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等你到三十岁gl > 215、危机即是转机

    几人吃完饭, 安久久提议去压马路, 徐放晴面无表情, 眼神却透着不耐烦的寒气:“粤姐想去吗?”
    安久久本身就是想约季文粤,徐放晴懒得与她客套,直接把问题丢给了当事人, 季文粤现下情绪不高, 但也没有拒绝:“去公园走走吧。”顿了顿,又道:“晴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徐放晴抿着唇, 不动,好一会才道:“走吧。”
    无论是当电灯泡, 还是充当媒婆,徐放晴都没兴趣, 但季文粤开口了, 她也不会不识趣,四人来到餐厅附近的公园, 广场上面已经集结不少老太老大爷在跳舞,萧爱月站着看了一会, 倍感无聊, 转头去找徐放晴, 发现她跟季文粤早就走远了。
    安久久跟在她们身后,一脸无辜地挠着脑袋, 一副想插嘴又插不进的样子有点可怜,萧爱月小跑了过去,跟她们并肩走到一块, 就听到季文粤在问徐放晴:“你拿到了多少?”
    “养老金。”徐放晴却瞧了萧爱月一眼,末了丢下这么一句:“不多不少。”
    季文粤垂眸想了想,蓦地笑了:“我总感觉你会随时离开,希望那是我的错觉。”
    徐放晴微微一笑,佯装若无其事地不再开口回答了。
    几人安静了几秒,于是安久久蠢蠢欲动,开口问道:“季总,我上次看您的twitter,好像想去旅游,有没有决定去哪里呀?”
    听她这么一问,季文粤突然转身,把安久久吓了一大跳,她本来就紧紧跟在季文粤的身后走路,不知道季文粤会遽然停下步伐,她来不及收回步子,顿时觉得自己的手碰到了季文粤的衣服,脸上一阵燥热,手条件反射地往后缩了一下,僵在背后有点难堪。
    季文粤倒是没什么反应,见到她脸色红润,额头冒着细腻的汗,还体贴的说:“你好像不太舒服,不如今天就到这里吧。”
    这是肯定句,没有疑问,安久久即便不愿意,这场聚会还是结束了。
    回去的路上,萧爱月脑子一片乱哄哄,她努力地想把心思都放在开车上,希望借此能把刚刚的疑惑遗忘掉,可还是忘不掉,回到家的时候,她的理智被时间洗刷的连渣都不剩,看着甘宁宁在场,她也没有直接问出来,到晚上睡觉,她才不依不饶地问徐放晴:“晴晴,今天季总跟你说什么钱呢?”
    徐放晴坐在床上玩手机,眼皮都懒得抬,有一搭没一搭地回道:“萧爱月,我准备了一张支票,让你明天去北京找江林琳。”
    萧爱月一瞬间被莫名异样的心绪涌上心头,她原以为徐放晴忘了那件事,没想到她还记得,而且准备好了实施方案,惊喜地道:“好啊,那我去订机票。”
    是一张两百万的现金支票,跟那块价值几亿的地皮相比,江林琳肯定不会答应,但徐放晴既然敢拿这张支票出来给她,说明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当萧爱月打电话给皮利让她帮自己订机票的时候,徐放晴特意叮嘱了一句:“把安久久带上。”
    萧爱月马上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肯吗?”肯当这个炮灰?
    徐放晴稍微可爱地略略偏了下头:“你可以问问粤姐的安排。”
    对啊,有季文粤在,安久久肯定会同意,萧爱月二话不说就给季文粤打了过去,季文粤没有推脱,迟疑了一会,答应了陪她一起去北京。
    有政商二代保驾护航,萧爱月的安全看上去是保住了,她一脸甜蜜地扑在徐放晴的身上,嘴里嘿嘿嘿了三声,挠着脑袋说:“我好像忘了什么事,不过也不重要了,晴晴,我们睡觉吧。”
    徐放晴目光闪烁,拍着她的肩膀轻轻“嗯”了一句:“萧爱月,你不用担心江林琳,她成不了大器。”
    萧爱月满脑子都是不可描述的事情,哪里听的进去,她几下就啃上了徐放晴的脖子,敷衍地道:“好好好,晴晴,你真好。”
    第二天,约好四人在机场汇合,安久久到的时候,身后跟了一个类似保镖的男人,季文粤还没到,安久久在徐萧二人面前也没避讳自己的身份,黑着脸对那男人说道:“能不能别跟着我了,烦死了。”
    那男人是安爷爷派来的保镖,安久久几句话肯定撼动不了他的决定,萧爱月刚要说什么,安久久突然眼前一亮,惊喜地挥着手说:“季总,这里。”
    她的声音有点大,四周的目光不时地探来,让季文粤的步伐变得有些沉重:“晴,小萧,小安,下午好。”
    看到她表情不太对,萧爱月开始反思自己硬把她跟安久久连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好,季文粤淡淡地收回了投在安久久保镖身上停留的视线,眼睛直盯着徐放晴的脸,指着不远处说:“我们聊两句?”
