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晚了, 徐放晴没打算再跟她继续闹下去, 走到浴室门口, 撇头冷笑了一声:“那你就留着吧。”
    第二天早晨,萧爱月是被徐放晴打醒的,她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睛, 见到徐放晴穿戴整齐, 手上拿了一只枕头,皱了皱鼻子, 问道:“怎么了?”
    徐放晴手里的枕头还是落了下去,“噗”的一声打到了萧爱月的屁股上:“快点起来, 带它们俩去看医生。”
    “哦哦。”萧爱月瞬间醒了,倒不是因为徐放晴的暴力行为, 而是那两只小东西, 她光脚跑到套娃面前,蹲下身, 抱起傻月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它好像没事啊。”
    有事的是太阳,徐放晴脸上难得的见到了一抹仓促的担忧:“萧爱月, 你带它去看医生, 小张在楼下等你, 有事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好, 好,好。”萧爱月成为了无头苍蝇,她在屋里乱转了几圈后, 才想起来:“哦,刷牙,先刷牙。”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徐放晴已经把她今天要穿的衣服整理好了,萧爱月见她抱着太阳在给它擦眼泪,模样十分认真,体贴地安慰说:“没事的,应该就是感冒,以前灯泡也经常生病,你别担心。”
    徐放晴没发表什么关心的言论,抱着太阳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她:“问清楚是什么状况,公司那边我会帮你请假。”
    “好。”萧爱月一口应下:“我知道了。”
    其实没必要请假,销售部的氛围就那样,但徐放晴有的时候偏执到了死心眼的程度,说她公私不分也好,说她大公无私也好,她纠结的让萧爱月找不出来任何毛病,大概这就是真爱的力量吧,萧爱月这样想。
    甘宁宁给太阳打了一针,坐在办公桌前开着药方道:“按时服药,等它好了,带它过来打疫苗,还有那只,就是那只丑一点的,最近几天,最好别让它们呆的太近,你可以把药掺在奶粉里面,了解了吗?”
    “恩。”萧爱月点点头:“甘医生,外面那个女人是不是找你的?”
    甘宁宁一脸茫然地抬起头:“哪有女人?”
    门口站了一个卷发的墨镜女,她脸上的墨镜太大,连她的脸都遮住了,甘宁宁一看到她,圆成苹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孟念笙,你来了啊。”
    萧爱月闻到了猫腻,她拿起药抱着太阳离开了甘宁宁的办公室里面,走之前还特意打量了一眼孟念笙,孟念笙侧过身给她让路,她身上有一股特别好闻的花香味,不知道是哪个香水的牌子。
    没想到甘宁宁那个小胖子竟然认识这么有气质的女人,萧爱月情不自已地在心里面诽谤起那只麦兜。
    新房子差不多整理好了,徐放晴也是任性的可以,还专门弄了一间房给太阳与傻月当猫窝,房间里面有很多小玩具,徐放晴这是把这两只猫当小孩子养吗?萧爱月看着毛茸茸的小球无语了好一会。
    猫窝旁边就是书房,书房里面的书不多,大多数都是哲学类与心理学方面的书籍,萧爱月想象不出来徐放晴会读这种类型的书,有种暗戳戳的反差萌让萧爱月忍不住想开怀大笑。
    主卧室的空间是最小的,萧爱月发现徐放晴不喜欢大的卧室,也不知道她是种什么样的怪癖,浅米色的墙纸上印着淡黄色的小花,白色的加绒厚被下是简约风格的双人床,床上的被套跟徐放晴公寓的那套一模一样,徐放晴把那边卧室的东西能复制的都复制了,就差没直接把床搬过来。
    液晶电视下的短柜上,摆放了两个漂亮的花瓶,也许徐放晴曾经有养花的习惯,后来她工作忙,花大概也枯死了吧,萧爱月把从公寓搬过来的花摆到了阳台上,之前徐放晴因为这些花对她发过脾气,后来这花在萧爱月的精心呵护下,还是救活了。
    花瓶里插上的花,是萧爱月从花店里面带过来的百合,她站到阳台外面,张开双手深呼吸了一下,回过头再次打量房间,脸上满是幸福的神色。
    徐放晴是个有情调的女人,她的装修品位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然而她又是那么的压抑,一个即有情调又压抑的女人通常会吸引人的好奇心,她需要一个人帮她解开她的防备,一点一点的脱掉她的伪装。
    萧爱月悉心摸着这屋里的每一个角落,她的心慢慢地安定了下来,又忽上忽下地不安跳动着,对于徐放晴的性格,萧爱月自认为很了解,但对于她的过去,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明白,无论如何,徐放晴是她的女友,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对于过去,我们可以去了解,但不能被它牵引着去思考。
    萧爱月忽然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哲学家,她笑眯眯地点开了微博,把自己这一闪而过的理论发到了微博上。
    又是东文江第一个评论她,只有寥寥两个字,牛逼!
    这男人天天没事泡在微博干什么?萧爱月看他不顺眼,点击删除了他的评论,没想到过了两分钟,又有人评论了她,还是东文江:牛逼哄哄!!!
    神经病,萧爱月在心里面暗骂了一句。
    她在房间里呆到中午才想起来徐放晴交代的时候,急匆匆地跑下楼,让小张开车载她去干洗店,小张回头看着她:“我已经拿了,给徐总送过去了。”
    “那我的呢?”萧爱月轻轻地拍着怀里的猫问道:“你放到哪里了?”
