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等你到三十岁gl > 127、我就不回去了

    陈晚升点点头, 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萧爱月稍微保留了一些自己目前工作上的窘态, 详细地把想让陈晚升给她扩大人脉圈的事情说了一遍。
    面对她诚实的恳求, 陈晚升但笑不语,她安静地听完了萧爱月述说的一切,缓缓拿起桌上的热毛巾擦了一下手, 站起来, 起步离开了餐厅里。
    哪家主人会把客人单独扔下?萧爱月“咝”了一下,感觉自己瞬间牙疼了起来, 她紧跟在陈晚升的身后出去,还没靠近陈晚升, 便被她家里的佣人拦住了:“我们陈小姐要休息了,您还是晚点来吧。”
    萧爱月不明白那女人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她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越想越觉得不对头,她脑子里面一团乱麻, 想要抓住一个线头,却怎么都抓不住。
    她的电话铃声在空荡的走廊中响起, 萧爱月望着熟悉的电话号码呆滞了一下, 直到那电话挂断, 她才后知后觉地回拨了过去。
    “姐。”熟悉的乡音从电话里面传来,萧爱月脚步一停, 背靠着光滑的墙壁停了下来,萧孝南隔着电话见不到她的动作,还在电话里面激动地说道:“姐, 是你吗姐?我是小南。”
    “小南。”时隔不到三个月,萧爱月恍惚间竟感觉几个世纪没有见过她的弟弟,她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当场失态:“你,你还好吗?妈妈还好吗?妈妈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没事,没事,都好着呢,姐,你呢?”
    “我也挺好的。”萧爱月感染到了他的那份喜悦,对着空气傻笑道:“这么久没见,你高考准备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信心啊?家里钱够不够花?我给妈存的那个钱,你有需要就先拿过去用,不够再跟我说。”
    “姐,你别担心我们。”萧孝南在那头傲娇地抱怨道:“你怎么老不放心我呢?对了,姐,明天你公司有假不?要不要回来?”
    回去?萧爱月没太懂他的意思:“妈妈让我回去的吗?”
    “嘿嘿,妈妈没说,但是昨天在舅舅家吃饭,舅舅提议让你回来,妈妈也没反对。”
    萧爱月心中惊喜万分,激动地追问他:“那你徐姐姐可以一起回去吗?”
    “清明节徐姐姐回来干嘛?”萧孝南抗议道:“你满脑子都是徐姐姐,姐,明天是清明节,你要回来给爸爸扫墓啊。”
    清明节?萧爱月脑子里面“轰隆”一声,终于想起来了她在陈晚升家里遗忘的事情,赶紧说道:“小南,我晚点回你信息,现在有点忙。”
    “哦。”萧孝南失望地回道:“好吧,你记得哦,你订好机票,等会记得发信息给我。”
    萧爱月来不及想别的,她匆忙地挂断了电话,打开3g网络,点击搜寻陈晚升的名字,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她再次确认,果真查询到明天清明节是陈晚升的生日。
    女人上了年龄后,见识的奇闻异事多了,为之感动的事情就少了,陈晚升这样一个女人,根本不会在乎金光闪闪的外衣,萧爱月想不通要送她什么礼物,她在电脑面前坐了半天,决定先给陈晚升写封信。
    信的内容可以从网上借鉴,但那些文字都太过浮夸,一点都不像萧爱月的手笔,萧爱月百度了两个多小时,最终还是决定放弃网络,自己亲手给陈晚升写一封求职信。
    信是手写的,纸也是普通的a4,即使和一束百合送过去,也显得泛泛无味,送花小哥拿着鲜花和她写的信走了,萧爱月在办公室里等到下班,都没有等到陈晚升的回复,徐放晴今晚要加班,她一个人回去也没什么意思,心绪不宁地吃完晚饭后,刚准备回家订两张回h市的机票,徐放晴的短信却来了,说她下班了,让萧爱月去接她。
    回到家,萧爱月主动交代了她想回老家的念头,徐放晴左手撑着脑袋依靠在沙发床上,一双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脸:“你也给我订了票?”
    票还没来得及订,萧爱月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她委屈地半蹲在徐放晴的面前,用手揪着她裙子的下摆撒娇道:“晴晴,我们一起回去嘛,我想把你带给我爸爸看看。”
    徐放晴右手拿着手机,时不时地敲打着手机屏幕桌面,似笑非笑道:“两个人的事,你一个人做好了决定,还需要问我什么,干脆你今晚直接打晕我,明早把我卖了我也没办法。”
    “我也是临时被通知到。”萧爱月可怜巴巴地解释道:“难得我妈肯松口,晴晴,晴晴,我们去嘛。”她话说着站了起来,双手搭在徐放晴肩膀的两侧,脸凑了上前,距离徐放晴的耳朵只隔了几毫米:“我还在我以前的卧室藏了私房钱呢,你和我去,我把它们全部给你。”
    这喜滋滋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徐放晴皱起眉,沉默了半响:“我安排好了工作,明天要加班,萧爱月,我没有你那么闲,你自己去吧。”
    萧爱月心里有鬼,闲这个字怎么听怎么不舒服,一赌气:“不去算了,我自己一个人去。”
    徐放晴瞥着她的脸看了几秒,竟然也同意了:“带着指南针,别迷路了。”
    萧爱月生了她的气,气呼呼地一句话都不说,订了票就上床睡觉,她气性大,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听到徐放晴推门进来,想着还是不服气,立刻抱起枕头,在床上跳了起来:“徐放晴女士,我要跟你冷战!”
