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两人恩恩爱爱好不甜蜜, 回去的时候, 东文江阴魂不散地又出现在了她们的门口, 也许是上次跟徐放晴吵了一架,他这回也没说啥,拿了两张红色帖子往徐放晴手里塞:“这周六, 你来吧。”
    去还是不去?萧爱月望着垃圾桶里面的请帖一阵沉思:“晴晴, 你确定不去吗?”
    对于东文江与jojo的订婚宴,徐放晴没有产生半点兴趣, 她翻看着前几天的经济日报,心不在焉的回道:“去干吗?祝你跟男人约、炮不被你以后的小孩发现?还是祝你未来的老婆能跟我和平相处?萧爱月, 做人要干脆一点,不适合的场所要尽量避免。”
    跟理智的人谈感情, 实在是可怕, 萧爱月估计自己也不用问了,徐放晴主意已定, 多说无益,她跟甘宁宁通了电话, 得知她明天要过来打扫卫生, 才想起来要跟徐放晴说这件事:“晴晴, 小胖要搬到我们对面。”
    徐放晴轻轻嗯了一声,若有所思地抬起头:“哪天?”
    好像没见到她有排斥的意向, 萧爱月这才放下心来,笑道:“就这个月吧,她明天过来打扫卫生, 我想让她在咱们家吃饭,你想吃啥啊?我明天去菜市场买菜。”
    “我明天晚上回来。”徐放晴收起报纸,又顺手拿起了沙发上的手机,漫不经心的回道:“你们自己商量吧。”
    徐放晴不在家吃饭,那买什么都可以,甘宁宁嘴巴也不刁,萧爱月带她在超市逛了一圈,甘宁宁推着手推车跟在后面咋咋呼呼:“晴晴姐不在家哦?哎呦,我好想见她。”
    萧爱月回头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你别想了,她是我的。”
    甘宁宁鼓起嘴:“你还不允许我见她啊,哼,你自私鬼。”
    “孟念笙呢?”萧爱月抱着袋子回到车上,好奇地问她:“孟念笙今天不来吗?”
    “她回北京了。”甘宁宁打了个哈欠,态度无所谓地回道:“你要是想她,就跟她打电话,她好像在忙事情吧,听说还要参加什么订婚宴,要回去准备礼物。”
    参加订婚宴?难道是jojo的订婚宴?孟念笙可真是不容小视的女人呐,萧爱月对她莫名地有了点别的感觉,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从北京过来上海打拼,不用半年时间就见识到了陈晚升,现在又参加了康家的订婚宴,孟念笙太深藏不露,像她这样的女人,真的能被甘宁宁压住吗?
    “哎,小胖,你家孟念笙有没有跟你讲过她工作上面的事情?”
    “没有啊。”甘宁宁一脸纳闷,懵懂地反问她:“她有工作吗?她平时好闲,天天呆在我家,我还以为她没工作呢。”
    萧爱月一口老血没被她气出来,她猛按喇叭,催着前面霸路不走的车子说:“她没工作的话,哪有钱给我们投资开店?你忘了,她是大股东,小胖,你跟她几年没见了?你说实话,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她是我妹妹啊。”甘宁宁反应迟钝,没听出来萧爱月话里浓浓的八卦味:“高中的时候就没见了,她去国外找她爸,我以为她不回国了,十年多了,我们在上海偶遇上,她变了一些,也感觉没变,说不出来,反正她就是她,有钱没钱都是我妹妹。”
    孟念笙对她明显不是这种意思啊,萧爱月对这傻货十分的同情:“又不是你亲妹妹,你觉得她怎么样啊?有钱有颜,还对你好,哎,小胖,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女人跟女人是可以在一起的?我是说爱情的那种。”
    甘宁宁愣了一下,惊诧地捂住了自己肥嘟嘟的肚子:“你看上我了?”
    萧爱月嫌弃:“呸。”
    “女人跟女人哦。”甘宁宁被她呸了一脸,笑嘻嘻地思考了起来:“我不喜欢女人啊,要是喜欢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萧爱月双眼放光:“比如...”
    “晴晴姐啊。”甘宁宁话锋一转,一支利剑直插萧爱月的心脏:“我喜欢晴晴姐,她特别好。”
    萧爱月感觉自己跟她无法沟通了,她也不清楚甘宁宁是不是在开玩笑,避重就轻说:“你又不了解她,你就想跟她谈恋爱?”
