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等你到三十岁gl > 225、不要算计我

    好几天以后, 萧爱月才知道徐江欢的公司出了什么问题, 原来秦七绝的流动资金不到位, 导致一向依赖她的徐江欢出现了很大的被动。
    告诉她这件事的人,正是安久久,安久久这些天都来医院报道, 企图在这里跟季文粤聊上几句, 可是自从她来以后,季文粤反而少来了, 萧爱月把这种变化看进眼里,也没说破, 只是说:“久久,你最近不忙吗?”
    安久久能忙到哪里去?她一个衣食无忧的三代, 唯一的目标就是季文粤, 可惜季文粤对她真的是太冷漠了,她心里面委屈, 还找不到人吐槽,歪躺在病房的沙发上玩游戏, 漫不经心地点头说:“我特别闲。”
    她闲, 别人不闲啊, 听说萧爱月进医院,甘宁宁十万火急地从北京赶了回来, 跟她一起回来的人同时还有孟念笙,这么久没见,孟念笙变了很多, 她瘦得不成人形,往日清纯脱俗的美貌也成了历史,病恹恹地靠在窗户旁默默地笑:“萧姐,见到你真开心。”
    她的回归,得到了徐放晴的默许,徐放晴当然有她自己的计划,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她把举报陈晚升的孟念笙弄回了上海,无疑是在表演给某人看,至于那某人是陈晚升还是康瑞丽,那就不一定了。
    下午有医生过来通知萧爱月出院,说手续已经有人帮她办好了,直接提包走人就行,于是一伙人满脸懵逼地离开了医院,安久久自己开车过来的,送萧爱月三人回到了小区,又死皮赖脸地跟进了屋里。
    孟念笙跟她不熟,从她跟萧爱月的对谈中,听出来了她对季文粤的牵念,她就觉得安久久这个人有点可怜,她深知暗恋一个人的心情美好又委屈,但若是把暗恋变成了一种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的情形,那就是可悲了。
    但好在,经过这么多天的守株待兔,晚上还真被她等到了季文粤。
    季文粤是跟徐放晴一起回来的,她们二人好像不太对劲,徐放晴的脸臭得不行,季文粤倒是表情轻松,跟她们打完招呼后,坐到甘宁宁的身边说:“今天这么热闹?”
    甘宁宁离她近,闻到了她身上浓浓的酒味,大呼小叫地道:“啊,季总,你喝了很多酒哦。”
    季文粤歪着脑袋倚靠在沙发上,嘴角似有隐约翘起的弧度:“喝了一点点。”
    安久久皱起了眉头,她仔细打量季文粤,就知道她喝得不止一点,季文粤在清醒的状态下很少这么旁若无人地放松自己,她应该是喝多了吧,不然为什么这么轻松地把自己的真实情绪暴露了出来?
    可是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呢?安久久不解地看向徐放晴,徐放晴附在萧爱月的耳边咬了几句,从外人看来她们二人之间特别地亲昵,萧爱月宛然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线,好像被人戳中了笑点,嘴里“咯咯咯”地笑了出来。
    按安久久的教养,肯定不会追问她们在笑什么,而甘宁宁就不同了,她咬着嘴里多汁的葡萄,直接问道:“斗鸡眼你笑什么?”
    萧爱月伸出手,简单比划了一番,眉开眼笑地道:“晴晴说,粤姐刚刚把酒倒在了陈晚升的脑袋上。”
    安久久:“…”
    孟念笙:“…”
    甘宁宁哈哈大笑:“是很好笑。”
    “咕噜”一声,安久久不小心咽下了嘴里的葡萄籽:“粤姐没事吧?”
    徐放晴优雅地送了她一个不怎么安慰的安慰:“喝多了。”
    果然是,安久久一边为自己偷偷地喊了对方粤姐开心,一边又担忧季文粤的情况,挤到甘宁宁的面前,拉着她的胳膊,强硬地跟她换了一个位置坐。
    甘宁宁不太愿意,她坐的位置面前放了很多水果,那些水果都是公司同事提到医院送给萧爱月的礼品,她心里一急,就要起来理论,孟念笙手已经伸了过去,把洗好的水果挪到她面前,顺毛似地安抚道:“都是你的。”
    这下甘宁宁久安静了,她拿着香蕉咬了两口,看着安久久恍惚的神色,又忙不迭地解释道:“因为我晚饭没吃饱。”
    总归还是一枚吃货啊,安久久点点头,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她的身子离季文粤近,两人的胳膊碰到一起,甚至能感觉到季文粤的体温,安久久心里跟打鼓似的,怎么样都无法平静:“粤姐,你要不要回去,我送你回去?”
    萧爱月那边还在跟徐放晴八卦:“你们为什么会碰到陈晚升?”
    能让季文粤动怒应该非常不简单吧,徐放晴脸上迅速掠过一丝不自然:“我跟粤姐刚巧碰到,是她约季董吃饭,后来起了点冲突。”
    “你是指粤姐的爸爸吗?”萧爱月注意力被吸引,完全没留意到徐放晴的反常,继续问道:“她找粤姐的爸爸干吗?”
