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华尔道夫酒店1108号总统套房。
    那张蒋秘书拿过来的纸条已经被萧爱月扔进了垃圾桶里面, 她努力强迫着自己不要去想那个酒店的名字与门牌号码, 尽管如此, 那号码却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脑海里,让她喘不过气。
    想要遗忘的最好良药,就是找办法让自己比往常更加的忙碌起来, 中午随便地吃了午饭, 到了下班时间,萧爱月特意打了一个电话给徐放晴, 问她要不要一起回家。
    徐放晴非常洒脱地拒绝了她的提议,并叮嘱她早点回去, 不要在外面瞎逛。
    好吧,这通电话也许本身就是个试探, 萧爱月晚上约了陈晚升, 根本不能跟徐放晴一起回去,可她那样做了, 一步一步地步入到了一个奇怪的念想中。
    她当然知道那个秘书是在报复徐放晴,也知道自己在被对方带进沟里面, 但她对徐放晴的秘密充满了好奇, 不是不信任, 而是源自于对徐放晴的窥探欲、望,好奇害死猫, 萧爱月深呼吸了几下,试图让自己完全平复下来。
    她打电话给东文江,问他晚上要去哪里, 能不能把小张借她用一晚,答案是否定的,东文江几天前就在徐放晴面前预定了小张,从今天开始小张就要跟着他跑了,整整半个月都要见不到他这个人。
    所以徐放晴才让秘书安排公司的车子吗?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又要想到这个,萧爱月懊恼地把脑袋贴在出租车的玻璃上:“外滩也堵车吗?”
    司机先生在驾驶位置上好心提醒她:“小姐,你这样子很容易把妆弄花的。”
    陈晚升的得力助手江小姐在餐厅外面等她,她拿着手机走来走去,萧爱月的车子刚在她身边停下,她快速地伸出手,拉开车门示意萧爱月出来。
    萧爱月有些受宠若惊:“啊,江小姐。”
    江小姐扔了一百元给出租车司机,收起电话上下打量了一眼萧爱月:“刚下班”
    “对。”萧爱月点点头:“你也是吗?”
    江小姐并不多话,挺直着后背在前方带路,边走边道:“郭秘书要见你,陈董在里面陪他,等会你讲话留意一点。”
    “郭秘书是哪个?”
    “卫书记的秘书。”江小姐停下脚步,回过头,一脸无语地盯着她:“香港那个新闻,大家都看到了,本来没有今天这一出戏,你是季总介绍的人,也是陈董亲自安排进场的,你背后牵连了很多,把自己搭进去简单,连累别人就麻烦了。”
    话别说的那么直吧?有那么严重吗?萧爱月有些尴尬地回道:“我并不清楚那新闻是怎么回事。”
    江小姐不置可否地说:“最好你记住这句话。”
    雅间里面气氛轻松,并没有江小姐形容的那么刀光剑影,陈晚升的右手边坐了一个年龄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男人一身黝黑的皮肤,一双剑眉紧紧地皱在一起,像是从来没有舒展开过,陈晚升附上他耳畔轻声说着悄悄话,男人嘴角弯了弯,强健有力的手臂拍了一下陈晚升的肩膀,威严地调侃道:“也只有你做的出来。”
    “陈董,郭老,萧小姐来了。”江小姐领着萧爱月在门口站了几秒,轻轻地开口道:“我让餐厅上菜,您们慢聊。”说完,抛下萧爱月转身就去安排了。
    “小萧过来。”陈晚升右手端着茶杯,左手对着萧爱月招了一下:“过来坐,我给你介绍,这是郭先生,我的朋友。”
    郭秘书的眼睛强势地锁定在了萧爱月的身上,见她一副颤巍巍的模样,不露声色地转过头,对陈晚升问道:“你新交的小朋友?”
    “小姑娘年纪轻,不太懂事,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陈晚升一边给萧爱月倒茶,一边状似不经意地回道:“小兔子下山后,没有几个能躲过不怀好意的大灰狼,就怕前有狼后有笼,放进蒸笼里面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见那二人都在看着自己,萧爱月“呵呵”地笑了一声,尴尬地说:“这就是蒸兔子的故事吗?”
