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闲聊到半夜, 迷迷糊糊地搂在一起睡着了, 徐放晴一大早起床去上班, 见到萧爱月睡的正熟,于是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萧爱月呼吸不通翻了个身, 还是没有醒来。
    萧爱月一夜好梦, 她梦中被电话铃声吵醒,醒来发现真的是有电话进来了, 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时间,现在上午十点不到, 打电话给她的人还是相隔千里之遥的小秋。
    萧爱月有点气,接起电话来更是凶巴巴:“小秋姐, 干吗呀?”
    小秋情绪有点激动, 在电话里小心翼翼的问她:“小月,我还担心你被拐卖了, 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你没事吧?”
    萧爱月听的云里雾里的一脸茫然, 刚睡醒脑子一片空白, 半天都没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谁被卖了?我没事啊,在上海好好的。”
    “刚刚有个女人拿你身份证过来直接找了梁总, 说是你姐姐,还说你有事走不开,让她来公司给你办离职手续呢。”小秋可能在洗手间里面给萧爱月偷打电话, 电话那头非常安静,只是时不时听到几段奇怪的抽水声:“梁总好像认识她,也没说什么,她手续不齐全,就把她带到采购部了,让她直接找马经理交接。”
    萧爱月没有姐姐,也没有认过干姐姐,听完怔了怔,立马想到了徐放晴和她昨晚说过的话:“那,那马经理怎么说啊?还有,她拿我身份证都做什么了?”
    “你去上海之前不是把车借给我开了嘛,她说把你的车卖给我,马经理也没办法啊,梁总都开口了。”小秋在那边替她担忧:“小月,你真的要卖吗?你身份证怎么在她手上啊?”
    身份证是一件非常重要的物品,萧爱月又不傻,她把它交给徐放晴,也是因为对徐放晴的信任,她没想到徐放晴会拿着她的身份证回h市办事,并且没有经过她的同意,不禁的郁闷了一下:“小秋姐,晚点聊,我有短信进来了,再见。”
    萧爱月挂掉电话定睛一看,见到给她发短信的是个陌生的号码,只有短短一句话,让萧爱月去公司找她,署名甘甜甜。
    萧爱月想了想,决定先给徐放晴打个电话,问她在哪里,谁料徐放晴的电话一直关机无人接听,萧爱月咬咬牙在床上爬起,只好先去公司找甘经理问个究竟,顺便找徐放晴谈谈。
    虽然快放假了,总部却没有丝毫的松懈,所有人看上去都很忙碌,电梯里面人很多,萧爱月这次穿衣正常,也没有被保安拦下来,然而甘经理并不在办公室里面,采购部的前台妹子严肃道:“甘经理不是我们采购部门的职员,她是人力资源管理部,你可以去楼下找她,徐总也不在,她一大早就出去了。”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呢?”萧爱月忧心忡忡的问道:“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前台果断地摇头:“你可以在会客室等她,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徐放晴不在公司,电话也打不通,萧爱月干等着也没意思,她灰溜溜地离开了采购部,半路想了想,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一下楼走到人事部大门口,抬头就看到了甘经理。
    “甘经理。”真是碰的早不如碰的巧,萧爱月微笑着跟她打了声招呼:“你好。”
    甘经理轻轻转身,探究地看了她一眼:“萧小姐,我正好有事找你。”
    萧爱月点头道:“我也在找你。”
    “我们去会客室谈吧。”甘经理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示意她跟着自己:“你过来。”
    她带萧爱月去了人事部的会客室里面,萧爱月这才知道她是人事部的经理,她坐在宽大的米色沙发上,有些不自在,甘经理不露声色地打量着她的脸,沉声问道:“你要辞职吗?”
    萧爱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明知故问地说:“是海萌那边通知过来的吗?”
    “对。”甘经理表情严肃,说话一板一眼:“我们的调任单已经下达到h市的分部,你是不满意我们的调任,还是什么原因?”
    “调任?”萧爱月一头雾水:“什么调任?”
    “你不知道吗?”甘经理的语气稍微有些迟疑:“你被销售部破格录用了,销售部那边已经申请到了你的调任,所有手续都齐全,只要h市把你资料调过来,你就是我们总部的人了。”
    what???????????
    “那,徐经理,徐总她知道吗?”萧爱月暗暗地吃了一惊,试探地问她:“有经过她吗?”
    “当然有,她是这次培训的负责人,销售部要人,需要经过我们人事,也需要经过她。”门外的秘书端了两杯蓝山咖啡进来,甘经理停顿了一会,等秘书妹子关门出去后,她才继续道:“本来我们需要通知你,但是你跟徐总关系匪浅,这是个好消息,我以为她会亲口告诉你,我很抱歉,是我疏忽了。”
    萧爱月默默揣测了一下徐放晴的立场与用意:“那,如果我辞职了,调任是不是不作数?”
    “所以我才找你。”甘经理点头说:“你是不希望到总部来,还是因为真的想辞职?”
