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觉熙嫌她不识趣:“你就捂着嘴偷笑吧。”
    她女友不在家, 心情不好, 萧爱月不跟她一般见识, 她关上门回家,发现徐放晴竟然破天荒地在厨房忙活了起来,连忙靠了过去, 在身后搂住她的腰问道:“晴晴, 你要跟我一起包饺子吗?”
    徐放晴放下手里的碟子,半转身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萧爱月, 你是癞皮狗吗?抱这么紧干吗?难道我会跑吗?”
    “其实我理解你为什么不让她到咱们家过年。”萧爱月就是不撒手,脸埋在她的脖颈处闷闷地说道:“是我太冲动了。”
    “是吗?”徐放晴嘴角弧度上扬, 脸上多了一抹奇怪的笑意:“那你是怎么理解的?”
    “她要是进了我们的门,那就是我们接纳了她, 还一起过年, 那就是非常好的关系,其实我也不喜欢她。”萧爱月直率地说道:“她跟她姐姐不同, 她好像很任性。”
    “萧爱月,不要在别人背后说人坏话。”即便是得到了自己想听的回答, 徐放晴依旧不太满意:“你能自己想通当然好, 可你不能总在别人身上找理由, 我不让她过来过年,不是因为她不讨人喜欢, 更大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想在今晚应酬任何一个人,你明白吗?”
    “明白了。”萧爱月侧过脸吻了一下她的发丝,笑容满面地说道:“真好。”
    徐放晴用手肘撞了一下她的胸部, 作势要推开这块粘人的药膏:“什么好?萧爱月,你给我站好。”
    “你好啊,你现在都会解释给我听了,那些我不懂的东西。”一边说着,萧爱月一边放开了她的身体,背倚在冰冷的橱柜上,温情地凝视着徐放晴的眼睛:“你以前都只骂我,也不告诉我为什么,让我一个人乱猜,现在可好了,晴晴,你真好。”
    徐放晴侧目望了一眼身旁那个满脸感动的女人,萧爱月穿着紧身的灰色毛衣,脸上没有化妆,皮肤水嫩光滑,她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熟女身上却透着一股干净洒脱的气质,这在徐放晴认识的人当中,无疑是难得可贵的,徐放晴认识很多华丽富贵的女人,萧爱月在那些竞争对手里面脱颖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得到了她的芳心,这是多么厉害而不自知的一个女人,徐放晴伸手掸了掸她毛衣上那看不见的灰尘,声音幽幽地讲道:“萧爱月。”
    “怎么了?”萧爱月打开水龙头,埋头专心致志地清洗着自己的手指:“快四点了,我们要开始做饭了。”
    “过了年,你就三十岁了。”
    “嗯?”萧爱月打了个激灵,回过头,十分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有这种说法吗?”
    徐放晴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好半响才道:“你也很好。”
    这话啥意思?两人的对话中间断了一次,萧爱月差点没联系起来,她把面粉倒进面盆里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啊,晴晴,你刚刚是在跟我表白吗?”
    徐放晴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一下,不假思索地回道:“你想多了。”
    萧爱月看着她那张白净的脸蛋,恍若之间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暗恋的那个年代,那似是似无的表白,那悸动又暗藏的心意,还有那瓶一直没送出去的牛奶,徐放晴漠然的表情外加心虚的眼神,活脱脱一个情场嘴硬的傻子,萧爱月想笑又不敢笑,拿起擀面杖问她:“我先把面粉揉好,你要不要试试做饺子皮?”
    徐放晴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皱着眉头问她:“网上说要先和面?”
    网瘾少女徐放晴同志有事找度娘的这个习惯,让萧爱月很是不满,她哼唧唧地说道:“你干嘛要问网上,我就在这里啊,你直接问我啊。”
    徐放晴一脸冷漠:“你笨呼呼的,能和它比吗?”
    “来,我来教你。”不理会她的嘲讽,萧爱月和好面,再次来到徐放晴的身后,抱着她的腰教她揪面团:“我们先揪一点试试,把其他的放回去,等你学会了,再多弄一点。”
    平常在职场上面呼风唤雨的女人,在厨房中成为了一个幼稚园小朋友,徐放晴满手都是黏糊糊的面团,她把它搓成大饼状,可形状不是太大就是太小,心里面也有点着急,萧爱月还在她身后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她脑袋被她吵的痛,回过头,拿手里的面团全部揉到了她的脸上:“萧爱月,你给我闭嘴。”
    当真要闭嘴了,面团一小部分掉进了萧爱月的嘴里,萧爱月嚼了嚼,感觉味道还不错,还不忘说道:“你别急,别拿那么多,你取一点点,然后搓,再拿擀面杖…哎,哎,哎,你干吗,徐放晴,我告诉你,你别冲动哈,你放下,放下…你,你这是谋杀亲夫。”
    “你很吵。”徐放晴手里的擀面杖已经举到了她的脑袋上,重哼一声,冷笑道:“萧爱月,我给你两个选择,闭嘴还是走人?”
    “可是你是第一次。”萧爱月左右两个食指做交叉状放到自己的嘴巴上以表心意:“我选择闭嘴。”
    徐放晴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她报复似的把那些面粉涂到了萧爱月的脸上,边涂边道:“让你命令我,第一次怎么了,我第一次也比你做的好。”
    她美丽的脸近在咫尺,萧爱月一点儿都没有觉得不开心,反而笑成了笨蛋,她喜欢徐放晴这幅小孩子的模样,也爱她这种生气的媚态,她把脸凑上前,越过徐放晴手里的面团,直接吻上了她的嘴唇:“我爱你。”
    擀面杖还是落了下来,打到了萧爱月的屁股上,徐放晴的脸被她忽然贴近也沾满了面粉,她不悦地眯上眼睛,面粉在她眉毛上面掉了下来,狼狈地命令道:“萧爱月,我数三下,给我滚出去!”