    一晚上徐放晴也没出来哄她,也是,那女人要是会哄人,只怕是天都要塌了,第一次冷战,萧爱月就主动睡到了客厅,她心中后悔不已,想回去又拉不下脸,只好咬着被子暗骂徐放晴死没良心。
    第二天上午,萧爱月收拾好行李后看了眼时间,见到徐放晴还在不急不慢地喝着咖啡,情不自禁地臭脸顶撞她说:“还说自己忙呢,都快10点了还不去公司,当领导真是好。”
    徐放晴理都没理她,边喝着咖啡边拿着手机发信息。
    萧爱月脸气成了青蛙,鼓鼓囊囊的像嘴里放了两只大丸子:“你不会还让我开车送你去上班吧?”
    徐放晴的注意力终于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她放下手里的杯子,抬抬眉,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不然呢?你还磨蹭什么,快点,萧爱月,你快迟到了。”
    知道她快迟到了还让她送!徐小姐你不要欺人太甚哦!
    萧爱月系好安全带,面无表情地望向副驾驶位置上的女人:“你永远都不会体谅我的吗?”
    这句话当然没有问出来,徐放晴见到的只是萧爱月双手抓住方向盘,直愣愣地看着她的傻样:“走吧,别发呆了,你这样子一点都不精神,回去被你妈看见,还以为是我虐待你了。”
    萧爱月拢上嘴巴,故意抬高下巴,扮作高冷的模样不搭理她。
    徐放晴冷笑:“开车眼睛朝天,萧爱月,我看你不是想带我去见你爸,你是想带我去见上帝。”
    萧爱月手一抖,好不容易装出来的高冷被她的话瞬间刺破,脸色又恢复到了正常:“哼,我今天不要理你。”
    论高冷,没有人比的过徐放晴,萧爱月感觉自己的话说完后,车内的整个空气都停滞了下来,她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此刻的徐放晴变的一点都不真实,她小心翼翼的把右手伸出去,刚要拍打徐放晴的身体,徐放晴一记白眼丢了出来,冷冰冰地给了她一个警告,萧爱月吓的抖了抖,不敢再看她一眼。
    这才是冷战该有的气氛,萧爱月感觉自己一辈子都学不会其中的精髓,她对昨晚和徐放晴宣战的举动悔不当初,这还是她俩在一起这么久第一次分开,萧爱月多想跟她说几句贴心话,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车子停在了公司楼下,徐放晴没有下车,她直接打电话让公司给她配的司机下楼,送她和萧爱月去机场。
    萧爱月内心深处雀跃极了,表面还在假装镇定:“嘿嘿,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徐放晴淡然地看了她一眼:“我只担心车子在机场没人开回来。”
    无论如何,她的小举动还是扫尽了萧爱月心中起初的阴霾,萧爱月挽着她的胳膊坐在后车座,香吻主动献上,啄上了徐放晴的嘴唇:“晴晴,我就是喜欢你宠我。”
    徐放晴轻哼了一声,撇开目光,小小咳嗽了一下。
    有点害羞,萧爱月捂嘴偷笑:“你不说我也知道。”
    “你知道我现在很想动手打你吗?”徐放晴斜视着她的脸:“萧爱月,你的口红太深了,我不喜欢。”
    无视前方的司机,萧爱月蠢蠢欲动:“那我们再均匀一下?”
    徐放晴漠视她的提议,淡淡地开口提醒司机说:“开快点。”
    看来亲热没戏了,徐放晴提着一个包跟着她进了机场,萧爱月牵着她的手一路啰啰嗦嗦说着:“晴晴,你记得吃饭,我明天就回来,早上多穿点衣服,别感冒了,要记得想我,晚上早点回去,一定要锁门。”
    “我不是三岁小孩。”徐放晴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她抬起手臂看了眼手腕处的手表:“你能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萧爱月,把身份证拿出来,我们去办理登机牌。”
    “哦,哦,哦。”萧爱月低头开始搜包:“我放里面的。”
    “电话。”徐放晴接过她的包,思路清晰地安排她说:“我帮你找,你接电话。”
    “哦。”萧爱月乖乖地拿着电话走到了一旁接听,她站在人来人往的中央看着徐放晴把她的身份证掏了出来,正四处张望找寻她的人影,萧爱月简单“嗯”了一声,对着电话里的女人回道:“知道了,升姐,谢谢。”
    萧爱月收起电话走了回去,没话找话说:“晴晴,你找到了啊。”
    徐放晴的眼神有些疑惑,但也没说什么:“走吧。”
    “晴晴。”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萧爱月赶紧拉住她的手臂:“我,我今晚突然有事,决定不回去了。”
    徐放晴深深地吸了口气,很像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萧爱月,你认真的吗?”
    萧爱月情绪也很沉重,努力掐着手指头的肉才让自己彻底下了决心:“认真的。”
    “认真的?”徐放晴重复了一遍她的答案,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眼睛望向不远处的登机口,坚定的声音中多了一抹叹息:“那只好我一个人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萧有心结了~气的老徐儿当场哭了出来。。。
    小声问一句,老徐难道不温柔吗?
    。。。每个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不同。。有人喜欢老季的温柔体贴,有人独爱升姐大气幽默,众生百相,喜欢就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