    这个问题,似乎,要问徐放晴。
    可徐放晴好似失去了踪影,萧爱月完全联系不上她,到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她才收到了徐放晴回复她的信息:萧爱月,我在香港。
    萧爱月给她打了八/九个电话,十几条短信,到最后就收到了她一句轻描淡写的简单话语。
    萧爱月郁闷死了,她想起了东文江,又想到了他说过的香港,心里面莫名地对他有了敌意,主要是因为徐放晴不讨厌他,还让他进了房间,并且和他关系密切。
    其实辞职不辞职并不重要,萧爱月已经决定留在上海,那h市的工作对她来讲就没有意义,她只是不开心徐放晴什么事都不和她商量,不只是辞职或者工作调任这些事,还有更严重的,比如她和某个奇怪的男人一起去了香港。
    哼,不要脸的男人!!!
    这一切都让萧爱月吃味了,她趴在床上刷微博,正好刷到了一个新粉丝,东文江认证的黄v格外抢眼,萧爱月看不顺眼他头像那副欠扁的样子,直接点击了关闭,眼不见为净地从心里面移掉了这个粉丝。
    徐放晴的微博没有更新,好像被它主人遗忘了,萧爱月视奸她的微博不下百遍,每条微博都有点赞,已经看不出来任何新花样,她给两只奶猫拍了照片,放上微博,配词:我差不多是只废猫了,今天某人不在家,喵。
    萧爱月脑子里面胡思乱想了半天,给徐放晴发信息的时候却格外乖巧:那你哪天回家啊?我在家等你哦。
    徐放晴没有再回她的短信,倒是东文江在微博私信了她,求萧爱月微博互关,并提醒她去看他的第一条微博,说是有惊喜。
    他的惊喜就是一张徐放晴的偷拍照,徐放晴远远站在岩间圣母的壁画旁,手上端了杯香槟,也许是她太过美丽,也许是这偷拍者的技术高明,镜头下的徐放晴整个人尽显高贵冷艳,从照片上望去是那么的不真实,好像不食人间烟火,像个没有感情的瓷娃娃一样。
    大中午的喝什么酒啊!!徐放晴果然是和东文江一起去了香港,萧爱月不喜欢她这张照片,仿佛感觉自己跟她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她回复了一排。。。。,最后加了一句,哦,禁欲系的瓷娃娃。
    萧爱月没想到徐放晴晚上会回来,晚上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徐放晴回来了,萧爱月正抱着猫咪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玩耍,徐放晴推门进来,看到萧爱月还没睡,脸上漠然的神情好像一下子起了变化,又见她一人二猫都是呆滞地望向自己,不悦地皱眉问道:“萧爱月,这么晚,你为什么还不睡觉?还有这猫,为什么会在床上?”
    “你回来了啊。”萧爱月被抓现行,赶紧把猫抱下了床,过程中还不忘偷瞄了她一眼,徐放晴浑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她微微皱眉,反而显得她这个人有了感情,不是一副冰冷的面孔,不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漂亮女人,她有了七情六欲,跟微博照片上的那个女人明明是同一人,却又不像是同一人,萧爱月打量完了她,咽了下口水,身份证的事情憋在她心里一天,也不舒服,直接问道:“你,你是不是拿我身份证去海萌了啊?”
    徐放晴放下手里的文件袋,理直气壮地反问道:“不行吗?”
    萧爱月脸一僵,噎住了:“也不是不行,你提前告诉我嘛。”
    “我做决定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徐放晴三言两语便把责任推到了萧爱月的头上:“萧爱月,对于我来讲,时间就是金钱,我需要去哪里浪费时间找你?”
    萧爱月好心给她提意见:“你可以打电话啊。”
    “我不想你来公司。”徐放晴面无表情地回避了她的好心:“我告诉过你,既然你不想回h市处理后路,我帮你有什么区别吗?”
    话是这样讲没错,萧爱月咕哝道:“你总得告诉我一声。”
    “结果都是一样,你在纠结什么?”徐放晴好似不太耐烦了,脸黑了下去:“这是最好的办法,不要跟个小孩子一样耍脾气。”
    谁耍脾气啊??萧爱月气不过,嘟哝道:“你才乱发脾气。”
    徐放晴冷笑:“萧爱月,你要是敢自己回去,还需要我出面吗?自己要当小孩,就不要怪别人把你当成小孩对待。”
    “那你为什么突然去香港也不告诉我?”萧爱月站起来,委屈地问道:“是你非要把我当小孩,我哪里小了?”
    “哎呀,这娃娃太大了,电梯里都放不下。”话音刚落,轻掩上的房门被人推开,东文江抱了一个庞然大物走了进来:“小不点,你看你徐经理对你多好,还在香港给你找了一只你的亲戚回来。”
    一只巨大的双马尾小姑娘造型套娃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萧爱月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跟东文江差不多高的套娃,转头看着徐放晴:“它哪里长的像我????”
    徐放晴面不改色,似笑非笑地道:“萧爱月,你给我表演一下什么叫做禁欲系的瓷娃娃。”
    作者有话要说:  自作孽的小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