    陈晚升把杯子移到她面前:“怎么?小萧喜欢吃兔子?”
    “我不吃兔子。”萧爱月摇摇头:“我妈以前养过兔子,送菜市场去卖,很多人都是现卖现杀,兔子叫的很可怜,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好像在求我救它,但是我救了它,我来年的学费就没了,人很残忍,可是没办法。”
    “嗯?”郭秘书声音拖长了一些,皱着脸问陈晚升:“我们点了兔头?”
    “点了。”陈晚升一脸趣味地凝视着萧爱月的脸:“那你呢?小萧,你家养过猴子吗?”
    “这个没有。”萧爱月果断坚决地回道:“县里面不让养。”
    “那正好。”开始上菜了,穿着旗袍的服务员陆续不断地端了十几个菜上桌,等她们离开后,陈晚升指着最中间的一盘菜道:“你尝尝这个。”
    白花花的一盘食物并不多,萧爱月听话的拿公勺舀了一点到碗里,见那两位都纹丝不动地看着她,不由地纳闷了:“怎么了?这是豆腐吗?”
    “尝尝看。”郭秘书收起手里的折扇,用不容抗拒的语气命令着她:“你先吃点。”
    萧爱月领命,只好把那半勺食物放进了嘴里,没有仔细尝是什么味道,嗅觉上就已经受不了了,她猛地一下吞进了肚子里,端着陈晚升给她倒的茶清了一下嘴巴,问那两个还在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她的男女:“这是什么啊?”
    陈晚升没有马上作答,她跟郭秘书交换了一个眼神,不假思索地问道:“小萧,你先告诉我,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萧爱月砸吧着嘴巴,回味了一下嘴里的余味,简单地汇总说:“有点奇怪的味道,但是入口感觉还行。”
    “这是猴、脑。”陈晚升还是公布了答案,并且在第一时间内,看到了萧爱月因为她的话脸色起了剧烈的变化,萧爱月捂住嘴站了起来,满脸想吐还得强忍着的纠结表情,让屋里的其他二人都开怀大笑了起来,陈晚升紧跟着舀了满满一勺的猴、脑再次放到了萧爱月的碗里,满含深意地说道:“你看,小萧,人就是这么残忍,习惯就好。”
    来这场宴会根本就是找虐,但不能不来,萧爱月脸色惨白地坐了下去,在那二人的注目下,手臂颤抖地端起了满满一碗的猴、脑。
    不吃行吗?郭秘书没有讲话,陈晚升也没有开口,萧爱月转过头,笑了笑:“其实真的挺好吃的。”说完,闭上眼,一股脑地把碗里的东西给吞了。
    “哈哈哈哈。”郭秘书像是看了一场精彩的表演似的拍起了手:“小升啊,你这朋友确实像你形容的一样啊。”
    陈晚升也很顺口地接道:“郭哥难得来一次,不如放下心,尝尝我特意给你准备的美食吧。”
    “有道理。”郭秘书扬起手,召唤站在门口的漂亮服务员:“再开一瓶人头马。”
    那两人开吃了起来,没人再来招呼酱油妹萧爱月同志,萧爱月面部僵硬地陪他们干坐了一个多小时,菜很多,但真正吃完的样式没几个,确实都是些好食物,萧爱月以前只在书上见过的东西全部活生生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郭秘书放下手里的象牙筷子,摇摇头,指着面前的那盘菜,不无失望地说道:“这红烧熊、掌啊,还是上次的那个越南人做的好吃,小升的餐厅需要换厨师了。”
    陈晚升的态度很谦卑:“郭哥说的是,今天换怕是来不及了,下次郭哥来,一定让你满意,不再吃一点吗?对了,上次有朋友的农场搞了养殖,我们餐厅的原材料都是来自于他的养殖场,听说他养了几千只兔子,正好郭哥喜欢吃兔头,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可以一起去他的农庄那里坐坐。”
    “坐坐就不必了,你找他拿几十只兔子,每个星期把新鲜的兔头拿给阿欧就行了。”郭秘书擦擦嘴,站了起来:“该回去了,我心里有数,这事就这样了。”
    “有劳郭哥了。”陈晚升起身送他出去:“书记那里,还希望你帮我担待一点。”
    香港新闻的乌龙,难道就这样简单结束了?