    主厨被赶了出来,今晚吃饭该怎么办?
    两个小白脸隔着门对视了几秒,萧爱月率先爆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你脸好白哦,晴晴,哈哈哈,好好笑,哈哈哈,哎呦,笑死我了。”
    徐放晴手里拿着擀面杖,面无表情地追了出来:“萧爱月,你照过镜子吗,你还有脸笑我?”
    萧爱月迎面而上,扑过去抓住她手上的硬物,跟她相拥着跌到在了地毯上,两人抱在一起闹成了一团,也不知是谁先开始吻谁,等萧爱月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徐放晴压在了身下,毛衣也被对方掀开,露出来了红色的文胸。
    萧爱月心中第一次有了一种异样,那是一种被徐放晴需要的心情,她神采奕奕地撩起徐放晴的长发,摸着她的后背体贴的问道:“要不,我自己脱?”
    徐放晴的身体忽然就僵住了,她双手撑地,直起身体,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反应冷淡地道:“萧爱月,你知道地毯上有多脏吗?”
    像是被萧爱月一句话打破了她的界限,她快速起身,又回到了厨房里,一进去就把厨房门给关了,摆明了不让萧爱月进门。
    萧爱月哭笑不得的摸着自己热气腾腾的脸坐了起来,徐放晴这女人即可爱又可恨,把别人撩的一身激情,她自己却抽身不见了,这种行为实在是讨厌,萧爱月撇撇嘴,耳朵靠在厨房的门缝上,想偷听里面是什么样的情况。
    里面很安静,时不时传来一两声切菜的声音,萧爱月站久了腿痛,扶着腰坐回到客厅里,抱着抱枕等徐放晴出来求救。
    一等,就等了半个多小时,萧爱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客厅里的灯亮了,还是没见到徐放晴的人影。
    厨房里也没人,不过锅里面的饺子好像熟了,打开锅盖,香喷喷的味道让萧爱月肚子瞬间有了反应,萧爱月刚想拿起筷子尝尝味道,身后却有了动静,徐放晴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头发也洗过了,眼瞳中又恢复到了她以往一贯平静的神色:“萧爱月,桌子上有一碗饺子,你给季觉熙送过去,然后再回来吃饭。”
    “好。”萧爱月端起饺子就要走,又被徐放晴嫌弃地拉了回来:“洗脸,你满脸面粉出去想当网络红人吗?”
    季觉熙毫不客气地收下了她端过去的饺子,还神秘兮兮地转赠了一盒包装精美的东西给她,萧爱月拿着那东西回去,正想研究那里面装了什么好东西,就被徐放晴瞄到了,徐放晴见到她手上的东西后,脸色当即一变,一把夺过她手里的东西,哗啦一下扔进了垃圾桶里:“萧爱月,以后离季觉熙远点。”
    连偷瞄的机会都没有,徐放晴直接封口打包好了垃圾袋,不让萧爱月过去查看:“吃饭,萧爱月,吃完后我们出去。”
    这么冷的天,晚上还要去哪里呀?萧爱月边吃饺子边夸她:“晴晴,你做的饺子好好吃哦,一点都不像第一次做。”
    徐放晴自己反而吃不太下去,吃了两个就放下了筷子,微微抬头道:“喜欢吃,那你就全部吃完吧。”
    徐放晴做了不下百个的饺子,还有几十个安静地躺在冰箱里,萧爱月再三跟她确认了几遍冰箱里面的生饺子不用吃后,才抹着嘴,兴高采烈地把锅里面的饺子吃完了。
    比较意外的是小张竟然来了,见到他在楼下等她们,萧爱月吃惊地问他:“晴晴不是给你放了三天假吗?”
    “初一到初三。”徐放晴牵着她的手坐进车子里面,声音冷清地问道:“准备好了吗?”
    “在郊外,附近有个不大的小镇,我跟那里的负责人申请好了,确定不在禁放路段内。”小张的回答很简洁,听的萧爱月一头雾水:“已经准备好了。”
    他口中所说的郊外的确很远,开车将近两个小时,才停到了一个黑黢黢的平地上,徐放晴第一个先下车,眺望了一下不远处的灯光,转头叫着萧爱月:“下车。”
    小张也下车了,他手里拿了一个电话,见到萧爱月不情不愿地移步到徐放晴的身边,才拿起电话说了一句:“准备。”
    准备什么呀,这句话来不及问出口,不远处的天空一下子就亮了,萧爱月抬起头,五彩缤纷的烟花已然出现在了她的头顶上空,仿佛游错路的小锦鲤,那么让人意外又让人惊喜。
    往事历历在目,还记得有个女人无意中说的那句话,萧爱月的心情很复杂,她转过身,直视着身边的女人:“晴晴。”
    “你喜欢吗?”徐放晴仰头望着天空中瞬息万变的烟花,烟花坠落的一瞬间迷乱了她的眼,她低下头,轻轻地问道:“萧爱月,你喜欢吗?”
    作者有话要说:  嗷~~~~~~晴晴上我!!
    请不要因为作者君太攻而怜惜我,快,快,快关注作者君的专栏,爱你们,啾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