    听不到她们两人在那聊什么,安久久拉着萧爱月的胳膊,紧张地问道:“她们说什么呢?”
    季文粤背对着她们,看不清楚表情,但徐放晴呈现出来的神情颇耐人寻味,她抱着双臂,一直没有开口,仿佛全程都是季文粤在讲话。
    好几分钟过后,二人回来了,季文粤面上带着礼貌客套的微笑表态说:“小安不用去了。”
    “为什么呀?”一听,安久久急的都快哭了:“我行李都收拾好了。”
    既然是季文粤开的口,那就是季文粤来做解释,她的唇扬起一道状似亲切的笑:“我不能保证把你完好无缺地还给你家人,小安,我们可以冒险,你不能。”
    有些人的家世,永远都不能偏离轨道,年轻的时候,你可以倚仗自己的青春放肆妄为,但不代表你能一生如此,季文粤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她眼圈变红,看着她捂住了嘴,安久久低下头,那无处遁形的脆弱切切实实地暴露在了众人的眼中,她哽咽着,声如蚊细:“季总,您非要这么狠心吗?”
    不是季文粤狠心,是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这个世界残酷的法则,季文粤抬眼打量了一下附近,不再出声,也不想解释。
    徐放晴与她认识这么久,明白这事没有了挽回的余地:“走吧,你们该登机了。”
    萧爱月虽然不懂这几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很忠心地走过去抱了徐放晴一下,依依不舍地告别道:“晴晴,我明天就回来,好好照顾自己哦。”
    徐放晴表情隐忍,好似想发脾气,又努力克制了下去:“萧爱月,我不是小孩子,你再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就把你女儿给扔了。”
    一秒后,萧爱月跑了。
    徐放晴转过身,对视上了安久久那张泪流满面的脸,看的出来安久久很伤心,她贪婪的目光像是想在徐放晴的脸上看出来些什么,她声音很轻,可是不甘心:“五年了,为什么?徐总,您告诉我,为什么她要这样对我?”
    五年的压抑与积累,让安久久彻底崩溃了,徐放晴缓缓开口,斟酌字眼地顿了几次:“五年,母猪可以下十几只小猪,母鸡也可以下几百只小鸡,有开花有结果,那是自然规律,可是小安,感情本身就是一件超脱了自然的事,你自己数数看,五年时间,你跟粤姐有过发展感情的机会吗?也许,你不了解粤姐,粤姐更不了解你,对于你们之间的关系,五年就是五年,不代表你们有了结晶,不代表你们有了深刻,你要用所谓的五年来绑架粤姐,对她不公平,她没有要求你跟着她,也没给过你希望,她是自然而然的对你,你又何必要觉得自己受了什么委屈?”
    徐放晴的话,句句玄机,句句是刺,安久久听进了耳里,也听进了心里,她瞬间恍然大悟,有点穿透迷雾看到了太阳的感觉:“我明白了,谢谢徐总。”
    仿佛换了一个时空,千年难遇的徐放晴当起了感情导师,平时磨磨唧唧的萧爱月却在跟季文粤聊股票,季文粤谈起了康瑞丽公司,说她之前在她们公司处理公关危机时,大肆购买了康瑞丽公司的股票,萧爱月听的瞠目结舌,季文粤微微一笑,身上莫名有种深藏功与名的气势:“小萧,危机即是转机,几年前,晴做空了康董的一家公司,你知道吗?”
    萧爱月再次受到惊吓,摸着心脏:“不知道。”
    “不知道也好,那几年她做了很多游离法律边缘的事情,最后才被康董调去了h市。”季文粤唇角微微上翘,似是怀念:“见到她现在隐居幕后,有时候我分辨不清楚,哪个才是真正的她,她以前很自信,总是给人带来意外的惊喜与惊吓。”
    有野心的徐放晴停了下来,没有野心的萧爱月赶了上去,人与人之间的变化,犹如时代变迁,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看到成果,季文粤会怀念过去的徐放晴,那样的女人总是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但是萧爱月更爱现在的徐放晴,清清爽爽没有压力,连带着脾气也变得柔和。
    两人各怀着不同的心思端起了空姐送过来的红酒,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飞机越过云层,一片碧蓝的晴空映入眼帘,萧爱月面露淡笑,恍恍惚惚间想起了徐放晴,她的脸如播放老电影般在脑中千变万化,有冷淡、有释怀、有刁钻、有感动,萧爱月想,故事总是要继续,只要在一起,无论什么挫折都会迎刃而解。
    因为这就是人生,拥有徐放晴的人生。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仍旧会有几章商战,与激情同在。。激情同在。。。激在。。
    再坚持一下,马上结束了(小红帽台词)
    可怜的安久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