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放晴这回肯定累了, 萧爱月望着她的睡颜, 脑子里面忽然闪过了这种念头, 她急匆匆地赶到香港,又匆忙地赶了回来,一定是出事了, 她没有告诉萧爱月出了什么事, 只是回来后脾气比较冲,到最后才松口说她辞职了。
    面对未知, 没有安全感的人更多的是恐惧吧,徐放晴不习惯示弱, 即使在自己的女朋友面前,她也是随时硬邦邦地紧绷着, 萧爱月微微地叹了口气, 盯着天花板,一夜无眠地等到了天亮。
    要想了解徐放晴, 不能问她本人,可以问jojo, 萧爱月放不下手机里面跳出来的抑郁症三个字, 她想jojo虽然性格暴躁, 可她讲的话却比马尚材说的话可靠多了,于是决定第二天去找jojo。
    jojo接到萧爱月的电话也没有直接挂断, 劈头盖脸地把萧爱月骂了一顿,直指她的抢邀请函行为不要脸,然后给了萧爱月一个地址, 让她到俱乐部去找她,其他什么都没讲就挂了。
    萧爱月让小张在俱乐部外面等她,她到门口给jojo打了一个电话,问她在哪里,没过一会,一个身穿深蓝色外套的女人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萧爱月:“萧小姐是吧,我是jojo的朋友,你跟我进来吧。”
    这女人皮肤微黑,不讲话的时候还好,一笑起来就显出来了她的年龄,她年龄应该不下四十岁,长相普通,气质比较出众,手腕上带了一个绿色的玉镯子,更流露出来了一种非富即贵的视觉感。
    萧爱月有点受宠若惊,被一个如此气度不凡的女人领路,赶紧道谢道:“麻烦你帮我带路了。”
    “不客气。”女人微微侧身,像是有意打量起萧爱月的模样:“jojo说的没错,你确实挺漂亮。”
    萧爱月总感觉她讲的话有些奇怪,尴尬笑道:“啊,是吗?哈哈。”
    女人频频回头地把萧爱月带到了高尔夫球场,jojo穿着一件白色t恤衫在打高尔夫,回头看了一眼萧爱月,满脸震惊:“哇靠,你穿这么多不热吗?”
    萧爱月还想问她冷不冷,她看到jojo满头的大汗,默默地闭上了嘴,反而望向了不远处的女人:“季总也在啊?”
    jojo跟着看了过去:“她陪客户,我陪我升姐姐,是吧,升姐姐,你觉得我这朋友怎么样,合你眼吗?”
    那个带萧爱月过来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两杯饮料,她举着一杯果汁走到萧爱月的面前,双眼投向了季文粤所在的地方,若有所思地回道:“你介绍的人,我什么时候不满意了?”
    萧爱月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jojo,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一下。”
    “好啊。”没想到jojo这回倒挺干脆,对那个升姐使了个眼神,鬼鬼祟祟地道:“升姐,你等我一下,我去跟这位朋友聊聊。”
    “你那什么意思啊?”萧爱月再笨也听出来了不对,两人走到休息厅,她开口问jojo:“她是谁啊?”
    “奥盛股份公司的老总,特别厉害的人。”jojo对她挤眉弄眼地说:“你上次送我一个礼物,我也送你一个礼物,礼尚往来,我送你一个干妈好了,怎么样,姐们对你够意思吧?”
    看那升姐的架势,估摸着在上海也是个有来头的人,萧爱月心里面一咯噔,缓冲道:“我有妈了,干吗还要一个妈?”
    jojo笑容暧昧:“干妈的主要重点不是那个妈字,姓萧的,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萧爱月猜测这小丫头片子估计暗地里把自己卖了,也不想跟她纠缠太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直接发问了:“我想知道,徐放晴当年为什么会被调去h市?”
    “关你屁事啊,你干吗那么想知道她的事?”jojo往嘴里倒了一点葡萄干,不耐烦地回道:“你就是来问她的事情吗?我还以为你找我约架。”
    谁像你那么无聊啊,萧爱月无力吐槽这个二货:“我看你是不知道吧,所以才不愿意回答。”
    “你放屁,我妈公司的事情有我不知道的吗?”jojo果然被她的话激到,拍着葡萄干的袋子道:“徐放晴那个贱人,她去h市是被贬,是因为我,她跟我吵架了,全公司都知道,我妈不站我这边,难道站她那一边吗?我才是她女儿。”
    有这么简单吗?萧爱月隐隐约约觉得哪里遗漏了什么,追问道:“不对啊,凭你这智商能弹劾的动徐放晴吗?”
    jojo气急败坏地站了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道:“你放屁,老娘不理你了,你给我滚远点。”
    药效太猛,病人炸了,萧爱月赶紧调低了药剂量:“不过在你妈心中,肯定是你比较重要。”
    “废话。”jojo果然很好哄,脸色多云转晴,一脸骄傲道:“我才是她女儿,徐放晴算什么东西?等我妈这次回来过年后,我让她把她的黑卡给我,想怎么刷就怎么刷,谁要领那么一点点工资过日子,连来趟俱乐部都需要别人请客。”
    黑卡?说到这里,萧爱月想到了徐放晴的那张黑卡,好奇地问道:“黑卡你自己不能办吗?”
