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消息, 自然会有坏消息, 萧孝南怎么都没想到萧爱月会放他的鸽子, 他的电话响了很久,萧爱月都没有接听,萧孝南气愤地放下手里的手机, 忿忿不平地抱怨道:“妈, 姐不接我电话。”
    萧妈妈满脸凝重地坐在卧室里面,卧室的门开着, 里面人讲话的声音外面的人肯定听的见,萧妈妈毫不避嫌, 把目光投向外面,声音冷淡地命令着萧孝南:“你去让她走。”
    萧孝南对他妈的话很有意见:“徐姐姐大老远的过来是客人, 你怎么这样教我对待客人的啊。”
    他跟萧爱月不愧是姐弟俩, 连顶撞人的性格都是一模一样,萧妈妈瞪着他说:“难道你还想带她去见你爸吗?”
    “也不是不行啊。”萧孝南嘀咕着来到客厅, 他给徐放晴换了一杯白开水,笑着安慰说:“徐姐姐, 我妈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我姐中午给我发了信息,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徐放晴温和地点点头, 主动忽略掉了萧爱月这个马后炮的存在,直截了当地当面发出了邀请:“我安排好了酒店,晚点想请你和阿姨一起吃饭。”
    “我妈肯定不会去, 她原以为姐姐会回来,没想到她临时变卦。”萧孝南失望地摇摇头,正色道:“不过还好你来了,不然她肯定以为是你不让我姐回来,我妈今天让你进门了,说明她气消差不多了,可我爸那里,那里还是…”
    “我明白。”徐放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缓缓地站起来,移步到卧室门口,轻轻敲了一下房门:“阿姨,今晚我在后海酒店订了桌,您要是有时间的话,我想请您吃顿饭。”
    陈晚升的生日宴会比上次的拍卖会造势更加庞大,萧爱月练习了一下午的说话口音,就连萧孝南打来的电话都没有接听,今晚的宴会对她来说非常重要,她很紧张,也很激动。
    于她来讲,这不只是一场简单的派对,她要借这次机会打通自己的人脉圈,所以不能有错,一点错都不能有。
    宴会七点就开始了,萧爱月晚了半个小时来到酒店,虽刚开始,但现场灯火辉煌,人声鼎沸,陈晚升这个主人不在,她的秘书江小姐戴着一个耳麦在控制会场的一切,萧爱月简单跟她打了一声招呼,江小姐看了她一眼,说着话把她领到了左手方向的几人中间。
    这里只有萧爱月一个女性,今日旧事重演,萧爱月比在h市的时候平静多了,她有点像动物园任人参观的猴子,站在三个男人当中窘迫地笑了笑,举起手里的酒杯往他们面前转了一圈:“我敬各位一杯,来,不要客气。”
    男人们相互串了一下眼神,很给面子地回敬了她一杯酒,萧爱月举止落落大方,站在旁边安静地聆听着他们讲话,不时地插了几句自己的看法,她很快发现这几人互相认识,并且都是陈晚升公司的销售同事,他们分别跟萧爱月交换了名片,没站一会,分开行动去和别的客人套起了近乎。
    萧爱月认准了其中一个副经理,跟在他后面哥来哥去的拍着马屁,那男人耳朵开心了,心里也挺乐呵,任萧爱月跟着他四处散发名片,他们在会场转了大半个小时,那男人酒上了脑,手掌自然而然地抚上了萧爱月的腰肢,脸几乎靠到了她的耳边,动作让二人看上去十分亲昵:“小萧,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呢?”
    萧爱月脸色一变,僵硬了大半个晚上的职业化微笑差点破功了:“像建哥这种大人物,我们这些小辈怎么能入的了您的眼?”
