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能把不好的情绪全部收纳到一个盒子里面, 可能人就不会那么累了。
    安久久去医院看望萧爱月的时候, 季文粤也在, 明明是徐放晴的女友,她却表现的那么上心,安久久心里面说不出来的难受, 低着头坐到沙发上, 盯着脚尖不讲话。
    萧爱月觉得屋里气氛僵硬,想说两句活跃气氛, 就问她说:“小安,你现在在哪里上班呢?”
    “我最近在家里歇着, 没有上班。”安久久怪她哪壶不开提哪壶,回答她的声音很虚, 越说越没有底气:“准备下个月再去找工作。”
    季文粤一句话都没表态, 看了看手表,沉声道:“晴快回来了。”
    萧爱月眼睛一亮, 又黯淡了下去:“她最近好忙。”
    似乎一夜之间,徐放晴就忙了起来, 萧爱月从醒来后, 见到她的次数屈指可数, 而且都说不到几句话,徐放晴就匆忙忙地离开了, 总觉得她变得严肃了,并且不苟言笑,萧爱月心里有点乱, 叹了口气说:“希望她记得吃饭吧。”
    开车在楼下等了半天,一个穿黑色工作服的男人终于出现在了大厦门口,徐放晴按了一下喇叭,那男人闻声望来,表情舒展开,一步一步地往这边跑了过来。
    “老板。”男人来得高调,坐上车理了理身上的西装,面带拘谨地看着徐放晴道:“据我所知,在陈会长出事之前,他们集团就出了很大的问题,现在她的情况算得上是内忧外患,以哩上集团陆总为首的董事之前公开融资了十亿美元,拿到了公司第二大的股权,这次陈会长出事,他们也受到了波及,导致董事会大换血,哩上陆总计划收购陈会长手里的股权,现在他们持股的比例不相上下,只相差百分之二,不过据说陆总还在融资,未来可能发生很大的变动。”
    徐放晴眸色加深,瞳孔暗缩了一下,有些意外:“他们想乘胜追击?”
    “当然了,他们这些人不都是在等机会。”男人笑:“我听说康董曾经找过哩上的陆总,陆总没有选择跟她合作。”
    “他们持股比例分别是多少?”
    “陈会长是百分之二十七,陆总百分之二十五。”男人迟疑了一下,翻出口袋里面的手机才确认道:“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陈会长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不少人看中了她手里的股权,他们公司资金被冻结后,目前公司的负责人还是陈会长安排的人,但价格区间降低了很多,很有可能会被后来者居上,我相信要是她被取而代之,这次危机很有可能会被缓解。”
    徐放晴挑起眉,说得话莫名其妙,让人摸不到头脑:“计划赶不上变化。”
    说到这里,男人像是有了点领悟:“老板,这次我们的对手是陈会长吗?那,还要不要把康董带进去?”
    “不用。”
    “那要不要继续监视?”
    “嗯,这次包括她的女儿一起。”
    整垮一个人最好的方法,不是整人,而是整她的未来,怎么让陈晚升翻不了身,这是徐放晴的计划,即使陈晚升能够找到方式逃脱法律的约束,也绝对不能让她再有机会再次站在权利的顶端。
    徐放晴这个人,最喜欢的战术就是坐山观虎斗,她不动声色地把两只老虎引到一起,然后在她们来不及顾及的时候,迅速攻下自己的城池,徐放晴以这种方式玩了三十多年,有一天殃及鱼池,突然觉得她不能再置身事外了,她看着萧爱月躺在病床上,甚至没有勇气去靠近她,她很害怕,害怕萧爱月的伤不会就此结束。
    那么,来吧,徐放晴绝对不会退缩。
    晚上徐放晴去医院留宿,还以为萧爱月肯定睡了,结果进去一看,发现私人病房里面热闹的很,安久久下午来了以后,就没离开过,还坐在沙发上跟萧爱月聊天,季文粤倒是不在,不过徐江欢来了,嘴里啃着一个梨,脸上不知道在笑什么。
    这组合怪异的要命,徐放晴皱了皱眉,径自走进卫生间里去洗手,徐江欢啃完自己带过来的梨,对着萧爱月努了努嘴:“萧姐,你为什么要跟警察说是你自己不小心伤到了?再说警察也信?”