    “你怎么那么智障啊。”jojo翻了一个白眼:“我连信用卡都不能办,而且黑卡是我们想办就能办的吗?我们公司就两个人有黑卡,一个是我妈,一个是粤姐,粤姐的卡好像是她爸的,我妈的卡一直在她身上,我就摸过一回。”
    那徐放晴的黑卡是谁的?她好像有提过那张卡不是她本人所有,那,难道是董事长的不成?还是季文粤的呢?总不会还有另外一个神秘人物吧?
    “你还有事要问吗?麻痹,你怎么这么磨叽。”jojo可能有多动症,坐不到五分钟,站起来开始无聊的踢桌子:“你想问快点问,我饿了,等会升姐请我吃饭,你跟我们一起去。”
    “最后一个问题。”萧爱月酝酿了一下情绪,深呼吸了一下,问她:“你为什么这么针对徐放晴?”
    “你这个问题应该问那个女人。”jojo做了一个恶心的动作,嫌弃地表态道:“她做的出来,老娘还说不出来,反正总部有她没我,有我没她,我迟早得弄死她。”
    萧爱月强压着想打人的冲动,轻声提醒她:“她辞职了。”
    “辞职算什么?我妈过几天就回来,她能走的掉吗?”jojo妄言道:“敢私吞我妈的钱去开公司,她就是找死,我看你跟她差不多一种货色,我送你一个财神爷,好好抱住她的大腿。”
    两人聊的极度不欢,萧爱月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算了,我走了。”
    “走个屁,财神爷来了,你走不掉。”jojo快速动手一把拉住了她的领口,大声对远处喊道:“升姐,我们在这里。”
    除去升姐的身份不谈,就她自身而言,看外表绝不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人,她慢慢地移步到jojo的面前,见到萧爱月不情不愿地被人拉扯着,笑了笑道:“jojo,放开手。”
    萧爱月无奈地跟她解释道:“我不是出来卖的。”
    升姐点点头:“我也不是买的,一场误会,你的朋友已经跟我解释清楚了。”她回过头,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人影:“我跟小粤也是朋友,你说你认识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出来玩的人,我刚刚跟她聊了几句,jojo,下不为例,午餐我让人准备好了,你自己去吃,我先回去了,今天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
    今天天气不错,季文粤陪的客户是个印度人,客户身上的咖喱味浓厚,她几乎有一瞬间感觉自己呼吸不出来了,那印度人见她不爱讲话,从外表压根看不出来她的想法与念头,可能越是这种镇定自若的态度越让人觉得无法猜透,看不出来她的底线在哪里,也摸不透她的脉络在何处。
    这种女人无论是对谁都有着不言而喻的致命诱惑力,印度客人隔着中间的王自发拼命地找季文粤搭话,王自发的遮挡物做的不是很成功,季文粤也知道印度人在跟自己套近乎,轻轻一笑,往后不露声色地退了一小步。
    印度人没留意到她的后退,只觉得她的笑容迷人,情不自禁地迈了过去,几乎要把脸凑到她身上,季文粤没想到他会突然靠近,她稍微地往后一躲闪,穿着四公分的高跟鞋一时着地不对,踩到了身后的高尔夫球上。
    “啊。”身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季文粤没有回头,发觉有人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并用另一只手托住了她的腰部,那双手的主人老老实实,力道不大不小,往上轻轻地托了一下,就乖乖地放开了她的腰。
    这样一遭下来,王自发与印度人都有点被吓到,季文粤一脸平静与淡然:“高跟鞋崴脚了,你们慢慢聊,我过去坐一下。”
    萧爱月本来想过来跟她打声招呼,大老远地见着她站在那里,就感觉她有点心不在焉,于是走了过来,刚走到这边,季文粤就差点摔倒了,她趁机虚扶了一把季文粤,也给了她一个开溜的好借口。
    季文粤回过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走吧,陪我去坐坐。”
    “不会耽误你那个客户吧?”萧爱月跟着她往前走,边走边担忧地问道:“他好像是个重要客户。”
    季文粤看上去很安静,但做事面面俱到,她伸手帮萧爱月点了一杯红茶,表情认真地道:“下属说是个重要的客户,可我目前在他身上只看到了重。”
    这人还挺幽默,萧爱月对她改观了不少,失笑道:“嗯,我也看出来了。”
    不远处,那个将近两百斤的大黑胖咧嘴对她们这边挥了一下手,季文粤忽然就笑了,笑的萧爱月莫名其妙,季文粤转头看着她,盯着她被太阳晒的发红的脸蛋:“不过我今天也挺有收获。”
    作者有话要说:  滴,老司机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