她的卑劣也是真的,徐放晴目光闪烁,环顾了一遍屋里,慵懒地倚在沙发上,嘴角蓄着一抹玩味的笑,指着门口别有意味地问她:“你一向喜欢躲在门外吗?”
秦七绝竭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才不至于对着她欠揍的脸狠狠打一拳,她转头去看季文粤,季文粤怔怔地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秦七绝清了下嗓子,目光变得冷静,朦胧的视线中充满了忧心的神采,她用轻柔的声音说着温柔的话:“好点了吗?胃病不容易治疗,我找了个中医,有机会带到上海帮你看看。”
“嘿嘿,秦董真有心。”萧爱月感觉到了秦七绝的异常,她在北京的那几天,秦七绝几次找季文粤谈话,她原本以为秦七绝对季文粤是完全的利用,但在今天看来,也许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悸动??
可是连萧爱月都能感觉到的情绪,季文粤自己悟不出来吗?刚刚她还淡定地听萧爱月与徐放晴秀恩爱的情绪荡然无存,疲惫地闭上眼睛说:“有劳秦董费心了。”
这回季文粤是真的开始赶人了,徐放晴率先走人,拉着萧爱月在走廊里等秦七绝,秦七绝没几分钟就出来了,看到徐放晴,声音中夹带着三分倦七分怒:“你不应该试探我。”
“你不应该把注意打到康瑞丽的头上。”徐放晴脸上的笑容迷人,眉尖微弯,加上嘴角性感的弧度,总觉得像只不折不扣的狐狸:“她知道你借钱给jojo的事情了,秦董,你高估自己的能力了,我找你,只是在通知你,康瑞丽要告你了。”
秦七绝的指腹微碰触到她衣服上的金属扣子,她的手指冰冷,知道徐放晴对自己不满,可她万万没想到徐放晴对她的恨意,已经不能简单地用“不满”两个字概括,她本来就因为公司内部的资金问题抑郁寡欢,却不料上海还有更大的坑在等她,她深知要是康瑞丽不留情面地抛弃jojo,那她与jojo一样都会身败名裂,可她不清楚徐放晴在里面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她就像个刽子手,特意过来通知自己的死期,秦七绝没有丝毫不悦的表现,认真地问她:“你想要什么?”
徐放晴左手扶在萧爱月的腰身上,她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萧爱月肌肉的绷紧,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烦躁:“我想要你身败名裂,就是这样,再见,秦董。”
要是有这么简单的话,她没必要在这里等秦七绝这么久,车子一路行驶,回到家,萧爱月洗完澡坐在床上,双眼出神地望着徐放晴:“其实你不是真的想让她身败名裂对吗?”
徐放晴放下手机,举起胳膊,环住了她的脖子,似是抱怨,歪头亲了亲她的嘴唇:“萧爱月,你的目光不应该放在她的身上。”
萧爱月还想说什么,徐放晴的双手却顺着她两条白嫩的大腿往上抚摸,摸到了她的身后,在她的臀部狠狠掐了一把,萧爱月疼得咬牙裂齿,她双腿向前一收,夹住了徐放晴的腰肢,笑眯眯地说:“我又没有看她。”
宽阔温馨的卧室里,两盏床头灯发出淡淡柔和的光圈,房间里的气氛静谧又暧昧,徐放晴再次重复了一遍,低低的语气,让人听不出来喜怒:“萧爱月,我讨厌秦七绝,非常讨厌。”
丝毫没有因为徐放晴的话语而产生影响,萧爱月偷偷地去解她的睡衣,她的手慢慢地滑进了徐放晴的胸口,悠悠然地道“是,是,是,我也可讨厌她了。”
冷笑一声,徐放晴勾起唇,主动把她揽进怀中,面不改色地道:“既然你也不喜欢她,那我就不整她了。”
萧爱月哪里还有心情去管秦七绝,她翻身跃起,急迫地把徐放晴紧紧压在了身下,她的双唇若即若离地贴在徐放晴的嘴唇上,舌头探进她口中,急色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半点都没心思去关心周遭的变化。
徐放晴摸着她光滑的胳膊,声音软绵绵的,带着勾人的威胁:“萧爱月,那我就把跟秦七绝之间的合作交给你了。”
闻言,萧爱月无语凝噎,呆呆地扬起脑袋:“啊?”
徐放晴推开她,摆出一副撩人的姿势仰躺着,萧爱月蠢蠢欲动,刚伸手就被徐放晴拍了回去,徐放晴斜睨着她的脸,半真半假地道:“在把秦七绝解决好之前,我们分居。”
萧爱月脑子当机了:“啊?”
徐放晴顿了顿,不容拒绝:“好好反省你今天做了什么,今天你睡地毯。”
萧爱月:“...”
“哦。”
作者有话要说:  有读者问我有没有打算开新文。。。
新文指路:(我要你全家都爱我gl)
已开启全文存稿,欢迎收藏。。。。
这几天忙着二次抓虫,有点忙,尽量这个月完结,若是赶不到进程,最晚下个月。。
本章实际标题为:我们仍然不知道,徐放晴那天晚上到底在生什么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