    警方那边的后续是季文粤在处理,萧爱月也不清楚,她听话地没有把真相说出来,虽然没有告知太多,但是对徐放晴的选择还是有点怨气,扬起头,大声道:“反正没死,死了再说吧。”
    这是气话,听进不同人的耳里,有了不同的意思,徐江欢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这点小伤怎么会死呢?你哪天出院呢?秦董在北京赶不过来,她说在你出院前,想来探望一下。”
    “我不知道。”萧爱月心情不好,说出来的每一句都像是在抱怨:“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安久久插话:“回家无所事事,做什么都没有意思,在哪里都偶遇不到她,萧总,你说季总晚上还来不来?”
    “这种话你应该问季文粤,坐在这里干什么?”洗手间的门没有关,甚至还能听到里面水龙头滴水的声音,徐放晴磁性的嗓音从里面传来,话语中夹带一股恶劣的询问:“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的表演秀时间,徐江欢你再怎么刷存在感,你的公司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另外你,安久久小朋友,你知道粤姐最讨厌什么吗?讨厌无所事事的女人,讨厌莫名其妙的偶遇,讨厌被跟踪似的纠缠,你还想把你的缺点暴露多少才满意?现在十点了,在五分钟之后,我能在屋里只看到萧爱月一个人吗?”
    徐放晴的态度是恶劣,但她很少在安久久面前展露出来,她是个聪明的人,知道自己该不该得罪对方,所以她从来没有对安久久说过重话,第一次被人教训,安久久的表情很意外,拿起外套站起来,无辜地说:“不好意思徐总。”
    徐江欢习惯了,波澜不惊地把梨核扔进垃圾桶:“你又知道我公司出事了?”
    半掩的洗手间门被完全拉开,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条绿色的过膝长裙,裙摆飘飘之下的徐放晴气质并没有那么凌厉,可是眼神却是相当的可怕,她面无表情地盯着徐江欢:“你的公司是老企业,家族企业负责人能把这么大的工程交给你,可想而知,你的公司已经落败了。”
    “你!”徐江欢气得“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徐放晴,你说我可以,别侮辱我姥姥。”
    鬼使神差的,徐放晴没有把话挑明,只说了半截:“你知道你自己的问题,不然你有必要像癞皮狗一样待在这里?”
    打嘴炮,没人赢得过她,徐江欢很有自知之明,她看到安久久要走了,忙热络地说:“等我一下,安小姐,我们一起吧。”
    徐江欢就像一只苍蝇,哪里有美味跟在哪里,徐放晴冷漠地关上门,回过头看着萧爱月:“你不累吗?”
    萧爱月抬头盯着她不发一言,徐放晴身子单薄,瘦瘦高高的身材显得纤瘦,才一天没见,萧爱月竟然感觉她瘦了,这样近的距离,徐放晴的眼神很自然地避开了她的注视,这种氛围莫名地让人觉得她有点刻意。
    “晴晴,你过来。”
    徐放晴的呼吸声近在咫尺,她离萧爱月不过三五步的路程,听到病人叫她,硬生生地走了几分钟才到萧爱月的面前:“萧爱月,你睡觉吧。”
    “你为什么躲我?”没有别的问题,萧爱月就是清楚地察觉到了:“你这些天都在躲我对不对?”
