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说了, 萧爱月身上的伤口没伤到要害, 只是失血过度, 需要留院治疗,他说这话的时候,手术室的灯刚刚熄灭, 徐放晴坐在椅子上没有挪动, 季文粤站起来朝他及身后的护士频频道谢,待他走后, 又望了一眼不远处的警察。
    萧爱月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还没苏醒, 季文粤悄声问徐放晴:“你选择怎么做?”
    警察已经来了,这件事不好好处理, 难免会连累季文粤, 而且现在萧爱月帮政府做事,出这种事情, 可能会被无良媒体大肆宣传,徐放晴周身一直散发着冷气, 从她到医院这么久, 还没开口说一句话, 听季文粤再次询问,她终于隐忍不住, 轻轻地反问说:“你认为是谁?”
    “我调查了那辆车,是一辆失窃的车,车主姓苏, 本地工程师,没有任何案底。”季文粤越琢磨越心凉,只感觉是一场计划已久的谋杀:“不过小萧在昏迷前一口咬定是秦七绝。”
    “秦七绝?”徐放晴重复一遍,不紧不慢地说着毫无情感的话,偏偏嘴角还能挂着一抹温和的笑容:“她没有作案动机,粤姐,你的分析是什么?”
    “我想小萧怀疑秦七绝,最大的可能是因为她被埋伏了。”季文粤看着她那副渗人的表情,心猛地落了下去,皱了皱眉,分析道:“如果那辆车在酒店开始跟着你们,说明他知道你们会去酒店,而且,他下手的对象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小萧,他没想过对你我二人下手,按秦七绝的做事手段,她要想到上海发展,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贸然动手,再说她也不是这种下三滥的人。”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秦七绝没有理由杀小萧,徐江欢更不可能,晴,这件事,我有一个怀疑的对象,不知道你跟我想得是不是同一个人。”
    徐放晴不再回话,呵呵地冷笑着,一看就是在气愤,眼底的忧伤却骗不了人,季文粤抚着她的肩头,指着病房轻声问道:“进去看看吗?”
    “我有资格吗?”徐放晴倒吸口气,别过头,倔强地反问道:“把她害成这个样子,还不能帮她报仇,我有资格去看她吗?”
    季文粤想安慰她两句,徐放晴眼睛里的星光暗下去,犹如海面上没电的灯塔,执拗起来让人无能为力:“在明天之前,我必须得把凶手找出来。”
    在医院排了半个小时的队,jojo已经进去产检了,东文江懒得跟着,坐在长廊中无精打采地打着哈欠。
    jojo不知跟那医生有了什么交易,出来的时候很兴奋,她在电梯里面手脚乱舞,把脸凑到东文江的耳畔笑道:“医生说是个健康的男婴。”
    东文江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把jojo拉到了身边,不让她继续说下去,这里人多口杂,他知道按规定医生不允许透露宝宝的性别,jojo这样大庭广众的说出来,无疑是陷他人不义,赶紧开车送她回家,也不去辨事情的真假,再说,男孩女孩对他来说没区别。
    车子停到小区的停车场,康瑞丽的车子也在,她百分之百回来了,东文江不想跟她正面碰上,刚想让jojo自己上去,他的目光四处乱瞟,却在康瑞丽车子隔壁的车位上面凝住了,没有了半点话语。
    “走吧,我送你上去。”
    出人意料,东文江难得殷勤的开口,jojo心中雀跃,哪管那么多,挂在他的胳膊上就进了电梯。
    要是没看错,那辆车是徐放晴的奔驰吧?东文江心中疑惑,不动声色地跟jojo进了屋内,他的身子还没站稳,康瑞丽养的蝴蝶犬一下子就冲了过来,“汪汪汪”地扑到了jojo的脚边叫个不停,那小模样倒不似欢迎,反而添了几抹莫名的慌乱。
    jojo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摸着肚子走出玄关一看,脸色大变:“徐放晴!”