    “上次她请我吃饭,你们没来的那次。”甘宁宁主动帮她回忆起了过去,声音里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泡:“我点了好多菜,可是她来了后就退了,她说那些不适合我,胆固醇高,还让我减肥,不然身体不好,她好关心我,孟念笙都是只让我吃,可是晴晴姐就不同了,她会关心我,还帮我安排怎么做,我喜欢她。”
    “抖m,喜欢徐放晴的都是抖m。”萧爱月黑着脸忍不住吐槽了:“你完了。”
    徐放晴没听到萧爱月在背地里吐槽她的话,她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打开房门,屋里还有甘宁宁的声音,她换好拖鞋,走进客厅见到甘宁宁在跟萧爱月玩纸牌,萧爱月脸上贴满了小白条,正在紧张地翻看桌面上的牌,甘宁宁忽然站了起来,把牌一甩,大喊道:“我又赢了,你是乌龟,别动,我再贴一张,哈哈哈,萧爱月,你就认死吧,你这个笨蛋。”
    连甘宁宁都打不过,萧爱月的智商感动了徐放晴,徐放晴无视那两幼稚的女人,去吧台给自己倒了杯温水,萧爱月满脸是纸,当然看不到她回来了,徐放晴慢慢地靠近她们,伸出手,在后面推了一下萧爱月的脑袋。
    “妈的,找死...”萧爱月输了几十把的牌,一晚上都气急攻心,被人从后面袭击,也没反应过来除了她俩还有谁,脏话直接从嘴里飙了出来:“我靠,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徐放晴的脸色从晴转阴,再到多云,她握住水杯的手指微微发白,看着用了很大的力气,甘宁宁再笨也看出来了她身上气场不对,抓起门口的外套拔腿就跑:“明天见,晴晴姐再见。”
    萧爱月腿软,赶紧撕下来脸上的纸条,边撕边惊慌失措地解释道:“我不知道是你,晴晴,我错了,我不该说脏话,啊啊,你别生气嘛。”
    不生气还是徐放晴吗?现在道歉很明显已经晚了,徐放晴脸色难看到了极限,她水也不喝了,扬起手臂,哗啦一下全泼向了萧爱月的脸:“萧爱月,你在做梦吗?你知道现在在哪里吗?你知道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疯了!你是垃圾桶里面捡出来的人吗?你骂谁?真看不出来,才几个小时不见,你萧爱月还会骂爹骂娘了,是我高估你了吗?牌品不行就别打牌,你是丐帮出身的吧?骂人?”
    萧爱月被她泼了个措手不及,她眼睛睁不开,拿袖口擦了一下脸上的水珠,低头眼看着水都浸染上了沙发,站起来,着急地想去拿抹布擦拭:“晴晴,我...”
    “出去。”徐放晴没有二话,她脸色铁青把杯子往地上一扔,抓住萧爱月的领子把她往门口扯:“我这里不欢迎流氓。”
    凭心而论,徐放晴这些天的脾气确实好了很多,导致萧爱月也有些放松了警惕,今天被她的火气吓的不行,四肢往地上一趴,抱着她的大腿不肯挪动半分:“不要,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晴晴,不要赶我出去,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求求你了,我不想走。”
    东文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好像只要萧爱月出了这个门,徐放晴就不想跟她扯上半点关系了,萧爱月牌品不行,酒品也不行,她戒了酒,却不想打牌被徐放晴抓到了现行,心里面后悔莫及,眼角憋出来了几滴眼泪,吼叫着撒泼道:“我不要走,我不要。”
    徐放晴抬起脚,想甩开地上的粘皮糖,萧爱月像胶水一样打死不放,根本是纯粹的耍流氓行为,徐放晴看她越看越气,弯下腰,揪着她的耳朵骂道:“你不要什么?萧爱月,你也知道错了?站起来,跪着像什么样?”
    “我不像样,我是只猪。”萧爱月为了让她撒气,脸也不要了:“我什么都不是,我错了,我就是一个被染色的猪,把我染色的毛剃掉了,肉还是新鲜可口的,晴晴,我错了,求你了,别生气了。”
    徐放晴低下头,表情错综复杂,她深呼吸了一下,好像在极力克制自己的不耐烦:“既然如此,我不喜欢褪色的毛,那你剃掉吧。”
    萧爱月前面刚胡说八道完,后面就忘了,茫然道:“什么?”
    徐放晴行动力十足,她几分钟内在卧室拿了一个锋利的剃刀出来,拿着反光的剃刀往萧爱月的身上比划了一下,面无表情地恐吓着她:“脱衣服,现在全部剃掉,刀在这里,是出去,还是给自己一个教训,你选。”
    经过昨天的事,萧爱月还以为徐放晴对她完全满意了,她带她去看她的资产,看她的规划,萧爱月上次交给徐放晴的那份宠物店假投资方案,徐放晴认真研究了半天,也没说不同意,这就表明了她的意见,那一刻起,萧爱月就了解到徐放晴对她的包容,她不会用她的人生阅历来强迫萧爱月该走什么样的路,她对萧爱月的一切都是支持的,只要不是太过火。
    萧爱月有点侥幸的心理,她觉得徐放晴的底线与原则一再被自己降低,现在碰到了她的下限,连死的心都有了:“我,头发也要吗?还有那个,那个地方也要吗?那个会很刺的,也会刺到你。”
    “萧爱月,别开黄腔。”徐放晴冷着脸在沙发上坐下,无动于衷地打破了她的讨价还价:“我是哪种能被你左右的人吗?我数两下,一,二。”
    “好好好。”萧爱月举手投降,不忘抱怨说:“你以前数三下的。”
    徐放晴就那样直勾勾地瞪着她的脸:“萧爱月,我不想再重复一遍。”
    作者有话要说:  年底好忙呀,大家忙不忙~~~~~~~~~~
    祝大家抢到自己想要的票,遇见最想见的人。。
    老徐炸起来也是不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