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爱月相信如果猪八戒前世有投胎的话, 那今世百分之九十九绝对是甘宁宁此人, 她活了将近三十年, 还没见过比甘宁宁会吃的女人,甘宁宁吃完锅里的最后一口粥,心满意足地抹了一下嘴巴:“孟念笙, 你熬的太多了。”
    太多你还不是吃完了吗?萧爱月脑海中升起了想把她打一顿后扔黄浦江的念头:“甘宁宁, 你吃饱了吗?”
    甘宁宁煞有其事的点头:“差不多了。”
    确认她再也吃不下了,孟念笙才不慌不忙地开始收拾碗筷, 萧爱月始终是主人,不太好意思地跟上去想帮忙, 被徐放晴的眼神活生生地逼了回来,徐放晴拿着感冒药给她吃, 状似威胁地说道:“萧爱月, 你要是把感冒传染给我,我就把你隔离。”
    萧爱月流着鼻涕, 泪眼朦胧道:“我会离你远点。”
    听她这样说,徐放晴也没有很开心:“那你干脆搬出去啊, 少废话, 吃药。”
    东文江专心致志地在看徐放晴带回来的资料, 连孟念笙带甘宁宁过来告别也没有注意,孟念笙一贯细心, 他人察觉不到的事物,她也观察的丝丝入微,她看着徐放晴的脸, 不知怎么的意外地从她脸上看到了些疲惫,挽挽嘴,诚恳地说道:“徐小姐,今天打扰了,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忙,你尽管找我。”
    徐放晴还来不及回话,甘宁宁的猪蹄伸了过去,接过孟念笙的名片看了一眼,语气里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抱怨:“孟念笙,我都不知道你还有工作。”
    她这个人性格大咧,但为人不傻,那名片在她手上呆不过一秒,转手就交给了徐放晴:“我也是,你家猫下次再发春,还可以找我。”
    徐放晴倒也没说什么其他的话,微微地点点头:“再见。”
    也许就像她上次所说的,她不喜欢应酬,更不喜欢面对不请自来的客人,但萧爱月看的出来,对于甘孟二人,她并没有排斥,大概是不太习惯跟陌生人太用力的接近,徐放晴虽没有跟孟念笙交换名片,可孟念笙给她的那张名片,她倒是仔细的把它放进了钱包夹里。
    “我不同意。”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东文江,在萧爱月吃完药昏昏欲睡的当口突然开口了:“sammi,你不能放弃,我们用了五年,整整五年,你就这样把它卖了吗?”
    萧爱月半睡半醒中被他的吼声吵醒,她的身体条件反射地打了一个颤,睁开眼睛,无辜地看着他:“东文江,你干嘛呀?”
    “你回卧室。”徐放晴不露声色地推了一下她的胳膊:“萧爱月,先回去睡觉,我晚点跟你谈。”
    “哦。”萧爱月昏呼呼地站起来,还没往前走一步,就被东文江拦住了:“你别走,sammi,她是成年人了,有权利知道一切。”
    知道什么?萧爱月回头看着徐放晴:“出什么事了?”
    “你们家亲爱的要把我们辛辛苦苦创建的公司低价卖了,市场价最少三亿的公司,你五千万卖掉,sammi,你疯了!”东文江难掩内心的激动,手里紧紧拧着几张白色的文件,他脸上的表情黑到了极致,看上去特别生气:“最困难的时候我们都经历了,现在不就是查账吗?还能坐牢啊?这都是你的心血,你的心血。”他说到后面像是泄光了身体里的所有力气,拿着纸张的手在不停地颤抖,夹带着连声音也变的不太自然了:“sammi,不要放弃好吗?”
    “萧爱月,你回房。”并没有被东文江的情绪影响,徐放晴安静地端坐在沙发上,不带一丝情绪地说道:“回去。”
    “是因为她吗?”东文江已经乱了,他看看徐放晴,又看看萧爱月,最后脸上露出来了一抹了然的愤怒:“sammi,你有了软肋,开始害怕吗?”
    “萧爱月!”徐放晴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却是对着萧爱月开火了:“站在这里干吗?你是聋了还是瘸了?回房去,听不懂人话吗?滚回去。”
    “哦。”萧爱月终于回过神了,刚刚的信息太大,她心里面的感受错综复杂,好不容易往卧室的方向走了两步,又转过身,像是想到了什么,低头看着徐放晴:“没事的。”
    这安慰像是在放屁,打不起半点水花,她自己也感觉到了好笑,手慢慢抬起,悬在半空,如拍灰尘一样落到了徐放晴的头顶上:“没事的,晴晴,无论什么都没关系。”
    这摸猫一样的小动作让屋里的人瞬间缄默了,徐放晴被东文江说了一顿没事,反而被这个动作惹毛了,她一只手扯着萧爱月的衣领,硬生生地把她半拉半提地推进了卧室里,冷着脸骂道:“萧爱月,你就是找死。”
    房门砰的一声被带上,已然听不到了外面的交谈声,萧爱月在房间里坐了一会,终于还是耐不住好奇,小心翼翼地开门,把脑袋从门缝里挤了出去。
    东文江已经走了,十几张文件凌乱地摆在桌子上,徐放晴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它们,表情十分奇怪,萧爱月在她身边坐下,关切地问她:“晴晴,你在想什么?”
