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等你到三十岁gl > 161、老徐番外 三

    徐放晴深刻明白讨厌她的人比喜欢她的人多不止百倍, 或者换另外一种方式讲, 这个世界上排除那些挣她钱的供应商, 应该没有人真心喜欢她吧。
    多么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徐放晴拉开百叶窗,端着杯咖啡杯往大办公室望去, 她看见菜鸟萧咬着笔筒在做月报告, 她的电脑屏幕上面一层白花花的页面,萧爱月狂点着鼠标, 把那些网上的内容复制粘贴下来到word文档里面,海萌采购部同事的月报告, 每个月都需要按时交付给徐放晴,但这新人才来公司没几天, 她的手上工作不多, 要想写出一份有具体内容的报表不容易,所以她只能找度娘帮忙了。
    徐放晴看着她在外头忙的不可开交, 那副兴致勃勃的小德行让人越看越不爽,她放下百叶窗, 若有所思地坐回到了办公椅上, 打开电脑, 把重心放到了眼前的工作之中,平静地等待着某个自投罗网的loser过来找骂。
    “咔”“咔”“咔”, 外面传来小心翼翼的敲门声,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萧爱月怂怂的脑袋出来在了门口:“徐经理, 我的报表做好了。”
    “进来。”背靠在柔软的办公椅中,徐放晴抬起头,挑了挑眉,别有意味地盯着她的脸:“萧爱月,你是部门交的最早的一位同事,不检查一下,对自己很有自信吗?”
    “嘿嘿。”萧爱月慢步轻移到她办公桌对面,没有防备地回道:“我手上的工作不多,这些还是挺简单的嘛。”
    “是吗?”徐放晴翻开她刚打印出来的月报告,随意地翻了两页,发现果真是些滥竽充数的资料,她心里面有了底,再看萧爱月那副偷偷打量自己的神情,嘴唇一勾,不怒反笑了起来:“总结报告含糊不清,下个月的目标与重点计划跟我玩虚的?物料单价成本分析是你的职责吗?萧爱月,我不记得我有把这一项交给你,是你记错了?还是我记错了?供应商评估又是什么?我的事都让你做了,我的位置你要不要坐?来,你过来坐,我让给你。”
    萧爱月明显知道自己的偷懒行为被识破了,她不敢直视徐放晴冒着火的眼睛,低头支支吾吾解释道:“不,不是啊。”
    “不是什么?”热气腾腾的月报告文件像天女撒花一样飘到了萧爱月的脚边,徐放晴见到她死不悔改,刚刚还没有升起的怒火,瞬间腾腾地直冒脑海:“智商不够,给我努力凑,投机取巧是你这种人能做的吗?萧爱月,把脑袋给我抬起来,做不下去就别做,在我面前给我站直了,像病猫一样委屈给谁看?我手下的人,别在我面前装可怜,给我滚出去,报告重写。”
    她边说着已经走到了萧爱月的面前,萧爱月跪在地上捡报表的模样特别可怜,不知怎么的,徐放晴很想加踹两脚,但萧爱月很快就站了起来,也许没想到徐放晴会突然离她这么近,她的步子往后猛地一退,高跟鞋着地不稳,吧唧一下摔在了地上:“啊啊啊,好痛。”
    徐放晴没打算扶她,也不关心她是真摔还是假摔,抱起胳膊居高临下地瞪着她皱成一团的脸:“萧爱月,你认为是我吓到你了,还是你吓到我了?年纪轻轻站着都会摔倒,你可真是老当益壮。”
    “对不起。”即使被摔了一屁股,萧爱月还是苦着张脸道了歉:“徐经理,我不该吓您。”
    徐放晴冷哼了一声,这才满意了:“知道就好,这种猪都会写的报表你还需要找网络,你还好意思找我,现在滚出去,报告明天再给我,再不合格你就别出现在我面前。”
    “知道了,那我先下班了。”萧爱月沮丧地答道,她在徐放晴默不作声的示意下缓缓地走到门口,拉开房门,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叮嘱道:“徐经理,您早点休息,晚上加班太晚,对身体不好。”
    “萧爱月,我还需要你管吗?”徐放晴感觉自己在女人面前自己就像个小孩,不爽地问道。
    “哦。”萧爱月识趣的点点头:“那晚安了,徐经理。”
    晚安,晚安什么?徐放晴很想把她叫回来再骂一顿,她明明年龄比萧爱月大,职位比萧爱月高,可萧爱月每每都表现出来一种她是个弱智的感觉,说什么徐经理记得吃饭,徐经理早点休息,徐经理今天的咖啡温度可以吗?
