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文粤是在医院醒过来的, 萧爱月前脚出院, 她后脚跟着进来了, 她胃出血严重,被萧爱月连夜送进了医院,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的事情了。
季觉熙第一个赶了过来, 嘴里骂骂喋喋, 铁青着脸看完了季文粤的病历表,恶狠狠地骂道:“天天不吃饭, 就知道喝酒,迟早得喝死。”
她对她姐姐的态度无比恶劣, 徐放晴不在场,连甘宁宁这个好脾气的小胖子也听不下去了, 顶嘴回道:“又没人通知你来。”
季觉熙是个暴脾气, 她把病历表往地上一摔:“你以为我稀罕来?等她醒了,你告诉她, 早死早投胎,下回直接喝酒精。”
安久久止住脚步, 皱眉立在门口, 一时间进也不是, 不进去也不是。
季觉熙看到了她,视线在她身上停顿了数秒后, 翻了一个切切实实的白眼:“我姐要结婚了,你别痴心妄想了。”
“你爸同意,我还没有同意。”一夜之间的光景, 安久久面容憔悴无神,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你们有关心过她的想法吗?”
季觉熙好笑地问她:“你以为你能做什么?”
安久久看了看周围人一副八卦的神情,咽了咽口水,欲言又止地道:“比你想得要多。”
季觉熙冷笑了一声,挤开她的身子,从门口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众吃瓜群众表情好奇又无辜,安久久在沙发上坐下,缓缓地把事情的原委讲述了一遍。
原来季文粤在国外上大学的时候,谈了一个男朋友,那男朋友姓陈,是陈晚升堂哥的儿子,当年在季爸爸执意的反对下,季文粤快速斩断了这段缘分,与那男人分手后,季文粤大病了一场,而且一病就是半年,最后半死不活地被她妈从学校接了回国。
据知情人介绍,说季文粤自她二十一岁以后再也没有谈过恋爱,无论她父母给她介绍了多好的对象,她都予以拒绝了,眼看年龄快奔四了,没想到她的那个初恋男友杀回国了,利用季爸爸的愧疚之心,表示他愿意入赘季家。
季爸爸这个时候,原本不打算跟陈晚升拉扯到一起,却不料陈晚升破釜沉舟,愿意把公司的股权低价转让一部分给季爸爸,季爸爸几番权衡后,现在明显已经做出了决定,而且他始终觉得季文粤忘不掉那个初恋,所以才有了季文粤向陈晚升泼酒的那一幕。
安久久说完,才默默无言地走到了季文粤的病床前,她深深地看着季文粤的脸,看到她觉得够了,才转过身,一句话都没交代,十分干脆地离开了屋里。
萧爱月还沉浸在季文粤的那个故事里面没有消化出来,她过去羡慕有钱人的生活,到了身不由己的时刻,又联想到了徐放晴的洒脱,她脑子里面晕乎乎的一片,提起包就要去找徐放晴:“宁宁,你帮我照顾粤姐,我出去一趟。”
外头特别热,萧爱月没开车过来,于是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公司,自从她受伤以后,徐放晴又回公司上班了,她的管理模式与萧爱月的模式截然不同,在徐放晴的调、教下,皮利已经好多天没有出现过了。
萧爱月一进公司,顿时就感觉自己来到了客服中心,连续不断的电话铃声震耳欲聋,叽叽喳喳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办公室,皮利也在接电话,看到萧爱月来了,连招呼也没有打,举起手做了个“耶”的姿势后,又对着电话里说:“是的,是的,这次融资计划无论金额多少都可以,您放心,我们是正规公司,您可以上网查询,是的,高额利息回报,是。”
萧爱月见她这么忙,也没打扰她,直接敲了敲徐放晴办公室的房门,听到里面响起一句“进来”,才笑眯眯地推开了房门:“晴晴。”
徐放晴也在打电话,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把电话挂断,皱起眉上下扫了扫萧爱月的全身:“萧爱月,你今天穿了窗帘出来?”
萧爱月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就没了:“这是你送我的裙子。”
徐放晴抿嘴细思,好半天才点点头:“衣服穿模特身上挺好看的,哦,我忘了你的体型庞大,萧爱月,你有时间可以看看时尚杂志,至少知道世界上除了你以外,还有很多美好的女人在含苞待放。”
萧爱月即恼又羞,装模作样地走到她身后,附身亲了下她的侧脸,假装没有听到她坏心的调侃:“我才不看她们,我看你就好了。”
徐放晴转过头,表情不耐:“萧爱月,不要乱亲我,你知道我化一次妆要花多久时间吗?”说完她捏着萧爱月脸上的肉掂了掂,萧爱月吃痛,刚要抗议,徐放晴一昂首,直接印了一个红唇在她脸上,似笑非笑道:“相反,我的备用口红有很多。”
萧爱月被占便宜了,还不能占回来,只能呆呆地站着任她欺负:“晴晴,你越来越坏了。”
徐放晴找了个稳妥的架势,调动自己臀~下的办公椅面对着萧爱月,她手臂往上一勾,拉着萧爱月的手腕一屁股坐到了她的大腿上,萧爱月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怒转过头来,责怪的话从嘴里还没吐出来,徐放晴的牙齿已经咬到了她脖子:“你不喜欢我坏吗?”
怎么说呢?萧爱月有些语塞:“你今天异常地热情,我有点害怕。”
徐放晴可能也觉得这风格不适合她,砸了一下嘴巴,有些嫌弃地道:“你流汗了萧爱月。”
我也没让你亲我呀,萧爱月忍不住想吐槽,徐放晴却是立刻推开她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我要漱口。”
萧爱月:“….”