    那坐在沙发上守株待兔的女人,不正是徐放晴吗?她翘着二郎腿,手里端了一杯咖啡,嘴角蓄着一抹笑,悠闲地看着她:“jojo,你终于回来了。”
    第一眼望过去,只觉得徐放晴态度清闲,jojo仔细一看,但发现她的一双眼睛隐隐散发着阵阵亮芒,眼神中戾气十足带着寒气,更多的是冷漠,她明显酝酿了一会,嘴唇微启,还没开口说话,jojo不自在地避开了她虎视眈眈的注视,往她妈那边走去:“干吗?你不找我妈,现在来找我了?我对你可没兴趣。”
    康瑞丽坐在徐放晴对面的白色沙发床上假寐,感受到了jojo的靠近,她睁开睡眼惺忪的美眸,眼底没有丝毫的感情:“jojo,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被她这样一指责,jojo越发的感到心虚:“你有把我当过小孩子吗?”她微抿着樱唇,哀怨地盯着康瑞丽:“从小到大,你有管过我吗?你心中只有她,只有徐放晴,你觉得她优秀,你觉得她聪明,你把所有的好机会都给她,我都不知道我爸爸是谁,他姓什么,叫什么,你那么恨我爸爸,为什么要生我呢?”
    东文江的脚下像生了根,动都不想动,他听着这三个爱恨情仇纠葛了二十多年的女人在互相质问,心情微妙,有着不被察觉的怜悯。
    “这不是你一错再错的理由!”康瑞丽声音加大,而徐放晴倒是淡定地隔岸观火,一脸事不关己地盯着她们母女二人:“jojo,从小到大,你要什么东西我没给你?你要休学,我随你,你要到中国,我也随你,现在你要结婚嫁给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我也答应你了,你都不会记恩的吗?”
    “我休学,是因为我想引起你的注意,我期待你关心我,可是你没有。”jojo哀伤地哭了起来,她的早熟在好久好久之前,就被她母亲的冷漠伤害到了,可再次面对她母亲的无情伤害,她仍然觉得难受:“我想回中国,因为你在这里,因为你从来不回美国看我,我是要结婚,可为什么你不反对?妈,我是你女儿啊,为什么你不反对,为什么你不多看我两眼?”
    东文江本想过来看看徐放晴在不在就走人,没想到自己无缘无故被波及到了,十分无奈地表态说:“我没有逼你跟我结婚。”
    徐放晴冷冷的瞪着康家母女二人,尤其是jojo:“你们母女情深完了?该谈正事了?”
    康瑞丽的眼神随即一冷,看着jojo的目光根本就不像是在对待自己的女儿,更像是面对一个敌人,如此的无情与暴虐:“jojo,你老实说,为什么要派人去杀萧爱月?”
    “什么?”东文江吃了一惊,愕然道:“小萧死了?”
    徐放晴皱眉看着他:“还没死,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你疯了吧。”失去了理智的徐放晴表面看不出来,但一开口,东文江就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总感觉屋里的气氛有点紧张,明白了康瑞丽的不对劲来自何处,徐放晴的冷静可能还在,但理智已经没了,她现在看谁都像是敌人,东文江在jojo身边坐下,面带无辜:“你有证据说是jojo做的吗?”
    “没错,你有证据吗?”jojo刚刚一瞬间的惊慌失措没有逃过徐放晴的法眼,然而东文江接下去的一句问话,让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反咬一口说:“你没证据,我就告你诽谤。”
    “半月前,你的电话曾经拨打了一个异地手机号,那号码是陈晚升的秘书提供给你的。”徐放晴带着笃定的神情,不紧不慢地道:“刺杀萧爱月的男人是你找到的人,你给了他三十万,你告诉他,要萧爱月死,因为你想看着我痛苦,可是萧爱月没死,你是不是失望了?jojo,你被人利用了,陈晚升想打击我,但她不会闹出命案,在这个节骨眼上,在你妈跟她闹翻的情况下,她把你丢出来当替死鬼,又不让人下狠手,第一,她害怕事情真的闹大,会查到她身上,第二,她希望事情闹大,把导火线引到你妈的身上,至于怎么闹大,完全取决于,萧爱月到底会不会死,我会不会报警。”
    与先前一味的耍性子不同,这一次,jojo学会了思考:“这都是你的猜测,你没证据!”