    陈晚升三言两语把江小姐担心的问题解决了,萧爱月站起来,一步一步地往门口走去,她在餐厅的门口见到陈晚升站在那里对已经驶远的车子挥手,轻轻地喊道:“升姐。”
    陈晚升回过头,脸上的笑意很浓:“没事了,小萧可以回去了。”
    “好。”萧爱月走到她身边准备叫出租车,陈晚升一句话没说,转身就往回走,萧爱月呆呆地在原地站了两秒,突然又道:“谢谢你。”
    陈晚升的背影顿住,再次回头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反而没了,变的有点柔和了起来:“我送你吧。”
    气温开始上升,于是晚上大街的行人多了起来,萧爱月搞不懂郭秘书在想什么,也搞不懂陈晚升是什么意思,今天好像就是走了个过场,某个负责调查的大人物,和一个陪他演戏的小人物,再加一个深不可测的商人,如今戏唱完了,萧爱月仍然不知道自己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上海的的确确很繁华,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络绎不绝,萧爱月轻叹了口气,正想问陈晚升今天是怎么回事,就见到一辆越野车从右方向拐过来,变道插、到了她们的车子前面。
    沪a67515,熟悉的车牌号在自己眼前一闪而过,萧爱月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道:“跟着前面那辆车。”
    陈晚升扭头不露声色地看了她一眼,也没有追问什么,竟然当真同意起了她这个莫名其妙的提议:“小江,跟着它。”
    这会车流多,并不好跟,中间隔了三四辆车的距离,萧爱月一行人被远远地丢在了后面,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握着安全带的手已经出汗了,陈晚升看出来了她的紧张,开口问道:“需要我找人堵它吗?”
    “不用。”其实在陈晚升开口前的瞬间,萧爱月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她心里面确实想去看看徐放晴在做什么,可又觉得那样做太不理智,小声说:“不用跟了。”
    但车子还是跟上了,前面那辆车的司机开车很慢,陈晚升没发话,江小姐只能寸步不离地跟着它走,萧爱月忽然有了一股奇怪的不安感,紧紧捏着自己的手指关节,恳求道:“别跟了,升姐,我们走另外一条路吧。”
    前面就是华尔道夫酒店,目的地已经到了,车子往停车场驶去,江小姐很明显放慢了速度,等待陈晚升发号施令,陈晚升始终保持沉默,眼睛直视着前方,并没有打算让这场跟踪事件停止下来。
    她们的车子距离前面的车子仅隔了两个停车位,便稳当当地停了下来,前面那辆车的后车门被打开,车里面的女人穿着一身ol装走了下来,果然是徐放晴,陈晚升当然也认识她,她的脸色明显有些惊讶,转而露出来了一个若有所思的神情。
    不过只有她一个人,萧爱月先是松了一口气,又想到了那个门票号,心马上又提了起来,有些着急地催赶道:“回去吧,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回去吧。”
    陈晚升静静地观察了一会,眼看着徐放晴的人影越走越远,才终于开口命令小江说:“走吧。”
    萧爱月仿佛打了一场仗,全身疲软了下来,不知不觉中额头也被汗水浸湿了,声音有些不像她自己本人地说道:“我们走吧。”
    “等等。”小江正要开始倒车,手已经握住手刹了,却听陈晚升说道:“那是...”
    徐放晴并没有继续往前走,她站在一辆白色的宾利车前,一动不动地盯着那辆车,车里面又下来了一个人,戴着墨镜的女人非常快速地走到了她的身边,靠近徐放晴的时候,还亲了一下她的脸。
    两人交谈了几句,才并肩往酒店里面走去,陈晚升看够了热闹,回过头,审视的目光落到了萧爱月的身上,置身事外的问她:“你想继续跟上去吗?”
    作者有话要说:  跟,还是不跟。。。
    猜猜看是哪个女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