    男人被她夸的神清气爽,自动忽略掉了她悄悄躲开自己的举动:“是吗?哈哈哈。”
    “小萧。”
    不远处的声音传来,萧爱月反射性地抬头望去,见到季文粤穿着一件洁白的礼服站在她的对面,她风姿魅人,手里端着一杯酒,那动作优雅又端庄,切切实实的又让萧爱月惊艳了一把:“季总。”
    季文粤纤腰盈盈的走了过来,挽上萧爱月的手臂对她身边的男人宛然一笑:“不好意思,人我带走了。”
    那男人一时间竟被她的笑容怔住了,季文粤没再理会他的注视,拉着萧爱月的手往另外一边走去:“我很意外在这里看到你。”
    “哦?”萧爱月被她的动作搞蒙了:“我也有点意外。”
    季文粤看出来了她的局促不安,她一口接一口地快速饮完了杯子里的红酒,走在跳舞的人群当中放开了萧爱月的手臂:“小萧,不要在不值得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什么是不值得的?”萧爱月压低声音,小声问她:“我能在这里学到很多东西,我觉得都挺好。”
    “你不是到这里来学东西的,小萧,你既然放弃了自己的假期来到这里,就认真对待它。”音乐停止了,气氛瞬间变的有些奇怪,周围的人群停下了跳舞的节奏,很有默契地把目光一起投向了大门口,季文粤随意望了那边一眼,转头飞快地回了一句:“我们这个圈子很现实,对你有利益的人,才是你的朋友,其他的人不要去巴结,不要因为眼前的芝麻丢了西瓜,也不要忘了你自己是谁。”
    萧爱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明白了。”
    万众瞩目的女主人来了,陈晚升穿了一件紫色的长裙子进场,季文粤盯着她身边的女人看了好一会,顿了顿才问萧爱月说:“徐总她最近没什么事吧?”
    “没事啊。”萧爱月被她问的一头雾水,反问道:“您觉得她有什么事吗?”
    “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见到她请假。”季文粤笑笑,话里带了点自嘲的意味在里面:“没想到在她离开公司之前还能见到她破例一次。”
    萧爱月却不再讲话,她低下头深呼吸了一下,再抬头的时候,面前多了一个女人,这女人萧爱月见过,只是上次没有跟她离的这么近,她的身材修长而纤细,白皙的肌肤像是从来没有经受过太阳的照射,她的真实身高看不出来,但她穿着高跟鞋跟季文粤站在一起,两人的个头好像差不多?
    她的美貌不言而喻,放眼望去,她无疑是今晚最美的女人,她就站在萧爱月的面前,那如霜的气质却活生生地让萧爱月不敢靠近,季文粤的感觉似乎跟萧爱月类似,她没有萧爱月表现的那么弱,主动迎着女人说:“秦董今天专程从北京赶过来,刚刚看到您站在陈董的身边,还以为我自己眼花了。”
    秦董的开口出人意料地没有萧爱月想象的那种女王气魄,她恭敬地对季文粤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淡然地请示道:“季总聊两句?”
    季文粤不假思索地应了她的提议,她俩一前一后的离开后,陈晚升的秘书找了过来,让萧爱月跟着她去见陈晚升。
    奢华的会所房间内,陈晚升卧躺在沙发上,正闭着眼睛转悠她手里的两个文玩核桃,江小姐俯在她耳边说了两句,陈晚升微微张开眼睛,指着萧爱月说:“小萧想要人脉,你就带她去见见那些人,外面太吵了,我要在这里休息一下,等老孔来了再通知我。”
    “是,陈董,我让他们在外面守着。”
    江小姐跟在陈晚升的身边久了,她的临时出现,在某种意义上也代表了陈晚升的分身,于是跟在她身后的萧爱月今晚身价忽然一下子就涨了起来,遽然间好似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新人,人人都想过来跟她客套几句。
    江小姐半个晚上没做别的什么事,就带着萧爱月到处做介绍,说她是陈晚升的朋友,希望各位多多关照新人,萧爱月也很机智地四处拉了不少关系,她记得季文粤说过的话,酒也喝了不少,脑子里面晕乎乎的怕自己记不住,赶紧上了最高一层的电梯,准备去把今晚收到的几百张名片理一理。
    十点多了,楼顶风很大,萧爱月穿着晚礼服被吹的站都站不住,她蹲在角落里,掏出名片回忆起刚刚江小姐给她使的眼神,江小姐说了,我要是对你眨眼,说明这个客人很重要,你别把他搞丢了。
    可是她眼睛眨的也太频繁了,萧爱月拿着厚厚两叠名片哭笑不得,她一个一个看过去,刚找到几张重要的客户名片,就听到电梯那边叮的一声响了一下。
    这个时候谁会上顶楼啊?