    徐放晴突然笑了,笑得飞扬跋扈,让人记恨:“那我再往下猜测一下,只要我选择跟警察坦白,几天后,肯定会有人去自首,那个人会把你招供出来,顺便把你妈拖下水,因为没闹出人命,你又怀孕,媒体宣传过后,你妈成了真正的罪魁祸首,然后,家族丑闻一经宣扬,你妈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派胡言!”jojo气急,站起来语无伦次地骂道:“我没做过,你胡说,你胡说八道,妈,你别信她。”
    “再往回想,要是警察抓到了你,你把陈晚升供了出来,你说外界信不信?”徐放晴一步一步地逼近她的防线,瓦解她的全部思路:“jojo,陈晚升在借刀杀人,杀的不是萧爱月,是你跟你妈。”
    “你胡说。”一声尖锐的大喊,jojo终于扛不住了,抱着脑袋癫狂地摇着头:“啊啊啊啊,你走开,滚出去啊!我让你滚。”
    东文江见势不对,立刻上前抱住了她的身体,恶狠狠地命令着徐放晴:“别说了!”
    “觉得我伤害到你了?”见好就收从来不是徐放晴,她慢慢地站了起来,眼中的**浪潮还未彻底平息,因东文江的话,语气变得更加阴狠:“jojo,你也会痛吗?我以为你会是个好妈妈,你这种样子,怎么做一个好母亲,你的孩子要是都像你,你说该怎么办?或者像孩子的爸爸?一样的对你冷漠无视?你想要这样的生活吧?我可以不理会你这么多年对我的伤害,可是我不能容忍你去欺负我爱的人,jojo,这一次,你必须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滚!”jojo翻了个白眼,她的双脚本就肿得无力站住,身体软踏踏地滑到了地上,东文江眼底冒着火星,对着徐放晴劈头就骂:“出去,你给我出去。”
    从头到尾,康瑞丽都没有发话,徐放晴跟jojo之间的冲突,终于有一次是徐放晴胜利了,她的心情却是百感交集,康瑞丽见惯了小小的jojo在自己面前打徐放晴的报告,她厌恶并且呵斥,jojo的性子由此慢慢地变得暴戾,或许是因为她的不良教育,康瑞丽不觉得自己是个好母亲,同时,她也不认为jojo是个好女儿,可徐放晴一向是个好姐姐,她小时候是真的很疼jojo啊。
    小时候jojo软弱,经常会被学校的白人小孩欺负,徐放晴比她大几岁,帮jojo打架的次数比jojo哭的次数还多,为什么后来会变成这样?康瑞丽回忆不起来了,徐放晴双手插兜,面无表情地往门口走去,她的背影坚韧倔强,离开的毫不犹豫。
    康瑞丽在电梯口叫住了她,她半眯着长眸,没有说太多:“她是你妹妹。”
    打温情牌不是康瑞丽的手段,徐放晴听得好笑,也真的笑了出来:“你说这种话问过我爸爸吗?”
    今天的徐放晴不适合交谈,她就像只老虎,见人就撕,康瑞丽不是撕不过她,只是不愿意再动手了:“sammi,愤怒无济于事,你需要冷静。”
    “我很冷静。”徐放晴扯唇轻笑,她没有丝毫动摇的意思,完全不为所动,半边身子倚靠在墙壁上,一颦一笑之间风情万种,性感得令人窒息:“你们康家欠我的东西,我之前一笔勾销了,现在,你女儿欠我的东西,任何金钱都摆平不了,你们欠我半条命,康瑞丽,有一句话我还给你,你记住,懦夫才会求饶。”
    “叮”的一声响起,电梯门开了,徐放晴扭头就走,康瑞丽呆站了一会,忽然听到从屋里传出来了一声咆哮:“妈,妈,我没有!她冤枉我!你回来!”
    可是,有些东西是真的回不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读者问我,写这篇文,是不是只靠想象力。。。
    我很想知道,难道大家都认为这是作者君的自传吗?(惊讶脸)
    不过说起来,起初徐放晴这个角色,是有原型的。。。
    任性是未成年的特权,jojo已经没有资格享受这一点了
    对于这个角色,大家怎么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