    徐放晴手里拿了一支签字笔,她握住笔的手背青筋都爆了出来,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萧爱月,要是我没钱了,你会离开我吗?”
    为什么会问出这句话?萧爱月不懂她的安全感来自于哪里,悠悠地笑道:“我跟你在一起,也不是因为钱啊。”
    她的回答并没有让徐放晴不安的情绪放松下来,徐放晴嘴角往上一勾,脸上笑意满满,却看不到任何喜色:“那我会离开你吗?”
    “不要这样笑。”萧爱月不喜欢她的脸上出现这种苦笑,她握住徐放晴的手,强硬着把签字笔从她手心里抽了出来:“你不会。”
    “是吗?贫穷夫妻百事哀,萧爱月,以后我们会变穷,会每天早上五点去菜市场抢最便宜的青菜,会穿着洗的发白的衣服舍不得扔,会没钱加油,养不起车,最终会因为拖欠水电费而大打出手,你会觉得累,我也会。”徐放晴的声音很轻很慢,却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苍凉感:“在这个城市里面,失去了钱,你就失去了做人的尊严。”
    “晴晴,其实晚上的青菜会更便宜一点,卖剩下的便宜好多。”萧爱月一脸严肃地纠正她话里的错误:“你说没钱加油,那我们就买自行车,等有钱了再买电动车,你不会骑,我教你,你不想骑,我载你,我跟你讲哦,我在h市还有很多大学时候的衣服没有扔,那些洗的发白的老款式,现在都成为了流行款,没钱交水电费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出去挣,你要是想打我,我也不会还手,钱不能代表尊严,我们会有属于我们的小生活,不能过上流社会的日子,但我们有彼此,晴晴,你担忧的问题,让我们一起面对好吗?你要是觉得累了,我可以帮你,我承认我很笨,阅历不够,人脉不够,但是古话不是老说笨鸟先飞吗?我可以学。”
    “笨鸟先飞这个词并没有什么意义。”徐放晴的缓冲期过了,瞬间又恢复到了她面无表情的模式状态:“我让你十分钟,你也飞不过我,萧爱月,别自欺欺人,笨蛋会飞错方向,这就是事实。”
    “哦。”萧爱月成功被她岔开了话题,仔细想了想,问道:“那龟兔赛跑呢?”
    “你这么懒的话,确定半路睡觉的人不是你吗?”徐放晴毫不客气地打击着她的自信心:“退一步来讲,你能幸运碰到一只爱睡觉的兔子,能保证之后所有的兔子都那么爱睡吗?萧爱月,别那么幼稚,人生不能单凭幸运,船到桥头直不了,没人掌舵,它只会飘走或下沉。”
    萧爱月兴致勃勃地追问道:“那塞翁失马呢?怎么解释?”
    “你是没事做吗?”徐放晴冷漠地盯着她的脸:“萧爱月,我长的很像成语大全吗?你感冒好了吗?离我这么近干嘛?”
    “哦,哦,哦。”刚刚满屋的阴郁因为两人跳跃的思路而一扫而空,萧爱月站起来,把玻璃桌面上的资料整理整齐后,眼睛不由自主地瞄了一下徐放晴提回来的袋子:“晴晴,那个盒子里面是什么?”
    “需要我把它摆到你面前吗?萧爱月,你自己没手吗?”徐放晴身子上前,伸手拿起了桌上的资料,漫不经心地道:“自己一边玩去,别烦我。”
    萧爱月自动闭嘴,她把袋子里面的木质盒子拿出来,扳下纽扣,眼前瞬间一亮,见到了里面那枚银色的戒指:“晴晴,这,这...”
    徐放晴微微抬头,看着她一脸欣喜若狂的神色,抬眉道:“戴进去试试,要是因为手指太胖进不去,还给我,让我去退货。”
    “不要!”萧爱月飞速转身跑到她面前,搂住她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我喜欢。”
    徐放晴嫌弃地擦了一下自己的脸:“萧爱月,你属癞蛤、蟆吗?为什么这么多口水?”
    戒指不大不小,刚好合适,“癞蛤、蟆”同志扬起脸,满脸的激动:“我刚刚看到你手指戴了戒指,我还以为是别人送的,原来...嘿嘿嘿。”
    徐放晴看不下去她那副傻样:“我自己有钱,干吗要别人送?”
    说起来,还是需要钱,徐放晴站了起来,深呼吸了一下:“萧爱月,我不能没有钱。”
    “所以呢?”萧爱月不解地问道:“你决定了吗?”
    “决定了。”徐放晴弯下腰,把她从香港千辛万苦带回来的资料全部扔进了垃圾桶里面:“我不喜欢求人,更不喜欢苟且偷生,萧爱月,你是我的女人,我要养你。”
    作者有话要说:  忽然发现。。徐攻党悄悄地崛起了。。。
    小萧开始要飞了。。。鸟妈妈默默地举起了手里的猎、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