    “没有你的。”小张老实地答道:“我全部给老板了,她没有说有给你的衣服。”
    这是,生气了吧??
    以为平安地渡过了一晚的萧爱月清楚地反应了过来:“我以为我们沟通好了。”
    事实并没有,徐放晴的衣服都送到公司了,看样子白天不会回来,下午六点多,萧爱月直接换好晚礼服下楼赶去酒店,年会是七点半开始,冬天的夜晚来临的快,六点多天就黑了,萧爱月静静地看着窗外的路灯,想到了早上徐放晴讲的话,琢磨了一下,又问道:“小张,后来是谁送晴晴去公司的啊?”
    “不知道。”
    “我认真的。”
    小张沉默了一会,回道:“徐总在公司有配车。”
    是哦,萧爱月还忘了上次的那辆越野车,感慨道:“当老总福利真好。”
    只是有些人喜欢这种福利,有些人不喜欢,季文粤还是坐着她的玛莎拉蒂到的酒店,萧爱月端着一盘果盘站在窗户旁边开吃,看到她过来,挥了一下手,马上把手里的果盘放下,迈开步子迎了上去:“季总。”
    季文粤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温笑着夸道:“小萧今天打扮真亮眼。”
    再亮眼也是比不过季文粤,萧爱月看着她走进来,吸引了在场一半人以上的目光,晚宴虽然还没开始,同事大部分都到齐了,季文粤总归是领导,有几个销售部的同事跑过来打招呼,萧爱月对其他的几个没什么印象,那个叫小白的中年秃顶男倒是记得。
    他端着一杯香槟,讪笑着对季文粤说道:“季总,我请了我的客户过来,墨韵的老板陈总。”
    季文粤点点头:“好好招待人家。”
    萧爱月环场看了一圈,都没发现徐放晴的身影,转头问道:“那我没有客户,等会要做什么呢?”
    季文粤在旁边路过的服务员托盘中端了一杯红酒,淡淡地说道:“你跟着我。”
    明显地感觉到了那几个同事眼中闪过的羡慕之光与妒忌色,萧爱月手抖了一下,轻声回答:“好。”
    季文粤喝酒比吃饭爽快多了,酒会还没正式开始,她已经豪饮了三杯红酒,把萧爱月喝的目瞪口呆:“季总,你慢点喝。”
    “来了。”季文粤目光投向了大门口,轻轻地说道:“小萧,那是我们董事长。”
    萧爱月快速转过身,好奇地往门口望了过去,徐放晴也在那里,她穿着一件黑色的晚礼服,依然是那副低头的姿势,让人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齐石飞站在她的右边,意气风发地穿了一件白色的晚礼服。
    站在她们中间的女人浑身给人一种淡淡的华丽美,那女人往季文粤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点点头笑了一下,她举手投足之间自然焕发出雍容华贵的妩媚风情,跟她身后的jojo形成了迥然不同的对比,很难想象她们会是母女,萧爱月微张着嘴唇,眼里一片惊艳:“我们董事长,好年轻啊。”
    能生出jojo那么大闺女的人,年龄一定不小了吧,可是看那董事长的年龄应该四十出头,难道她十几岁就生孩子了?
    程军坤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们的身后,手里拿了一杯鸡尾酒,轻佻地砸吧着嘴巴道:“marian将近五十岁了吧,皮肤保养的真好。”
    季文粤放下手里的酒杯:“我去打声招呼,你们自己先聊。”
    萧爱月也想跑过去跟徐放晴打招呼,程军坤手臂伸了过去,搂住了她的肩膀:“走吧,小萧,我给你介绍几个客户认识。”
    萧爱月被他半架着来到了几个男人中间,魏家辉也在,萧爱月不自在地摆动了一下肩膀,试图把程军坤的手在自己身上挪开。
    “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销售,萧小姐,胡哥,你看,算是个美女吧。”程军坤调笑着把萧爱月介绍给了一个油光满面的肥佬:“小萧,这是胡哥,我们公司的大客户,来,你们握个手,今后好好“合作”“合作”,有钱大家一起挣。”
    萧爱月干笑着伸出手:“你好,胡老板。”
    那男人两只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一双眼睛别有意味地瞄着萧爱月的脸,手却不舍得放开,握住了还不行,还要放在手里捏了捏:“不错,不错,很年轻,你们销售部老总脑袋开窍了啊?”
    萧爱月被他厚实的手掌握的全身不舒服,迅速地把手在他手掌中抽了回来,那胡哥愣了一下,脸色一黑,还没讲话,魏家辉赶紧解围道:“胡哥,小姑娘不懂事呢,来来来,去跳舞,你们俩跳。”说完,伸手推了一下萧爱月的腰。
    萧爱月动力不稳,一下子被他推到了胡哥的面前,胡哥立马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肢,低下头看着怀里的萧爱月,满意地说道:“这还差不多。”
    他身上一股奇怪的味道,有点像萧爱月小时候放牛在牛身上闻到的臭味,她胃里有点不舒服,想离开他的怀里,却又被擒住了,完全起不来,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就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她:“萧小姐,你过来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本来存稿。。。手抖了。。。
    明天的粮食。。。
    好的。。。大家周五见。。。抹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