    徐放晴低头在她身边坐下,手臂环住她的肩膀,声音很轻:“萧爱月,我没有躲你。”
    “你有,你就是有。”说到这个就来气,在萧爱月心中,再锋利的刀刃都没有徐放晴冷漠的态度伤人,她要的东西不是高级病房的待遇,不是季文粤的温柔,她只是想要徐放晴,只是想要徐放晴握住她的手,告诉她一切都会好:“你不理我,每天早出晚归,你要么就干脆在家里睡啊,你跑到医院来,又不跟我讲话,又不理我,你到底想做什么?晴晴,我不喜欢你这样子,我宁愿你骂我,也不要你不理我。”
    “你是抖m吗?”徐放晴给面子地扯着嘴角笑了一下,实力吐槽说:“没事讨什么骂?好好睡觉吧。”
    “那你先告诉我?你这些天都去干吗了?”萧爱月在她唇上啄了啄,蹭花了她的口红也浑不在意,拿着她的手,故意放到自己受伤的地方,假装可怜说:“我这里可痛了,跟女人生孩子一样痛,那些女人都肯为男人生孩子,我就不能为你吗?你是不是觉得没保护好我啊?晴晴,我一点都不怪你,是我自己拉仇恨,江林琳说我这种出身的人,北漂的话,肯定活不到二十岁,可是我都快三十一岁了,肯定是因为遇见了你,有你在的每一天,我都觉得是重生,你不要不理我,我可想每天都看到你了。”
    萧爱月说情话的时候,总是很认真,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对方,让对方根本无力还击,徐放晴当然也不想还击,她有点小触动,伸手来回抚摸了一下萧爱月的下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萧爱月的脸一红,连带着声音都透着股娇羞,俨然一副发、春的模样:“晴晴,我想给你生个宝宝。”
    徐放晴心神一凝,瞥了她一眼,嫌弃道:“你睡吧。”
    萧爱月揪住她的裙子舍不得放手:“那你会走吗?”
    “不会。”
    “那你爱我吗?”
    徐放晴忍不住撅嘴皱眉:“萧爱月,你想死吗?”
    “嗯…”萧爱月的撒娇无疾而终,终于发现逗弄徐放晴是有危险的,她想着只要把徐放晴惹急了,那就得不偿失了,赶紧躲进被子里娇声说:“我不怕死。”
    死之前还要卖萌,徐放晴的眉头还是皱着的,表情不太正常:“你不会死的。”
    当然不会死啊,萧爱月用奇怪的眼神目送着她去关窗帘,她想着想着,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徐放晴那句话,根本就在自问自答,她先问萧爱月想不想死,又回答说不会死,从头到尾,她的矛盾就跟这两句话有关,萧爱月本来一肚子怨气想埋怨她,等她靠近了,就舍不得对她有半点苛刻,仔细一回想,就能知道徐放晴那闷骚的性格中到底藏着什么样的情绪。
    萧爱月小心翼翼地下床,走到她的身后,抱住她的腰软软地嘤咛道:“晴晴,我真的不怪你,我也没有出轨,我那天去见秦七绝她们,是因为她们设计陷害了jojo,我也参与了,但事后我后悔了,所以我想阻止,对不起啊晴晴,我不该瞒你,大概也是因为,我想让你感觉惊喜吧。”
    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抚过萧爱月的脸庞,被这几日的愤怒与郁气困扰了这么久,徐放晴眼底的戾气尽褪,再次面对萧爱月,她转身抱着她,话语中只有满腹的深情与温柔:“萧爱月,你的出现对我而言就是惊喜,我原本觉得你什么都不用做就足够了,但是我还是很愿意跟你一起并肩作战,萧爱月,这一次,我要教你怎么把刀捅回去,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一切都会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该章想写老徐的番外。。。。但是想到文太长了。。
    还是决定把番外留到实体书里面。。。
    实体书多十章番外。
    1-4章:老徐番外、
    5-6章:萧攻开车、
    7-8:老季、
    9-10章:正文番外
    9-10:正文番外。
    有还需要添加的可以提议。。。咩。。
    淘~宝链接,冬瓜酱的实体书正在预售中……淘宝店地址:请搜寻(硕大的瓜棚)
    基本完结倒计时了。。。
    冬瓜君:有读者想问你们二人,你们会想买道具吗?
    萧爱月(娇羞):也不是不可以。
    徐放晴(冷漠):萧爱月,你是觉得我满足不了你吗?
    萧爱月(泰迪上身):讨厌啦~~死鬼
    冬瓜君(一本正经):哦,不好意思我看错了,是工具。
    徐放晴:...
    萧爱月:...
    徐放晴:杀了她,萧爱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