    萧爱月往角落里面缩了缩,试图把自己藏起来,电梯口传来的声音越来越近,这人应该穿了不下三公分的高跟鞋,萧爱月屏住气,把脑袋悄悄探了一点出去,没想到正好跟外面的人来了一个对视。
    “萧姐。”
    萧爱月看清楚了她的脸,立马松了口气:“小孟你怎么在这里?”
    孟念笙手里端了一只冒着热气的杯子,她往萧爱月的方向走了过来,边解释边说:“我早就留意到你了,看你太忙,一直没过去打招呼,我见你喝这么多,给你倒了杯茶,一回头就发现你不见了,问了电梯门口的工作人员才知道你上了楼顶,萧姐,你没事吧?”
    萧爱月全身冰冷,冻的鼻涕也流了出来:“没事,我工作呢,很快忙完了。”
    “为什么不回去做呢?”这大晚上的,穿着暴露的礼服躲在二十多层的楼顶工作,孟念笙完全无法理解她的行为:“你很赶时间吗?”
    “我怕忘了,如果不懂,等会还可以下去再问一次,他们不是还没结束嘛,回去再赶回来又要欠人情。”萧爱月大口喝着她端着过来的热茶,哆嗦着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也是工作。”孟念笙想了想,不顾高跟鞋的压力,也跟她挤到了一起,伸手拿起了一旁的名片:“我还以为你要辞职,上次见你跟宁宁开玩笑,差点当真了。”
    “以前是有想过。”
    “那现在呢?”孟念笙拿着名片一个一个往下翻,她的声音很轻,说话慢条斯理的感觉让人非常舒服:“不是开店了吗?因为什么改变了?”
    “因为想成为一个被爱人依靠的人。”萧爱月低低一笑,那笑声犹如被人掐住脖子才发出来的音节,在安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诡异:“因为不想成为一个拿几十元工资的废人,因为讨厌无能为力,因为无法控制一切,因为保护不了爱的人,也保护不了自己,以前她经常跟我说钱有多重要,那时我觉得重要的是开心,可是现在,没有钱,我很不开心。”
    “萧姐。”感受到了她内心的那份苦闷,孟念笙咬住下唇,温柔地指引着她:“每次见你,你都很开心,你的乐观可以感染身边的人很久,但是不要让它成为你的负担,每个人都会有情绪,你可以告诉我,我是你的朋友,你可以相信我。”
    孟念笙不是一个爱说教的人,她是个很好的聆听者,此时此刻,无论是那杯始终关怀的热茶,还是寒意里这份薄薄的体温都让萧爱月为之感动,但有些秘密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萧爱月理智犹存,摇摇头:“我说不出口。”
    孟念笙也没逼她:“你想说,随时可以找我,那现在这个名片,我可以帮你吗?”
    “可以啊,我晚点还要去赶飞机,凌晨三点的飞机,最后一班一定要赶到。”萧爱月站起来跟她换了一个位置:“你坐里面吧,外面风大。”
    两人开始埋头工作,孟念笙还真帮了她不小的忙,整理结束后,萧爱月有点过意不去,客气道:“浪费你太多时间了。”
    孟念笙腿坐麻了,拉着萧爱月的手才站起来:“萧姐,这么晚了,要不明天再去机场吧?”
    “不行。”萧爱月一口回绝了她的好意,一脸担忧地道:“晴晴一个人在那里我不放心。”
    孟念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道:“萧姐,上次我和宁宁去你家接猫,出来的时候顺手把垃圾带了出来,后来猫在电梯里把袋子挠破了,宁宁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录像带,她以为是电影,但那里面…”
    “我并不想知道。”萧爱月迫不及待地打断了她的话,她张开手臂迎风伸了个懒腰,宛如释怀地笑了起来:“我猜过,也肯定猜到了,没有意思,说出来没意思,追究没意思,连简单做人都感觉没意思了,我家信耶稣,从小我就害怕地狱,可是如果谁要把我女朋友拉进地狱,我还是会奋不顾身的跳下去跟她斗争到底,我不弱小,总有一天,我也可以成为她的保护者,所以现在对于我来讲,过去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我讨厌保守秘密,但为了她,我愿意一辈子假装不知情,她想要,我就给她。”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小萧也很想回家啊。。。
    无论是感情还是生活,成长必然要付出代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