漱死你得了!
气死人了,萧爱月看着徐放晴离开的背影,又回过头来,看了看她屏幕大亮的电脑显示器,她眉头紧蹙,抬头偷偷摸摸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见到没人注意她,想着徐放晴一时半会应该也没那么快回来,手指连抖了几回,直接点开了浏览器的阅览记录。
阅览记录第一条:上海最有名的宠物医院地址。
第二条:chanel香奈儿春夏系列发布会。
第三条:模特摔倒搞笑视频。
第四条:震惊,女子吃冬瓜被噎,猫咪竟然这么做!
第五条:如何提高情侣之间的情~趣。
第六条:如何高速通关连连看。
第七条:论….
等等,情~趣????
吓得咽下了嘴里受到惊吓的唾沫,萧爱月的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她闭上双眼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点开该条阅览记录网址,下面直接跳出来了十几个视频。
互相喂食?????
枕头战????
角色扮演???
办公室恋爱技巧???
目瞪口呆!!!
眼看着徐放晴快回来了,萧爱月手忙脚乱地从包中翻出来了一包湿纸巾,她认认真真地把自己的阅览记录删除,接着仔仔细细地擦了遍鼠标,甚至连鼠标垫也没放过。
没过一会儿,门便开了,徐放晴手里拿着一瓶功能饮料进了办公室:“粤姐怎么样了?”
她总是有种能跳过话题的矛盾体,萧爱月做贼心虚,舔了舔舌头说:“胃穿孔,还在医院呢。”
徐放晴盯着她的嘴唇数秒,移开目光,顺手把饮料给了她:“她们很忙,没时间端茶送水,你喝这个。”
萧爱月摇头:“我不渴。”
话音刚落,徐放晴那张五官精致的脸就放大在了她的眼前,萧爱月心中暗道不好,猜测着莫非又来一次?
果然,柔软的嘴唇自上到下紧紧贴着她的双唇,徐放晴的舌尖触了触她紧闭的牙齿,见她怔怔出神不配合自己,急了,抬手撩了下她的耳朵,像是怪她不听话。
萧爱月见招拆招,乖乖地伸出舌头跟她碰了一下,徐放晴的行动却一下子僵住了,她大眼瞪小眼地跟萧爱月尴尬地僵持了一会,眼底迸发出了一抹一闪而过的失意,悠悠地移开嘴,掩饰般地敷衍道:“你以为我专程买给你喝的吗?萧爱月,不喝就别喝了,以后都别喝了。”
萧爱月张张嘴,想笑又不敢笑,她看着徐放晴气急败坏地扭开饮料的盖子,“咕噜噜”地喝下好几口后,知道她刚刚的行动,大概就是所谓的“情~趣喂食计划”。
可惜,某人忘记把食物含到自己的嘴里了。
徐放晴还不知道自己的计划败落了,黑着脸把萧爱月赶到边上,点击鼠标表示自己很忙:“没事做就回去,不要来看我,我没时间,萧爱月,谁想天天看到你。”
萧爱月没接话茬,想到了季文粤的事,转移话题问道:“你知道粤姐的事情吗?”
“她是成年人,能解决好自己的人生。”不过眨眼之间,徐放晴又恢复到了以往冷冰冰的模样:“她应该明白,一味地妥协与让步,并不会让她父亲如意,粤姐需要的不是帮助,萧爱月你懂吗?她需要陪伴与时间,你不要低估她的能力与决心,你只需要等待。”
“那你觉得安久久与她可能吗?”既然帮不了季文粤,萧爱月又开始八卦了。
徐放晴极为不齿她的这种行为,讥讽地瞥了她一眼,还是顺着话回了一句:“粤姐又不傻,她选择安久久就是死路一条。”
萧爱月一愣,没料想她这般回答:“安久久也不错啊,又有钱有权,还特别喜欢粤姐,我不信粤姐不动心。”
“动心与在一起不同。”徐放晴淡淡的语调中隐含着漠然的姿态,仿佛看尽沧桑后的薄凉无奈,她凝了一下,而后毫不迟疑地回道:“有钱有权,粤姐没有吗?比她厉害的人大有人在,粤姐不是没有选择的空间,安久久的条件比起那帮人,没有任何的优势,你说喜欢?萧爱月,在我们眼中,你们这些小孩子的喜欢,不过是半夜醒来空虚的迷恋,不值一提。”
萧爱月不喜欢她把自己说成这样,不满抗议道:“我对你才不是迷恋。”
“你是。”徐放晴身上女王的气息若有若无地在屋里蔓延,举手投足之间都夹带了一股莫名的自信,她看着萧爱月,嘴里发出轻笑,似是在挠着萧爱月的心肝,让她欲罢不能地沉沦下去:“你前期就是在迷恋我,即使和我恋爱以后,你眼里的欲~望还是比爱意浓,萧爱月,我答应和你在一起,不是被你的迷恋感动,是因为我相信,只要我愿意,你会一辈子爱我至死不渝。”
作者有话要说:  交接期特别忙碌,不好意思又晚了,没关系,一起完结倒计时吧。
冬瓜君(激动):徐小姐,有读者认为你和萧爱月在一起后,话明显变多了,你觉得呢?
徐放晴(冷漠):哦。
萧爱月(开心):我也觉得呢。
冬瓜君(继续):是因为太爱萧爱月了吗?
萧爱月(笑):她一定是因为太爱我。
徐放晴(拿起刀):哦?
冬瓜(吐血遗言):我一定是知道的太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