    徐放晴不回答了,她看了眼手表,低头琢磨起了甘宁宁的安排:“宁宁,你睡客房吧,屋里还有你的东西,都有叫保姆按时打扫。”
    “好啊。”甘宁宁其实早把从北京带回来的行李搬了进去,听徐放晴这样说,她才有了点做客人的觉悟:“谢谢晴晴姐。”
    徐放晴安排好了她,才踩着拖鞋进了自己的卧室,萧爱月猜她可能是去洗澡,徐放晴最近睡美容觉的时候越来越早,她心思一活络,也跟着看了眼手腕处,假装自己也有一块计时的手表:“啊,这么晚了,该睡觉了。”
    安久久的手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环住了季文粤盈盈一握的腰间,屋里的空调开得这么低,她却在冒汗,脸上红的不行,仿佛滞了呼吸:“那我…我送粤姐回去。”
    季文粤闭着眼睛,不清楚到底有没有睡着,萧爱月送她们到门口,挥挥手:“明天见。”
    安久久抱着季文粤僵硬地转身,她嗅着季文粤身上传来的香水味,感受着她独有的体温,安久久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才走不到三步,就听到有人在叫她回去。
    “粤姐今晚睡我这里。”
    是徐放晴,出人意料,又是理所当然,安久久压制住几乎要暴走的冲动,嘴角浮现了点苦涩:“你这里还睡得下吗?”
    徐放晴冷着脸,用不容置疑的力度把季文粤拉回到了她的怀里,她的脸色犹如刚进门时一样的难看:“安久久,你要是真心喜欢她,就去做个保护她的人。”
    手心还有残余的温度,安久久隐约不安,一时间拿捏不准徐放晴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善于思考,也善于自我安慰,点点头保证说:“我会的。”
    楼下的停车场已经满了,无论是晚归的家人还是游客,都齐齐挤满了这个繁华的城市,安久久多么清楚自己是这个城市的主人,她的家世显赫,可她从来没有利用这些做过任何事情,她是喜欢季文粤,很喜欢喜欢,喜欢到只要有机会,她就会把她活活吞进自己的肚子里,像徐放晴那种老狐狸,肯定早看出来了自己的计谋吧,安久久怅然若失地坐在车上,她脸色显得有些阴郁,看到电话屏幕亮了很久,才不情不愿地拿起了手机。
    是徐江欢的电话,这个势利眼的女人为了巴结她,几乎每天都会出现一次,安久久想到了自己对季文粤的纠缠,她想她跟徐江欢的纠缠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同呢?大概是徐江欢想要她的权势帮忙,而安久久只想要季文粤的人。
    是啊,连陌生人都想要得到她的帮助,说明她确实有她自己忽略已久的能力,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去保护自己最想得到的人呢?安久久冷漠地点击拒听,而后回了一个电话给她爷爷的秘书。
    “陈晚升到底是怎么回事?”安久久凝着眉头,嘴里噼里啪啦地就是一连串的吐槽:“那么大的问题也能放得出来?她怀孕多久了?要是在监狱怀孕的,那有没有人调查?我不知道,她就是想搞事情,我明天去见爷爷,总而言之,我不喜欢她,你帮我找邓叔叔,找人看紧她,不要出什么纰漏。”
    气呼呼地扔掉手机,安久久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她点开徐放晴的手机号码,留给她一句“我不傻,不要试图算计我”的短信,放下手刹就开车走了。
    徐放晴在季文粤床前兀地止住了脚步,她看完了安久久的短信,嘴角越发抑制不住地微微翘着,但要是有人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是抹冷笑。
    季文粤确实喝醉了,徐放晴帮她盖好被子,在床沿上坐了一会:“我也不想被人算计,粤姐,你比她明白。”
    萧爱月坐在沙发上发呆,看到她出来,加快了脚步往她身上扑了过去,一不小心碰到伤口,又“嗷嗷嗷”地惨叫了两声:“晴晴,我要跟你一起睡沙发,我不要跟小胖子睡了。”
    “你跟宁宁睡床。”徐放晴表情不耐烦:“萧爱月,别让我重复,快去睡觉,明天见。”
    “可是…”
    话语未落,甘宁宁在客房里面跑了出来,手里还抱了一个枕头:“晴晴姐,我陪你睡沙发,让孟念笙和斗鸡眼睡床吧。”她打着哈欠,抓了一把圣女果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徐放晴先看看她,又看看萧爱月:“你,去刷牙,你,去睡觉,我数三下,一,二….”
    “我去。”
    异口同声,两人同时拔腿往目的地跑去,徐放晴漠然地看着被无数个女人坐过的沙发垫子,又摸了摸口袋。
    算了,还是去酒店吧。
    作者有话要说:  天罗地网布下。。。只等收网。。。
    安久久小同学一点都不绵羊啊。。心疼老季嘤嘤嘤
    徐放晴:喜欢我的人都很抖m。
    甘宁宁:喜欢我的人特别可爱。
    季文粤:你们先聊,我先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