    她是闹钟吗?现在的人性闹钟可以满大街的跑吗?徐放晴越想越觉得不舒服,总想把萧爱月再叫回来教育一顿。
    谁在乎她怎么想,一个能力不足办事不利的loser能做出什么成绩?徐放晴不屑的去想她,她洗完澡出来,打开手机刷了一会的网页,微博这几日一直有提醒她收到了新的关注,但打开后看了半天,半个粉丝都没见到,今日又是这样,不过除了一个新粉丝提醒,还多了一个赞。
    赞她微博的id叫姐不是loser?你不是loser谁是loser?能取这种名字的人还能有谁?徐放晴盯着对方的第一条微博沉默了很久,漂亮的女人坐在深绿色的沙发上对着镜头比了一根中指,那青春的脸蛋有着徐放晴从未在她身上见过的玩世不恭,一根手指搞定你,就这小短指,能搞定谁?徐放晴忍不住冷笑。
    一杯打包好的咖啡按惯例端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外面灯亮着,小秋她们还没有上班,只有萧爱月一个人坐在大办公室里面熟悉产品的型号。
    自从那日徐放晴因为咖啡的事发了脾气后,她的桌子上每天都有不同的早餐等着她来大驾光临品尝,正好是月底,起先说好了由萧爱月买东西留下单据找她报销,今天她多留意了一下,发现萧爱月整理报销的内容中并没有餐饮这些,脑子里一疑惑,抬头看了一眼门外,猜测着那女人到底想对她做什么。
    一个下属对上司别有居心的讨好,难道不是因为前程吗?想到这里,就感觉眼前的早餐变得面目可憎,徐放晴站起来,提着肯德基的香菇粥来到了萧爱月的面前:“萧爱月,小孩子才吃肯德基,你是童年缺爱,才天天跑去那种快餐店打包吗?”
    “徐经理,您不饿吗?”萧爱月呆呆地回过头,一脸没睡醒的表情显得人有些傻:“我是担心您吃不惯我们这里的早餐,您不喜欢吃吗?我下次给您买别的。”
    “不用。”徐放晴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她的献媚,她伸手掏出钱包,抽出了两张红票子扔到了萧爱月的身上:“萧爱月,我不是流浪汉,不要每天给我定时喂食,我不缺钱,也不缺保姆,你要是只会溜须拍马,那就趁早离开。”
    萧爱月被她说的满脸通红,紧紧揪住徐放晴丢给她的钱站了起来:“那我再去分厂看看情况。”
    她往外跑的背影仓皇,扶着腰吃力地进了电梯,有点像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徐放晴只知道她昨天去分厂拦住了一辆废品车,回来的时候身上脏兮兮的,想开溜的当口还被她抓住做了月报告。
    事情的过程是怎么样,徐放晴不想知道,她回办公室没多久,看见萧爱月又灰溜溜地跑了回来,她垂头丧气的表情很让人讨厌,徐放晴问了她几句,被她逃避的行为再次耗光了耐心,张嘴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让她眼圈都给憋红了。
    一直到后来,徐放晴才知道了那天她临阵脱逃的原因,闵雅婕寄给她的照片是萧爱月的出柜证据,模糊的照片,模糊的脸,徐放晴认识那个女人是谁,她的手指在照片上停顿了几分钟,最后打电话给闵雅婕,让她到公司见她一面。
    闵雅婕到公司的时候,萧爱月并不在,徐放晴把照片扔回到她面前,表情十分冷淡:“闵小姐可是再次刷新了我对贵公司的认识。”
    “我并没有什么意思。”闵雅婕今天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来跟她谈品质问题,只是没想到徐放晴叫她来是因为另外一件事:“您是她的上司,对自己的下属知根知底,还是比较安全。”
    “你认为我不安全吗?”徐放晴抓住了她话里的漏洞,趁机反问她:“在你眼中,同性恋是一群饥不择食的禽兽吗?还是你认为就是她萧爱月饥不择食?”
    闵雅婕被她问倒了,百口莫辩道:“徐经理,我...”
    “你需要记住一件事。”徐放晴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快速地说道:“在海萌,在h市,只有我有资格评价与调查我的下属,任何一个人借由莫名的原因使用了非法的调查与诽谤,我都会采取法律的手段进行维权,萧爱月调查品质问题,是我授权,有事你冲我来,我不介意你调查我,如果你有能耐的话。”
    徐放晴的袒护下属行为,大大超出了闵雅婕对她的了解,这出戏唱坏了,闵雅婕还有事求她,很快就低头道歉说:“是我冒犯了,我很抱歉。”
    闵雅婕眼里的讶异很清晰,徐放晴面无表情地对她下了逐客令:“那就不送了。”
    萧爱月的出现扰乱了徐放晴的一些习惯,她有些懊恼,嫌自己管了太多的闲事,她这几日心情不佳,连康瑞丽给她打电话也不愿意接听,康瑞丽暗示想把她调回上海,只要徐放晴向她低头,徐放晴偏不,冷言冷语地跟她说着工作上面的事情,搞的康瑞丽也生气了,连续一个星期没找过她。
    那天胃痛了一下午,徐放晴破天荒地倒掉了杯子里的咖啡,喝了十几杯开水都没有起缓冲作用,她拉开办公室的门,想回去睡一觉再说,萧爱月的脸适当地出现在了她的眼中,突然就变的有点冲动,徐放晴冷着脸命令她:“萧爱月,送我去医院。”
    “怎么生病了啊?是不是很难受啊?”一路絮絮叨叨,萧爱月的老妈子本质从来都很烦人:“怎么不早说啊?徐经理,您要不要挂急诊啊?”
    “闭嘴,萧爱月。”
    “您生病了就要说出来。”萧爱月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继续啰嗦说:“您这样,我会担心你的。”
    脑子里轰隆一声就炸了,徐放晴怔怔地转过脸,目光专注,有些失魂地盯着她:“萧爱月,你很喜欢玩暧昧吗?”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快乐。。。
    过年了,作者君大概要停更了~~
    爱你们,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